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财富果报

太虚之光 2018-12-05 15:00:14

按:太虚之光平台以弘扬人间佛教为宗旨,因各人因果业力不同,社会呈现贫富差异,生命亦有寿夭之别,前途不乏穷通之异,正是这样千差万别的环境,需要我们心存同理,悲智双运,构建人间净土,并随着自己的发心和奉献,最终成就各自的佛土。聂云台居士所著《保富法》一书有数篇序文,已载印光大师的序一。今天继续分享昌臻法师、柳亚子、丁福保、马荫良等人所作四篇序。愿读者在这些序中,能窥见保富之道,并运用于生活实践中。


昌臻法师(1917-2009)


代序二:财富果报


昌臻法师


     在现实社会中,人人都想发财。学佛,你要求人天福报一样的可以得到,这必须按因果规律来办事,种布施的因可以得到财富的果报,这种例子很多的。


     曾国藩的外孙聂云台,解放前上海商会会长,这个人学贯中西,他中年接触佛法,就很认真的学佛。使他的思想、认识得到很大提高。后来他写了《保富法》,就是用佛学观点来说明怎样才能得到财富,怎样才能保住财富。他谈的完全是以他个人一生接触,亲眼看见的。他接触了两类人物,一类是与曾国藩同时代的一批做大官的人。如李鸿章、左宗棠一类的人,他对这些家庭都很熟悉,他观察了这些家庭的兴衰成败。有些家庭第一世做大官、发大财,第二世家破人亡;有些家庭子孙很好,能够继承家业,若干代下去都还出人才,保有财富,保有社会地位。他就是抒发这种观点来看: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如果你要希望子孙代代都有钱吗? 那需要懂得种布施的因,布施是培福,布施是开源。又要懂得惜福,爱惜福报,不浪费,不奢侈,那么自然家道昌盛,就能够传若干代。譬如曾国藩第五代的孙儿,曾昭伦教授,品学俱优。五十年代初,曾任国家高教部副部长。左宗棠家也是,有个是科学院的院士嘛。但是有些早就家败人亡了,第二代就家败人亡了。


      《保富法》记载当时由于曾国藩的关系,湖南人去到其它省去担任第一、二把手的人不少,那些人都是找大钱的,但是第二代就家败人亡了。这说明了不管你再会搞,你逃不了因果规律。因果不要说凡夫逃不脱,佛菩萨都逃不脱。





柳亚子(1887-1958)

 

代序三:一个保富法的实行者


柳亚子


     自从《申报》刊载聂云台先生的《保富法》以来,一时家传户诵,不知感动了多少人。不过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富翁能身体力行,因为说说容易,临到了实行的时候,就不免有困难,所谓知之非艰,行之维艰。这个我们不必去谈它,日后自会见分晓的。我现在要介绍给诸位读者的,是远在明朝的一位保富法实行者。他的行为,很值得研究。在张大复的《梅花草堂集》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西蜀某宦官按察,生五子,各立中下产,仅给余粥,已身服御,亦绝不使有余。既老寿,乃出生平所积奉羡,可万金,愿佐公帑之不给,吏告帑金不缩,亦无公事须助。宦乃请令穴废院而窖之,题石版云:‘还诸造物。’既百年,窖如故。万历辛酉,奢酋扇乱,劫掠公私物殆尽成府士民所得食,岌岌不守,有知其事者,白之官,用免残破。此老高义,直贯无千古无论,即其时宦兹土者,与兹土士民,皆廉吏廉夫矣。”


     读者或许要笑这位先生太傻,何必把金钱窖藏起来。我的意思,那时或许没有什么慈善机关的组织,他本要捐给公家,公家又不接受。到这个时候,换了别人,或许要改变初衷,仍旧把财产分给子女,旁人也不能说他出尔反尔。因为那笔钱实在无处可放。可是这位先生,见了这笔款子,就好像毒蛇猛兽,无论如何不容许它留在子女的手里。宁可请令穴废院而窖之,不可贻子孙以百世之祸。我们看了,真不能不佩服他的卓见,实在非普通一般有钱人所及得到。他对保富法的原理,明白透彻到万分,不是单单知道一点皮毛,所以一旦打定了主意,便决不改变。


     我们读《保富法》,也应当仔细体念它所讲的真理。看了一次,不十分明白,不妨多看几遍直到彻底明了为止。那么临到实行的时候,决不会有什么踌躇了。人为财死,不如多做公益事业,利己利人,才是扬名后世的大道。





丁福保 (1874~1952)


代序四:保福培祉


丁福保


      云台先生所著之《保富法》,字字皆从肺腑中流出。日前,黄君警顽,将此稿采登《申报》;而阅者在数日间,捐入“申报读者助学金”,有四十七万五千余元之钜款;可见此书劝化之力大矣。


