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桃花马 | “风情土家 • 康养石柱”采风作品(之一)

重庆石柱旅游 2018-01-11 02:12:12




故事新编

桃花马


编者按:本故事以史实为框架,秦良玉追击叛将杨应龙为线索,掺入打量虚构情节,移步换景,将石柱县的历史、神话、传说、土家文化、自然风光、人文景点串联起来,展现了巾帼英雄秦良玉的爱国情怀和土家族的大美风貌。



故事新编





明朝女将秦良玉骁勇善战,敌人闻之无不丧胆,但却少有人知道,她的赫赫战功,一半是要算给那匹唤做“桃花”的千里马的。关于这匹桃花马,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秦良玉身长八尺有余,体态魁伟,而且特爱长途奔袭,所以累死战马无数,长此以往,这就成了她心中的结。万历二十七年,播州(遵义)杨应龙叛乱,那年秦良玉二十五岁,她率领五百“白杆军”,协助丈夫马千乘连破杨应龙七个营,又单枪匹马攻入桑木关,致使叛军全军溃败,军中盛传杨应龙纵火身亡。



其实杨应龙虽知大势已去,但他并未被逼自杀,此人是世袭播州土司,座下骑的是一匹汗血宝马,手上使的是一把青龙偃月刀,身长九尺,阴鸷凶悍,虬髯赤面,当时人称“赛关公”。这“赛关公”的名头,也不是白捡的,三十岁那年,他即因战功被朝廷加封骠骑将军,在云贵川一带,可谓呼风唤雨,常常对其他土司巧取豪夺,无人敢撄其锋。如今正值壮年,骄矜更甚。他哪里肯接受战败的事实,对秦良玉是恨之入骨,于是安排部将演出了一场自焚的狡计,自己却带领十一骑亲兵金蝉脱壳,直接杀奔秦良玉本部石柱万寿寨而来。

秦良玉劳师远征,万寿寨内只留了一些老弱驻守,寨门轻易就被杨应龙攻破,杨应龙和十一骑亲兵挥刀乱砍,一时间凄风惨雨,满寨老少,被屠杀大半。守将誓与万寿寨共存亡,临死之时,飞鸽传书一封,巴望大军速归,只可惜远水难救近火,只半日功夫,全寨一百余号人,便被杀得一个不留。



却说秦良玉接到飞鸽传书时,已在回军路上,距离万寿寨尚有一百余里路程。她展信一看,惊得花容失色,当即牵来快马两匹,赶了大半日,累死其中一匹,才赶到了万寿寨,但见寨内尸横遍地,鲜血染红了白杆兵演武厅。演武厅左右柱子,原本有一幅对联,上联:白杆兵威震天南地北。下联:忠贞侯恩泽巴山蜀水。此时牌匾已被砸得稀烂。再看点将台上,齐刷刷十二个人,骑着十二匹马,当中一员,虬髯赤面,正是杨应龙。秦良玉怒从心中起,大喝一声:“反贼!速速受死!”她双足一蹬,挺一杆钩镰枪,整个人儿飞身就上了点将台。那杨应龙贴身的亲兵,没承想一个女流之辈,竟然如此神勇,诧了一诧,就在这一诧之际,早已被秦良玉搠翻两个。其余亲兵蜂拥而上。秦良玉一心只想取杨应龙性命,枪头直接搠杨应龙咽喉,哪里管得上那些个亲兵。杨应龙早就领教过秦良玉的厉害,见她凌空扑来,不敢硬接,横刀一隔,乘势从左侧逃了。秦良玉抖开枪花,噗噗噗,将那些围上来的亲兵,杀得一个个人仰马翻,然后足尖一点,退到演武厅右侧的石柱子上,这柱子刻着一个大大的“威”字,刷了红漆,特别刺眼,她人站在上头,一副银铠甲,一条金呿嗟,白战袍临风飞扬,英姿飒爽,宛若天神下凡,剩下那三两个残兵见状,骇然四散。



