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2017攀枝花诗会颁奖晚会”高清完整视频来了!(附获奖作品赏析)

Hello攀枝花 2019-01-06 05:07:04

昨晚

“2017攀枝花诗会”颁奖晚会

在攀枝花学院大礼堂落下帷幕

相关信息点击

2017攀枝花诗会获奖作品惊艳亮相!我们在诗歌里追寻远方与城市梦想……

晚会公布了“2017攀枝花诗会”获奖作品名单,并为现场观众献上了美轮美奂的《花韵流芳》主题晚会。

摄影|王东

没去现场的小伙伴也别着急,

晚会完整视频奉上!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观看哦~

2017攀枝花诗会是全国首场以花为主题的大型诗会,由攀枝花市委、市政府和中国诗歌学会主办,攀枝花市委宣传部、东区区委、区政府、市文联承办,《中国新诗》《星星》诗刊杂志社协办,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诗歌爱好者纷纷来稿,其中年龄最大的参赛者86岁,最小的仅10岁,还有来自美国、意大利、新加坡、荷兰等国家的华侨华人和留学生。整个大赛共收到参赛作品9000余件、20000余首,由国内著名诗人、诗评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经过严格筛选,在媒体的全程监督下,最终评选出了本次诗会的获奖作品。其中,三等奖作品五件,二等奖作品两件,一等奖作品两件。

获奖作品都有哪些,好在哪里?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去品读——



一等奖


木棉花是春天广发的英雄帖

张勇(四川)


一抬头江湖就远了,

门外群山的马匹一骑绝尘

逶迤而去。只留下一枚木棉花的英雄帖

叩响蹄声


这是最后的邀约,趁着夕阳将醉未醉

桃花半梦半醒,蛰伏的词语已跃跃欲试


在这个英雄缺失的年代

请与一株木棉树并肩而立。

在一阕河山里虬枝纵横

一场腥风血雨,

怎少得了它旁逸斜出的刀枪剑戟


绕指柔的春风缠于腰间,

是一件吹毛立断的兵器

风声过后,摘叶飞花,伤人于无形


英雄流落民间,成为一介草莽

保持草木的本色

像一朵木棉花心怀慈悲,隐姓埋名


饮下大碗的花香,与蹉跎的时光

在月光单薄的锋刃上伫立,毫无倦容


如火的木棉花,让体内的江湖

热血

未冷


芦 花(外二首)

路也(山东)


芦花摇晃着秋天

唯有天国,是静止的


在一大片白茫茫之中,偶有缝隙

可见到天空的蔚蓝


草本的笔直的表情

最后想法放在了浅水的坟茔上

芦花的头发和衣袖里面

盛满了风


风里有命运

命运是醒着的


停顿,弯腰,倾侧,伏倒,朝同一方向归顺

它们仿佛在奔跑

不但没有成阻力,反而加快了风速


孤独凭借芦花,芦花凭借风

在开口说话


芦花掩埋了自己的道路

风从无形变成了有形

谁的心在与它们一起押韵

在恍惚


共同抵达沼泽的另一岸

地平线远远地横卧,那上面的夕阳那么伤悲


小麦花


每一朵开放五分钟,绝不超过半小时

我的发言在全世界的花中

最短


要撒好种在田里

须让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去

有人梦见一棵麦子长了七个穗子

又肥大又佳美


看哪,田野里有那么多青绿的小辫子

五月的阳光甚好

整个晌午都容纳在一根麦芒里


浅黄淡白的微小之花,散布细密枝节,又一节节

沿着主轴排列

弹匣里是一梭连发的子弹


麦穗是天生的徽标

请不要忽略

我也是开花的

无论多么微小和短暂


请风来给花作媒

自己的雄性要跟自己的雌性

谈恋爱


有那么一天

从麦地走过,饿了,就掐麦穗吃

拿着簸箕扬场,收在仓里

取细面,烤十二个饼

阿们


野棉花


她们是野棉花

因为野,所以无法采来做棉袄

不能纺织

因为野,所以白里透红

因为野,所以进不了田垅

而生在沟涧,长在峭崖

每个棉朵都是圆形房屋

锁闭的力气全部用来绽放

一个念头睡在里面

她们要开花

开花只是为了好看

好看为了什么呢,谨向那创造了她们的

表达赞美和感恩

因为野,可以肆无忌惮地大笑

甜美不是牢狱,而是自由

因为野而原谅了一阵冷雨

因为野而不惧怕秋声

因为野,单身并快乐着

不种也不收

在大地上度过无用的一生

天空、云朵、阳光、山谷、溪水、吹拂的风

正向所有无用的事物致敬


二等奖


攀枝花记

殷常青(河北)


