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致桃花源间主编--踏浪无痕

桃花源间 2018-10-10 17:04:39

踏浪无痕


——致桃花源主编

      

       感谢踏浪无痕兄精心营造的桃花源,在这里,汇聚了一批大江南北的文字写手,让生活充满了诗意与远方。也感谢清风弄竹君的邀请,我倒像那个武陵的捕鱼人,缘溪行,忘路之远近,终觅得一处远离尘世喧嚣的胜境。

      拜读了踏浪兄的几个贴子,心生崇敬。散赀财而为文学,为弘道中国传统文化,这是多么崇高的心理境界。踏浪兄浸染着传统的华夏文明,学识素养如此渊博,足可做一个儒雅多趣的人。古人说独乐不如众乐,说的就是那些善于分享的人。


       我羡慕一个能把事业,家庭和业余生活经营得如此成功的人。踏浪兄应属这类人。文如其人,透过踏浪的诗情画意的诗词散文,不难看出他豪爽旷达的个性。

     我想踏浪之名或许源出他的《读〈倾世的温柔〉有感》吧。因为内中有一句"踏浪无痕挥翰墨,星高月朗满庭芳"。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统一,豪放中不乏细腻,放达中蕴含婉约。定是一番儒将风雅,想公瑾当年纵横捭阖,运筹帷幄。


       家有小乔,琴歌雅意,饮酒舞乐,当是别有滋味。而踏浪父女间的文字交流,也是一幅温馨无比的家庭风情画。好个苏胖胖,好个苏小小。虽说常闻人有夸代之鸿沟,而这父女间的文字竟像是小儿女间的情话,温婉中不会淘气,戏谑中饱寓深情。读之感喟,心中盈泪。心中唯有千千结,祝福你,一个虽异地分离,却如此心心相系的好家庭。

     古语常曰凤栖梧桐,惟饮竹露。踏浪兄构此桃源,心醉其间,让多少孤鸾寂凤,慕而停栖,共聆瑶池仙曲,锦衣霓裳,同奏清弦雅乐,笑傲江湖。何必再听广陵曲,偕君共登凤凰台。江水浩浩观洞庭之美景,尘世缈缈登岳楼而遐观。流水无痕思子期之雅赏,恨伯牙之碎琴。便知三生有畔,方得同舟共济,纵天涯远隔,亦可得牵绕之情怀。



踏浪无痕


文/许晓鸣

       文字若不关情,似乎了无趣味。有些文字本身就藏有玄机,一个字便映透世间冷暖,人世沧桑。仓颉造字,一定演驿了许多传奇史话。奈何我过于肤浅,无法深味。

      踏浪无痕,这四字能诱我走向那一种空间呢。一个生性恐高又恐水的人,对浪必然会心生抵触。我只有羡慕哪些鱼一样的人,在大风大浪里悠游自得。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踏浪乘风,怀鲲鹏之远志,若能抟扶摇而上九万里云空,俯瞰尘世与邀游苍穹,定是人生最为快意之事。然而对于一个才疏力浅之人,怀抱如此之梦想是一种残忍。年少时乘长风破万里浪的憧憬,读李白的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雄心,似乎也在几十年的风雨中消蚀殆尽。


       一个已经习惯了在狭隘的山野里觅食的人,他也许并不了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舞台有多大,并不能决定心有多大。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成败。一切都似乎在无声的告诫着我,还是缩手认命吧,不是水手,不要去挑战惊涛骇浪,不是弄潮儿,何必去搏击风浪。我不是海燕,我无法穿越云空,去挑战风暴。也许,我的生活里本来就没有诗与远方,可为何却不忍心抛锚?


       我到底有些伤怀于芸芸众生了。孑子蝇虫,朝菌蟪蛄,鹊雀蜘蛛,此世间之微弱者,纵行于世,轻若无物,静而无形,岂若鸾鸟巨鹏,犀牛猛狮,长鲸巨鳄?行而有声,势可惊人。故而反思再三,心有所悟。夫人之一生,各安天命,顺达于世而矣,岂能逆天悖命,枉费心机?


     如此思之,便心怀坦然,不以戚戚之心而妒他人之成,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若人生本属草命,便无须怀鲤跃龙门之志,做真我又有何悔。纵腾跃于九尺高处,又何羡乎那云雀高飞?

     岁月静好,我便安然。逝水无痕,何堪九转迴肠,空劳悲切。江河之水,亦曾澎湃汹涌,终汇入五洋之中,弭而无形。但随造化而矣,何必忽悲忽欢,徒添懊恼?




作者简介:许晓鸣,原名许兆河。网名赤岭耕夫,燕南飞,怀燕,福建宁化人,现为宁化李世熊文化研究会会长,好古文,兼写现代诗文,有作品发表于《诗选刊》《中学语文报》《三明日报》,《汀州客家》《沧桑一叶》等报刊,地方刊物和《诗歌周报》网刊。


往期回顾

1、许晓鸣||秋风不老,我便不醉

2、今日,秋风又翻动我的诗笺

3、许晓鸣||此文何关风与月

4、醉听美音||似水柔情眉宇间

5、许晓鸣||清风弄竹



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