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浅谈妙玉

读你微刊 2019-10-17 09:15:32

请点击上面 免费订阅

   气质美如玉,才华馥比仙。孤僻冷傲性,思絮绕尘缘。遁隐归道苑,潜修桃花源。——《妙玉》


     

   她就是悼清风兰——妙玉。真名失传,单只法号妙玉。出身仕宦之家,自幼失怙,才貌双全,性情放诞诡僻。自幼病庂,求医未愈,遂被送入空门,却奇迹病愈,自此在庵中静修。在清规戒律中,精奕道,谙音律。有倾城之貌,与黛玉相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当时封建社会着眼,尼姑是具有强烈宗教韵味的特殊群体,但因置身世俗社会,被赋予了世俗特性。再加上佛教大力盛行,官宦权贵迷信,妙玉受到了贾母的礼遇和敬重,应邀入住栊翠庵。 


 


  妙玉品行高洁,对政治,对权力,没有兴趣;对社会,对世俗,也已看淡;对名利,对权贵,视作浮云。她恰似那株圣洁的红梅,如胭脂般,冷艳傲骨,似尤物般,冰清玉洁。她不附属权贵,不谄媚世俗,在与社会若即若离般,归隐桃源。她享受着尊崇,享受着孤独,与宇宙万物和谐,与天地自然相融。她享受着独处的静谧,她绽放着另类的美。她有尊严有价值的生存,不可轻亵,凌然莫犯。她喜爱庄子“清静无为,天地合一”。她是独立于世的奇葩。这是社会环境赋予她的秉性。相较于林黛玉“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她则与世隔绝,青灯古殿为伴,腊梅清香萦鼻,禅房花木通幽,素心瘦影鉴月。



  剖析妙玉的性情是在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她撇开众人,倾心邀黛玉、宝钗品茗,妄惺惺相惜。然黛玉品茶问道:”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吧。“妙玉冷笑:’你这么个人,竟是个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我想你与他们截然不同,应该能料想这是梅花雪水收藏。你竟然出言令我骇惊,雨水和雪水不分。露有不屑,这是她骨子里被侵犯由衷的反驳。在清规戒律中,她力图在乱世保持独立的人格,追求逍遥无恃的精神自由。渴望一知己相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黛玉俗不可耐,宝钗娴静不语,宝玉跟着过来,出于好感,妙玉蓄意将自己吃茶的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巧舌如簧,言里透析妙玉的清高,赏识她的清茗。讨巧的话与她心有戚戚意,甚窃喜。当然对宝玉也自此留意用心。对于腌臜的农家村妇,在她眼里视作尘埃。她的孤傲在对刘姥姥的事情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给她的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吃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太高人越妒,过洁世同嫌。这是世俗厌恶她的诱因,连众星捧月般的林妹妹都不放在眼里,啖肉食腥膻的胚子,但这是她本性使然。



  她的情感延伸在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妙玉遣送粉红信笺”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因巧碰岫烟,又道出了妙玉的性情。侧面烘托了妙玉的性格“不合时宜,权势不容’。有野鹤闲云般的恬淡,对于岫烟来讲,虽隔墙之邻,亦不解其性情。却道她放诞诡僻“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成个什么道理。”怪不得妙玉不推重她,与情不解,于心不交。偶尔传道授业解惑。她自诩为畸零人,有庄子的散漫和厌世。庄子行文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想象奇特丰富,情致滋润豁达,给人以超凡脱俗与崇高美妙的感受,在文学上独树一帜。妙玉受其熏陶和净化,追求精神自由,通过其隐晦艰涩的笺语,窥探一少女萌芽情愫。含苞待放溢情,倾心并蒂点墨,为伊人。



  在七十六回,当湘云佳句入对‘寒塘渡鹤影,’黛玉绝对‘冷月葬花魂’’时,妙玉在此时出现,她本玩赏清池皓月,无意在栏外山石后,被黛玉和湘云清雅异常的联诗吸引。她明了万物之间皆有定数,颓丧凄楚的联诗隐约勾勒悲殇的气数。邀两人至栊翠庵,遂作“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文笔犹如天工,文风细腻空灵,与自然契合,于道家融会贯通。才华横溢,连黛玉和湘云都惊叹:“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求远,现有这样的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两人自叹弗如。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思想艺术气质独树一帜。



  八十七回感秋深抚琴悲往事,宝玉看毕惜春妙玉博弈,笑问:“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下凡一走?”本是句玩笑话,妙玉却无言以对,厮真把她当仙风道骨的人,霞飞双颊,默然低头观棋不语。赤子情怀,唐突的询问,哑然失色。心语涟涟红晕添姿。与惜春罢奕后,痴痴问宝玉:“你从何处来?”怡红竟转红了脸,应答不出。妙玉思忖言语,想起自家心上一动,脸上一热,情窦初开,懵懂儿女之情谊,令两人尴尬至极。在回去的路上,听黛玉弹琴,断言黛玉忽作变徽之声弦蹦。懂天命,深了然黛玉未知的凄楚后事。自此后妙玉心猿意马,心神不宁,宝玉的话如清风般映入心扉。少女情愫荡漾,她做了个梦,梦到许多王孙公子要求娶他,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她上车,自己不肯去一回,又有盗贼劫她,持刀执棍的逼勒,只得哭喊求救.根据哲学家费洛伊德的观点,梦都是“愿望的满足”。如果说愉快的,欢乐的,幸福的梦都是愿望的达成。那么推及不愉快的,甚至痛苦的,悲惨的梦则是愿望满足的“变相的改装”。梦也是源于白天,受排斥,因此留给夜间的是一个不满足而且被潜抑的愿望。