1

一座山与另一座山在十万花枝上相遇,

一个省份与另一个省份在十万花枝上相爱,

一座城池,把十万怒放紧紧攥在手心。


远处的鸟雀,收起了翅膀,

身边的金沙江,藏起欢愉的呼喊,

小风吹拂,所有寒凉和黑暗远走他乡。


一只蚂蚁在这里放弃了一粒粮食,

涉水而来的月光,在这里停止绽放,

一朵彩云在这里踟蹰,恋恋不舍……


一座城池谓之攀枝花,暖风沉醉,

一枝攀枝花里,人间灯火失眠,

千帆过尽,流水只剩下一声惊艳的喟叹……


浓烈的红,努力开出了美声,

起伏的焰火,仿佛每天都是节日,

仿佛所有的江山里,都藏不下它们的暗香。


2

攀枝花从一座城池,开上了山冈,

也开进了峡谷,它们要一路开到天上去,

从曙光到晚霞,从春天到暮冬——


攀枝花缠绕一座城池,花朵一只跟着一只,

起伏跌宕,蓝天多么恍惚,

流水忘记了姓名,人间的烟火已高于美。


在攀枝花,清晨闪亮,落日成为比喻,

它们之间暗藏着金沙江与雅砻江的浪花,

烂漫的日子,相互喜欢,相互热爱——


它们甘愿坐在奔涌的香气之间,

它们甘愿不再有回忆,只剩下眼前的闪动,

它们跳跃着,掀开一座城池的美好。


也许多年后,我已记不得诗歌的样子,

但一定会想起写下的攀枝花,

仿佛,它才是我笔墨下的祖国。


3

一座城池是属于钢铁的,坚硬的,烟尘的,

一座城池也是属于花枝的,柔软的,香气逼人的,

有此有彼,大地之上,因而有了圆满的河山与尘世。


生活里旁逸斜出的枝节被一点点扶正,

像人间之花开得错落又绝不零乱,

我们置身其间,许多担心都是那么多余——


攀枝花,鸟儿一定是在辽阔地飞,

草木一定是自由的葱茏,万物群居,

在丘陵,峡谷,河流之间,以自己的方式制造回声。


时光在这里路过,它与攀枝花每一个部位,

都会摩擦出岁月欢爱的痕迹——

世界如此庞大,一座城池是如此安详。


江水在这里经过,从漫不经心到潋滟无声,

一枝攀枝花,在波澜里红得滚烫,

十万攀枝花,在川上红得令人心颤栗……


4

阳光,繁星,在一座城池头顶,

但与世间万物擦肩,熟识,与有缘之花木,

彼此相爱,用天上清澈对应着人间怒放。


攀枝花,一座工业的城池,守着生活,

一座繁花里的城池,守着理想,

它们在尘世相遇,如在流水里,诗句与慈悲相遇。


那些藏在时光褶皱里的黑夜,

那些被不断书写,又被不断遗弃的爱情手稿,

那些如此泥泞的彼岸之路……


它们在一朵攀枝花上是多么安静,

像是在自己的国度里,也像是在烟雨之外,

依着花开的声音,它们是多么满足,多么不舍。


攀枝花,灼灼繁花,春秋不老,

仿佛一直在等待一个缓慢而虔诚的人,

仿佛心甘情愿,要一直等到她完美无瑕……


5

金沙江来自雪山,也在攀枝花滚烫起来,

峡谷陡峭,在时光里积攒下的童谣,

也将一朵一朵浓烈的殷红送了过来……


青山越来越远,绿水回到苍天,

只留下十万攀枝花给一座城池,

只留下一座城池,暗怀人间的秘密。


金沙江畔,火红的丝绸抖动,

它和一座城池,有如旧识,

它像山外的天空,有时如彩虹,有时是晚霞。


攀枝花,在繁花中栖居,在一座城里怒放不息,

它不是一个意象,而是细致的存在,

是大地尽其所有,一并在此呈现,惊艳……


是的,它是美,但也是非文字的,

它的头顶白云恬淡,蔚蓝广阔,

