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雅宜山色——王宠的书法人生

书法易 2018-07-23 13:03:30

雅宜山色——王宠的书法人生



       王宠(1494—1533),初字履仁,后改字履吉,号雅宜山人,人称“王雅宜”。长洲(今苏州吴县)人。他是一个极有才气的书家,可惜一生仕途不佳,八次应试,皆不第,仅以邑绪生被贡入南京国子监成为一名太学生,世称“王贡士”、“王太学”,享年仅四十岁。为唐寅姻亲,其子娶唐女,亦与文徵明交善。 
  他一生用心诗文书画,兼擅篆刻,放意山水,才高志远,于诸方面都取得了较高成就,与祝允明、文徵明并称于世,并称“吴中三家”。其中尤以书法最为知著,他诸体皆能,以小楷、行、草最为擅长,取法魏晋,浸淫于钟、王,道正功深,书风趋于端庄古雅,在吴门诸子中,他的书法之趣味尤高,这原因就是他心不降唐宋以下,手熟于法度之内,他的笔下无狂怪之病,点画、结体皆有来处,心境旷达而使字势开阔正大,无琐小习气。他的小楷取法钟繇,冲和于二王而于古雅中见清淡;草、行法《十七帖》、《圣教序》等而形神兼备。在书法史上学王右军杰出者米芾、赵孟頫 之外就数他和王铎,而且各有所长;米得王之迅疾,赵得王之端正,王铎得王之雄厚,王宠得王之萧散。就气韵言,王宠为上,惜乎其早逝,未能含和圆融,更进一步。 
  作品有楷书《辛巳书事诗册》,草书《李白古风诗卷》、《石湖八绝句卷》等。



王宠《小楷谢康乐诗》扇面 金笺,楷书,纵17.7cm,横54.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的世系 
  王宠出生于吴县(今江苏苏州)一个小商人家庭,少年时居金阊之南濠,与都穆、唐寅、袁袠等同里闬。他在《山中答汤子重书》中说:“家本酤徒,生长廛市,入则楣枯塞目,出则蹄足摄履,呼筹握算之声彻昼夜,每一焦烦,心肠沸热,以故山水之好倍于侪辈。”[i]可知王家以酒肆为生计,王宠对于那样的生活环境深恶痛绝,所以成年之后他一直居住在苏州郊外的石湖,而不经常入城。 
  根据袁尊尼为其继母顾氏所作《王母顾恭人行状》(以下简称《行状》),[ii]王家入明以来为平民,没有出过显赫的人物。他的祖父槐庭公、父亲处竹公(名贞,字清夫),皆混迹市廛。祖父好客,宾客时来过从。父亲王贞接交友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然不善持家,家业遂致中落。王贞还喜欢收蓄古器物、书画以自娱,文徵明以为“视他市人独异”,尝为作《处竹为清夫赋》。王贞的这一爱好非独润及己身,亦沾溉其子。 王宠兄弟后来皆以书法擅名,或与家庭的熏染有关。 





送陈子龄会试三首 纸本,册页,纵23.2厘米,横36.3厘米。楷书,18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送陈子龄会试诗》,文中“陈子龄”为王宠门人。钤“太原王宠”、“王履吉印”印2方。收藏印钤“秦汉十印斋藏”、“兰陵文子收藏”、“祥伯”、“辛谷经眼”等印。

  此诗书法极尽涩拙之态,每一笔画均似在牵掣中运行,绝无流动率意之痕,结构亦不求平整,看似散漫不经,实寓险绝之势,而又略带行书法,按王宠楷书的风格变化,当为其晚年所书,为其小楷代表之作。




  王宠祖母姓叶,在一封写给长兄王守的信中,王宠提到:“祖母丧已是断七弔,客只有五百余人”。是札述及为可泉公写寿诗一事,可泉为胡纘宗号,嘉靖初曾为苏州知府,与王宠兄弟交厚。其生1480年,王宠作诗乃为其五十寿,故是札当写于嘉靖八年(1529),根据信中所署月日,可知其祖母卒于当年十月。[iv] 
  王宠母朱氏,在王宠少时去世,《从母朱硕人墓志铭》云:“吾母年三十有七而亡,吾时童髫。”[v]《行状》称王宠兄弟“失母时年甫十三四”,以王宠十三岁计,为正德元年(1506)。 
  王贞丧偶后不久就娶了顾氏,顾氏为光福巨族。王宠兄弟虽非己出,但顾氏“晨夕规诲,期以成立”。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月二十日得疾卒。她生于成化十七年(1481)九月二十日,享年七十有五。《行状》称其为未亡人十年,则王贞大约卒于1546。 




