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见信如晤

被窝菌 2018-02-13 05:39:35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见信如晤

一.

阿黎小徒:

见信如晤。

前一阵子为师刚随师兄剿灭幽都军的一处据点,闲聊时忆起当日我离开枫晚林时,你抓着我衣角、红着眼责备为师不是一个合格师傅,让我心中挂满千般不舍。

但,我们身为冰心堂弟子,应时时不忘济世救人之心,守护大荒苍生更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不可违逆的命运。

你曾说我若走了便不会想我,可我却知,执若惜者,心若此柔。单纯善良如你,定是又躲起来哭鼻子了吧。

还记得闲草居初遇,你手执一把毒尾立于花田间,那孤傲又倔强的神情煞是可爱。只一眼,我便被你俘获。

然,为师毕竟身为男子有诸多不便,平时也只能多教你一些医理基础,也难过你不肯开口叫我一声师傅。

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读书,不要只研习毒经,岐黄医经也同样重要,临行前我将毕生所学都记在册子里,晦涩难懂的典籍我也一一做了阐析,你闲暇时多多翻阅,不懂之处也可多向师叔伯讨教,对你修为增进也是大有益处。

只愿徒儿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冰心堂的骄傲,亦可成为为师的骄傲。

安好,勿念。

“执此针者,心若此柔。”

青洛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值初春时分,阳光懒懒地在树叶间穿梭,松软的土地上映着树影斑驳,树下一名小小少女举着手中新得的武器满是惊喜,一双明亮澄澈的杏眸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而少女身旁的白衣男子负手而立,眉眼间是无尽的温柔,嘴角和着轻柔的风弯出暖暖的笑意。

“喂,你说的送我了,可不能反悔。”

“嗯,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这是阿黎自进入冰心堂以来收到的第一件礼物——若惜针。她记得第一次在青洛手上见到这把针时就深深地爱上了那一抹在指间缠绕流转的红霞,她渴盼了许久,心动了许久,亦曾幻想过这抹红若在她的指尖跳动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未曾料到,青洛竟真舍得将这把针作为出师礼赠送于她,她很开心,像做梦一样。

稍稍偏头便能看到青洛在阳光下浅浅的笑意,阳光暖暖地洒在他的身上,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泽。

他笑的真好看啊。阿黎心想。

阿黎被青洛带在身边有些年月,但她却从不肯唤他师傅,在她的认知里,师傅都是老态龙钟的白发老翁,怎么可能是如此仙逸隽永的男子。

恍然忆起初见那日,初入冰心堂的她贪玩爱闹,趁着师姐妹午睡之际光着脚丫钻进闲草居后身的花田里抓马蜂,未曾想竟外出执行任务回来的青洛撞见。那时的她带着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孤勇,高高的仰起小巧的下巴,紧紧的握住掌心那把毒尾,无所畏惧的站在他面前,像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小兽。

那时的青洛也是同今日这般浅浅的笑着,幽深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温柔与怜惜,他微微上前轻轻拂去她发间玩闹时沾到的草屑,宽大柔软的袖摆划过她的脸颊带起一阵细痒的触感,隐约间似是闻到了淡淡的檀香,悠远而宁静,这种感觉神奇的安抚了她慌张与不安的情绪。

池中白莲悄悄绽放,清香满溢。

隐约间,似是听到他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做我徒儿可好?”

二、

阿黎小徒:

见信如晤。

近来前线局势紧张,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亲自护你周全,为师心中总有些许不安。

记得当你得知我要奔赴前线时你曾许诺,若我此间离去,你定不会挂念我。现仔细想来,也确是如此。

如你所言,徒儿再未与为师有任何联系了。枉为师每月都会托人为你送去书信,尽是一封回信也未曾收到过,为师真是好生伤心啊。不过,如今大荒动荡不安,亦或许是徒儿的回信被遗落了吧。

恍然又是一年深秋,不知你在冰心堂是否安好。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闯祸,有没有被掌针师兄责骂。

吃饭的时候不要挑食,天气渐寒不要总喝冰水,少饮酒,多加点衣服,深夜寒气较重,你要记得盖好棉被。哎,往年每到换季你都会得一场风寒,令我头疼不已,如今我不在你身边,你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

