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季惟斋诗选(一).且以这一墙诗之雪光,照映冬心

無懷氏梅花堂 2019-08-18 13:05:19

無懷氏詩集自序


古有文質三統之說。夏道尊命,先賞而後罰,親而不尊。其民之敝,憃而愚,喬而野,樸而不文。殷人尊神,先罰而後賞,尊而不親。其民之敝,蕩而不靜,勝而無恥。周人尊禮尚施,其賞罰用爵列,親而不尊。其民之敝,利而巧,文而不慚,賊而蔽。見禮表記。竊謂詩道亦有三統焉。其一曰魏晉。尚風骨神采,渾成自然,而失於喬野不文,類於夏道。其二曰三唐。尊神興,崇體格,尚聲調,而失於浪蕩好勝,不靜無恥,類於殷人。其三曰兩宋。重變化,喜偏側,敬神而遠之,親而不尊,而失於智巧太多,文而不慚,類於周人。此予作詩十餘年忽所悟者。詩道之文質三統,自可驗諸百代詩人之情性焉。予始者傚同光體,學其奧衍硬峭,幽澀清蒼,乃刻意趣高,後悟其非。古詩氣象雄渾正大,不若是之奇崛廉稜也。乃棄江西而入於唐。宋體親而不尊,唐詩則既親而尊矣。盛唐尤貴重。遂傚其體,略成渾整弘放之格。而復厭其陳語,乃有青眼於晚唐。甚思有明前後七子之覆轍,後世學盛唐者,多不免尊而不親矣。疇昔喜拗折,用深典,今日則作天真體、欲嫗兒可誦者,此唐賢所錫予之深者。蓋尊不消融,親亦不能。非此平常心,尊親弗能俱至也。常授歸愚老人古詩源於家塾,心神素在擊壤、獲麟間,自知本心,亦與靖節先生何異。惟不必效其辭氣爾。作字宋人發力太過,失之刻露。唐賢發之中和。晉人不發力,無所勉強,始造玄妙。詩學亦有相似者。唐賢之詩,亦有不發力而妙者。予既悟此義諦,乃始真能知靖節矣。昔日所賞,尚隔一塵。夫不發力之妙訣,豈限乎歌詩書藝而已。實天下之通則,聖賢之心髓。此理一致,三教同然。一日重讀蘇黃,甚感其瀏利愜意,舉重若輕,於道非無得也。當此之際,則三統之分別心,亦將渙然而冰釋。夫詩心者,不必晉,不必唐,不必宋,亦是晉,亦是唐,亦是宋。以門戶自喜者,亦鮮能自解其縛。虞夏之文不勝其質,殷周之質不勝其文。使詩道恆有此覺照,其或繼唐宋者,雖百世,可知矣。竊謂今日詩學之失有三。其一曰偏執。偏執者尚質太過,心失中道,易失之險澀支離。此當以文明濟之。其一曰輕薄。輕薄者操行儇巧,心無聖道,易失之浮靡詭麗。此當以拙大濟之。其一曰沉滯。沉滯者思不廣闊,心少神駿,易失之局促粗重。此當以仙佛濟之。蓋諸病皆須以中正渾厚幽玄飄逸之氣調燮之也。自揆才力不濟,尚有俟於大賢云爾。無懷氏金華季惟齋書。