  在妙玉的潜意识里,白天像星火般点燃了她少女般的梦。此时,她就像闺房中,胭脂粉里的姑娘,渴慕着爱神的降临。然而梦境荒诞,有粗野盗贼,顽劣匪夷持刀执棍逼勒。心智迷失,怒骂盗贼,我有菩萨保佑,你们这些强徒要怎么样?菩萨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是她可以呼救呐喊唯的。结果思虑伤脾,热入血室,致走火入魔。然而流言蜚语逆袭。“这样的年纪,哪里忍得住,况且又是很风流的人品,很乖觉的性灵,以后不知飞在谁手里,便宜谁去呢?‘’

 


  高处不胜寒,封建社会的熔铸着市侩嘴脸,总有落井下石者,诽谤散播流言之徒,嚼舌根的守夜村妇。他们话些家长里短,添油加醋搬弄是非,何况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道门庵尼,鄙夷世俗的清高女子。在鲁迅先生的笔下就有形象鲜明,细脚伶仃的圆规。当你卓尔不群的品行,境界达到一种程度。稍微举止异常就成为他人嘲弄的把柄。从政易遭奸佞之徒倾轧,为人刚正不阿,秉性凌然者遭小人构陷。流放的谪仙李白,起伏跌宕的苏轼,客死他乡的秦观,官场失意的柳宗元,投身汨罗河的屈原,桀骜不驯的刘禹锡……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世人皆浊而我独清,乃是狂妄之举,何况你是手无束缚之力,深居简出的道姑。妙玉是柔弱的,她孤傲,冷傲是一把双刃剑,一则助她成为金陵六钗,曹公顷佩之人。然身陷泥淖,太高人越妒,过洁世同嫌。在栊翠庵静修,有一丝一毫儿女情长,尘缘杂念,就有流言如俤,万箭穿心。



  在百十二回,高鹗先生的续貂中,妙玉的命运初见端倪。可怜一个极洁极净的女儿,被强盗用闷香薰住,撺弄了去。不知妙玉是甘受侮辱,或是不屈而死,不知下落,也难妄拟。这如同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的结尾,任读者揣测,那是一个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想象空间。然而最后在世俗眼里,被人诬陷、引贼入室,是个祸害,祸起萧墙的内应。



  在纨绔弟子眼中,妙玉浑身散发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高雅之气。宝玉对女婢有顽劣亵渎行径,然对于妙玉犹如女神般瞻仰。有缘无分的情愫牵连,辜负了韶韵时光,冰清玉洁的闺中娇娥。可叹这,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尽管冰清玉洁,气质如兰;尽管才华肆恣,文采斐然;尽管熟谙音律,通晓棋奕,但置身与一个大环境且与它背道而驰,注定这是个凄美的悲剧。社会是由个体组合而成,倘若与众不同与社会格格不入,也只能夭折或遭人唾弃。面对妙玉孑然孤傲的清艳,吾爱吾怜吾惜吾痛心疾首,却不得不释怀,遥远怀想体味到了曹公用心良苦为其伏笔设计的命运,同样也有自身怀才不遇,不被世俗理解的慨然。卑微到尘埃的崇敬,尽量窥破红尘,却读不懂人心。



   推及自身不也是在社会这首大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吗?唯恐职场失势与同事谈笑风生,站在统一战线上,打点好关系,以防背后捅刀,与上司阿谀奉承,违背心意讨好巴结。戴上面具太久了,连微笑都如此虚假,为了在社会苟活,不得不学会权术,附势……比妙玉幸哉的是我们学会了变通,学会了迎合,学会了厚黑学中的战术,我们百毒不侵……我们迷失了心性和自我,在碌碌无为中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以史为鑒,我们将自己的棱角磨平,学着融入……



  一滴清泪,滑落书笺,我仿佛听到曹公一声叹息……


后续:这是2013写的文章,出于对妙玉的推崇,写的这些文字。而今再读红楼梦又有不同的见解和感悟,因为文字犹如自己的孩子,对于其中谬误的见解也明了,却不能割爱舍弃。妙玉是曹公珍爱的人物,她是唯一一个与四大家族无关,且出场较少的女子,然而她的排位却高于王熙凤,由此可见他在曹公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对于她沦落风尘的结局也不与苟同。



作者简介:妙香嫣然,专栏作者  原名黄诗然。女,河南永城,对诗歌、散文情有独钟。散文诗歌散见于报刊杂志。其中作品《你,是疼痛的字行》被中国之声千里共良宵选用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