     昔太仓陆毅氏有言:“造物忌才,尤忌财;两者兼而备之,而又非其定分之所固有,则立致奇祸。予尝目击之,而识其理之必然也。一巨公者,登第数年,遽开府,入为卿贰,才略经济,卓然有闻于时;令子继起,同列清华,尤为世俗艳羡。俄而,两孙夭,一子随之,巨公亦殁;半载之中,三代沦亡,斩焉绝后;独太夫人在堂,年九十余,如鸡窭老人,不复能言,滴泪而已。按公在朝时,岁遣人走四方、索币赋,其词甚哀,有不忍道者。人以为不可却,多勉力以供,积而数之,殆不胜记;实亦无所祸福于人,不过借在山之势,故作乞怜之状,以主于必得,得之,而人莫怨,然后享之也安。此其为计甚巧,所谓才与财兼焉者;而不虞一朝弃之,不能挟纤毫从地下也。造物之鉴人也,为善者,欲其不令人知;为不善者,欲其令人知。为善不令人知,阴德是也,故食报必丰。今巨公之取财,使人不知其为恶,其事与种德者相反,而其意同出于阴,宜乎报之亦酷。虽苍苍者大难间,而举此,为巧于取财者之戒,亦一仕路前车也。”


     设某巨公能用此书言之法,既积而复散之,必可化奇祸为钜福。然近年来发横财者甚伙,他日必为某巨公之续,可无疑也。如欲保全之,非先读此书不可!夙植厚者,一读而即信,又能实行;夙孽深者,虽读而不信,即耳提面命,亦不能从,或且背道而驰焉。


     盖以今世之人,大抵不知幽明之理,以为人死无鬼,一切皆已断灭;故生时所做之事,苟一时有利于己,虽有害于人,不顾也;即人所受之害,其损失过于己之利益,重大至千万倍,亦不顾也;所以欲富己而贫人,贵己而贱人,寿己而夭人,一切杀盗淫妄等十恶大罪,无不放胆为之。而不知寿算尽时,生前一切怨鬼,皆来索命,死后同至阎王处审判;生前所得之便宜、所作之黑暗事业,皆须一一偿还,或入地狱,或入饿鬼、畜生道中;其所得之业报,与生前所作之十恶,其轻重大小,如五雀六燕之铢两称也。余叙此书,而略述因果轮回之事,以劝世人。质诸云台先生,以为何如?




 马荫良(1905-1995)


代序五:读《保富法》有感


马荫良(《申报》馆经理)


     最近读了聂云台先生的《保富法》,心中很有许多感触。聂先生虽然说保富,可是口口声声劝人不富,并且更进一步劝把富一己的心思,移到富大众方面去。我说,聂先生的真意,只有两点:第一,保富不如不富;第二点,富群方能富己。


     财富是没法子保守的。老子说:“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又说:“多藏必后亡。”这是理论,说的明明白白。至于事实,聂先生说得更清楚,最后结论是:“数十年所见富人,后代全已衰落,六十年来文武大官世家都已衰落。后人不兴。”因为私人财富是一种罪恶。聂先生说:“贪财不贪财,关系别人的利益幸福甚大,发财使能造罪,不贪财方能造福。”所以富家的必贫,等于罪犯之难法网。财富没有绝对的标准,替财富下定义很困难;不过财富至少含有两种意义:一、有;二、有余。可是因为你的有,就发生人家的无。因为你的有余就发生人家的不足。并且,因为少数的“有”,就有多数人的“无”;少数人的“有余”,就有多数人的“不足”。这是明明白白的事实,所以天道要损“有余”以补“不足”,使世界上无形中有一个制裁。惟有不富的人不受这个制裁。所以聂先生说:“惟有不肯发财的几个大官,子孙尚能读书上进。”林文忠公的禁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不愿因为个人的发财,贻害全国的国民,死时家无积蓄,死后子孙代代书香不绝,可见保富不如不富。


     但是人生下来就有欲望的,任何人都有欲望的永久地吃饱着暖,住好房子,有好娱乐。怎么样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呢?我说,很简单,只有大家能吃饱着暖的时候,你方才能够永久地吃饱着暖;只有大家能够住好房子,有好娱乐的时候,你方才能够永久地住好房子,有好娱乐。只有大我的利益是小我的永久利益,小我单独的利益是不能够永久的。《华严经》说:“若令众生欢喜者,则令一切如来欢喜。”聂先生说:“欲求得福,须多造福于人。”又说:“有官极大,发财的机会极多,而不肯发财,念念在救济众人的,子孙发达最昌盛,最长久。”范文正公不愿把苏州南园做私人的家园,而捐做苏州的学宫,使苏州子弟都能够念书,同时他的子弟也就永久能够念书。还就是儒家所说“独乐不如众乐”“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的道理,在现在的各个环境下看来,更觉得亲切有味。可见得,先要使大家发财,个人方才能够享受财富的乐趣,所以说“富众方能富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