蘭亭秋禊詩


禹濬分嶽隴。秦車封古丘。

蘭澤闢曙色。林阜坐潛虯。

大壑多清籟。僊聖每善遊。

駿利永和氣。天機元嘉儔。

夕澄昇精爽。月霽上虛舟。

靈氛猶可待。神諦眇難求。

脫屣同森靄。觴飲亦寒流。

飲罷冥山氣。把臂入汀洲。






古詩用太白韻


河上三萬紀。日下盡奇珍。

湯湯曾崩嶽。翼翼祗亡秦。

吾侶巢燧後。四極作比鄰。

賦性龍鳳氏。天衢亂風塵。

莫知司命誰。江翻斥海濱。

穆王靈光爾。仙喬每天真。

張樂池畔客。窮途惟隻輪。

儕輩俱亡矣。我懷何以申。

秋至搖霜樹。風高嘯斯人。

荒臺嚬呻月。野地百年春。

涕泗對城闕。獨與巖壑親。






登西天目仙人頂


噫吁嚱。英靈盡為河嶽折。虎踞龍驂飛巖穴。

鬱鬱神光地絡伏。檮杌何容天眼瞥。

勢通海國皆卑下。百脈騰擲徒煙屑。

吾登高臺一羽毛。傴僂萬物播滀濤。

張公脫去步武者。皆躋此處語汝曹。

天帝若聞猶可期。石扉或開島移鼇。

咽噱冷汰我爲聖。栖窟老樹罡風勁。

滃霧盤虺容有神。辟地不深惟自病。

太白石上望重灰。人世庶幾糟丘堆。

魯陽一揮凋萬物。中峰明日更復來。

萬丈臺上散髮髻。吾儕之勃鬱煩茹盡冰霽。

大化多是故人至。鐵鞋踏破神骨蛻。

但恨老殿無獅子。拂袖荒荒落日逝。



▲ 作者攝於天目山





夜宿三清山


三清造葛廬。回首林峰紆。

蔚跂山惟峻。淵沈霞自舒。

荒臺接帝闕。天漢入歸墟。

欲語孤鴻得。微吟梧槁據。





乙酉元日誦禮運篇試筆


齋閉煙霞飽。高樓麟鳳生。

山河本寂寞。聖代自元貞。

野祭江潮外。疏鐘湖海平。

登臺為子夜。曙色動孤城。





夜宿西天目


霜鐘沉地絡。天目望迷津。

結穴收松骨。伏身入漢辰。

憂窮何若道。卜世莫須麟。

龍笛今安在。荒山大麓人。 



▲ 作者攝於天目山





昆山千墩謁顧亭林先生墓


落木征程野日垂。玉峰絕處慟餘悲。

黃書河雒天幬覆。胡馬關山地出漦。

大壑猶藏孤竹廟。小臣還上浯溪碑。

秋風皁帽俗塵裏。神骨曾參介子推。


塋前龍性已難尋。移影河山入地侵。

三百銷磨神愈大。八千蟲鶴化恐深。

方殷世難親喬嶽。自護宗風拜太音。

繞樹誠知青史重。玄黃土塚柏蕭森。






登岱雜詩八首


其一

冥晦巔崖象緯收。獨倚碧闕蒼蒼浮。

寒山鬱確悲梁木。飄雨泓噌入澤州。

北國靈光魯殿賦。南柯斷碣漢皇籌。

莫言枳棘猶充路。一舉登臨萬事休。

其二

鳳德何衰白日囘。危亭長嘯青霞開。

呂岩安在誰堪語。象帝先前我自來。

辟地三秋經石峪。藏身萬代登封臺。

黃河半落齊州外。涕霣虛空梁父哀。

其三

消搖何處問編年。漢柏荒荒槐國煙。

嶽下棲遲接帝座。城中懸望是神仙。

石言眭孟應為諫。鴟至齊桓寧告天。

但見蒿藜麟絕後。誰家曙輦鼓蹁躚。

其四

冠劍丁年趨海岱。齊諧遺語論堯東。

顒顒魯客迂誠大。蕩蕩秦疆累俱同。

白馬江湖星漢盡。青陽河嶽聖王空。

鯫生無計歌逰去。此地泠泠應未窮。

其五

牧兒樵爨老丘山。薄酒寒荒大壑還。

三沐三薰何所遇。一夔一契每時艱。

數椽草屋殘兵後。幾處焄蒿野服間。

落日杜門猶得見。宮墻數仞水潺潺。

其六

退讓名山甘隱淪。杖藜隨喜圃園親。

六朝松樹自尊者。百濟先師同路人。

圮鼓盤飱惟自理。虛堂嘯傲豈為賓。

讀碑猶勝繙經卷。萬丈神芒入秕塵。

其七

拂日崚嶒聞九歌。柏庭偃蹇類銅駝。

黃塵龍駕瓊瑰碎。白羽函關巌穴窠。

把臂方看山月在。登臺莫問太鴻過。

長安檮杌徒虛度。北渚秋風料最多。

其八

倦聼江漢水朝宗。何必無端說祖龍。

汗漫仙途劍一吷。清虛世界月孤峰。

向平遁跡原無悔。羊祜威靈自有封。

昨夢思陵執禮罷。不揆末命亦相從。


▲ 作者攝於明孝陵






七月十四遊湖


吾體太虛涵列星。吾性嚴岫鬱青青。

明月登堂照面來。山騰水撼神龍聽。

蜃樓幻化固無擾。正眼正覺脫蒼溟。

叢林啓鑰瞿曇曜。扶搖草木氣如霆。

舞清影兮明瑟之園。立孤峭兮隱峙之亭。

宇宙周流兮若無一瞬。萬象興致兮孰謂有靈。

惟茲風月灑落處。澄波推動古丘醒。

無酒亦無花。獨坐何伶俜。

無思亦無慮。光華立湖汀。

苔滋鶴影已盤結。高峰羣壑若飄零。

歸去歸去莫停駐。萬古太虛一流螢。



▲ 作者攝於西湖边







請秦太虛龍井提名記


我生古婺金華縣。四圍嶠巘若神硯。

