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伍玉求 | 洗砚集

西湖雅韵 2018-08-09 17:36:54


唯有诗词值得消磨时光



“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伍玉求兄以“墨痕”为笔名、以“洗砚”为集名,果然是文人情怀。

伍兄诗词亦是唯美风格,倒和那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满合拍的,建议他也写上一组桃花诗,总写梅花,该换换了。

——琳琅   







步韵彭胡先生寻梅有得并寄江南友人

(一)
小朵疏枝鹤梦知,江南春早我归迟
流光又把玲珑月,瘦作东风一卷诗
(二)
梅痕雪影两相知,酌月孤山入梦迟
香淡晴窗慵不起,闲听鸟诵一林诗
(三)
东君消息早梅知,莫笑群芳醒后迟
秋菊春兰开次第,湖山四季俱成诗
(四)
一笛梅花蝶未知,嫩寒犹锁燕归迟
点枝不为争春色,只送清香入我诗


步晴儿落花

几处寻芳近翠丛,芒鞋不忍踏残红。
归来清影缠诗笔,写到深情墨亦浓。


步韵西风兄

劫火催生寂灭天,暗藏莲色证从前。
洪荒石刻三生字,幻境襟余一抹烟。
暂聚凭缘怜逝影,临歧无计问来年。
今宵梦散苍茫里,乱种相思在旧笺。


题大东山千年银杏

枝遒根健自鸿蒙,抱石横摇太古风。
药圣笠锄花影里,山僧经卷鸟声中。
三千魔劫参生死,一线天机悟异同。
尘埃难染沧桑色,不待春回梦已葱。

我与西湖   步西风韵

敲诗枉费一壶春,砥砺沧桑味最醇。
咏雪不寒香径柳,掩书空忆断桥人。
暗移西子眉边秀,小补梅花句上贫。
堪羡江南烟雨里,登临洗尽满襟尘。


步友人

梦锁轻寒不阻春,随风绿到小柴门。
为谁磨瘦帘前月,愧我难删故里痕。
欲向远山剥黛影,研来雅墨对芳樽。
梅枝借得清新句,咏雪诗成酒尚温。


童年之天狗吃月

小时也爱月,全因它像饼。

只想充饥肠,不为赏月影。

忽传天狗来,咬月必成灾。

村童齐奋勇,步疾起尘埃。

你家有铜锣,我只半边锅,

鼎盖成主力,盆桶也凑多。

狂敲声震天,天狗哪敢咽。

吐月窜无影,我军得凯旋。

正把功勋列,忽闻泣幽咽。

你家盆桶瘪,我家鼎盖裂。

得胜不成欢,只因武器残。

默默归家去,心头阵阵寒。

阿母泣沾襟,喋喋放悲音:

生此败家子,让我太操心。

阿爹怒不语,一阵竹枝舞。

本望做功臣,翻成过街鼠。

抬头又见月,流年如电滑。

凭栏久无言,欲晓星明灭。





 





步花飞踏莎  腊梅

瘦叶凝霜,虬枝洇露。数痕开向云根处。蝶蜂无幸识仙姿,玉瓣自有春相顾。
遇雪难凋,迎风不舞。当初一念心中驻。他时零落化为尘,芳魂入卷香诗句。


减兰 我与西湖 
相逢恨晚,邀月盟鸥斟玉盏。触绪成诗,暂向梅花借一枝。
当时化蝶,吟句怕惊波底月。不负流年,彼岸花开一朵莲。


恨来迟  雪花

六瓣清姿,晶莹如玉,又见轮回。正谢女轻吟,冰嘶初结,不染尘埃。
更看那、林下美人来。红泥煮酒相陪。喜月影婆娑,梅花清绝,总不相猜。


锦缠道  故山几在梦中青

雪色梅痕,又报江南春醒。伫长亭、风烟初净。一袭青衿行渐远,谙尽流年,次第烟花冷。
向他乡今夜,倚窗清听。小红炉、温成酩酊。梦故山,香满青葱径,梨花淡月,飘过秋千影。


小重山   桃花
浅草惺忪绿醒春。武陵溪岸上、绽缤纷。渔舟短棹剪云根,柔风拂、红影漾氤氲。
开谢总关因。相思颜色老、隔红尘。重来崔护带啼痕,时光里、谁是惜卿人。


小重山
又是花痕落满襟,年年都怕见、送春心。闲行江畔独沉吟,些些恨、点滴暗相侵。
旧梦不堪寻,沧桑洇透纸、浅还深。渐凉心事付瑶琴,苍茫里、泉石送清音。


庆春泽   接刘版“晴”字

晴碧轻洇诗案,兴五月南风,拂花纷乱。曾拾梦西湖,罗衣轻软。水影平桥,翠烟任风卷。
流光一去不返,当阅尽繁华,重开生面。将绿蚁频斟,任春深浅。友鹿盟鸥,性同白云懒。


