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诡行记 第136~137章:梅家告急「免费小说」

白马杂谈 2018-04-01 11:05:15


诡行记 (玉柒)

三百六十行中骇人听闻的诡秘传说,避讳如深的帮派秘闻!

   

第136~137章:梅家告急

一直到了五年之前,事情却又了另外一个变化,因为蒙满弓一心追杀蒙长弓,只要有蒙长弓的消息,必定追去,根本无心蒙家家族事务,蒙家家事,一直都是蒙父主持,但五年之前,蒙父年岁已高,驾鹤西游,蒙长弓经历兄弟反目之后,自然不愿回去做什么宗主,而蒙满弓则以蒙长弓为辱,发誓不杀蒙长弓绝不回家,蒙家竟然无人出面主持大局。

 

可蒙家毕竟是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家族,谁也不愿意看到蒙家就此消失,最后萨满大祭司出了面,将蒙家兄弟拳都召集了回去,交给了他们一个任务,以此任务来定夺究竟谁才有资格胜任蒙家宗主之位,这个任务,就是寻找元朝时期,萨满大祭司所建的阿塔天神祭坛。

 

蒙长弓在当年就寻到了阿塔天神祭坛,但并没有回禀,而是绘制了一副地图,表明了阿塔天神祭坛所在,托人转交给蒙满弓,所托之人是谁呢?就是被杨爷爷在雁门山下击杀的那个贾道士,这个贾道士当时机缘巧合之下,认出了白马探花,刻意交结,蒙长弓虽然看穿了他的用意,却也没有点明,料定他不敢违背自己的意愿,就让他跑腿去送地图,并且还说清楚了,不能让蒙满弓知道这地图是自己送他的,本意是想让蒙满弓寻得阿塔天神的祭坛,顺利继承蒙家宗主之位,用心不可谓不良苦。

 

听到这里时,我已经完全清楚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不胜唏嘘,这只能说造化弄人,兄弟俩好像谁都没多大的错,可偏偏走到了今天这种局面。

 

估计蒙长弓怎么也没有料想到,那贾道士虽然不敢违背他,却在半途之中顺道去了趟雁门山,结果在雁门山中被杨爷爷击杀,地图也被杨爷爷顺手牵羊了,而蒙长弓则一直认为地图已经到了蒙满弓的手中,这一耽误,就耽误了五年,直到我艺成出山,杨爷爷带了焦三夫妻和马长脸进入了巫神谷,又被三年前捷足先登的人所困,这才引起我带人前去营救。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蒙满弓到处追寻蒙长弓的踪迹,不知道吃了谁的亏,受了重伤,被梅花老九所救,我又通过九岁红认识了梅花老九,所以梅花老九就让改名换姓的蒙满弓跟随我们前去,这才发现了阿塔天神祭坛所在。

 

蒙满弓可以骗的了别人,可我一说他的相貌,身为他亲哥哥的蒙长弓立即就知道了是他,而蒙长弓又在两年前遇到了徐坐井,徐坐井当年给他算过一卦,要想解开他们兄弟恩怨,必须我才能办到,而我确实和蒙满弓有一定的交情,现在听完蒙长弓的讲述,也知道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看来这事,还真的需要我来周旋。

 

蒙满弓对蒙长弓积怨已深,要想让他冰释前嫌,只有一个办法,让他明白所有事情的真相,那就需要一个他听得进去的讲述者,这个我自然可以胜任,但什么第一勇士之争,宗主之争都好解释,话一说开就好,唯独一件事,那就是呼兰桑乌和蒙长弓之间的破事,那可是夺妻之恨,只怕要想让蒙满弓相信,只有让呼兰桑乌说出当年的真相,这可有难度,呼兰桑乌经过当年之事后,蒙家兄弟都不要她了,只能另嫁他人,对蒙家兄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更何况,这可是她主动勾引的蒙长弓,事关名节,只怕还真不一定会承认。

 

我正在琢磨这事究竟该怎么办,电话铃声忽然又想了起来,我顿时一愣,刚才我可是全身都湿透了,当时也没考虑到电话,也随着我下水了,上来后脱衣服烘烤也没想起来,就这么一直放在衣服口袋里,没有想到竟然还没有损坏。

 

拿出电话一看,又是九岁红打来的,之前我曾接道过她的电话,她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可我当时发现被黄老二袭击,来不及细说就挂了电话,如今再度打来了电话,想来是正在赶来的路上。

 

可电话一接通,九岁红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沧海,你快赶往天津,我们也正在路上,我们在天津梅家碰头,快,现在就走,一刻都不要耽误。”她并不知道我刚才挂了电话之后经历了九死一生,所以一开口就催促我前往天津。

 

可我却顿时一愣,他们不是说好了来象尾村的吗?怎么又改道天津了呢?这样走路线可多绕了一大圈,还要我也去,这事情不对头,九岁红如此焦急,只怕是梅家出了事情,当下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梅花老九出了事?”