初平鞭影催馬駒。龍穴森森水如練。

負笈京師飽緇塵。未樂西山八大院。

燕地迥非耆舊國。時流騰踔乖吾善。

回程杭郡偶入山。驚覺淵藪歸墟見。

林壑邃呈華嚴境。五十三參猶未倦。

遂卜茲地鄰聖湖。全生藏密擁書卷。

偶獲淮海精魄集。龍井雋言神機電。

開霽月明數髭髮。據石酌泉吾所眷。

太虛俊健契道骨。出語幾同蘇仙面。

自茲辨才為不朽。風篁嶺後靈光殿。

經年頻逐玉泉聲。文字覩之毛骨顫。

行藏信能脫拘攣。念之元佑惟淚濺。

涪翁學道荒邑重。藤州哀詞滿禹甸。

嗟乎磊磊千載下。虎林泠泠酌饈薦。

聳身碧巖袖江海。杖履自合野老諺。

曾想草木悲鳴夜。把臂參寥漢槎轉。

天帝亦當會此意。永護寒泉容瀹煉。







弔陳散原墓


大陸龍魂披髮尋。柏墳棖觸倚寒林。

溪山藏穴可安穩。猛覺天風又苦吟。




拾贰



龍亭


臨安宮闕早游魂。窮索空山惟釋尊。

不意將身來祖地。卻聞宮闕九泉吞。






閒居雜感


鐃歌已唱等天衢。箕子來年也待沽。

地絡三條歸帝闕。兵關兩戒化虛無。

豈甘豹鞹同羊犬。復見羌戎作魏胡。

家國燈前肝肺熱。勝朝名教寧相娛。


白馬鶴林古可乘。紫宸黑塞皆崚嶒。

卜山占得天真氣。說劍原由道德勝。

一夜江湖頭俱雪。百年龍象骨為陵。

道人何異逐鷗鷺。偶駕高軒偶作僧。





拾肆



遊興慶宮


殷墟周室奈何天。望帝莊生空惘然。

未見寒灰從聖世。已知玉淚本禪緣。

浮屠秀拔白雲裏。黔首歌娛黃土前。

大隱王城豈不是。他鄉春色亦神仙。


 作者攝於明孝陵




拾伍



逍遙谷濯足歌


信天瑞之瑰奇兮。生萬歲之玆谷。

寒流觱沸而無絕兮。容山人以躑躅。

矚太室之旁薄兮。任松風以入我足。

諗巢由曾洗耳兮。想盧鴻之飛瀑。

吾其披髮以邅迴兮。縱為客又何所求。

彼不覩前聖兮。皆虀靡而水流。

何悼一瞬之短兮。喜百世之淹留。

悲羣蝨之死于褌兮。其自智以爲優游。

孰如解衣而箕坐兮。惟檮昧若無猷。

水冰玉以潔靜兮。樹滋榮而峻茂。

臥石牀以磐礡兮。信天下其如在宥。

曷祛囿而去智兮。翳消搖以終壽。

山林其吾神兮。市隱詎以爲陋。

使淑氣之所鍾兮。余學仲尼之待售。

其非有造作兮。亦白雲之出岫。





拾陆



上天竺寺延余授國學初講臨別與勇法師高譚


佛堂今夜我嚬呻。殿閣森然若有神。

忽覺高聲傾吐後。已驚兜率天中人。




拾柒

靈隱


未賞搖落意。渾沌任秋歸。

偶入山林裏。佛前萬葉飛。





拾捌


飛來峯下


寒山唯紅樹。莞爾亦如春。

寂闃多音響。皆是掃葉人。





拾玖



偶得


雲山自放肆爲春,任作虛空還是真。

破傘閑行無所住,漫天風雨不沾身。





贰拾


訪嘉州烏由寺馬一浮復性書院遺址


松關臨大江。盡日巨濤撞。

瓌絕未來佛。昂藏多難邦。

絃歌已寂滅。龍毒愈難降。

不見後來者。祇看波上舡。





贰拾壹

明孝陵臘梅盛放行吟甚久


殘陵故殿臺。正合梅花開。

樓闕玉魂裏。山人楚誦來。

蒼龍已獨臥。碧鵲每盤回。

昂首秋風道。芳醪復一杯。


 作者攝於明孝陵




贰拾


乙酉元日誦禮運篇試筆


齋閉煙霞飽。高樓麟鳳生。

山河本寂寞。聖代自元貞。

野祭江潮外。疏鐘湖海平。

登臺為子夜。曙色動孤城。




贰拾叁



自太原北上大同車過雁門關登臨懷古二首


其一

北戒如今成故語。荒城祇見草青青。

偃碑屺殿讀陰符。蒼昊新松挾武經。

地道傾斜因尚左。生靈塗炭以貪腥。

聖人不廢殺人意。師或輿身亦典刑。

其二

從容不必蹇驢車。高閣翬飛入碧霞。

牧馬翁前說鐵將。野人廬裏剖冰瓜。

夜中星宿海猶在。關下金沙灘久嗟。

且逐蝴蝶囘邃谷。寒泉正合鬥嵒茶。





贰拾肆


謁新都寶光寺


蕭蕭寳刹客塵侵,羅漢堂中大海深。

血淚將參五百滴,道魔還競二三尋。

毒龍擒縱四圍滿,老祖顰搖一殿森。

雪嶺歸來何所樂,萬千大地已平沉。





贰拾伍


除夕即興


憶昔滄浪醉臥身,不衫不履蜀川人。

雪山猿嘯萬年寺,湖海鵬摶四十春。

霹靂千尋呵古嶽,松風七月養元神。

如今不問梁風子,潑墨仙人孰以鄰。




    


< 第一册完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