平日里也不要跟堂子里的师兄妹们吵闹,你这个性子啊,没有我护着你很容易吃亏的。你可以试着学会宽恕释然,多去发现别人的美好,能够随遇而安永远保持着那份你独有的简单与良善,我希望你今后的每天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别委屈了自己。没事多出去走走,亲眼去看那些大荒的美好风光,替我去看看那些我没有看过的大千世界。

呵,你肯定又在嫌我啰嗦了吧。

罢了罢了,只要你在冰心堂一切安好,为师便已欣慰。

安好,勿念。

风晚林的秋天带着其独有的情致在阵阵秋风里缓缓绽开,接连几日的蒙蒙细雨终是化成滂沱倾泻而下,织成层层白纱笼罩了整个风晚林。

青洛走的那天,也是这样的雨季。

狂风卷着暴雨抽打着摇晃不支的花架,轰鸣的雷声伴随着闪电奔涌而至。

隐约间可以看到花架下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暴雨中瑟瑟摇晃,湿透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显得越发单薄清冷,只见她抑制不住怒气的跺了跺脚,似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两只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微微颤抖,“哼!臭蛋!坏蛋!大混蛋!你走吧!你走了,我是不会想你的!”

愤怒中带着哭腔的嘶吼从喉咙里涌出,声音穿过雨幕渐渐淹没在滚滚雷鸣中,远处那抹渐行渐远的白色身影微微一顿,终是没有回头,消散于视野之外。

阿黎竭力压抑着自己悲伤的情绪,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奔腾叫嚣,一团怒火直接燃烧到她的指尖:她气,她恨,那个说要陪她共看春花秋月的人,竟然就这样将她孤零零地扔下。

她清楚地记得,自从那日被青洛带入神农居,他便以师傅自称,每日亲自教授她那些繁杂的课业。

许是在毒术上天赋异禀,她学起岐黄医经来总觉异常地吃力:她喜欢鬼枯藤之下丝丝绿藤缠绕难理、也喜欢九心海棠片片飞舞会心九伤,却独独学不会那逆转丹行八门化伤,为此,青洛不知愁掉了多少青丝。

得知青洛要去前线的消息之时,她才刚刚将那固本培元学了个皮毛。想着自己的妙手回春已经渐入佳境,毒经也已融会贯通炉火纯青,若是随青洛去前线,虽医术差了点,但这出类拔萃的毒术必然不会给他丢脸的。阿黎这样想着,更加认真地修习毒经技能。

未曾想,青洛从未想过带上她。

她哭过,也闹过,只求青洛可以带她一起奔赴前线,她不畏惧生死,也不害怕妖魔,她甚至与青洛大打出手只为了让他认同,她要让青洛知道她的毒术早已技冠群雄,她要让青洛知道她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然而终是稚嫩,她的全力施为只被青洛随意几招便轻松化解。

“为师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你待在神农居乖乖等我回来。”同往日一般沉稳的语调,他轻轻抚了抚阿黎的发顶,“阿黎乖,等你长大了再来找师傅,好吗?”

时有延龄草在风中摩擦摇曳,似是在偷偷低语:“这个傻姑娘,是被扔下了吧。”

三、

阿黎:

见信如晤。

一别经年,不知徒儿近来一切可好?

前一阵子为师刚随同门赴往雷泽前线,清点药品时竟在药篓里发现一把拓着若惜的无念针,呵,想必是临别时你悄悄塞进去的吧。这么多年,我竟从未发现。

前些日同师兄小酌了几杯,饮的还是当初与你一同埋下的明日醉,很是怀念我们在风晚林时那些安稳无忧的日子。

呵,你是否又要笑我贪杯呢?

犹记你生辰那日,我抚琴为你庆生,而你握着酒杯笑我附庸风雅,眉眼间溢出满满的笑意如春风般和煦动人。那样一段花间闲度细雨流风的时光恐是我今生再难求的温暖了罢。

你曾说明日醉虽醇馥幽郁却仍带辛辣,我也思量了些许时日却一直未得其法,近日路过云梦泽时偶遇故人赠我一枚花种,似是酿酒良材,今随信托付与你,若是得闲,可以种至花田,待来年取其果实入酒。

你一直追问我将白莲香味引入檀香的制法,我临行时也记录在笺夹进了日常笔记里,本想作为你翻阅册子时的惊喜,又怕你闹脾气将我留下的笔记扔在一边不管不问,如今想来还是与你知会一声,莫要辜负了为师一番心意。