它的花红被阳光洗涤,被灼灼之火浸染……


6

一座山与另一座山在这里相见,

一个省份与另一个省份在这里相思,

一条江与另一条江在这里相拥——


攀枝花安然,恍如躺在爱人的怀里,

呼吸间,山河葱茏,

岁月里,已不见苍茫……


仿佛天空是它的,大地也是它的,

世界是它的,人间还是它的,

一座城池在一朵花里流连,像红绸一样漫卷。


小小的红,在清风里堆积,

一颗一颗的红,在落叶尽头拥挤,

多么简单的爱情,多么浓烈……


攀枝花,夜以继日地怒放,

在日常的繁杂和荒芜里,在一座城池的身前身后,

攀枝花的美,与一座城池殊途同归。



九瓣玉兰

晓雪(河北)


冬天一过,玉兰

把身子紧了紧,准备

忍着枝干,那健康的

枯燥。准备在风调雨顺

开始时,尽快将白夜

滋长。


如此,她的秘密不会

蕴藏太久。缝隙里,

激情正在进行,颤栗

没了叶子的遮挡。


它微微张开的嘴唇

招来了风的拥抱,

被吻过的地方,泪水

取代了沉默。


打开一半,一朵一朵

相互张望,但不会

随口说,这将是一片

皑皑的雪,最后,

未见皱纹便坠落地上;

这将是玉生树上,没有

瑕疵斑驳;风过处,

听不到碰撞的声音,

更难遇花瓣破碎。


远处,即使樱花如潮,

即使头顶有云端之上的

白雾,于玉兰交来的

相貌和她半醒中的呼吸,

那些都是消失的事物或者

低微的陪衬。


三等奖


发光的蓝花楹

黄礼孩(广东)


偶然之机,与你谈起葡萄牙的记忆

说起里斯本风中的蓝花楹

它有着不曾囚禁的回声


“蓝花楹是一部合唱的树乐器

从家乡攀枝花东区沿着街道向前

左拐,一片蓝花楹就直奔眼底

它的蓝紫好像圣母玛利亚的长袍

走下台阶。掉下来的花瓣落在

琴键般的台阶上,风在此聚合时

蓝花楹的花瓣就像自然的手指

上下滑动演奏,美妙的颤音像极了

天堂的音乐厅送来的曲子”


你的讲述像是天使从高处带来花束

我画着草图,紫色的光从笔触中跃出

这一切多像时间不在场的诱惑呀

站在四月的尽头,我摆脱了地理的困扰

原来我所顾念的,不是里斯本

而是你,那株转角处发光的蓝花楹


四月加速的凤凰花

四月在加速,跃过虚构的歌声

时间选择了红云,在空中建筑花园

当上天的光投向给攀枝花

被预约的热情是多么慷慨

我看见层次分明的波浪滚过

航行而来的翠鸟,它掀起看不见的火焰

生命配得上万籁的基调

一颗免除了单一的心藏着人类的密码

凤凰花开的地方,身上都流淌着阳光的血统

潮汐一般鼓荡,怀着光的触丝,在人间深处


我们有足够的好运气相遇

车子停在机场路,你去捡樱花

小声数着花瓣,像是数着涌过来的记忆

华尔兹在你的手心移动,回旋

在冥想的霞光里苏醒过来


我的姐妹,我们有足够的好运气

相逢在攀枝花,如果在冬日

樱花足够明亮,也会照亮途中的厄运


“你得和樱花谈谈,谈谈所遭遇的一切”

当花瓣为躲过追捕,消失在黑暗中

没有管束的岁月已恍惚多年,今天又回到

早春的余欢,忧郁的树枝也有了烟火

就像花朵试着找回孪生的颜色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这个细节

“谈论你所爱的樱花时,

不要大声,只要轻轻说起”

在樱花的低语里,你像一个小孩

回到自己的静谧里去



草木恩光(组诗)

鲁橹(北京)


