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李想SEV:丑爆了?不!我的一生就是一场对侏儒的审判!

环球新能源汽车 2018-12-05 16:51:15

李想一张“SEV上路”的九宫格微博,引爆了网络。各路围观群众和车界套路测评师们大呼:“丑爆了!”、“丑成狗!”“太不高大上了!”、“比XXX差远了!”......  偶有一两位支持者,也只能无力嘟哝两句:“外形迷你”、“黄色卡钳是亮点”、“枪灰轮毂吸引人”,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到,然后就淹没在口水堆里!

究其原因,不过两点。一是李想是青年偶像,互联网精英,那些围观群众并不关心产品的故事,觉得偶像幻灭无非是凭幻觉认为这车没有特斯拉范儿,于是化身键盘侠们痛苦的敲下“时髦的李想,为什么做出一款不时髦的车?”。

二是约莫有些话语权的车届测评师们,大都推崇经典的汽车文化审美,百年传承,套路如铁,突然蹦出这么一个东西,自然第一动作是捍卫祖宗家法,疑惑问道:“这也是咱们家的子弟?”。

李想也曾回击:“请大家多一点想象力好不好!”,但是SEV这个早产儿,注定是一个提利昂式的人物,要在世人的不认同中自我求证。SEV的定位,决定了他相比任何汽车的比例天生的就是短、窄、高,转换成人的标准就是土肥圆、矮穷矬之类,而且为了利用空间四轮四角的分配,注定前后悬很短,转换成人的标准就是天生的扁平脸,注定无法雕刻成高鼻深眼的立体感。所以那些按传统套路质疑的人,自问一下,给武大换上武二的脸就能帅倒金莲了?这种SEV,他必是一个“权力的游戏”里小恶魔提利昂的人物,才能换来不输白马骑士詹姆兰尼斯特的魅力和地位。

我们重温一下提利昂被审判的经典一幕:

提利昂:对此我无话可说,关于乔佛里的死,我是清白的。我犯得是更可怕的罪。我生了出来。我活在了世上。我的罪就是生为侏儒,我为此忏悔。而且不管我的好老爸原谅我多少次,我继续着自己的丑行。

泰温:荒谬!提利昂!交待问题就好。这不是一场对侏儒的审判。

提利昂:错!大人,我的一生就是一场对侏儒的审判。

没错,因为在世人的眼里,侏儒就应该是卑劣无耻,狡诈阴险的形象。即使你打败了敌人保护了所有人,即使你尽心尽力维护自己的家族和朋友,即使你满腹经纶肚藏乾坤充满智慧,但是最后简单一句你不过是个侏儒就把你定死了。

没错,SEV的形态在世人眼里就是老年代步车,就是无法高大上。即使你为出行的创新做出再多的努力,即使你是那个最节约能源、最不占用空间的一种,即使做出这种造型其实并不简单,但最后简单一句“你不过是个侏儒”就定死了。

拿SEV和汽车去比,就是让提利昂和詹姆两兄弟比颜值,可惜世人没人关心你是否公平。平心而论,SEV天生的尺寸限制,造型的难度更高于汽车,国内外能见到的这类车,要不就是卡通化,要不就是很怪异,达到车和家这个水准的可以说没有。比如车轮大了,占空间,车轮小了,仿佛溜冰鞋,带镣铐跳舞,没键盘侠那么轻松。当然这类车是否就是个造型方向,可以肯定还会有更好的定义,但仅就目前来说,绝对是用心之作!不信,you can you up?

更多的人只愿意承认他是一个“老头乐”、“老年代步车”。“老年代步车”表示已经习惯你们的歧视,在庙堂之上如何知草根之活法?相比于SEV,我更愿意为“老头乐”喊不平!如果说SEV 有一天还可以活成小恶魔提利昂,“老头乐”就永远是世人心中的武大郎了!允悲!

曾经有无数的汽车媒体老师们爱点评低速电动车的恶趣味,把各种山寨低速宝马奔驰摆出来晾大街,心里想必有种抓破鞋的快感吧?是的,习惯了镁光灯下的西装革履,大漠草原的鲜衣怒马,让大家都忘了怎么和民间打交道。向上追三代,谁还不是农民呢?说起农民,想到一席里的徐腾在奶奶庙里讲到的一个故事。

徐腾说他当年上大二的时候,老家有一个亲戚家要做新房子。他想农村是什么样的气质呢?应该是质朴的吧,有泥土的芬芳。就想到用红砖盖一个房子,在墙上设计了好多通风透光的小的梅花孔。

结果拿给亲戚看,他亲戚说猪屋才用红砖做!然后徐腾的姑爷,一个开了40年车的货车司机,给他做了一个方案。他说你在民间盖房子,你得大气,要气派,要做欧式小洋楼。

然后门口一扇金光闪闪的大门,室内一个大吊灯!高大上嘛,特别气派!

所以,那些说“老头乐”的人,这辈子也别想做出老头喜欢的车!车本身并没有美丑,也不应该受歧视,有差异的是人的审美角度和层次。那些接受百年汽车教育的精英,从受到的教育及由此衍生出的价值观念,导致他们没办法接纳一些不符合经典美学的东西。

审美差异背后,是由社会阶层决定的文化心理,文化心理又决定文化姿态。从起源上说,在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后,一些人就会想把自己变得从容优雅,于是与那些还没解决温饱问题的人群,就形成审美的差异。与其审判这些人的审美观,不如去审判造成审美差异的背后!相信这样的你更能赢得尊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