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心底桃花眉间痕

金瓶小说 2018-08-19 07:59:35

  阿蒙的指尖轻轻的游弋过我的眉间,细腻,清凉。

  她说,冉瞳,你有心事。是的,你一定有。

  我回眸,安静的看着她,微笑。她的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柔柔,像窗外一片一片飘落的雪花,轻盈的累积。

  他们说,心事就是这般模样。或说,或不说。开口说与人的,不过是浮在水面的几片残屑,不痛不痒,那些沉甸甸的,终是埋在心中。某一天渲露,当是一种决绝。

  我也这么想过。

  我叫冉瞳。是那种扔在百姓堆里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女孩。阿蒙总笑我,不做间谍特务卧底真是浪费了我这么一人儿。

  不知道是谁规定,间谍特务卧底一定要长得一张毫无特色的脸。我不介意,我喜欢自己细细的眉,细细的眼,不惊艳,至少也不张扬。

  阿蒙是个美女,十六七岁便是一派明艳,柔柔媚媚的。和阿蒙一起久了,也知道美女难当。多一点冷漠,便是目中无人;稍加热情,难免被诋毁成“放荡”。阿蒙常说,谁说十六七岁的少年最纯情,攻击起人来可要命的刻薄。

  我莞尔,眉间一派安然。阿蒙说,冉瞳,你真幸福,是个没烦恼的小青年。

  是的,我也一直庆幸自己是个没烦恼的小青年,看看我的眉目之间,什么都一目了然。至少在我十六岁之前我一直这样认为。

  我和阿蒙都有一双握笔的手。不同的是阿蒙握的是画笔,而我,握的是编制故事的笔。阿蒙的手细长,指端总是微微的冰凉;而我多了一点圆润,而且我的手总是温热。阿蒙从认识我不久的那个冬天开始,就很无耻的用我的手做“暖水袋”,而且一脸让我想扁她的幸福的笑。看她,就差给我上央视做个小广告,“冉瞳牌小胖手暖水袋,地球人都知道。”

  阿蒙总是说我,炮制太多恶心死人的故事。我知道她“嫉妒”。那时刚入高中不久,我在校广播站做编辑。每次播音完毕后,小播音员总会来一段“播音某某,携导播某某,编辑冉瞳,感谢您的收听。”让在广播站做板报宣传的她总在黑夜里做无私的蜡烛。我就打击她,小蜡烛你就拼命的烧吧,烧死你小样也没人知道。

  顺便说一句,我编辑组稿的小栏目叫《青柠岁月》,在学校的重压下,可苦了那些文学小青年了。投来的稿子不是写自己早恋了,在某位圣明的老师苦口婆心的教导下,悬崖勒马,痛定思痛,改过自新;要不就写自己清纯的友谊被误解,然后坚定了自己纯洁的立场,最后老师家长终于明白……

  我跟阿蒙说,你看看,弄的跟失足少年的忏悔录似的。

  阿蒙说,有本事你下猛药。我保准那播音员不敢读,就算他敢读,我保证你们俩一起进教导处。

  看她一副幸灾乐祸的小模样,我有点抓狂。我想我就下猛药怎么着,我是冉瞳我怕谁?

  第二天,我有点战战兢兢。说实话,我觉得那小播音员肯定没胆子读,说不定他宁可拿以前的稿子再朗诵一遍。阿蒙拿着书本冲我诡笑,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中午听播音的时候,我差点哭了。那个白痴播音员真的念了我写的文章《两个人的爱情地老天荒》。而且故事完结处,他还自己加了诸多的议论,他说,他觉得花开自有期,早和晚不过是一种历程,没什么不同;他说,少年情怀,最是心底桃花,多年后,隐隐的疼……他还说,特别感谢冉瞳。

  那时我真想先自杀;再跑到播音室把那个白痴播音扔到楼下;最后跑下来,掐死阿蒙,顺便踩她两脚。

  阿蒙说,冉瞳你编造的故事真好,蓝宁和尹帆,两个人的爱情,天荒地老。

  我哭着脸问阿蒙那个白痴播音员叫什么来着?