屋根草

南方无此物。登山临水

我若在海拔900米找到你,也请让我在1800米找到

你肯于山中遍洒绿叶,我便敢

携了我的小身坯,被你染绿一回


某一刻,我怀疑自己出生于异乡

穷尽半辈子,打破砂锅

我有前生好寻觅,一些奥秘

尽在路途。甚至也藏于你的根茎你的果实


“花全部舌状”。我相信语言集中于根茎

你的表达,要调动暖和的季节

释放的瞬间,早晨以露,夜晚以星

而我,有虔诚的心

倾听一株植物的前世今生


“根入药,能清热解毒”。自身有解药

沧桑遁去,它清清爽爽的

奉献一颗草木心

呵呵,你有清醒的过往

我有健康的余生



萝藦

来处清风。凝眸的一刻

绿衣翻飞——

这是另一种蝴蝶,翅膀过处

有多少触目惊心

不得动弹


它们戴了草木的帽子

伸展的枝干怀了秘密

若遇到小心思的鸟兽,不可作蛰伏状

清凉的叶,晃动深藏的药香 

云彩会化作雨滴

来接应这尘世安静的灵魂


满目苍翠。我惊讶于它有椭圆的果实

似乎不得饱满,才可证得周全

而这人世间大把的病痛沉珂,它都想出手

既是换过一种身份,成粉末,成干藤,成白色的汁液

它都会随喊随到……


我游荡于无止境的人世,拒绝过一剂又一剂良方

对萝藦这样的眼前之物

从未有过偏心


这由不得我

虚弱存世,奄奄一息

不肯承认草木本有救赎之力


蝴蝶兰

哦,我有好色之心

花园偌大,花草茂盛

我一身的疲惫都要停顿下来

驱赶沾衣的灰烬。那一刻

时光像极了菩萨。你

用短短的茎杆撑起花瓣

似乎欲飞,似乎又

收拢了翅翼


我平静下内心的潮汐

你那么夺目,有着繁华的粉彩

叶子上栖息的流光一直辐射

扇面的空气,很快在风中幽咽

——这是哪一点突如其来的的哀伤

使我猛然记起的遥远的过去

凋敝的云丛中旋转的青春


不能魔怔太久。美好用来辜负时

敌意会驻扎。我继续前行的路途

请尽量别开荆棘

我已是临近暮色的中年

只能倾听吉祥的花语


请原谅我把移栽的花钵挪动

空气流通,我跪伏下来

如果园丁不来,我将睡去得久一点



攀枝一花,可倾城

厉运波(山东)


几乎仅用了一个昼夜,就解除了全城的戒备。人心也是

从烟火里另辟路径,提早预演一场春暖花开

需要扯下面具,在忍冬的秃枝上自省

需要断言,一位骨感的美人正料峭而来

似乎那缕春风一旦成形,就交换了另外的喻体。

你宁可挫痛骨节,也要向上

攀缘一枝,高调亮相于早春

世间仍在苦读,一朵木棉花已率先打开音色之域——

像心头陡然拆掉的一座庙宇,一切念诵的,

心动的,对峙的

都是对生命的考量与发问

这时的大地,被一树繁花瞬间收复。木棉花开

火种一样,跳动各种形式的美

或者是灼痛的、筋骨般的一种绽放,在早春夺人耳目

木棉树下,一场对话来得更早了一些。

灵魂的颤栗,来自仰望的花蕊

一定有什么夙愿,被早春放生

剩下的事情,只需要挥臂迎合。

“你所表达的,都是异口同声。”

一树咯血的词,站进人间的阡陌。

我们需要脱口而出

需要一次风骨的历练,站成立世的花木

在新芽尚未吐露之前,已惊艳满枝。

不论是信仰之人,还是旁观者

都怀有一颗砰砰作响的心

几乎每一次仰望,都在镌刻我的脸。

花瓣抖动,提取了蛊惑的天籁

我知道,只需一次凝视

就能被一朵木棉花紧紧咬住。与生活所向往的一样

用一种美意,许以花枝招展的心房

生命美如斯。攀枝花——

一座以花命名的城市,所有的热情正在为这个春天夺眶而出


铁树开花,疑是对尘世的聆听

我只是迟疑了。世间一物,有根,有茎,有张开的叶片

有交替的峰峦峡谷,一直在体内盘踞、移动

——活着,并以佛的虔诚念诵花开

迟疑了。它开花的时候,我正在为漫长的岁月而感叹、惊愕

它突然托举出的花球,加剧了我对人生的错觉与判断力

像光,瞬间接通了世间真相

一种真理被打破后的疑惑不止。一次次恢复思考与听力

从它的成长史里,考证一些原始飞禽走兽的粗野叫声

一身裸露的鳞纹树皮,光阴般陈列

锋利的叶刺,正不知不觉刺进了我的骨缝

在疼痛与倔强之间,铺展的绿色已无可辩驳。

我目睹,并开始反思这一切

当一株苏铁,移植进内心

我的身体里突然蓄满了山谷的幽静。

一股清风,疏通经络

一滴树液,还原成流动的血液

那曾经是一块古老的铁,也要被锻造出叶脉与木纹。

铁树花开

即使参悟千载,也要修成正果

“一种力量,生自原始的天性。”