秦良玉抽身跃回马背,鞭子一扬,啪——,朝杨应龙逃跑的方向,直追过去。

那杨应龙骑的是千里良驹,秦良玉骑的战马可就差远了。杨应龙在前面跑,秦良玉在后面追,那只能是越追越远。杨应龙向北边的千野草场而去,秦良玉还未赶到千野草场,渐渐就看不见杨应龙人了。这千野草场位于方斗山脉,山高路远,野马成群,有万亩澄碧草场、万亩赤红火棘、万亩铁灰石芽、万亩苍茫深林,秦良玉知道,一旦让杨应龙钻进千野草场,要想找到他,可就难上加难。于是她快马加鞭,跑得更急。这时节正是春天,山花烂漫,遍野的绣球花、鸢尾花、火棘花争奇斗妍,更有那一片一片的桃花,在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秦良玉穿过一片火棘林,快到石芽岭,那匹战马已吭哧吭哧跑不动了,突然一声长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竟然累死了。秦良玉摔下马背,就地一滚,兔起鹘落,跳到石芽岭上,她四下张望,哪里还看得见杨应龙半个影子。秦良玉正自叫苦,这时候远山之间,悠悠扬扬传来男女对答——


男: 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

       你的那个妹妹噻,在家不在家

女: 你喝茶就喝茶呀,哪来这多话

       我的那个妹妹噻,已经上学啦

男: 喝你二口茶呀,问你二句话

       你的那个弟弟噻,在家不在家

女: 你喝茶就喝茶呀,哪来这多话

       我的那个弟弟噻,还是个奶娃娃

……


歌声深情如注,令人神往,听着明明在山间回荡,倏忽已到了石芽后边。秦良玉暗暗纳闷。只见一男一女,从石芽后踅了出来。紧挨石芽的,是一大片桃树林,二人就穿过桃树林,走到秦良玉面前。那女子美若天仙,一袭红衣,鲜艳夺目;那男子却是一身葛布衫,背着一捆柴禾,腰间还别着一把大板斧。他们手拉着手,竟似没有看见秦良玉,只顾说说笑笑,与秦良玉擦身而过。



秦良玉赶紧上前,唱个喏,问道:“二位仙侣,可曾见过一个骑汗血马的败将?”

那男子扭头嘿嘿一笑,朝东南一指,说:“此刻只怕快到大风堡了。”

秦良玉暗叫一声:“不好!”原来杨应龙明明是向北去的,而大风堡却在东南,他这不是故意将自己调虎离山,然后杀个回马枪,去伏击正往回赶的夫君马千乘吗?这个播州土皇帝,果然阴狠毒辣。

秦良玉匆匆道一声谢,折身便走。

那红衣女子忽然把她叫住:“姑娘,两脚怎敌四腿,带一匹马去吧。”

这方斗山马匹虽多,却都是不曾驯服的野马,并且毛长腿短,属于川东矮种驹,真要跑起来,只怕并不比秦良玉跑得快。秦良玉摇了摇头,提一口丹田真气,正欲返身下山。那红衣女子格格一笑,双臂一张,两条水袖如箭一般射向天空,接着,猛地收拢,一剪,但见漫天的桃花,千朵,万瓣,簌簌飘落。秦良玉被这浩大的桃花雨阵罩住了,有几分惶然,又有几分迷醉,那女子实在太艳,一袭红妆黯淡了光阴,秦良玉只感觉天旋地转,被美俘获。



下完桃花雨,秦良玉低头一看,不禁震住了。千朵万瓣桃花,铺在石板上,竟然铺成了一匹骏马的样子,长有丈余,高足十尺,栩栩如生。这时那男子卸了柴禾,手提斧子,去桃树上劈下一丫枝条,口中连呼“嘚嘚,嘚嘚”,他正要在马屁股上抽打,那红衣女子拦住他:“柱子哥,且慢。”于是这被唤做“柱子哥”的男子便住了手,说:“七妹,为何?”七妹就说:“还是老规矩吧,出三道文题,要是良玉姑娘能答上来,那是她跟桃花马有缘,要是答不上来,也只好由她自去了。”

此时秦良玉已料到几分,今儿个一定是遇上神仙了。她毕恭毕敬道:“请仙侣出题。”

那七妹就唱道:“天上的云儿多又多吔,地上的妹儿呀,乖又乖吔,姑娘你喜欢云儿多又多吔?还是喜欢妹儿呀,乖又乖吔?”

秦良玉对唱道:“天上的云儿去又来吔,我家的妹儿只一个哇。”

她唱完,说:“当然是喜欢我家妹儿。”

七妹微笑点头。那柱子哥上前,说道:“耳朵像扇子,鼻子大又圆,身子肥又矮,吃饱睡得香。是何物?”