  阿蒙说你去教导处问他就行了,不出今天下午你们俩就见面了。

  阿蒙说的真准,不出下午我就进了教导处。我寻思着阿蒙这么个料事如神法,在高架桥下摆个地摊,那些算命的半仙得一溜儿下岗,正好还可以算算日后我是否能成一百万富翁。

  教导处主任黑着脸,将我的发财梦吓醒了。他说,简冉瞳同学,今天的事情你该怎么向我解释?你该怎么向黎明高中的几千师生解释?你这是误导,这是精神鸦片。是西方文化的渣滓,是封建文化的糟粕……

  在教导主任慷慨激昂的陈述他伟大的论调时,我偷偷看了看身后的小青年。他正对我一脸白痴的笑,我想,得,这保准是那个白痴播音员了。

  一会儿,他打断了教导主任的话,说,老师,是我今天把稿子给换掉了,和她无关的。

  教导主任一听,火又来了。估计肚子里没多少词,又是那一套,安洋同学,你今天的事情该怎样向我解释?你该怎样向黎明高中的几千师生解释?你这是误导……

  安洋说老师,你别生气,这是渣滓,是糟粕,是精神强暴……

  他的话让我突然喷笑了出来。

  我看了他一眼,这厮蛮入我法眼的嘛。

  最后,在教导主任马克思列宁思想的教育下,安洋写下了检讨书。教导主任说,安洋,你多向简冉瞳同学学习,做个合格的高中生你知道不知道?

  安洋说,现在知道了。

  事后,我把整个事情的经历告诉阿蒙。阿蒙说,没想到那小子这么拽。

  我说,可不是怎么着,仅次于我。

  阿蒙说,得了,姐姐,你当时还不吓的跟那马哈鱼似的扁得不成人样?现在开始拽了?

  我说阿蒙你可不能这样刻薄?教导主任是你什么,你尖酸得跟他一个样?

  阿蒙说哈哈哈哈,安洋又是你什么,他仅次于你啊?

  这时,有人骑自行车在我俩面前急刹车,是安洋。他急急的说,嗨,冉瞳,我是安洋啊。

  我想我知道你是安洋,你又不是埋在地下千年,我认不出来。我说,啊,你好啊,安洋,昨天真的谢谢你啊。哈哈,本来该好好请你的吃一顿的,你看昨天又没时间。

  安洋说没关系没关系,真的,我今天有时间了。

  我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心想,你个垃圾。但是只能说好啊好啊。还得一脸感激的笑。旁边的阿蒙像刚刚偷腥了的猫,一脸阴险的惬意。

  本来的生活,我觉得有一个当我是免费暖水袋的阿蒙,已经够凄惨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随时让人抓狂的安洋,我突然觉得以前的小日子是多么幸福啊。

  安洋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可以在阿蒙学画的时候,用单车将我载回家。他会问我很多奇怪的问题。他说,冉瞳,你说你为什么会长的这么小鼻子小眼小嘴巴的?

  我狠狠揍他一拳,我说你是说我丑?

  他说不是不是了,很着急的样子。我是说你长的精致。

  我说,爹妈生的,知道不?

  他连忙说,现在知道了。很无辜的样子让我感觉自己是大灰狼而他是一只小白羊。

  后来,我发现安洋也是个很仗仪的人,可能第一次宰了我一顿后太过意不去,经常给我和阿蒙送零食吃。我跟阿蒙说,你看你看,他是在修补我受伤的心灵。

  阿蒙说我的话恶心兮兮的,你以为你林黛玉啊,受伤的心灵?

  我说阿蒙你看你整天欺负我。

  阿蒙突然抱了抱我,一脸忧伤的样子。她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我噎死,她说,你看,冉瞳,我不欺负你还能欺负谁啊?

  然后,我们大笑,微微清风袭来,吹起我俩的发,如丝,看看阿蒙清秀的模样,突然很想告诉她,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做她免费的暖水袋。

  安洋说你跟阿蒙如果是男孩子,肯定是铁哥们儿。我侧侧头,看着安洋,问他,你们男孩子是不是特看不起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啊。

  他咧咧嘴,一笑。我突然想,怪不得那天感觉到的是微微清风,原来春天到了。

  就在一个下午,安洋对我一笑,我感觉到了春天。

  多年后的某个下午,还有哪个人再对我一笑,可以牵引出一个春天?我的眉间微微一道痕,淡若云烟。

  我和阿蒙都是超级的嗜睡虫,所以很少吃早饭。安洋一大清晨提来蛋糕冲我们媚笑,说吃吧吃吧,免费的。

  隔了几天,阿蒙对着安洋的鸡蛋糕发呆,她说,第一眼看到安洋的时候觉得他是个很机灵的小青年,怎么最近和你呆久了,变傻了?一天到晚全是蛋糕?

