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情人节,送你一首古典情诗

章黄国学 2018-03-08 06:41:06



点击上方关注
章黄国学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2月14日是西方的情人节,想不想过一个有古典风情又优雅的情人节?这期的豆豆读诗,特地讲讲古典诗词中的爱情诗,看一看,哪首写得好,抄下来送给特别的TA吧!


 一说古代爱情诗,大家可能就会想到《孔雀东南飞》。一说古代爱情故事,大家可能都会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

能不能不那么惨烈?有篇歪诗,单表此种不满,诗题唤作《何必自挂东南枝》。诗云:

    情人眼里出西施,
    腹心惟喜两相知。
    相逢不用忙归去,
    夜半无人私语时。
【A】何必自挂东南枝!
焦刘和梁祝,之所以被视作古代爱情的典范,大概有两点原因:

第一,幸福的爱情都是一样的,不幸的爱情各有各自的不幸。只有不幸,才有传奇性。只有不幸,才能让人千载而下为之堕泪。

第二,当代人对古代爱情诗的定位,太矫情、太扭捏造作。中国古代的爱情诗,常常被压抑在浓重的伦理气氛中。一般而言,写的最动人的爱情诗,都是悼亡诗。而宋词里那些“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爱情,又包含太多的青楼薄幸、逢场作戏的因素。至于南朝宫体、晚唐艳诗、宋代俗词里的性感热辣的描写,更是被踢出了爱情诗的范围。

悼亡诗太晦气,艳情诗太低俗,于是,古代爱情诗就只剩下两种类型——一种是追不上,一种是见不着。前者以李商隐无题诗为代表,后者以历代闺怨诗、闺怨词为代表。总之,似乎必须“不幸”,才显得“纯情”,才是“健康”的爱情观。这也太瞧不起古人了!也太把自己的道德感当回事了!

那么,古代爱情诗里就没有两情相悦的幸福和性感吗?当然有!天是西方的情人节。咱们一不虐单身狗,二不挂东南枝,今天只聊聊古代爱情诗里生动、炽烈、甜蜜的那一面。普天之下,同享甜蜜,岂不快哉! 

【B】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句谚语,“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北宋的时候就广为流传了。“点铁成金”的大师黄庭坚,还曾“点化”过这句俗话:“草茅多奇士,蓬荜有秀色。西施逐人眼,称心最为得。”那么,古人怎么去“怜取眼前人”呢?

首先,当然看脸。

【A】王昌龄《采莲曲》:

越女作桂舟,还将桂为楫。
湖上水渺漫,清江不可涉。
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叶。
将归问夫婿,颜色何如妾。

【B】李清照《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前首写了一位采莲而归的越女,问老公:“我与芙蓉,孰美?”相必这位老公应该回答:“君美甚,芙蓉何能及君也!”后一首,是最喜秀恩爱、虐单身狗的千古风流人物李清照的新婚之作,其中口吻和画面,更为甜腻。她买了一枝鲜花回来,怕老公说她没花好看,于是就特意斜插在头上,妖娆作态,要让老公评评理。

其次,古人同样爱身体,要写出爱人的性感来。

下面就读一首性感的“齐梁宫体诗”:

萧纲《咏内人昼眠》:

北窗聊就枕,南檐日未斜。
攀钩落绮障,插捩举琵琶。
梦笑开娇靥,眠鬟压落花。
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
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倡家。

作者萧纲,就是梁简文帝。他吟咏午睡的夫人,画面既香艳又甜蜜:梦中笑了,笑出两个娇嫩的酒窝。头发下面压着落花,枕花而眠,香如之何!夏天的凉席,细纹美妙,都映在了洁白的手腕上。而冰肌玉骨中渗出的香汗,静静地侵透了红色的纱衣。写到此处,亮点来了!诸位看官,千万别误解,我写的是“夫婿恒相伴”,是自家的良家妇女,你可千万别以为是歌妓舞女啊!嗯,真是有趣的辩解!

萧纲写的是自家媳妇,而晚唐韩偓的《偶见背面是夕兼梦》,就不知写的是何方佳人了:

酥凝背胛玉搓肩,
轻薄红绡覆白莲。
此夜分明来入梦,
当时惆怅不成眠。

好一个“雏凤清于老凤声”的韩冬郎!他魂牵梦绕的是什么呢?是如酥如玉的美背香肩,是轻薄纱裙掩映下的玉足。这幅图景,放在今天的影视剧中,也是很性感的镜头。还有更性感的情诗吗?当然有,请看《香奁集》。此后省略五千字。

【C】腹心惟喜两相知!
性是爱的生理基础,不是爱的精神境界。只有精神上相知,才能长相守。如何相知?一是互相体谅关心,二是志趣相投。

王镃《裁衣曲》:

烧罢心香午夜䦨,
玉纤轻捻剪刀寒。
衣成恐不如郎意,
独试灯前照影看。

这首诗里的夫人,熬夜为丈夫缝制新衣。缝好之后害怕不如丈夫心意,就在灯下试穿、试照。其中深情,堪称“贤妻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

