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名家新作】姜桦:坐上火车去甘南(组章)

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 2019-07-11 16:39:17

坐上火车去甘南(组章)


姜  桦[江苏]

 

坐上火车去甘南


选择坐一列火车,再选择一路沉默,汽笛紧紧拉住我,从这故乡的海边,到你远方的草原。

被铁轨分开的庄稼,一垄一垄。齐齐的,那些鸟儿追着风,那些花朵开的真快。

而心,会比云彩更快一些!

哦!坐上火车,去甘南。除了草原、坡上野花,除了湖边啃草的牛群羊群,除了拉卜楞寺的金色穹顶,除了头顶的经幡和月光,远方,还会有些什么?

走啊走啊!坐上火车,去甘南!


来到甘南


阿尼玛卿、西倾山、岷山、迭山……我不知道这里会有那么多的山峰!

桑科、甘加、阿万仓、佐盖曼玛……我不知道这里会有那么多的草原!

拉卜楞寺、郎木寺、禅定寺、清真寺……我不知道那深厚的土墙后边有那么多的寺院!

黄河、洮河、大夏河、桑多河、野木河、沱沱河、白龙江……我不知道这里有那么多奔腾的河流!

苏鲁花、达玛花、马兰花、格桑花、枇杷花、雪莲化、藏红花、桃花、油菜花、豌豆花、紫色穗草……我不知道这里有那么多盛开的鲜花!

扎古录、吐谷浑、杨家庄、洪家园……我不知道那些岩石缝里堆砌着那么多安宁的藏寨和吉祥的村庄!

我也不知道晒佛节;亮宝节、香浪节、采花节;插箭节、朝水节;跳神节……不知道这里有那么多的欢乐的节日!

只有等我知道并且经历了这些,能够逐一叫出那些地名——黑错(合作)、夏河、玛曲、舟曲、碌曲、迭部、临潭、卓尼,叫出那蘸着尕海蓝的惊心动魄的湖水,借着迭山脚下熊熊燃起的篝火,沐浴着扎尕那陡峭山顶鹰翅擦过的坚硬的月光——

我才知道,那么多我早已熟悉的的诗人——那苏鲁花一样缤纷烂漫的名字可以同时欢乐地相聚在这里。

我也才能点亮那一盏酥油灯,端起青稞酒,并且借着那一股酒劲,叫出这个必将纠缠我一生的名字——

哦!甘南!甘南!!


青稞地里的猴子


“八月,甘南一带的青稞熟了!”这是藏族诗人扎西才让的一句诗。

农历八月,遥远的甘南进入一年中最忙碌的收获季。驱车走过辽阔的草原,省略掉沿途那紫色的豌豆花和堆满山谷的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我的眼中独留下那些停满山坡的牦牛和羊群。

那平坦的缓坡和梯田。那些成熟的麦子和金黄一片的青稞。那些弯腰收获的藏民。那一个个正用心血描绘幸福唐卡的工匠。

我意外地发现,那堆满山坡的收割完的青稞地里,蹲着一群猴子。

金黄色的猴子,站在青稞地里一动不动的猴子。那是刚刚捆扎好的青稞的秸杆。刚刚收割完的青稞,饱满的籽粒被人们一粒不剩地取下来,只剩下空空的秸杆,那些青稞杆儿被农民们捆扎成一捆一捆。然后轻轻地摆放在了收割完的干净的地垄上。

金黄色的猴子,那青稞地里一动不动的小猴子。它们会有怎样机智的想法?那些麦把儿安静地站在田垄上。它们的身体是前倾的,仿佛随时都可以喊叫着飞奔跳跃起来。

但那些猴子并不跑动,它们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蹲守着那一片空旷的青稞地。

因为那些金黄的小猴子,那金黄干净的青稞地也有了适当的坡度。

“八月,甘南一带的青稞熟了!”这是藏族诗人扎西才让的一句诗。

扎西才让自小在被叫做“黑错”的甘南长大。他熟悉脚下直达暮年的神秘风水。

而那成熟的青稞地里,那些有关大地丰收的秘密,缘何必须经由那一只只金黄的猴子说出?