秦良玉略一思索,答道:“家家门上站,有它保平安。猪。”

柱子哥笑哈哈退后,七妹又上前,唱:“头上吔,鸡翎双插,身穿吔,绿盔绿甲,走路吔,龙行虎步,夜晚吔,细吹细打。猜一小动物。”

秦良玉唱道:“说它鸡来不是鸡吔,它为灶神吔,守米缸。灶鸡。”



三道题没有难住秦良玉,柱子哥和七妹相视一笑,柱子哥就扬起桃花枝,望那地上铺就的桃花马屁股上,一抽,忽然一阵怪风,平地而起,只听见一声“嗯啊”,一阵嘶鸣,一匹罕大无朋的高头骏马,人立而起。哪里是什么桃花朵朵,活生生就是一匹略带桃花暗纹的大白驹!秦良玉忍不住娇赞道:“好骏马!好骏马!”那马好像认识秦良玉似的,只顾拿鼻子磨蹭她的脸庞。七妹勒住马缰,让秦良玉骑上去,秦良玉一杵钩镰枪,纵身上马,威风凛凛。七妹好不高兴,说:“秦将军,从今儿个起,这桃花马,是你的了。”秦良玉欠身答谢。柱子哥和七妹同声说:“乡里乡邻的,不必拘礼。只盼这桃花马,今后能助将军精忠报国之心。”他们说是乡里乡邻的,想必定是住在附近了,秦良玉正要问他们仙居何处,不料他们道了一声“后会有期”,双双就携手凌空飘去。果然是神仙下凡!秦良玉望空拜了三拜,也策马扬鞭去了。



秦良玉不知,这二位仙侣,原是万寿山上男女石柱幻化而来。相传远古时候,万寿山上住着一个单身汉子,敦实憨厚,人家都叫他柱子。柱子以砍柴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倒也过得安生。有一天,王母娘娘的第七个女儿七妹从万寿山上空飞过,偶一看见柱子,不觉心生爱慕,于是按下云头,变成一个农家少女,想跟柱子攀谈攀谈。不成想,刚走几步,一只吊睛白额虎猛扑过来,七妹措手不及,被扑倒在地,情急之中,竟连法术也忘用了。就在这紧要关头,柱子及时出现,他飞身而起,死死拽住老虎尾巴,那大虫本来张大了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将七妹变成空中美餐的,没想到尾巴却被人拖住,前进不得分毫,不由恼羞成怒,扭头就进攻柱子,柱子早有防备,腾出一只手来,从腰间抽出板斧,迎头向老虎猛砍,那虎脑袋被劈了个杠上开花,当即毙命。柱子救了七妹,七妹感激不尽,一来二去,两人就产生了感情。天条规矩,人神不可相爱。这件事被土地神知道了,一个小报告打到天庭,王母娘娘大怒,就将七妹变成一根石头柱子。柱子哥看见七妹一点一点石化,悲痛欲绝,恳请王母娘娘,也把自己变成一根石柱子。王母娘娘怒气未消,就答应了他。自此以后,万寿山上,柱子哥变成的男石柱,跟七妹变成的女石柱,遥遥相望。一千年后,王母娘娘气才稍稍消了些,准许他们在每年的三月,可以幻化成人形,相会三天。



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柱子和七妹已经相会三日,正准备赶回万寿山复原,不想碰到秦良玉,因此,才有今天相赠桃花马一事。

秦良玉有桃花神马相助,有如腾云驾雾,高坡深堑,不在话下。不多时,她便跑过了十里荷塘,在延绵不断的碧塘长堤间奔跑,就仿佛一粒晶莹的露珠滑过;又跑过了月亮湖,湖边采摘莼菜的农妇们,无不伸直了腰杆吃惊地打量她。在一个叫浸水垭的桥上,她终于追上杨应龙,两个人在桥上拉开阵势,战了十几合,未分胜负。这里毕竟是秦良玉地盘,杨应龙心慌,觑个空子,连人带马,跃上桥下一条小木船,蹬船而去。船顺着狭长的太阳湖,渐行渐远。秦良玉沿岸追踪,杨应龙偏向对岸划去。要是秦良玉继续沿着岸边走,就要绕很大一个弯子,弄不好又要被杨应龙跑掉。秦良玉心急如焚,缰绳一收,那桃花马长嘶不绝,人立起来,原来,秦良玉竟想连人带马泅渡过去,好一匹马儿,竟然不惧,但见,它朝太阳湖心一纵,瞬间跃出十丈远,噗通落水。太阳湖深不可测,湖水冰凉刺骨,那马儿在水中,抖擞精神,向对岸奋勇游去。



