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红楼梦中人

缘兮缘浅 2018-01-12 02:45:18

[红楼梦 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梦,让我一次次不可抗拒的走进,在一处处雍容与典雅的场景中穿梭,轻嗅着每一缕飘过大观园的微风,叹息着每一轮皎月下的花影。她们倾城的红颜姿容绝世,她们带着刻骨铭心的爱与哀愁,或光鲜或卑微,或压抑或自由的活着。然而,等待她们的结局永远都是一次梦醒,一场红楼朱梦。

从未与她们相遇却又如此的熟悉,一个个鲜活灵动的身影游走在我的身侧,抚慰了我内心多少孤独的寂寞。张爱玲曾言:人生三大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未完。红楼未完何尝不是人生一大恨。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语就是惊心触目的注定,一个微小的事件藏匿的就是巨大的悲哀。《红楼梦》总有许多让我触动,每一个读者也对它有独特的感受,它总是让人愿意在世俗的尘烟消却时,唯独还记得它的美丽!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潇湘妃子林黛玉

她如黑暗王国里一缕晨曦,又如一盏爱的明灯,照亮了整个、灰暗无爱的天空。“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黛玉不仅美得清新脱俗,而且才华横溢,大量笔墨描写了黛玉无与伦比的诗词才华,“堪怜咏絮才”更将黛玉直比晋代才女谢道韫。

原为觅一番情果,却习惯了独饮愁伤;原为还一生泪水,却仍存卑微的期望。纵然是一场情意,也可以寄托,也可以遥望,也可以密语;纵然是一生清泪,也可以欢心,也可以惬意,也可以幸福。可偏偏黛玉红颜薄命,错过了,那木石前盟的婚姻;错过了,那两心相倾的欢乐;错过了,那私相定情的喜悦;错过了,那念念不忘的惦念。

“莫怨东风当自嗟”,这是黛玉在宝玉寿宴上摯到“风露清愁”的芙蓉花签。一朵清秀的芙蓉花,哪里经得住暴风雨的摧残。一曲《葬花吟》“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落花是飘在风里的一首诗,无声却直叫人心动;落花是洒落在暮春里的一丝回忆,片片都叫人疼惜。也许是一种自况,也许是一种相知,唯有黛玉将葬花,吟的如此悲伤凄美,葬下了她与落花的全部美丽与哀愁。

“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梦遥”势单力薄的木石前盟终究是没能抵得过众望所归的金玉良缘,“宝玉、宝玉,你好……”话没说完便香消玉殒,生命在本该最灿烂的时刻戛然而止;而浪漫,在最美的时候画上了句号。“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如果有来生,想必黛玉还是会默默伫立在水中央,用全部的泪水和哀愁,再次换得与宝玉的相遇!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蘅芜君薛宝钗

从《红楼梦》诞生的那一刻起,宝钗与黛玉两人的品评就成了一个诱人的话题。一个是“冷美人”,一个是“病西施”;一个是“艳冠群芳”的牡丹花王,一个是“风露清愁”的芙蓉仙妹;一个有“杨妃戏彩蝶”的雅兴,一个有“飞燕泣残红”的幽情。“书中钗黛每每并提,若两峰对峙双水分流,各极其妙莫能相下”。

她的心,学识广博、处事周到,屡屡赢得众人的夸赞;她的情,恪守封建礼教,矜持的若有若无、若隐若现。“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与“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联语的契合,“姐姐这个倒真的和我的是一对呢!”,从此在她的心中便深深的埋下了“金玉良缘”的种子。“宝钗有金,须得有玉的人配才是呢”。如果说宝玉和黛玉之间无果的爱情是悲剧,宝玉和宝钗之间无爱的婚姻又何尝不是悲剧呢?在这场宝二奶奶“宝座”的争夺中,“金玉良缘”终究是战胜了“木石前盟”,在明知宝玉心中只有黛玉的情况下,却忍受着委屈和难堪,冒充黛玉与宝玉仓促完婚,宝钗那份心如刀割的滴血心情有谁可知?最终一个“玉带林中挂”,一个“金簪雪里埋”,宝钗所遭遇的生离之悲更甚于黛玉的死别之痛。一死可以解脱所有的痛苦,而生才是难以担当的,孤独一生更需要足够的坚忍。可怜宝姐姐死抱着一把金锁,走到了婚姻的开头,却没能走到婚姻的结尾,带着遗憾葬身于凄寒透骨的白茫茫大雪中。

“任是无情也动人”这是宝钗在宝玉寿宴上到的“艳冠群芳”的牡丹花签。牡丹,浓艳芬芳、雍容华贵,有“国色天香”之誉。然而,纵是无情,也动人;任是无情,也芬芳。宝钗就是百花丛中那朵富丽堂皇、艳压群芳的白牡丹。“一朵鞓红,宝钗压髻东风溜。年时也是牡丹时,相见花边酒。初试夹纱半袖。与花枝、盈盈斗秀。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这一朵高雅富贵的白牡丹,虽然那么美丽、那么妩媚,却绽放的那么不由自主,绽放的那么空虚与没有方向。