减兰  接听泉兄方字

方圆如意,懒管日升星坠地。碎剪风烟,遇有山空慢慢填。
挑云研雪,煮酒横琴邀明月。忘却流年,记取前生我是莲。


浣溪沙 步虫偶

新涨庐边水一陂,莲舟软荡小楼西,菱歌入酒也堪宜。      

两个黄鹂声脆嫰,数杆幽竹影纷披,几时月色浸罗衣。


齐天乐  步飘版韵祝道人寿 

有人栽菊东篱下,怡然不分春夏。墟里孤烟,长河落日,都入围炉闲话。平生有暇。向曲水流觞,婺山入社。快意生涯,恰如广宇行天马。
休嫌世情淡寡,俚词含至义,亦臻高雅。谢履涛笺,春花秋月,风物任人挥洒。西湖此夜。化一盏醇醪,寿君洪嘏。俗世浮名,便不提也罢。


水调歌头  步韵道版并祝华诞
人比松椿寿,百岁不为稀。世味渐成诗味,懒问是和非。兴至烹云煮月,闲来访梅约雪,有为有不为。诗酒舂为饵,喂得梦儿肥。
平生意,多豪迈,也低徊。春秋率性,又燃榴火照菲薇。抖落红尘俗累,搅动一川花气,行卧两相宜。今夜西湖月,依旧照清漪。


夜行船  茶

雪沃紫砂烹嫩翠,袅纤纤、碧痕轻兑。蝶梦初新,春光渐老,正是看花天气。
棋罢指尖凉欲滴,小炉烟、一壶清味。景物依然,伊人已远,篆作断魂心字。


石州慢  西湖

碧水摇云,疏柳捉烟,清丽风物。流光甚是无凭,漫撒满天星月,一痕翡翠,坠自天地鸿蒙,风侵雨蚀难磨灭。嵌一粒孤山,任梅花清绝。
休说,千年故事,透过轮回,何曾相别。老了红尘,不老凌波香袜。清弦脆管,抑或桨影江声,从来都入湖山稧。等放鹤人归,向云根烹雪。


后庭花 梨花

梅痕淡后斜飞雪,入春时节。素颜如对离尘物,玉壶冰洁。
梦魂频到何须折,任它清绝。柴门深闭玲珑月,自矜风骨。


天香 雪

梦寄梅花,魂牵梨蕊,冷香飞上诗句。小立程门,偶光孙案,飘向岁华深处。谢家才女,清词唱、一声千古。微怨春芳迟滞,斜穿故园庭树。
当时春心半吐,断桥边、轻移莲步。暗叹高人才卧,飞狐已去。只剩孤舟破笠,向尘外、殷勤钓寒兔。洒落冰壶,和茶共煮。


离亭宴

曲径青苔微滑,竹露渐侵罗袜。风拽月光檐隙探,偷洒薄凉一抹。况味满杯盘,斟向清秋时节。望里烟波空阔,尘外梅花清绝。坐对苍茫心是主,细品湖山风月。得意且疏狂,一任青丝成雪。


梦玉人引

向风烟外,碧水曳,白鸥飞。雪色初消,嫰寒轻透罗衣。蝶梦犹轻,正春痕、欲上梅枝。绿意乍醒,拟叠作菲薇。
蓦然回首,莺啭处、红绿涨前溪。欲问流光,几时双燕能归?烹茗无情绪,凭栏帆影迟。任弦月,洒初凉、湿了新诗。





 




一丛花  花瑶古寨

薜萝古木锁风烟,苔迹任斑斓。云刷石径通深秀,偶泻出、几串溪泉。猿啸低昂,花香远近,崖瀑堕深渊。
重来四月杏花天,还是旧时船。阿谁扶棹菱歌细。回眸处、别样留连。巧笑倩兮,长裙素袄,花影落双肩。


步虚子令  登香炉山

独峰斜插势崚嶒,苍树淡烟横。冷泉冲石,昊天谁识阴晴。众鸟尽,白云生。
几番蕉鹿诚难悟,寻古寺,对苍溟。宿樵唱晚,流光敲碎钟声。借月色,读心经。
注:香炉山,湘西名山之一,距花瑶古寨八里。山顶有巨石,形如鸡卵,石上原有老庵一座,据说历风雨三百年而不倒。庵对面有天然奇石,高丈余,其形酷似香炉,山因得名。二物俱毁于文革。如今只余庵石,石上柱孔尚存。文革后,重修新庵于石左。