就像我不能为它的古老推测年轮

总有些隐秘的慧语,是我们所无法听见的

所以,它把一柱花穗托付于尘世。我静静地看着

一束金黄的光,香火般从花冠上弥漫开来——


乌拉桃花开

不惜省去旧爱,卸下江山。或者忘却前半生的苦

从纸上,升起笔墨和衣袖

不遮人耳目,不苦等春风。我深呼一口气,

所有的枝桠都栩栩如生

我喊你的名字,并倾听你内心的振翅

乌拉桃花开——从山野沟壑,到房前屋后

我小小的,众多带着粉色口音的女儿,已走俏漫山遍野

就像这个春天,把它的全部想象力都投影到了这里

我的呼吸微不足道。一切欢呼雀跃的,和翩然而至的

都受命于这一场春风的阅示

你若倾身,我便无限靠拢。像一个枝桠,

爱上一朵桃花简短的一生

像临风的衣袖,领受节外生枝之意

山野伶仃大醉,却醒着一个乌拉国的古老春天。

我站在一棵老桃树下

是要迎娶一位传说中的乌拉公主

远古的时光,正在体内收缩

而花枝乱颤,使骨头里的羽翅呼之欲出。

使天空明朗

鸟声跌跌撞撞,不知落脚在哪一枝花朵上

文字终是太肤浅了。十万朵,就是十万句密语

齿白唇红的表白,更具摄人魂魄之魅

不揣测,不隐忍。是的,也不需要铺垫,

直接与一朵桃花互为心腹

一切都按照春天的设想,愈演愈烈

当风向迷失,一只蜜蜂仍在我身上测试它的唇齿与味蕾



春天绕不开一朵桃花

孙大顺(安徽)


惆怅比青草茂盛,一朵被笔误的桃花,

像春天的别字,放走一匹懵懂的小马驹,

在天空练习奔跑。回不了家的人,在山坡作画,

这美好的时光,为何要把暮色坐穿。


晚霞在朗诵,月亮里的裂痕给你泪水。

蜿蜒的河流,用流淌把青春漂走。

一定有一片亮光,像流星一样坠落,

落在三月,落在迎风站立的地方。


春天绕不开一朵桃花,就像我绕不开你。

十万桃花都落了,你还开着,

洗得泛白的旧时光,像绝望一样干净。

不忍回头的蝴蝶,飞进黄昏,再也没有回来。



攀枝花:十二花列传

赵兴中(重庆)


水仙

泡图书馆的人,端坐一隅,他分神之时,与并排的水仙偶尔对视。

仿佛书的海洋歌声开始泛滥,而一排排的水仙花,

主动成为了大海边缘的防波堤!

嘿,你听!世界最悦耳的歌声从书页里宣泄出来,像饥饿的山岭。

水仙花和水仙花相视而笑,女图书管理员起身,

向世界露出一个靓丽的背影!


梅花

仿佛是从邻居家的小提琴声中,喷射出了寒冷高悬的热爱,

踏雪寻梅的人,脚步铿锵,更兼有坚贞傲骨,

而雪花,空叹人间顾影的缥缈。

捧一片片飞雪洗脸的人,仗剑走天涯,裹挟着战斗的激情,

梅花一丛丛,开在寂寞边,风霜雨雪一遍遍,

傲雪者,秉持了冰与火的容颜。


攀枝花

近旁一棵大树说,大丈夫横刀立马,焉能一日无权柄在握!

书生除了案几上一把绣春刀,还有他糟糠之妻喊的木棉花,

草芥之中有草香味,蕙质兰心,意绵绵。

近旁一座木桥说,君子高风亮节,岂可不谙熟水载舟覆舟?

居庙堂之高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忧其民,君子也叫木棉花,

草莽之中有草香味,忠肝义胆,坦荡荡。


菊花

从前皇帝都要杀人,杀错了也不亲自道歉,

菊花不知道这段隐情,

诗人赞赏满城尽是黄金甲,

菊花味甘苦,懂辩证法,

把坚贞和热爱献给了大地和贫农。

战争总有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菊花一直匍匐在绝望处,

除了绽放,

任何词不达意都不能敲响它黑暗的回声,

为死亡准备的呼吸,

反攻的呐喊才是奇迹。


兰花

馨香是白云的芳名,她眩晕,

恰好满足了我们崇高的愿景!