在宝钗身上,我们看到了爱,也看到了怨。不管是“木石前盟”还是“金玉良缘”都逃不出那“千红一哭”与“万艳同悲”的魔爪,最终都陪葬在这一场残酷的红楼之梦中……

    为,展    晖,湘      

——枕霞旧友史湘云

湘江水逝,楚天云飞。一朵云在朱楼中飘过,带过千千万万的相遇与离别,每一次,都是意外;每一次,都是人生的跌宕。如果说黛玉是多愁善感的秋天,宝钗是冰天雪地的冬天,凤姐是骄阳似火的夏天,那么湘云无疑就是蓬勃烂漫的春天了。这个“爱哥哥,爱哥哥”的女孩如同一缕明亮的阳光、一片灿烂的云霞,给我们带来了欢乐热烈的青春气息。“月光漫海棠,相醉惜寸阴”她就如一朵盛开到最浓烈的海棠花,才情超逸,天真艳美。

论身世,湘云比黛玉还要凄苦。“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因此,湘云最快乐的时光,只停驻在大观园里。大观园是她的乐土,贾母的疼爱、宝玉的关心、姐妹的呵护,这才是真正给予她温暖和亲情的家啊!。叔父的不管不问,婶母的尖酸刻薄,家道中落,这个侯府千金“竟一点都做不得主”。一到了大观园,她便如鱼得水,尽情嬉戏。赏花伴月、吟诗诵词、映雪赏梅,时时处处都留下了快乐美好的回忆。

“只恐夜深花睡去”这是湘云在宝玉寿宴上到的“春梦沉酣”的海棠花签。“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海棠花开,灼灼其华、烂漫可爱,仿佛湘云嫣然的笑靥,欢快而喜悦,浪漫而温馨;湘云睡态,香梦沉酣,静谧安逸,仿佛海棠的花蕾,娇憨而妩媚,唯美而动人。最难忘要数那“憨湘云醉眠芍药裀”一幕:芍药花飞,蝶围花埋,醉梦呢喃。和黛玉葬花,宝钗扑蝶一同深深的镶嵌在我的脑海中,这是一幅多么动人心弦,富有诗意的画面呵!

在大观园女儿国里总是摆脱不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阴霾,春天在这里是那样的匆匆,寒冬又是那样的漫长。湘云化为一缕飞云,环绕在大观园的上空,孤独的生长,寂寞的生存。有些事,经历过了便是人生的圆满。这一生,诸多岁月,没原因谁会永远陪在谁身边,此刻的湘云定是憨睡在那红楼中醉梦里,化为湘江之水,滚滚流动长泪,凄凄怀念往日的美好。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槛外”梅花妙玉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在花红柳绿的大观园里,有一颗与“世外仙妹”交相辉映的“槛外”红梅,清高文雅、不趋权贵“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妙玉清高、孤洁,与世俗遥远,有如天宫仙姬,又似瑶台仙女,清透的有如洁白无瑕的美玉,秀美的不食人间烟火。正如那花色清淡却永远迎着寒冬腊月灼灼怒放的红梅,孤傲的寄居在大观园中,却也永远没有见到过那烂漫的春天。

如果说黛玉在宝玉眼中犹如一个可爱的小妹,那么妙玉便更像一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彼岸花,有的只是一种敬重之情。妙玉是除了宝黛之外又一叛逆之人。同样父母双亡的孤苦少女,黛玉尚有贾母怜爱,宝玉和众姐妹的相伴,然而妙玉却独守静庵,与青灯古佛相伴,在绝望中苦苦挣扎。“无瑕白玉遭泥陷”,不管妙玉结局如何,都是一块无瑕白玉,只是姣姣者易污。

“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这是妙玉在宝玉寿宴上送去的拜帖。朦胧中蕴含着真情实意,隐晦中流露出炽热情感。收到贺贴的宝玉受宠若惊,欣喜若狂,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费尽心思请教别人,终于完成了“槛内人宝玉熏沐谨拜”的回帖。两人就在这浪漫的意境中将这份至纯至洁的感情藏匿心中。也许,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鸟与飞鱼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深藏海底。然而,难以掩饰的青春总是会偷偷造反,总会在某一时刻,某一地点,突然划破心如止水的表面,展露峥嵘。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当她卸去钗环,洗去粉脂,将青丝高盘成髻时,就注定了不能够再将任何一朵怜爱的绛梅插于发间;当她一身淄衣,手持拂尘,敲打木鱼时,就注定走出了槛内红尘,远离了那管弦笙歌,喧嚣燕舞,却在人生的春天难捱秋风,飘落枝头,陷入泥渠……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怜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玫红桃花袭人