 

我还真猜对了,这么一问,九岁红就急声道:“正是如此,刚才我和徐爷爷坐在车上没事,我就缠着他测字,我替大哥、你和梅花老九都测了字,结果你们都没事,梅花老九却要出大事了。”

 

我顿时眉头一皱,梅花老九和我算是惺惺相惜,虽然交情还没到过命的地步,但也算是好朋友,他要有事,我还真的赶去救他,当下问道:“你先别急,你替梅花老九测得是什么字?他会出什么事?”

 

九岁红在电话里说道:”我替他测了个梅花的花字,测的是他的凶吉,徐先生一听说是花字,就面色大变,说花字草字头,人旁有匕首,测得又是凶吉,只怕有人要暗算梅花老九,而且此人一定是跟草字头有关,最迟不会超过三日就会动手,所以我临时决定,改道天津,先救梅花老九,你也速度赶来,徐先生说,梅花老九命中有三难,这就是其中一难,凶险难测。”

 

我一听就明白了,徐坐井的话,我可不敢不信,而且不知道怎么的,九岁红一说到和草字头有关的人,我想到的并不是冯、王两家,而是忽然一下就想到了蒋门神,那个被梅花老九忽使辣手杀掉的混混,蒋门神的蒋字,正是草字头,而且还是梅花老九亲手所杀,虽然蒋门神自己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毕竟也是在道上混了那么久的人物,谁敢保证杀了他就不会有尾巴呢?可自己眼前还有一个烂摊子不知道如何收拾,顿时有点头大,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在蒙长弓是个老江湖,一见我的面色,就知道我遇上了难事,等我挂了电话一问,我将事情一说,蒙长弓就笑道:“兄弟,这事好办,你要放心哥哥,这里就交给哥哥,马帮的人也许能吓唬吓唬别人,对我可没效果,就算他们养的那些凶兽邪物一起上,也不够哥哥我一个人打的,你放心的去天津,等你回来时,哥哥还你三个干干净净的村子!”

 

我一听大喜,这里有白马探花坐镇,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他的本事我刚才可是亲眼所见,象尾村、李家村和小汪庄三路人马之中,就数李家村最强,不然东海七凶不可能看不起其余两个村子的人手,可东海七凶在白马探花的手下,连三十秒都没撑过,让他在这里处理三个村的事务,再合适不过了。

 

当下我就连声称谢,将此间事情拜托给了白马探花,衣物也烤干了,烤鱼也吃饱了,我身中的药性也退散了,事情紧急,由不得我拖延,简单包扎了下伤口,就和蒙长弓约定好时间,七天之后,象尾村碰头,挥手作别,寻路而走。

 

我却不知道,我以为白马探花处理这里的事情绰绰有余,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托大,差点害了白马探花的性命。

 

我一路狂奔,到了镇上高价租车而走,直奔天津,但我多了个心眼,打了个电话给九岁红,让她和徐坐井到了天津分为两路,九岁红太扎眼,性格又喜热闹,就怕想藏也藏不住,就让她出面去梅家,尽量和梅花老九呆在一起,她可是李家的大小姐,或许有她在梅花老九的身边,多少能让暗中的人投鼠忌器。

 

而徐坐井则可以藏身暗处,探查一下情况,相信这种事情,以徐坐井这样的老江湖来处理,一定不会是问题,我到了之后,先去和徐坐井汇合,搞清楚状况之后,再商议对策。

 

这一个计划,得到了徐坐井的肯定,当下约好见面地点,挂了电话,我坐在车上闭目养神,脑海之中急转不停,依靠自己在天津时所获得那点有限的信息,来分析可能会遇到的情况,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如果说此事真的是因为蒋门神之死而引起的,那背后一定也脱离不了冯、王两家的影子,毕竟在天津,敢动梅花老九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不过以梅花老九的心智,也不会没有防备,就算冯、王联手,要想取梅花老九的命,也不会那么容易,这么一想,心就放松了一半。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一激灵,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来,是了,我怎么忘了这茬,天津的大势力,可不止梅、冯、王三家,还有一个青衣楼!