  我说阿蒙你别没人性了,要不你就饿肚子好了。

  阿蒙说天理不容啊。

  我跟安洋说,你别送蛋糕了,多辛苦啊。其实我特想再加一句,要不你送点别的吧。又觉得太小人。

  安洋说,是阿蒙的意见吧?我点头。我觉得在安洋面前自己有点笨,不太会骗人。

  安洋就和我安静的走,他说,冉瞳,其实你很好看的。

  我一听心里快怄死了,这是安慰?

  安洋看出我一脸狰狞来,他笑笑,说你别多想。

  我看了看安洋,说,和阿蒙这样的美女呆久了,谁都会像我这样的。不过,我挺想得开。

  安洋想了想说,他觉得精致的眉眼最是心底桃花的模样。

  我傻笑,不知所云。

  安洋问我,是不是故事都有来源?我说是的,譬如蓝宁和尹帆,我就当自己是蓝宁,爱着一个叫尹帆的男子。

  安洋问我,真有来源?我傻呼呼的说,是的。

  安洋说,你今天倒跟阿蒙很像,这么果断。

  阿蒙说,她想考美院,打算转学。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办?阿蒙说,安洋会好好照顾你的。说着说着一脸清泪。

  我说姐姐,姐姐,你可别哭,我会被你吓傻了的。

  回家的路上,安洋安静的跟在我们的后面。

  看着夕阳如血,我问阿蒙,你画过这么浓艳的画面吗?阿蒙说从来没有。我说,我也从来没写过这样浓丽的句子。感觉太多的感情太过强烈的堆积在一起,一看,就是眼泪,心都纠结了。

  阿蒙轻轻抬手,迟疑了一下,又放下。她说,冉瞳,你的眉间有淡淡的烟雾。我说,你傻啊,你以为那是长白山?

  阿蒙也呵呵的笑,很心疼的样子。

  是不是真的如安洋所说,花开自有期呢?

  我跟安洋说,他的声音很好听。安洋说,大家都这么说。我说安洋你太臭美了,你以为你是上帝啊?

  安洋想了想,摇头,很干脆,却有些悲哀的样子。

  高三的日子,我和安洋都辞了广播站的工作,很专心的攻学业。偶尔在校园里看到安洋戴着眼镜的样子。我惊愕半天。我说,你怎么这个德行了?

  安洋笑着说,“蓝宁”,你好啊。

  我想笑,又笑不出来。我想高考后是不是就是花开的季节?

  很遗憾,我的花开不在高考后。

  我不知道哪个地方出了差错,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仨都考上了大学。我知道我和阿蒙很幸运的留在了青岛,但是,却不知道安洋去了哪里?高考后,安洋就再没有在我的身边出现……

  有的时候,对着阿蒙,我的眼睛会突然湿润,我想起十六七那段岁月,有个男孩子告诉我,他觉得精致的眉眼最是心底桃花的模样。

  大学的四年,我一直在写故事,男主角的名字一直很固执的叫“尹帆”,我想知道那个曾经暗许我花开季节的男孩子他是不是还记得,有个眉眼精致的女子,她自称“蓝宁”?

  我喜欢雪,阿蒙也喜欢。我俩就常常在窗前看,我坐在轮椅上,阿蒙的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轻轻柔柔,像窗外一片一片飘落的雪花,轻盈的累积。

  她的指尖轻轻的游弋过我的眉间,细腻,清凉。她说,冉瞳,你有心事。是的,你一定有。

  我回眸,安静的看着她,微笑……

  我没法告诉她,两年前,我听到省电台的一个栏目,叫《心底桃花》,主持人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男子,他叫安洋。两年来我一直在听,他一直在说,他曾喜欢过一个眉眼精致的女子,她叫冉瞳;但是,她确是一个叫尹帆的男子的“蓝宁”,多少年来,她编写着故事,男主角一直叫尹帆,就像他一样固执的当她是心底桃花,多年来,一直心底隐隐作疼,因为那朵灼灼的桃花,何曾绽放,何曾萎败?

  其实,安洋永远不知道,他就是我的尹帆,就是我的眉间痕。而三年前一场车祸,我却永远坐在了轮椅上,永远做不成他灼灼的桃花笑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