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清风千载共梅花

醉度千山 2019-01-10 17:45:26

清风千载共梅花

      黄明

 

梅花属蔷薇科落叶乔木,原产中国,多分布在江南地区,而梅花栽培的历史,可上溯三千多年,《诗经》中即有“山有嘉卉,侯栗侯梅”之句。在所有的奇花异木中,古人似乎对梅花别有情钟,使其不但与松竹并列岁寒三友,而且与兰竹菊共称花中四君子。

自古以来,文人士大夫素有“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的处世追求,散怀山水,怡情花木,代不乏人。先秦孔子、屈原自况兰蕙;晋时陶潜采菊东篱;一代理学宗师周敦颐独爱莲花;名菜“东坡肉”的发明者苏轼之于竹却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而有山中宰相之谓的林逋,隐居杭州孤山,赏梅养鹤,不仕不娶,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遂为千古绝唱。

中国赏梅之风由来久远,据《太平御览》记载,汉初上林苑已广植梅树,并有双梅、紫梅、同心梅、粗枝梅等品种。古人赏梅,欣赏的是它的盘曲的虬枝老干,品尝的是它的馥郁幽远的浓香,更况味它的那种傲霜斗雪的品格,哪怕“零落成泥碾作尘”,依然“只有香如故”。正是因为它的这种凌寒不凋的品质,在万物肃杀的冰雪中,一枝独俏,仿佛向世界昭示: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诚如众望所归,梅花被评为中国的十大名花,更被南京、镇江、无锡、武汉、以及台湾的南投选为市花,而地处洞庭湖滨的湖南,梅花却鲜为少见。记得十几年前,长沙纷纷扬扬下了一天久违的大雪,晚间电视新闻见有一则报道,湘北石门夹山的深谷中发现一片野梅,镜头下嫩黄的花朵迎风婀娜多姿地摇曳,令人不禁心向往之古人踏雪寻梅的韵致。当时临近春节,望着窗外飘逸的雪花,小啜一口淡淡的清茗,不由联想到妙玉在栊翠庵用梅花上的雪煎制的茶来。宋人杨万里有诗云:“昨来都下筠篮底,三百青钱买一枝。”便寻思,或者明日应该到花铺买一枝梅花,尽管屋外“等闲风雨又纷纷”,但有此“江南节物”,陶然间仿佛感悟一种“醉中不觉度千山,夜闻梅香失醉眠”的情怀。但结果如何,今天看来似乎已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