若是有机会,定要再同你焚香抚琴,饮酒共醉。

勿念。

阿黎记得,那日是她的生辰。

当第一缕月光透过雕花的窗柩落在屋内的烛台上,泠泠的琴声自后山茂林中响起,婉转悠扬。

青洛着一身藤萝织梦静坐于瑶琴前,漆黑如瀑的青丝未绾未系散在身后,双眸微垂,目光落在琴弦上,带着一丝虔诚,十指轻轻拨动琴弦,袅袅琴音自指尖倾泻而出,颔首间有几缕发丝从额前垂下,随着风的起伏微微摆动。

不知过了多久,琴声缓缓停止。阵风袭袭而来,夹带着檀香的悠远绵长。阿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香里似乎是带着一种淡淡的莲花香,若是她没有记错,这应当是取自后山池中白莲。

“阿黎,生辰快乐。”

话音刚自青洛唇边划落,便见他从身后拎出一壶酒,斜身倚靠在净乐树下,这才发现他身旁的茶几上还放着两个小巧的白玉酒杯。

似是看出了她的踟蹰,青洛低吟浅笑,眉眼间带着浓浓的笑意,“你不是一直想尝尝这明日醉么,今日特许你小酌两杯。”

有风吹起散落花叶片片飞舞,远处荷塘青蛙鸣叫阵阵似是低语,月光穿过树影洒在青洛的发梢、衣摆,宽大的袖子拂过琴弦带着细微的摩擦声,一时间竟让阿黎忆起初见那日他的袖子擦过自己脸颊的触感,这让她羞煞不已,脸上浮出一丝潮红。

不知是此时的景致太过醉人,还是青洛眉目如画让人沉醉,阿黎觉得,这个酒她还没喝就已经醉了。想来这便是书中所写的酒不醉人人自醉了罢。

后来,阿黎果真醉了。

次日醒来,是在阿黎自己的小屋里。

桌角放着一盒新制好的檀香,隐隐透着白莲的香气,这正是阿黎最喜欢的味道。

她不记得昨夜饮了几杯,只记得那悠悠扬扬的琴声,和耳边温润沉静的嗓音。 那人为自己描绘了一幅如梦幻般美丽的蓝图,应她每年生辰定会为她温酒抚琴,许她有朝一日带她看遍大荒的风景,愿陪她共赏流年花月似水人间。

阿黎想,这样就很好了。

四、

阿黎:

见信如唔。

转眼又是你的生辰,不知你是否安稳喜乐。

我曾答应你,要带你去看看九黎的星星,巴蜀的清风,江南的桃花,燕丘的草原,要与你温酒烹茶,看尽春秋,如今想来却是要失约了。

呵,你是不是又要闹脾气不认我这个师傅了?

罢了罢了,你从来都不肯唤我师傅,这样也好。

也好。

在我床头的柜子里放着一把蕉尾,本是想等你十八岁生辰时再送你的,不过我可能等不到那天了。

我记得为了这把琴你缠了我许久,还闹了几场不大不小的别扭,只因我在闲草居多待了一夜,讨教了几句琴弦材质,便吃傅师妹的醋。呵,真是个小傻瓜,这把琴本就是我特意为你打造的礼物啊。

可惜不能亲自送到你手上,为师甚是遗憾。

光阴匆匆溜走,不知数十年后,你抚这把琴时还会不会记得为师。

若是想不起,也是好的。

这证明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过的很好,可以有人陪你以歌,有人陪你以酒。

如此,为师也可安心了。

勿念。

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

阿黎第一次见青洛抚琴是在她入冰心堂后的第一年盛夏。

悬在天空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像是被一个巨大的蒸笼笼罩其中。夜不能寐的阿黎悄悄地跑到兰汤苑的莲池旁边乘凉。

