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苏笑嫣 2018-01-08 18:13:15

五月

你这样吹过
清凉,柔和
再吹过来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春汗

嫩寒风来
意绪怯怯生
同样的季节
那时有条河
河边小楼
凭窗弥望田野
柳丛,竹林
农舍炊烟升起
我们在床上
天色还没夜下来
乡村总有人吹笛
我们穷
只此一身青春
我们在床上
檐角风过如割
凄厉,甘美
黑暗中笛声悠曼
香热汗体
我们在床上
小屋如舟
柳枝拂打窗槛
芦苇,芦苇
雨,我们雨
远江轮船冉冉长鸣
繁华人世之广袤
我们简素,
我们在床上


浮世绘

呜呼,浮世绘
苦海十年为亲卖身的游女
斜倚竹栏,俯瞰流水的艺妓
卖宵夜面的纸灯停在河边
夕照中满树红叶黄叶
飘风的钟声,花谢纷纷
途遇日暮山路依稀的雪
凡此无偿无告无望的
于我都是可怀可亲
嗟叹人世只是悠忽一梦
呜呼,我爱浮世绘
白香日注
 
晴凉
天籁又作
此山不闻风声日少
泉音雨霁便止
永昼蝉嘶松涛
远林画眉百啭
朝暮老僧梵呗
夜静风定
秋虫咠咠如祷
午明暖
 晚来云满室
 作焦油气
 以巨爆击之勿散
 烟云异,不溷
 云过密则反无雨
 人坐其中一物不见
阖扉,云之入者不出
 扉启,云之出者旋入
 口鼻内无非云者
 窥书不见,昏欲睡
 今日可谓云醉
 
 朝晴凉适
 可着小棉
 瓶中米尚支数日
 菜已竭,所谓馑也
 采南瓜叶、野苋
 煮食甚甘
 予仍饭两碗
 雨竟日
 试以荞麦叶作羹
 柔美过瓠页,微苦
 苟非入山既深
 安知此风味
埋豆池旁
 际雨而芽
 晨食烹之尝试
 入齿香脆
 颂不容口
论诱惑

“我能抗拒任何事物
除了诱惑”(王尔德)
我能抗拒任何诱惑
直到它们被我所诱惑

梦中赛马

成名,好像梦中赛马
成名是再要无名已经不可能了
回想过去的三十年、四十年
每秒钟穷困,每步路潦倒

阴霾长街,小食铺
几个难友用一只酒碗轮流喝
那种斯文,那种顾盼自雄
屡败,屡战,前途茫茫光明

每秒钟每步路都穷困潦倒
三十年,四十年过去了
成名,好像梦中赛马
再要隐姓埋名已经不可能了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

散句集锦

本来一天就没有多少时刻是清醒的
何苦去营造精良的房屋呢
——《爱尔兰》

田野里的麦芒呀
日照摇金,月笼流银
——《河边楼》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
真实得像假的一样
——《伊斯坦堡》

初夏或晚秋的夕阳将永远绯红
中秋夜月的山水将永远靛青
落在茶花和红梅上的春雪
也将永远如友禅的印花绸之绚烂吧
妇女也将永远夸称水梳头发的美吧
——《永井荷风的日本国》

事情发生了,又发生
说不得的,除非记忆
记忆就像滚滚浪潮
撞上海湾里的礁石激出巨响
——《克里斯港旧居》

江潮大来,荻芦如雪
肃肃与风相抟
——《清嘉录》

但愿我能化作夜
而我却是光啊
——《夜謌》

我不好斗  只好胜

岁月不饶人  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好事坏事  过后弹起来都很罗曼蒂克

你再不来  我要下雪了

善而俗  其善出于其俗  不足多慕

在“桃园三结义”中你演什么角色
我演桃花

练习的时候是你爱艺术  创作的时候是艺术爱你

雪飘下来  我是雪呀  我是雪呀

燃烛  独对雕像  夜夜文艺复兴

天鹅谈飞行术  麻雀说哪有这么多的讲究

人实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

你二十出头了  颈上还有奶花香

植物开完花以后都露着倦意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  却看到了忍心的浅薄

换了新浴缸  临入水  有点不好意思

生活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

僧来看佛面  我去折梅花

也不过是挥金似土一钱如命地过了这辈子

均选自木心诗集《云雀叫了一整天》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苏笑嫣  青年作家,诗人
去在文艺中安坐,
去在了然中成为一颗菩提。
文学 | 艺术 | 知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