那边厢,杨应龙已经上岸,继续朝东南方向逃窜。

这边厢,桃花马看看要拢岸边,突然,一飞冲天,带起一条水柱,安安稳稳落在岸上。秦良玉顾不得浑身湿透,鞭子向桃花马头顶一抖,绾了三个响粒。桃花马听见鞭花响,奋起四蹄,如旋风似的追上去。追到水杉林,杨应龙实在躲无可躲,就围着一棵母杉团团转。那母杉已有几百年树龄,高四十余米,树杆须三人方可合围,乃是石柱树中之王。杨应龙围着树杆转,秦良玉围着树杆追,杨应龙黑盔黑马,秦良玉银甲白马,两人就如黑白风车一般,团团乱转。转了数圈,秦良玉大喝:“逆贼,受死!”一枪搠过去,搠在杨应龙头盔上,将头盔挑落,杨应龙头发散乱,狼狈不堪。秦良玉又一声大喝:“逆贼,受死!”一枪搠过去,搠在杨应龙战袍上,钩镰枪钩住战袍,差一点将杨应龙拽下马来,杨应龙惊出一身冷汗,骂一声:“贼婆娘,好厉害!”赶紧挥刀,将战袍斩断。秦良玉第三次大喝:“逆贼,受死!”一枪搠过去,被杨应龙刀背挡了一下,失了准头,一枪搠在母杉上,枪头深深插进树身。那钩镰枪是有倒刺的,钩住母杉,枪头一时间拔不出来。杨应龙趁机又跑了。

等秦良玉拗出枪头,杨应龙已经朝大风堡跑远了。

大风堡位于黄水镇境内,面积六百公顷,有十二姊妹峰,主峰高约两千米,香樟、银杏、珙桐、红豆杉等植物,星罗棋布,虎豹、野猪、黄鹂、杜鹃鸟等动物,成群结队,真可谓“森林的海洋,鸟兽的天堂”。大风堡山高路陡,风霜如刀,胜过雄狮百万,可挡百万雄师,后世才女海清涓有诗为证——


大风堡的风不是风

大风堡的风是百万雄狮



杨应龙驱马闯入大风堡,如一颗尘埃跌进风沙,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好在他骑的是千里良驹,任他怎样兜圈子,那马儿始终足力不减。正当他在莽莽密林中左冲右突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道闪电也似的光芒,从树梢陡然降下。杨应龙定睛一看,竟是秦良玉和她那匹桃花马。原来秦良玉对大风堡地形颇熟,更加上桃花马嗅觉通灵,因此没走多少弯路,很快就追上了汗血马。桃花马体形高壮,足腱发达,一跃而下,仿佛从天而降。

杨应龙硬着头皮迎战,斗了三十回合,渐渐不敌。终于,那汗血宝马体力也有所透支,渐渐地,汗出如浆,气喘如牛,脚力难免迟缓一些;而秦良玉的桃花马,躲闪腾挪,越战越勇,好像有点故意戏弄汗血马的意思,好几次竟从汗血马的头顶上跨过去。杨应龙先还能勉强支撑,后来就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只能且退且战,且战且退。斗到八十回合,他退到燕子岩,退无可退。



杨应龙前面面临的是巾帼猛将,后面是万丈深渊,他本想做最后的困兽犹斗,忽然看见秦良玉身后旌旗猎猎,千余白杆兵呐喊着杀奔过来,为首一人,高举枪杆,枪杆上挑着几颗人头,正是从演武厅逃跑的杨应龙亲兵。那为首将领喊道:“夫人退后。”原来是马千乘赶来救援。杨应龙绝望已极,他奋起大刀,猛地掷向秦良玉,秦良玉侧身闪过。后边马千乘伸手一捞,将大刀抄在手里,厉声说:“我念在你我俱是朝廷命官,又是世袭土司,我不杀你,你自行了断吧。”杨应龙自知今番再难上演金蝉脱壳,于是拔出佩剑,仰天狂笑:“实乃坐骑无功,非战之罪也。”说完,望那汗血马的脖子上,立斩一剑,顷刻之间,血流如注,马头落地,马尸坠入万丈深渊。

秦良玉怒道:“与马何干!你穷兵黩武,恃强凌弱,非战之罪而何?”

杨应龙听毕,沉吟一会,说声:“罢了,罢了。”举剑架在肩上,反手一勒,自刎身亡。



经此一役,秦良玉声威大震。此后数十年,她同桃花马生死与共,抗击清军,平定奢崇明之乱、张献忠之乱等,战功显赫,被封为二品诰命夫人。崇祯皇帝御制诗四首,其中一首,即附赞桃花马——


蜀锦征袍自翦成,桃花马上请长缨。

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