“一朵朵伤情,春风懒笑;一片片销魂,流水愁漂。摘得下娇色,天然蘸好;便妙手徐熙,怎能画到?樱唇上朱调,莲腮上临稿,写意儿几笔红桃。补衬些翠枝青叶,分外夭夭,薄命人写了一幅桃花照”大观园中百花齐放,满园芬芳,争奇斗艳,莺娇燕妒。妩媚婉柔又善良的袭人就是那娇艳而灿烂的桃花,花开时灼灼其华,令人销魂,花谢时落英缤纷,令人惋惜。袭人是曹公着墨较多,精心刻画的一个女子,也是遭受非议最多的一个女子,有人说她老于世故,工于心计,甚至认为她“死黛玉,死晴雯,逐芳官,蕙香,间秋纹,麝月”然而,当我们细细走进袭人的心路是,我们便能理解袭人的苦,理解她的寂寞,理解她以弱小身躯承载着重大责任的艰辛,我们更会看到她那将一切伤痛与背叛承揽在心的生存之无奈。

袭人出身贫苦,家道中艰,小小年纪便被老子娘卖到了贾府作了丫头。宝玉知她姓花,便根据陆游诗句“花气袭人知骤暖”改为袭人。袭人之所以能够凭着一介丫头身份,得到贾府主子们的一致欢心,靠的是一片忠诚。人送绰号“西洋花点子哈巴儿”,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服侍宝玉时,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成就了她怡红院首席丫头的名誉。成为了宝玉的贴身丫鬟,对宝玉精心伺候,不仅贾母有意栽培她为宝玉的“屋里人”,王夫人也口口声声唤她“我的儿”,所受待遇是一般丫头不能与之比的。因此袭人在表面上微小谨慎,潜意识已经在编织着一个美好的梦,一个和宝玉能够朝夕说出“我们”的梦。可是,一簇鲜花,一床破席的宿命早早就已经注定。朝朝暮暮多年的祈盼与努力,在最后都会成为空幻的梦、飞逝的烟。

“桃花又是一年春”这是袭人在宝玉寿宴上到的武陵别春”的桃花花签。桃花娇媚多情,开在春光烂漫之时,摇曳在最美的风景处。袭人被喻为桃花,也被喻为解语花。这朵解语花,灿灿的开放在世上,以理解与明了的姿态去感受别人的心事,去做那一朵“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的花朵。可是,又有谁去解她深埋在心底的花语?她的辛酸满腹又有谁能够知道?她的忍辱负重又有谁能够同情?舍去父母的赎身,换来的是“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的嗟叹!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忘不了,这朵“情切切”、“意绵绵”的解语花,忘不了,那一瓣迷人的桃花、一缕醉人的幽香。任多少花气袭人,知多少昼夜寒暖,桃花都已在红楼中飘散着飞去了天涯,经历几度凄凉!什么桃花!什么解语花!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换来这花名,到头来还不是摇曳着成为失心草。却也因秋天凌冽的风,迅速地枯黄、衰老。悄然而逝,散落在大花园,无从了寻觅!

博 得 嫦 娥 应 借 问 , 缘 何 不 使 永 团 圆

 ——素白菱花香菱

一种淡淡悠悠、轻轻雅雅的菱角香,在潇潇的微雨与丝丝的风中,弥漫与散发在大观园的池边。这缕清香,单纯的随风而过,又随风而逝。香菱就是这样散发着古诗一般韵味与清香的女孩儿。纤巧袅娜,温柔娴静,带着书香气,不甘命运所赋予的低俗,与黛玉等人共同陶冶着诗情雅兴,锦心绣口。然而,命运里悲剧的如影随形,使她每一步都充满着坎坷,总是让她在幸福的边缘徘徊,却又在不幸的漩涡中挣扎,直到香魂消散,无迹可寻。

香菱原名英莲是红楼中第一个出场的女孩,时年三岁乖巧可爱,突遇一僧一道,却听到了断定她一生的谶语:惯养娇声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果然,元宵佳节家人霍启(祸起)带领英莲去赏花灯,因照看不慎,英莲被拐子拐走,劫数接二连三,的降临到甄家,从此拉开了苍凉辗转的人生序幕。甄英莲谐音“真应怜”,香菱谐音“相怜、想怜”,秋菱谐音“求怜”。香菱的命运充满了坎坷、悲伤,很是让人感叹世事无常、变换莫测。“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傭将照。倚楼无倚欲消魂,长空黯淡连芳草。”香菱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入了死亡的幽谷。

连理枝头花并开这是香菱在宝玉寿宴上摯到的“联春绕瑞”的并蒂莲花签。莲与菱同样质地高洁,心地清净,出淤泥却清纯秀雅,出俗超凡。香菱这朵莲花,在春风中沉醉、月光皎洁的夜里开放。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片刻的激情风暴过后,便是毫不留情的抛弃。春风也不解风情,菱花在水一方,却已慢慢枯萎。“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精华欲掩料应难,这岂不是香菱本性?影自娟娟魄自寒,岂不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千里白,五更残。绿蓑红袖,江上楼头,字字句句,终究是问出了那句:缘何不使永团圆!团圆了又要分离,这不就是香菱的命运吗?

香菱埋在心底的情韵,就如同一个人的烟火,寂寞的开放,安静而华美;无所谓开在了哪里,也无所谓为谁而开,只灿烂而绚丽的燃放,便是此生最美。“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我看见一个孤苦又俏丽的身影,一点点地从大观园走向了半空,踏上了飘渺的云端,她的身后,留下了一缕淡淡的菱香!

[好了歌注]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蒓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完的更漏。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