去夏牧场的路


“月亮停在山坡上”。这是我在甘南听到的一句歌词。

其实,月亮是注定不会一直停在山坡上的。早晨六点半,我看到的苏鲁花一碰到露水就自动打开。

一只高原鼢鼠在草原凿出巨大的洞穴,我完整地听见它牙齿满嘴滚动的声音。

像一颗露珠将跟头直接翻在了草尖上,鼢鼠的牙齿有莫名其妙的野蛮和坚韧。去夏牧场要过三十三道梁六十六面坡,谁能说准今夜的草原发生过一些什么?

牧羊人,他手执着皮鞭,目光怅然。几十年,就这样望着这孤独的草原!


 


为这些露珠和野花,空出这个早晨;

为那些星星和月亮,空出这片夜空;

为青草,空出越来越拥挤的透明的胃;

为风,空出这秋天、冬天和整个早春。

空出山谷,留给持续不断的鸟鸣;空出山颠,留给那箭一般的神鹰;八月的甘南开遍鲜花,掉头发现那仅有的一百个山谷,远远不够。

为牛群和牛群,空出这道路;为轰响的溪流,空出那深涧;那黑色的夜晚、白云的山巅,高处的雪水扑向青草的羊皮!

空出这颗心,留给你的眼睛;空出整个梦,留给你的背影;

空出潮湿的日记厚厚的回忆录,那陌生的女人,有她绝世的美。

花越开越急、水流越来越慢。空出来,这八月天堂的草原。相对于这个平静缓慢的夏天,我的前半生明显得过于仓促。


迭部:月亮


下午四点半,通往迭部的山间公路上,一个瘦弱的女人背负一捆巨大的青稞。一片沉重的烟云向远处的山谷漂移,蜜蜂的嘴巴,响着泉水清冽的回声。

那个头顶着花枝采摘林间木耳的人,那点燃柴禾在石屋里安全过冬的人。一把三角刀、一副蛇皮花纹的手镯,那云彩、月亮;那慢慢转动的星星!

她引领的是否就是那虎头山的流水。除了青稞,她的篮子还装过些什么?刀刃砍倒遍地庄稼,鲜花的提篮,叩过来,是一顶巨大的碎花草帽。

下午四点半,通往迭部的路上,那个从山坡上下来的背着青稞的女人,被树枝扯破的花花绿绿的衣裳,抬头,酒神的披风就挂在天上。

一张紫穗花装饰的画满青稞的羊皮,那星空中升起的忽明忽暗的石头。黑暗中,湍急的水声展开又收起,一只鹰在半山腰投下它巨大的影子。


民歌:《尕妹妹》


在那个叫桑科的草原上没遇上你,

在那个叫舟曲的石头下没遇上你;

在那个叫大屿沟的谷底里没遇上你,

在那个叫玛曲的大河边我没遇上你。

那彩绘的临潭、月光下的郎木寺,迭山和洮水被谁画上同一张羊皮?扎尕那,一轮月亮照着漆黑的山顶,五点出发的班车九点还没开出迭部。

尕妹妹,我那川北以北的尕妹妹——

向北,这一路上站着一片片沉默的青稞;向南,这一路上亮着一盏盏旷世的神灯。

尕妹妹,我那兰州以南的尕妹妹——

早知道梅花鹿的花纹露珠一样飞走,我何不干脆就带走那些盛开的花儿?


甘南的歌声

——给杜娟、薛贞、舟曲燕子


山涧奔流而下的雪水,山巅突然收起来的鹰!

千百年,八月的甘南草原,道路笔直,大片草场蜿蜒起伏,格桑花,从山脚一直开上山顶。

那个倚靠着青稞拍照的人!

那个在蚕豆地边戴花的人!

那个在水磨坊边洗脚的人!

从草原到到尕海,从山巅到山脚,甘南——

因为三个女人的歌声,天空和鹰翅始终保持着某种平衡。


【作者简介】

,笔名阿索,1964年生,江苏响水人。中国作协会员。1980年代江苏“男朋友诗社”核心成员,江苏省作协签约作家。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钟山》《散文诗》《散文》等多家杂志。出版诗集、散文集7部,入选多种选本。获江苏“紫金山文学奖”等多项奖项。现居江苏盐城。

订阅:可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链接直接关注,或扫描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二维码,或加微信公众号:zgswsyjzx。

转发:点击右上角图标,可分享到朋友圈发送给朋友等。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散文诗作品、理论文章,请发送至中心专用邮箱:zgswsyjz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