彼时,青洛同兰汤苑的掌针在凉亭探讨琴曲,也许是冥冥中的一种牵引,阿黎乘凉的巨石恰好就在凉亭后侧,自她的角度看过去又恰好可以看到抱琴于膝席地而坐的青洛。

皎洁月光之下是他的神情温文,眉目如画。琴音自指尖蔓延而出,丝丝缕缕,如清凉透彻的泉水流淌过阿黎的心尖,安抚了她躁动不安的情绪。

许是那天的琴声太过清净悠远,许是那日的青洛太过清逸绝尘,几乎片刻,阿黎便沉醉于眼前的景致久久不能忘怀。

自那日过后,阿黎便整日缠着青洛教她弹琴,阿黎想,许是这样她便可日日看他弹琴的样子了。

既然阿黎喜欢,青洛自然是教的不遗余力,每日除了研习枯燥无味的典籍,还要随青洛练习音律指法,她会同青洛学习分辨琴的材质与音准,会在弹琴时同青洛一样燃上一盘带着白莲味道的檀香,会带着同青洛一样温柔缱绻的目光去抚摸每一根琴弦,阿黎觉得她与青洛之间的距离好像近了那么一点点,她喜欢这种曼妙心动的感觉。

但是这种感觉在看到他与闲草居的傅师叔日渐亲近的时候开始分裂、变质。

她觉得青洛待她不像往日那般细心周到,与青洛共处的时间也渐渐变少,她曾偷偷跟着青洛探寻他的踪迹,却发现他似是忙碌着制一把蕉尾琴。忆起近日他与傅师叔的关系密切,又似听闻傅师叔生辰将至,阿黎憋着一股子闷气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屋内。

她既生气又难过,她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又说不出是何原因,只能更加气闷地觉得自己忒没出息。

她想冲着青洛闹脾气,想把所有的怒气全都抛给他,但是面对青洛的阿黎就是这样没出息,她怕自己闹得狠了青洛会不理她,不要她。

她愤愤地想,混蛋,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何不肯叫你师傅么?

只是后来,她并没有在傅师叔那里见过那把琴,而青洛同傅师叔的关系似是恢复了往日的如水之交,她假借不胜酒力追问过青洛,然总是被他四两拨千斤地转移了话题。

多年之后,她在整理那人的遗物时翻到了两封还未寄出的信笺,依着信中所记终是让她寻到了那把她当年心心念念的琴。

琴漆有断纹,呈冰裂状,隐有莲花绘入琴身,阿黎知道,这都是那人多年用心血养护的结果。指尖在琴弦处来回拨动,琴音透彻纯净,袅袅不绝,当是一把绝世好琴。指腹在划入琴底颈部时触到一处凹凸不平,应是用刻刀小心刻下的一排簪花小字,许是经人多年打磨变得光滑温和。

阿黎认得,那是青洛的笔迹。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五、

阿黎:

见信如晤。

为师一直很想你。不能看着你长大,不能看你变成优秀的冰心堂弟子,是我这一生最为遗憾之事。

我曾答应你,待大荒战乱平息,陪你走遍大荒美景,看尽世间春秋。只可惜当初所言之事,我已是无力兑现了。

我多么希望可以伴随你成长,见证你的每一次完美的蜕变,

我多么希望可以陪你去看看热闹的九黎城,安闲的木渎镇,走遍大荒的每一处美景与古迹,

我多么想同你一起制造那些关于风花雪月的美好记忆,

多么想…同你共看凌波明月万世春秋…

只是,我都做不到了……

愿上天垂怜,念我徒儿阿黎天真纯善,将她托付于可托可信之人,只愿那人可以照顾好我的徒儿:

她畏寒,多带她去阳光灿烂的地方走走。

她喜饮酒,却偏偏酒量极差,每次不过三杯必然酣然傻笑。

她抚琴时爱燃后山白莲制成的檀香,她说这样才有悠远的味道。

她时常笑,但有时笑容不达眼底,可能是受了委屈。

她总喜欢那些感人的故事,说是想要感同身受,获得很多很多的幸福。

若遇雷雨天不要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可以给她弹几首曲子,不要让她害怕。

她喜欢有温暖笑容的人,多对她笑一笑,

如果看见她孤单一人,就到她身边去陪陪她,

不要让她伤心,

别轻易离开她……

阿黎,此生或许,我没有机会再去护着你,陪伴你,照顾你,

答应我,忘了我罢……

呵,明明答应陪你走到底的,我却食言了。

这辈子我只能陪你走到这了,往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不要再回头,好好地走下去。

人生在世,岁月漫长,我只愿你一生平安喜乐,再无忧愁。

勿念。

作者:特别绿。有一种绿叫特别绿。

题字:柏   墨。

美工:Shylock。

你还想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内容?

可以留言给我唠唠~

欢迎有兴趣的小可爱们投稿~

QQ:112106080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