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山海经》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文化专题 2019-01-08 21:40:54

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觉得一些名词似乎有些眼熟耳熟的,于是把袁珂的《山海经校注》(巴蜀书社 1996年)拿出来翻了翻,发现有些地名、山名与神仙名等确实出自其中,但其内涵却是多有不同的。



                                        四海八荒

 出现最多的“四海八荒”一词,应该便是取意于《山海经》,当然精确地表述应该是“四荒八海”,毕竟《山海经》卷次中的《海经》分八海:《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与《海内南经》、《海内西经》、《海内北经》、《海内东经》,而《大荒经》则有四荒:《大荒东经》《大荒南经》《大荒西经》《大荒北经》。而之所以用四海八荒而非四荒八海或许是因为四海是常用语,而且前者从平仄方面也更协调吧。

                                         青丘九尾狐


  而青丘狐狸洞的原型在《山海经》中凡三见:一是出自《南山经》:“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7)另是《海外东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一曰在朝阳北”(304)。第三次是在《大荒东经》“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400页)。青丘之山应该是在青丘国,特色是产九尾狐,这里是富庶的,南面产玉,北面产善丹,九尾狐声音像婴儿,但与人类互相伤害,比如它要吃人,而人也吃它,吃了后可以不受蛊虫的侵害。发展到后世,九尾狐恶之性渐隐,在集体的记忆中向祥瑞的方向发展,如大禹娶妻塗山氏女娇就是以九尾狐的祥瑞作为穿针引线的关键点,汉代画像砖中九尾狐常常与蟾蜍、玉兔等一起出现以为祥瑞,而《白虎通·封禅书》:“德至鸟兽则九尾狐现”。此处的青丘狐狸洞则自成一界,融合了后世我们关于狐狸精的信仰与想像,其形像变得美好可爱,权势地位也要大得多,神格甚至可以与天神相提并论,并为天界一族所尊重忌惮。

                                          东荒俊疾山

   美好的爱情发生地东荒俊疾山则是在卷十四的《大荒东经》:“东荒之中,有山名壑明俊疾,日月所出。”据文中所记这里还是日月所自出的地方,既有出,则有入,事实上《大荒东经》与《大荒西经》中各记载了6座日出与日入的山,是所出的有《大荒东经》中的大言、合虚、明星、鞠陵于天、猗天苏门山与壑明俊疾山六山及《大荒西经》中的方山、丰沮玉门、龙山、日月山、鏊鏖钜、常阳之山六山,据说是古代之人观测四季日出入时的方位而定的数山。

                                           昆仑虚


    墨渊上神所驻之昆仑虚当然更为高大上,有几个不同的称呼:昆仑山、昆仑之丘、昆仑之虚和昆仑虚。在《山海经》中曾多次出现过。有两条材料最为重要,一是《西山经》的“昆仑丘”:“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56)”二是《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345)综合这两段材料,知道昆仑山是天帝(黄帝)在人界的都城,占地辽阔,方圆有八百里之广,非常之华美壮丽,守卫森严,墙高有万仞,约合两千五百余里,上面有高大粗壮的大树,中有九井,井水天下至美,连井栏杆都是以玉为之。总共有九个门,门口有开明兽守着,这个开明兽又叫陆吾,即肩吾,其中驻有真官仙灵百位之多,在八隅岩穴之间。只有像羿一样的仁圣之神才可以登上来。这里有早期的嫦娥故事的原型片断。羿曾历尽千辛万苦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可见西王母即住于此山(《山海经》中所记西母的住处有几处,此处可信度为最高。有鉴于墨渊上神贵重的出身与崇高的神格,于是就把这个《山海经》中几乎最为华美壮观的昆仑虚给他作洞府了。

这里需要多说一句的是,我们平时提到昆仑山,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青藏高原上的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但如同在古代“泰山”并非我们现在所理解的东岳一样(泰通太通大,大山都可以称泰山),昆仑山(虚)也一样,《尔雅 释地》就指出“昆仑”非特指的昆仑山,而是高山的一个泛称:“三成为昆仑丘。”最少有三成的大山称昆仑山。在《山海经》的《海外南经》中有昆仑虚就是这种情形:“昆仑虚在其东,虚四方。一曰在岐舌东,为虚四方。”这里的“虚”字郭璞释为“山下基。”而毕沅又说:“此东海方丈山也。”这一点郦道元在《水经注》中也曾表示同意:“东海方丈,亦有昆仑之称。”(241)当然,《三生三世》中所言之昆仑不在此列。

                                        迷谷与毕方


  迷谷出自《南山经》:“有木焉,其状如穀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穀,佩之不迷”(1)在《三生三世》中似乎是本色出演。而毕方在《三生三世》中是折颜上神的坐骑,当然更重要的竟然是青丘白浅的爱慕者,还颇有霸气地当着夜华的面撬墙角,当面表白,引来白浅的动容。在《山海经》中毕方曾两见,第一次见于《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62);第二次见于《海外南经》:“有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可见神话传说中有仅有一只脚的并非只有神兽夔,还有毕方鸟,但在不同的古籍中其形象还是稍有差异的,如《文选·东京赋》薛综注:“毕方,老父神,如鸟,两足一翼,常衔火在人家作怪炎也。”当然,两只脚好理解,而只有一个翅膀又该如何飞翔,这个问题得靠想象。剧中所出现的毕方鸟的形象时,似乎更是双翼一足。而《韩非子·十过篇》中毕方鸟是作为黄帝车架的随车神鸟,神格似乎不高,与此处当作折颜上神的坐骑相比差不多吧。

                                            烛阴


   狐狸洞的邻居烛阴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神灵。烛阴在《山海经》中凡两见:一是《海外北经》:“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 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之下。(277)”《大荒北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499)可见其名字可以有烛阴、烛九阴和烛龙的不同称呼;就形貌而言,这是一条巨大的人面蛇身怪兽,与我们的女娲娘娘与伏羲大神一样。是钟山之神,它的职能与日夜四季风雨晦暝有关。在神话中,因为天不足西北,所以此地幽暗寒冷,作为钟山山神的烛龙就有了一些日与月的功能。《楚辞·天问》:“日安不到,烛龙何耀”,即此意也。袁珂注释中把它与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联系起来,认为是其故事的演化。除《山海经》与《天问》之外,在《楚辞·大招》、《淮南子·地形》及《括地图》、《玄中记》中都有关于烛阴的材料,关于其原型及文化内涵有多种解读,如清人俞正燮《癸巳存稿·烛龙》以为烛龙即太阳,而姜亮夫先生的《楚辞通故·烛龙》认为其为“祝融”之音转,其传说是祝融传说的分支。但在《三生三世》中烛阴就是白浅口中的邻居而已,并无多大发挥。


 看完这些材料后是不是觉得应该把《山海经校注》再读一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