体谅关心之余,若再能志趣相投,就会成为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浮生六记》里的沈复和他的爱妻陈芸,就是这样的夫妻。大家可以自己找来看。今天我们来读清代另一对神仙眷侣的诗:

林韵微《自题小照呈外》:

爱君笔底有烟霞,
自拔金钗付酒家。
修到人间才子妇,
不辞清瘦似梅花。

张问陶《和内》:

妻梅许我癖烟霞,
仿佛孤山处士家。
画意诗情两清绝,
夜窗同梦笔生花。

张问陶是很有成就的清代诗人,文名比沈复大太多。历史上有两位大名鼎鼎的“船山”,一位是王船山王夫之,一位就是张船山张问陶。张问陶诗、书、画俱佳。他为爱妻林韵微画了一幅肖像。韵微惊喜不已,在画下题诗说:我爱你善画,笔底有烟霞之色,于是我甘愿卖了金钗,为你买酒,为家贴补。我能成为你这样才子的夫人,宁愿吃苦清瘦。即便清瘦,想你雅人雅趣,也应如喜爱清瘦的梅花一样喜欢我吧!

张问陶呢,一看妻子的题诗,立刻和了一首,说:我的爱妻啊,她赞赏我爱画成癖。宋代栖居于西湖孤山的林逋,有“梅妻鹤子”的美誉,而我现在,真的拥有一位如梅花般清雅的妻子啊。我的画,你的诗,都如此清旷绝人,恐怕是我们一起在梦里得到了生花妙笔吧!

【D】相逢不用忙归去!
秦观的名词《鹊桥仙》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其实,人间有情人的相逢相嬉,每一场都是盛宴。

《子夜歌》(选二首):

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揽枕北窗卧,郎来就侬嬉。
小喜多唐突,相怜能几时。

这两首是南朝乐府民歌。前首写女子在爱人跟前衣衫不整、撒泼耍赖,后首写情人来访,欢会之际,难免“唐突”。这些真是非常有生活情调的画面!虽说“女为悦己者容”,但真正相爱相亲的人之间,是最能放下一切脸谱和雕饰的。如果你的女朋友总是那么淑女,如果你的男朋友总是那么绅士,那么,请注意,也许他(她)还不够爱你。

在晚唐五代词里,写情人幽会嬉戏的欢景,还有几首好作品:

唐无名氏《菩萨蛮》:

牡丹含露真珠颗,
美人折向庭前过。
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
檀郎故相恼,须道花枝好。
一面发娇嗔,碎挼花打人。

李煜《一斛珠》: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李煜《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
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第一、二首里的女子,都有恶劣的生活习惯,前者“碎挼花打人”,后者“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都属于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的不文明行为,要坚决打击、杜绝!第三首非常精彩、优美,犹如一出小独幕剧:

舞台布景:花明月暗笼轻雾。
女独白:“今宵好向郎边去!”
女绕台: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男上台:画堂南畔见。
男女相会:一向偎人颤。
女对话男:“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剧终。

【E】夜半无人私语时!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若能彻夜长谈,可好?

我特别不喜欢“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那样的女子,也不喜欢“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那样的誓言。爱情不是军令状。需要发毒誓的爱情,都已中毒很深。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样的誓言,虽不毒,却也虚高不实,所以“他生未卜此生休”了。不如这样:

韦庄《思帝乡》:

云髻坠凤钗,垂髻坠钗垂无力。
枕函欹翡翠,屏深月落漏依依。
说尽人间天上,两心知。

这两位情人,在屏深月落的时候“说尽人间天上”,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两心知”。还有一首词写闺中私语,更为活泼动人:

欧阳修《南歌子》: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
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上阕写妻子梳妆打扮,走来问丈夫:“你看我刚画的眉,时尚不?”下阕写妻子慵懒地靠着丈夫,一边学着刺绣鸳鸯,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丈夫说话,突然问一句:“鸳鸯俩字怎么写?”这两句问话,上句用典,下句双关,都极为巧妙地写出了恩爱夫妻的生活情趣。

有时候,最朴实甚至最无聊的事情,放在爱情的世界里,都是一桩无与伦比的浪漫。而对于求不得的人来说,这些最简单的小事,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求和最深的绝望。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就写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这个梦想,就是这个故事的绝望内核。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最后用一首很应景的歌来表达我们对天下有情人的祝福,就是《西游记》电视剧女儿国一集中的插曲《女儿情》。我用了万晓利的版本来弹唱,唱的不好,但心情是真挚的!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音频在此!】


公众号主编:孟琢 谢琰

副主编:董京尘

图文编辑:毕铮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章黄国学

师承国学大师章太炎、黄侃先生,
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国学微信平台。

北京师范大学章太炎黄侃学术研究中心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汉语研究所

文章版权所有|转发请注出处

微信ID:zhanghuangguo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