我一直都忽略了青衣楼,可能够在梅、冯、王三大家争夺不休的天津站住脚并且混的风生水起的青衣楼,怎么可能会是弱角色,以青衣楼在全国各国到处开分舵的形式,又怎么可能甘心屈居人下?

 

而目前梅、冯、王三家火拼,正是青衣楼渔翁得利的好时机,不管是哪一家,都不会去得罪青衣楼,甚至可能会暗中出钱去拉拢青衣楼,梅花老九就曾经被冯、王两家收买的青衣楼杀手围堵过,不过那一次派去的并不是好手,被我就料理了而已,但不管怎么说,钱还是要付的,青衣楼是有收入的。

 

如果三家都暗中和青衣楼勾结呢?毕竟青衣楼的主要生意是暗杀啊!这可是三家目前都需要的,那就糟了,三家的钱财都会源源不断的流进青衣楼的口袋,而且一旦上了贼船,还下不来,你不请,别人请去怎么办?势力会悬殊的,在这种情况下,三家的钱很有可能会被青衣楼榨干,因为暗杀能不能得手,完全是青衣楼说了算嘛!只要青衣楼不将三家的首脑弄死,三家就会一笔接一笔的往青衣楼送钱,等到最后三家都空了,青衣楼一家独大的势头,已经无人能挡了。

 

一想到这里,我冷汗都下来了,如果我是青衣楼的主事人,我一定会这么做,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在目前天津可以说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都不用下饵,三家就会自己送上门去,现如今,我只能祈求梅花老九别那么傻将钱送去青衣楼,只要三家之中还有一家没有被掏空,青衣楼就还不敢露出本来面目,毕竟三家盘桓天津这么多年,树大根深,在没有完全倒台之前,一旦被三家知悉了青衣楼的真实目的,很有可能会引去三家联手攻击,那就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了,就算最后青衣楼能赢,也会赢得十分惨烈,这肯定不会是青衣楼主事人所希望看到的。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焦急,急忙掏出电话,拨通了梅花老九的号码,电话一接通,没等对方开口,我就急忙问道:“老九,你可请了青衣楼的人帮忙?”

 

电话那头并没有回话,而是一直响起粗重的喘息声,还有沉重的脚步声,我又追问了一句:“老九,我问你话呢?你可请了青衣楼的人帮手?快回话,到底花没花钱?”

 

这一次,有人说话了:“花钱?要有钱可花呢?”声音一入耳,我就听了出来,绝对不是梅花老九!就算再没有分辨能力的人,也能够听出来,这声音和梅花老九的声音差别太大了。

 

这人的声音十分尖细,听着还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感,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嗓子硬挤出来的一样,隔着电话我硬是听出了一身的鸡皮来。

 

但我并没有乱了阵脚,反而迅速的沉静了下来,随口问道:“你是谁?”

 

对方嘿嘿一笑,随即又用那种尖细阴森的声音说道:“我?我是来搬你说的那个梅花老九钱的,现在的梅花老九,别说花钱请青衣楼的人,只怕连手下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刚说到这里,又一个声音传来:“老四,就你话多!还不快挂了!”

 

话一入耳,电话已经传来了盲音,我的一颗心迅速的沉了下去,梅花老九的钱没了?电话也落入了别人的手中,这代表着什么?如果不是情况危急,像梅花老九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连电话都丢了呢?

 

但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急来,自从我出山以来,短短一段时间的遭遇,已经使我学会了处变不惊,越是遇上了事,越是要能沉得住气,有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往往都是自己沉不住气反而坏了事。

 

既然事情发生了,急也不是事,还不如沉下心来,静观其变!

 

第二天下午,到了天津,我按原先约定好的方案去碰头地点找徐坐井,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徐坐井出现,我暗叫不妙,徐坐井不会无缘无故失约,很有可能已经失手了,也有可能我被盯上了,徐坐井发现了没有露面,但我刻意留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暗哨,更是忧心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招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当初梅花老九击杀蒋门神时,安插在蒋门神身边的那个陈六!

