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镇平作家孙宗信:三月赏樱正当时

睛彩镇平 2018-01-13 05:02:14

镇平作家孙宗信:三月赏樱正当时

稿件来源:南阳日报   作者:孙宗信

  编者按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面对春花留下感叹。

  爱花人爱的是花的品格,花的气质。正是春暖花开时,且看他们笔下,写的是脉脉花语,抒的是君子情怀。


     乍暖还寒的三月,气候是很奇妙的。冬的寒冷欲走还留,恋恋不舍,恋着它的占领,留下丝丝缕缕的残痕,东南暖风也纷纷纭纭向北推进,与丝丝缕缕的冬互相缠绕,天气阴晴不定,今儿太阳晃一下脸,明儿冷风吹来满天阴霾,此时,人们易感冒,花儿也试探着,小心翼翼地吐蕊,生怕寒冷的剑斩断了那些微小的芬芳。

    想不到,山岙里柔弱的樱花倒是勇敢者,顶着贬人肌肤的寒风,勇敢地吐露芬芳,惊喜着大地的眼睛,—个冬天蕴藏的能量尽情喷发,幻作了一树繁花,灼伤了早春的清冷。

    镇平老庄樱桃沟,肥厚的黄土,起伏的丘壑,流动的山泉,散居的农家,与一般土地并无两样,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独特的地理位置,形成独特的小气候,这土质、泉水、矿物质、环境,特别适于樱桃生长,这里种植的樱桃个大、皮薄、肉厚、核小、味美,酸甜适度,色泽艳丽,红艳如晶莹欲滴的宝石,味鲜比岭南适口的荔枝,望之目悦,闻之心动,吮之唇温,食之鲜美,似玛瑙珠又如奇石子,散落盘中,明丽可鉴;采之入篮,红艳欲滴。是大自然对这方土地特别的馈赠。

     三月里,纷繁的桃花和含蓄的杏花刚刚铺染,有的还只是枝条上的一串米粒,柳才刚吐出带着白色绒毛的鹅舌,樱桃沟的山岙里已经涌动着一树一树的绯红,像是仙女们轻轻提着裙裾,在熹微的春光里舞蹈。樱花生得十分精巧:小小的雪屑似的四瓣白花合成一朵,花瓣上偏生有紫红的细线,花心生一簇鹅黄的细蕊,花儿层层叠叠,一簇一簇长满枝头,像是开了一树冰屑,又像是绣在一起未化的瑞雪,白的樱花如云一般俏,白中带红的樱花如霞一般艳,花香并不浓郁,很是清淡,一团团绚丽的红晕,一树树轻俏的白雾,燃遍了百亩樱桃沟,晕成满山遍野的绯红,在沟底和沟畔,在田边和坡上,在房前和屋后,似一把把巨大的花伞,笼罩了樱桃沟的坡坡垴垴,家家农舍隐于朦胧的花丛中,人在花中出没,恍若仙境一般。

    每到三月,白云红雾笼罩的樱桃沟,便成了赏樱的胜地,人们从城市远远赶来,摄影的背着长枪短炮,写生的背着画板,观赏的带了期盼的眼睛,三三五五散入了白云和红雾里,红男绿女,在花丛间流连,漂亮的衣裙,絮絮的情话,直把这一片百亩的花海做成了仙宫琼阁。

     十日光景,一树一树的绯红渐渐有些衰了些,一簇簇大头针似的花蕊顶落片片繁花,一个个青色小球密密地从细叶间生长出来,又过了十来天,长成了红艳的樱桃。

     樱桃熟了,一簇簇鲜红的珠密密散乱在枝叶间,家家户户,男女老少,挎着篮子,扛着梯子,百人千人来采摘,村头路口,满钵满盘的,都是金豆一般,玛瑙似的红艳艳的樱桃。

     伸出你纤细的手指,拈起一两枚,轻轻送到嘴边,樱桃丝一样滑入口中,牙齿轻轻一咬,一股酸甜的汁水,使你口舌生津。要是曼妙的女子,拈起一两枚樱桃入口,那动作,是可以入画的。称上三五斤,捎给亲戚和友人,他们唇齿留香时,也更留恋这一片奇妙的土地。

     面对这美艳的艺术品,说个“吃”字实在太俗,亵渎了它的美和精致,只能说是“品”,只有这个字才能合它的高雅和精美。比如“喝茶”使人想到牛饮,“品茶”才会喝出雅致和文化。同样,读樱花只能用“赏”,而不能用“看”,只有这个高雅的字才对得起千树万枝烂漫的粉白和粉红。

     要说仙境,当属一座刘姓退休老人开辟的樱园。占地五六亩,茅舍两三间,樱树几十株,花开正烂漫。一树—树巨大的花,铁干虬枝,燃烧着似锦的云霞,如烟,如雾,迷人眼目,没有狂蜂浪蝶,只有浓烈地绽放,尽情地喷吐。树下潮湿,地衣青苔长满青瓦镶的小道,几块砂石随意摆出玲珑的假山。

     和老人谈论种樱之道,老人一边殷殷提壶续水,一边淡淡应几句平常的话,我坐在森凉的石凳上,啜几口微苦的菊花茶,望着这碧澄无尘的清凉世界,心里升腾着一种禅的感觉,凉爽,空旷,博大,静谧,无言,这是一种大安详,大境界,大自在啊。我想把这种感觉,这等境界用镜头表现出来,因此,我摄了些樱花衬以远山,摄了些花丛中劳作的农人,摄了些春耕的牛和天真的儿童,摄了些清清素素的花枝,这就是天籁呀,简约而有蕴涵,看似疏淡,自有大安详、大自在在里面。

                                                                   (作者单位:镇平广播电视局)
关注睛彩镇平 获取最新资讯。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或扫描上面二维码关注吧。不一样的睛彩镇平 不一样的精彩资讯。

编辑:贾元武  微信 hnzpjyw  信箱 0377jyw@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