一花一世界,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青春和情义?

我将跟随卑微的浪花奔涌而去……

传说金黄海岸有忧伤的比目鱼,

谁跟我去瞅她悄然的踪影?

远方的麦浪,

请带我向低头割麦的辛劳者致敬!

我将收拢遗落的花香献给你……


茶花

人美多读书,风凉少说话。

你不发声,露珠摊开的灵魂闪闪发光,

茶花选择了沉默,

喇叭花惯用口技吹奏嘹亮的歌声,

抹去谦卑的泪水,开启人间的快乐与欢欣!

一定要绽放,草木心,天地心,

请将无人能懂的花事交还大地,

月亮默不作声一边数星星,

一边扎紧黑夜裙边的流星,

茶花呀茶花,你的情歌让我带上高山独自听!


牡丹

牡丹挨着牡丹氤氲,

月亮和星星轮流照看人间虚无缥缈的梦境,

谁有梦,谁就有灵魂,梦依附着梦,

灵魂依附着灵魂,

山坡上的羊,不懂美学,差点糟蹋了牡丹……

牡丹许愿,要把花香带上山腰,

弯曲的闪电偷袭了苍老的诺言,

黑夜到来,牡丹顶着一场暴雨回家,

全身湿漉漉的,

一条飘满花瓣的河流,又流经放晴的峡谷……


桂花

曼妙的飞翔得以看见隐形的翅膀,

蜜蜂在深处,精研她的香啊!

檀香说,有我,即有境界,

锦绣尽在铺满的光芒上,

千山有雪,一壶酒,覆盖了人间烟火。


在溪边洗菜浣衣的村妇,爱上月,

爱上月黄昏,几支芦苇摇曳,

在江岸等候,看江水推开江水,

对岸木船渡过水牛,

北风袭来,花千骨,点燃了秋水长天。


月季花

她的故乡在光雾山下,书生摇头晃脑,

误入了蔷薇科的防风林,

娇羞是一回事,怒放是另一回事,

缠缠绵绵的竹篱笆,

走过来,扶她恍然入梦。

雨露挨着花香,梦幻的小荡漾跟随金太阳,

赶考的人前途迷茫,

翻过陡峭夜晚,坐在群山上看月亮,

金榜题名的书生,

羞答答,走进农历的洞房。


芍药

大风不摇曳,不攀附,灵魂在此,

请与中国梦一起吟唐诗,

花儿蝴蝶,漫天飞舞,

人间的羞涩湿漉漉,放眼四方,

原上草,雪霏霏,天籁琴声正悠扬!


走远方,赶牛羊,一壶浊酒诉衷肠,

请为漂泊者指点迷津,

斗篷蓑衣,天涯芳草,回头望江湖,

寂寞惆怅况味长,

杯中酒,篱笆墙,一味芍药疗旧伤!


杜鹃花

春天以后,杜鹃花开杜鹃山,

一出样板戏演的小姑娘咳血,

母亲上山挖野菜回来,听见锣鼓喧天,

剧情完美收官,

剧本中的呜鸣声都滴进了时代的血管。


夏天来了,戏中的女主角,

慢慢长成了水灵灵的窈窕淑女,

母亲唱着山歌赶着牛羊下山,

杜鹃山的争斗还没结束,

白云唱的样板戏依然壮美如杜鹃怒放。


荷花

不要问她出淤泥而不染,

高峻的月色质本洁来还洁去,安然的仙子,

洗净铅华,水灵婉转,

清风扶她趟过了蜿蜒的深池,

感谢暗香浮动,好风凭借力!


不要诘问秋鸣的蛙鼓,青山遮不住,

朝朝暮暮香漫溢,且南且北去,

众香雍容,秋色喧哗,

丹青性起吹奏老歌谣的舞姿,

感谢仙姑下凡,为放荷掌灯!


2017攀枝花诗会颁奖晚会带我们完成了一次跨越千年、沟通古今、领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魅力的精神之旅和情感共鸣。2017攀枝花诗会虽已结束,但我们的文化之旅不会结束,我们将用生活演绎诗的美、诗的趣味,永不止步,追寻生活的诗和远方!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晚会高清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