 

陈六一出现,我就暗暗叹了口气,梅花老九那也是人中俊杰,相当傲气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算明知道我来了,也不可能主动派出陈六来找我相助,如今看来,只怕梅家真的已经到了无法维持的地步了。

 

果然,陈六一现身,就对我一抱拳道:“林小爷,我们家九爷有请!”

 

我也没有推辞,到了这个时候,我见不着徐坐井,必须去见见梅花老九了,起码我得知道究竟梅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让那陈六前面带路,随他上了车。

 

一上车,陈六一言不发,车一发动拉着我就走,片刻就到了梅花老九那栋别墅之前,下车刚进门,陈六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对我连连磕头道:“林小爷,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九爷,这次你要是不伸手,九爷就完了!”一句话说完,又连连磕头,脑袋磕在地砖之上,砰砰做响。

 

我急忙伸手扶住陈六,面色一正道:“兄弟,你这是做什么?我要是不愿意帮老九,能回来天津吗?我自己可一屁股的事等着处理呢!你放心,只要我能帮上手的,刀山火海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不过,你得先跟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都已经到了梅花老九的别墅,为什么不去问梅花老九,而是要问陈六呢?就从陈六这一跪上,我就已经猜出,梅花老九一定出事了,很有可能人都不在别墅之中,不然的话,陈六没有必要对我下跪,就算求我出手帮忙,那也应该是梅花老九开口,根本就轮不到他陈六,再加上昨夜我打电话给梅花老九,接电话的却不是他,所以我断定,梅花老九很有可能失踪了。

 

果然,陈六一见我答应了,立即诉说了起来,正如我所料,梅花老九失踪了,不但梅花老九失踪了,梅家前些天从凑出来的一大笔钱,也神秘消失了。

 

怎么回事呢?就在我们离开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梅、冯、王三家明争暗斗,一直纠缠不休,梅花老九由于安排得当,在与冯、王两家的争斗中,不但没落下风,反而逐渐占了上风,梅花老九也不是什么饶人的人,一占了上风,就对冯、王两家穷追猛打,一度打的冯京和王长风没有还手之力。

 

可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局面忽然发生了巨变,冯、王两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好手,一个个出手狠辣,身手一流,而且行踪诡秘,神出鬼没,梅花老九安排了几次行动,不但没有奏效,反而都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有一次几乎全军覆灭,派出去了二十个人,就回来一个,回来的时候,还被吓得尿湿了裤子。

 

梅花老九急了,一打听,原来这些人都是青衣楼的人,是冯、王两家花了大价钱雇来的,梅花老九就出面和青衣楼的人交涉,青衣楼却狮子大开口,要梅家拿出一大笔巨款来,说只要梅家出的价钱到位,青衣楼就可以反过来帮梅家。

 

梅花老九并不是笨人,当然不会同意,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不但没有同意青衣楼的要求,反而通过关系,和另外一个组织联系上了,这个组织开出的条件更高,但奇怪的是,梅花老九竟然同意了。

 

这个组织十分奇怪,不要转账也不要支票,只要现金,还必须是流通过的不连号的旧钞,梅花老九几乎动用了整个梅家的经济链条,弄了整整五亿的巨款,全都是按照要求,流通过不连号的旧钞,清点后分十个帆布袋子包装好,放在了别墅里的密库之中,和对方约定好,明天晚上交钱。

 

可就在昨天晚上,天津卫的上空忽然涌来一团团的乌云,将整个天津卫笼罩其下,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大街上瘦一点的姑娘都能被大风吹跑了,这种天气下,大家也就早早收工睡下了。

 

可睡到半夜时分,别墅中的警钟忽然大作,梅花老九带着陈六等人冲到楼上的时候,四个守卫已经倒在了地上,梅花老九大惊,这笔钱,几乎是他目前能动用的全部资本了,所以十分看重,特意安排在三楼的密室之中,还调了四个精明干练忠心不二的好手看守,可这四个连声都没吭就倒下了,他当然会担心,万幸的是,也许是自己发现的早,密室的门还完好无损。

 

随后梅花老九打开了密室的门,只一眼就呆住了,密室里面的十袋钱,在门没有打开,四面墙壁也没有损坏的情况下,神秘消失了。


 

      白马杂谈


微信公众号
BMWHZT







赞赏皆随心!感谢支持!

赞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