阳关引  仙人塘的传说

曙抹烟光赤,露润鸡声白。飞升在迩,罗衣冷,心情湿。向千年回首,俱是红尘客。别故山、临行一洗沧桑迹。
寂寞从今后,洇旦夕。眉梢梦底,些些恨,悄然积。剪一方秋水,贮在苍茫侧。待归来、波中照出楚天碧。
注:仙人塘,位于大圫石瀑的顶端,距花瑶古寨十八里。塘约半亩,水不进不出,却长年不涸,清澈见底。相传塘中有红鱼一尾,修炼千年,后化为少女飞升而去。


菩萨蛮  瑶寨梨花

溪山草长莺声碧,一枝暗放初霜色。素面对婵娟,心痕淡似烟。
黄昏鸣望帝,细雨重门闭。蕉韵不堪听,轻愁和梦青。


采桑子  雪

冷风摇曳晶莹白,碎剪云根,洒落氤氲,谁执鲛绡覆玉魂。
多情拟作花模样,不染纤尘,入梦无痕,明月梅花是故人。


贺新凉(遥忆秋水轩,再唱贺新凉)

亘古风云卷。向鸿蒙、仰天长啸,浩愁难遣。剑影霜天何地去,露冷昙花一泫。谁又识、利名如茧。壮士美人今在否?怅寂寥、斟到黄河浅。尘外影,无从展。
云开大野幽溟显。叹流尘、光轮如电,虚烟篆扁。昔日繁华都刬尽,看了壕鱼黄犬。忘年岁、悲欢皆免。坐对湖山翻故事,说荣枯、字字皆陈典。海上月,经谁剪。


浣溪沙  寄西风兄

芦雪洇秋瘦菊黄,湘山一夜转清凉,为谁薄袖立斜阳?
二载云烟花淡泊,百年湖海水沧浪。静渊重读醉飞觞。


踏莎行  秋上芙蓉山

苇影温柔,枫痕婉约,秋心已许然一诺。芙蓉山上雨初晴,苍岩仄径苔斑驳。
露浥疏花,风鸣肃壑,层林如洗峰如削。流光赊得淡然心,红尘静看花开落。
注:银杏树后即为药王庙,相传唐孙思邈在此山采药治病救人。后人立庙纪念,庙中药王像为木雕,手足关节是活动的,据说这像被人轻轻扶着就能站立行走。


江城子  晚来天欲雪。 用东坡韵
入冬心绪不曾晴,俨然清,诉难明。蜷卧蜗庐,憔悴渐相盈。向晚晶莹斜户牖,才几片,也娉婷。
愁怀似欲付瑶筝,恁多情,不堪听。绿蚁红炉,渐次入空灵。访戴不成空自怃,辜负了,盏中青。


踏莎行  读张岱《湖心亭看雪》

岁在崇祯,时逢腊月,雪狂三日人声绝。清宵况味满湖山,流光轮转翩如蝶。
玄毳凌风,孤舟冲雪,金陵客煮红炉沸。三杯销尽古今愁,回眸但见长天阔。


柳梢青  年味

雪影梅痕,柳丝烟缕,偶向风斜。牖映联红,瓮存酒绿,换了窗纱。
年来滋味清嘉,最喜那、游人到家。三盏清香,半围炉火,几点烟花。


一剪梅  无题

疏雨轻敲一脉秋,露冷芙蓉,鹤老山丘。流光容易惹人愁,点检红尘,不忍回眸。

人老江南寂小楼,读尽沧桑,淡尽沉浮。风烟散尽迹难留,白马山头,新月如钩。


踏莎行  元宵
冰魄初圆,霜痕渐尽。梅枝探得春声近。小城深巷卖汤元,隔帘滋味殷勤问。
小阁无眠,春山有恨,天涯消息无凭准。年年独自看花灯,相思几许洇青鬓。

临江仙  紫河渡怀古
一棹孤舟犁碧浪,秋痕几许轻盈。青衫寂寞枕涛声,西风嘶瘦马,老树挂枯藤。
石径马蹄声渐远,红尘聚散如萍。芙蓉楼上剩诗名,谁家横玉笛,吹梦入空灵。
注:紫河渡,湘西著名古渡,在隆回县城南十五公里处资江河畔。王昌龄被贬为龙标尉,经此渡而入夜郎,建芙蓉楼,其楼遗址尚在。李白写了《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以慰老友,后李白被贬,亦由此入夜郎,途中遇赦。


临江仙  和西风兄
谁执风刀裁万有,江山亘古斜横,寒波流月去无声。光阴皆过客,得失不须争。
勘破轮回同逆旅,心安即是归程。餐霞饮露忘年庚,往来随造化,簑笠是平生

附西风兄原玉
临江仙   拟紫河渡怀古
浅水无心浮远棹,芦花青石交横。空山仍贮晚秋声。往来皆有忆,今古各无争。
夜郎天南犹万里,泥程不是鹏程。天边孤月伴长庚。平明从此过,一叹是书生。



长按二维码关注西湖

图片源自网络




唯有诗词值得消磨时光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