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绣口一吐,撒了半个盛唐的狗粮,不是李白,他是……

Sherry说酒 2019-01-15 17:54:38


高手自在民间的“高手们”总结唐诗是这么说的:“田园有宅男,边塞多愤青。咏古伤不起,送别满基情。”今天我就想唠唠唐诗里基情那点事。


说起基情界的集大成者,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已经很牛逼了。但是,绣口一吐,就撒了半个盛唐的狗粮的主角不叫李白,他的名字是白居易



白居易基友数量不少,最出名的还是元稹。对,就是那个薄情浪子,对才女薛涛始乱终弃的元稹;也是那个才华横溢,写下千古绝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



二人仕途之路相似:差不多的年纪,差不多的钱,差不多的公务员,活在差不多的边缘,最后还差不多都被贬


也许刚好是年纪,经历以及背景相似,加上又都是文艺青年,都爱泡妞,命运让两人熟识,时间却让两人如胶似漆。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们的主角白居易被调职了。


元稹就写下了著名的《酬乐天》:


放鹤在深水,置鱼在高枝。升沉或异势,同谓非所宜。

君为邑中吏,皎皎鸾凤姿。顾我何为者,翻侍白玉墀。

昔作芸香侣,三载不暂离。逮兹忽相失,旦夕梦魂思。

崔嵬骊山顶,宫树遥参差。只得两相望,不得长相随。

多君岁寒意,裁作秋兴诗。上言风尘苦,下言时节移。

官家事拘束,安得携手期。愿为云与雨,会合天之垂。


前几句慨叹了一下生不逢时云云,重点部分已用粗体标识出。看看老白这才走了几天,元稹就旦夕梦魂思了。再看看最后一句:愿为云与雨,会合天之垂。即便是放到今天,这又云又雨的话还是会叫人面红耳赤的吧……


再看看白居易的回信《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适至兼寄桐花诗必然感怀因以此寄》,全诗太长这里只截取关键一句:“昨夜云四散,千里同月色。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


翻译一下就是:回头再看,微微灯光,无止境,寂寥不安……心跟你道晚安。



一首不过瘾又写了一首《待漏入阁书事奉赠元九学士阁老》,最后一句道破天机:“仙归洞里,酒病滞人间。......好去鹓鸾侣,冲天便不还”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让我们做一对比翼双飞鸟,我好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我相信不少恋爱中的人,对“心有灵犀”这个词有着切身的体会。这句话放在元白二人之间也不为过。


元和四年,元稹去一个东川的地方实习,途经梁州,写了一首《梁州梦》:

梦君同绕曲江头,

也向慈恩院院游。

亭吏呼人排去马,

忽惊身在古梁州。


这里的“君”指代的是白居易。大意是说我梦见和你老白在曲江这个地方游山玩水,还一起进了济慈院。下人张罗着去安排马匹,我梦醒了,失落的发现自己原来只身一人在梁州。


谁成想当时还身在长安的白居易在同一天写下了《同李十一醉忆元九》:


花时同醉破春愁,

醉折花枝作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

计程今日到梁州。


元九是元稹的号,大意是说酒酣耳热之际,想起元稹并没有共饮,顿觉失落。估算一下,元稹也应该到达梁州了吧。


那会儿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微信朋友圈,能够如此巧合,同时想起对方,不是真爱,也没sei了。



大和五年(831年)七月二十二日元稹暴病,一日后去世,时年五十三。消息传到白居易处,他伤痛欲绝,大笔一挥成就了《哭微之》:


今在岂有相逢日,

未死应无暂忘时。

从此三篇收泪后,

终身无复更吟诗。


意思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可是区区一首诗怎么能承载自己的悲恸之情呢。于是又有《祭微之文》:


既有今别,宁无后期?

公虽不归,我应继往。

安有形去而影在,皮亡而毛存者乎?


这哪里是悼念老友的诗词,更像是一个未亡人的喃喃自语:“公虽不归,我应继往。”你走了,我应该随你而去。没有我你怎么办,你的心事还有谁明白。为什么放手,为什么离开,不是说好吗?要一辈子相爱。



毫无悬念,元稹的墓志铭也是白居易写的。但你不知道的是:元稹他妈的墓志也是白居易写的。


此后,在没有元稹的15年漫长岁月里,长情如白居易,没有停止过对他的思念。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梦微之》


早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相看掩泪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闻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览卢子蒙侍御旧诗,多与微之唱和,感今伤昔》


相比之下,白居易和刘禹锡,刘禹铜堂兄弟二人的交往则显得小清新的多


刘禹锡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刘禹锡,排行二十八,所以又叫二十八使君。



他才高八斗,却壮志未酬,仕途不顺,一贬再贬,长达23年之久。白居易与之惺惺相惜,曾写下《醉赠二十八使君》为其抱不平: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刘禹锡也有回赠诗曰《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生不逢时,但是能听到你的这番话,我也释然了。满饮此杯酒,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至于刘禹锡的堂兄刘禹铜,在历史上没有留下过多的描述。据说是商人一枚,但和白居易私交甚厚,二人感情好到还睡过一张被子



白居易有诗《刘十九同宿》为证:


红旗破贼非吾事,

黄纸除书无我名。

唯共嵩阳刘处士,

围棋赌酒到天明。


刘禹铜排行第十九,所以也称刘十九。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即便是一起睡,这中间的感情比起元稹,还是纯情得多。二人漫漫长夜用是什么打发时间呢:下围棋,喝酒。


还有一首诗更为广为流传,基本上成了冬天喝酒,约酒的代名词,《问刘十九》:


绿蚁新焙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下雪了,我又寂寞空虚冷了。刘禹铜,你要不要陪我走一个?


晚年的白居易笃信佛教,热心从事公益事业。为的只是能修得好福报,下辈子再与元稹相识,相惜。有《修香山寺记》为证:“呜呼!乘此功德,安知他劫不与微之结后缘于兹土乎?因此行愿,安知他生不与微之复同游于兹寺乎?”


白居易的流传下来的诗作有500余篇,其中光是与元稹你来我往的诗篇就近200篇。更因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被世人并称为“元白”。


公元846年,武宗会昌六年,白居易卒,享年75岁。那些留下来诗篇,不管是道不清的暧昧情愫,还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清冽,至此以后,都成为绝响。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