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岁时记 • 大寒 欲相忘,能相忘否

菊斋 2018-12-05 14:55:39

“ 节令赋   1月20日  大寒

太阳到达黄经300度

寒冷已至




一候鸡乳;二候征鸟厉疾;三候水泽腹坚



叶家弄是叶梦得的旧居。

我每次穿过叶家弄到定慧寺巷或者双塔菜场去,总会在一户人家前稍微停一下。

这户人家,大门口贴的对联是这样的:



▲ 秉成都节,隐富春山


我每次看了都觉得有意思。心想,隐富于春山或者可以,然为何是秉成于都节呢?

后来知道我逗错了,人家本来是要“秉”成都节,“隐”富春山啊。

这家主人颇有点与众不同。


大寒过了就是年。又该是家家贴春联的时候。



古书上说:“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

时当四九,这大概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了。

江南到这时候也未必冰天雪地,只是,江南也有清寒至极。

好冷的天气。小时侯。

我仿佛犹能触到自己冰冷的手背,凉凉的肿得老高,大人说是血液循环不畅的缘故,每年冬天都这么凉冰冰地肿着,甚至握不成拳,在风里努力地向掌心绷着。屋檐下垂下冰棱,剔透晶莹。



▲ 阶前冻银床,檐头冰钟乳


我们有时候把冰棱摘下来嚼着吃。并不好吃,又凉又淡,全是水罢了。但是嚼着很脆,咯吧作响。乐感完全胜过了口感。

《闯关东》播出的时候,有一道菜,叫“油炸冰溜子”,就是这个。


水缸也结了冰。小时候家家有一只盛雨水的缸,也就家家缸里结薄薄的一层浮冰,有时候稍微厚点,便结指头那般厚的冰。

有一年突发奇想,想溜冰,遂把缸里的冰敲下来踩着溜。棉鞋全湿。结果自然是挨了打。



▲ 我亦有心从自得,琉璃瓶水照秋毫


冰溜子只结在屋檐下,现在想吃,也甚难了。

水缸的冰,更难得得很。



“你小时侯见过晒干菜么?”

“晒的。”

“一棵棵雪里红贴着墙壁站着,我也贴着墙壁站着,太阳真薄,好冷。还晒地瓜干,是三角形的,硬脆。”



▲ 四明有菜名雪里红


▲ 雪深诸菜冻损,此菜独青


下冰溜子的时候,咸菜腌了没有?我记不大确,大概总在这时节左右。

咸菜须用好雪里红,初冬时,列在墙角下晒干水份,洗净切段,码在浅口大坛子里,码一层撒一层粗盐,使小孩用脚踩紧,用石头压好。

压过一段时间,浸出卤水来,还是生青碧绿的,这便行了。生吃也可,新鲜辣口,用来做咸菜黄鱼汤,笋干咸菜粉丝汤,都是好味道。



▲ 瓶菜询已美,蒸制美逾并


浙东是个腌的世界,什么都可能拿来腌。

浙腌菜菇,有两根手指那么粗的,一并埋在咸菜缸里,吃时捞起来切段,放一点素油蒸熟,美艳照人,清香四溢,象是筒子骨,啜一口,就流出冻状的芯子来。

枪蟹,就是三毛不知怎么写的那个——炝,还是枪,还是呛,我也搞不清。据说外地人很少有能吃得惯的,有黄的蟹,剥开来鲜红如火,最是上品。

这些腌菜,实在都是从前,天气冷得狠了不便做时鲜,备下的常菜。小雪连着大雪,小寒连着大寒,这冷,要过足九九八十一天呢。



这冷里,惟一可期盼的是早梅已开。

山家寒尽无余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那一年,张炎从元都写经归来,“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

遂有“记玉关踏雪事清游”这一词章。



▲ 寒尽尘息独一枝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

后来,梁羽生写《塞外奇侠传》,借杨云骢之口,翻写了这一阙:

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对铜驼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

过去种种,都在眼前。张玉田杨云骢回望一生之来程,不免感慨深重。

只不知,那时那日,梅花开未。


大寒过去,一年也就要过去了。

过去种种,欲相忘,能相忘否。


文字:任淡如

图片来自网络


大寒是24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

今年的岁时记就到此为止,下一个循环再来

文末发送“24”可提取24篇节气文字及风物链接

24篇岁时记目录:

大寒    小寒    冬至    大雪

小雪    立冬    霜降    寒露

秋分    白露    处暑    立秋

大暑    小暑    夏至    芒种

小满    立夏    谷雨    清明

春分    惊蛰    雨水    立春




菊斋良品 • 节令赋 • 大寒 • 香云纱围巾


来来来,如此清寒,且撷一围暖意与你我。

大寒风物。菊斋微店有售。

请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


此意悠悠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微信联系:juzhai99

记录此间众生的

国学心得  /  传统手作  /  琴棋书画  /  生活雅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