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雪,是一纸烟花梦的薄

水畔细语 2018-02-13 03:09:05


作者|风无影         编辑|水畔细语

美好,是深深地感动









陌上思念

   风无影


思念,是一丝细线

穿过心 抵达喉咙

咽下去 然后

又开出玄色玄艳的花


白的,是亲情

粉的,是友情

那浓淡洁净的一瓣

是弯月的念 是天边的恋


遥遥一寸 是回味 是割裂

过去 曾经 一个古老的梦

盘髯结虬 一树繁盛的风华

一池丰清枝茂的叶


这入心的思 这入意的念

若雨,嵌入眸;若雾,散在云翳之端

一袖的狂愁 一襟的宿醉

是彼岸 是陌上缓缓离


奈何桥上 那一昼的刹那红苇尽

瘦的薄 冰的默 还有

舍不下的春华秋月

天青色 一束高远 一袅古渡


月从海上明 一波的丰腴一湖的静

一颜的灵秀 一罗的简贞

若江口的一湍巨流 如斜昼的一抹精致

英瑞的走过天 卷过地

不舍、不离、不弃




3


星期日

2017年12月

善良是一种信仰,不是看见了才相信,而是相信了就会看见。

一日一签

等你

    风无影


温暧是逃离

是惊醒的忧伤



这个季节

不是从前语言描摹的神话

时间剥离了

线条加深岩石的纹络

思想张狂中

那一抹表层的色彩

却经不起

飓风掩过一眼一天一月

至一光年的距离


这个季节

发梢晓梦 拾不住

一夜霓虹

暗潮汹涌 光阴叫嚣

谁是最后的胜者

灯影镌刻 是珍珠在对语

拂过更鼓 是忧伤的锁

看一叶凉雪入眉

石化成 壁上永不凋零的花


这个季节

勇气再次浸入火海

焚烧 把帘外时间谱曲

琴健坠成烟花 亮丽

最后刹那不羁

点一墨古老茶汁浓香

最后一次 碰撞

白莲和灵芝

长篇累牍的神话


这个季节

时间褪去最初色彩

我明白春夏过过

冬天依旧会来

惊醒在某个瞬间

刻意砚字 午夜穿过半个街道

茶和水没有区别

温暧是逃离

城市那端破裂的边缘


雪,是一纸烟花梦的薄

风无影



一握雪,至凉至清。


甜的妖娆,玉的晶莹,点滴俱作梅花状。


夜来有雪,风起扬兮,絮状棉锦铺天盖地,层层叠叠,浩浩荡荡。如一曳云眸的清,若一纸烟花梦的薄,在窗口稍作停留,便逸逃的只有些余微的润,天地不作一声,万物静默。


这入口的雪,白的缤纷,白的简贞。不给人品,不给人读,在转息的一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于是悬悬地念,悬悬的想,这翠的汁滟浓丰的肥沃,这红尘中飞舞绝色的精致,这苍漭原野上不谄不媚的圣灵,该是有着怎样的乾坤胸襟,才会这么自由自在旁若无人地风潇潇兮我独行!


雪梅

卢海波


梅雪争春未肯降,

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雪,生在南国,长在北国。


南国的雪,即下即化。如烟似雾的雪,分不清是雨还是雪。透着十八维度的绝姿,罩着青岫薄底的渡舟,烟波画舫,隐约地秦淮歌长,那是怎样不枉不留的才子佳人歌舞升平画!


南国的雪,小巷纤陌,一纸油伞,瘦影独行。


唯独便唯绝,唯绝便唯美。


南国的雪,是心尖上的一丝眉眼,是岛国礁石上的一帘幽梦。清浅的慢弹,悠入的闲适,浸骨的思念。


南国雪,一盏茶。不浓不淡地,刚好的遥不惊盅。你是我的白子画,我是你的花千骨。梦的雪,缠绵的绯恻,寂寥的欢欣。


南国,孔桥。雪是九箫暮笛的点缀,背景是,一指纤雪,一润雨幕。




大德歌·冬

关汉卿


雪纷纷,

掩重门,

不由人不断魂,

瘦损江梅韵。

那里是清江江上村,

香闺里冷落谁瞅问?

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


如果南国的雪是袅袅烟练,那北国的雪,便是庐笛一松、一竹,一深山蓑翁的厚。

如瀑如练,若江北的一树银花,若谷口的一峻鹤岭。


北国的雪,是武士的剑,峭利笔直,冰的薄,寒的冷,惊魂闪电的彻底。


北国的雪,是纸上不言不语的白,是品不出生死的无字书,是一个大写的“洁”。


北国的雪,最宜一握暧炉,一倦瘦诗,一盅薄酒。


一个人,对着窗外一逸景,一抹看不清颜色的云,边饮,边书。


书到暮色烟重,砚至炊烟起,然后,一墨过去,一墨未来。



水畔细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