王宠《草书山庄帖》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昨辱手教,在山庄失裁答,罪罪,贱体稍佳,尚未全胜,游饮石湖之上未能也。家兄四月廿八日出京,到陕军中纪功,幸北虏引退,五月廿二日已有旨取还,此时想在京矣。前寄上尧峰卷,幸为挥洒。山僧每来致恳,望勿绐其意,千万早赐,感感。门生王宠百拜,尊师大人先生门下。 
钤“王履吉印”白文印




  今人著作多称王宠之子名阳,不确。当为子阳,字玄静,号龙冈,娶唐寅女。在王宠去世之后,他一直住在父亲营造的石湖草堂,王世贞曾前趋探看,他还和王子阳一起观看王宠与唐寅的画像。王子阳交游甚广,他与彭年、袁尊尼、张凤翼、冯元成、冯元敏、文肇祉、屠隆、黎民表、徐显卿等人都是好友。王子阳尝游闽幕,为参军。[ix]他至少活了70多岁。[x]去世之后,徐显卿有祭文,将他与王宠比为大令、右军,与唐寅比为卫玠、乐令。[xi]
  据鱼翼《海虞画苑略》,王宠尚有一女名埰,字慧贞,适诸生归士琯。[xii]王子阳、王埰皆善书,王埰还工于白描人物,所写大士像尤为入神。二人书肖乃父,今上海图书馆所藏《圣宋贤四六全珠》100卷即为王宠及其子女的抄本,册前有王宠嘉靖十一年(1532)题识:“……从吴从明宗丞家借得,命儿女子辈钞之,以作每日字课。余偶得暇,亦间为书写,斯亦家庭中之一乐事与。”该抄本笔迹相类,难以分别何为王宠书,何为其子女书。【图】 
  除了子女,王宠从孙王慎修亦善书法,但时人对之评价不高。王世贞《三吴楷法二十四册》第二十三册:“《庄子逍遥游》,王履吉之从孙慎修书也,逍遥游横肆竒诡,超轶象外,而以圉圉未舒之笔纪之,殊不相当也。”




王宠《杂书帖》 12开选6页 每页33.9x32.5 蝴蝶装册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诗作清逸,此册计书七言律诗六首,虽為草写,但字字独立,甚少连笔牵丝,笔势凝重,具乾净俐落之韵。其中转笔处带圆润,收尾常带反捺笔,显露硬拙峻拔的笔调。 

【释文】
(第一则)夜燕石湖草堂。 
风竹泠泠虚草堂。春星歷歷净琴张。 
冥栖自许专丘壑。痛饮寧辞典鷫鸘。 
歌曲玲瓏花鸟恨。舞衣颯沓薜萝长。 
十年献赋头蓬葆。明发天台度石梁。 

(第二则)山居。 
山鸟羣飞多好音。苍苔白石净中林。 
前峯麋鹿窥人过。半壁藤萝碍日阴。 
万里冥冥黄鵠羽。百年落落紫芝心。 
未论战胜违朝市。遮莫狂歌任陆沉。 

(第三则)清明日寄家兄。 
清明野寺春风颠。忽忆曲江花满烟。 
燕雲朔雪音书外。粤女吴儿蹴鞠边。 
捧日长瞻天北极。荷锄新卜瀼西偏。 
五陵豪侠如相问。丰草长林只醉眠。




王宠的姓字 

  王宠本章姓,吴江人,因父亲“为后于王”,才改姓王,并迁吴县。王宠作书时常署“太原王宠”或“吴门王宠”(吴县王为太原王一支),王守的文集抄本有一方“郇国之裔”的印章,郇国故地在山西,则王守亦以太原为郡望。但是,在兄弟二人的内心深处,异姓是件让他们感到自卑的事。在早年写给王守的诗歌中,王宠就有“异姓乃为徒”的句子。明代的苏州,像王宠家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文徵明《沈氏复姓记》有云:“自秦有赘子,子孙乃有以外氏为姓者。吾吴中故多秦赘,缘是而易姓者,十室而四五,至有名世大臣不能免者。”但氏名录于学官,不可私易,所以恢复原姓并不容易。王宠有一位朋友朱天民,本姓沈,因父为婿于朱,于是他的兄弟皆改姓。嘉靖间成功复姓,易名民望。朋友的复姓归宗或许对王宠有所触动,他在去世之前写给王守的一封信中专门询问:“易姓事如何?久不行,谱已亡矣。此百年大事,乘此时不干可惜。”而同一封信所透露的信息表明,王宠此时的健康状况已经相当糟糕。尽管如此,易姓一事仍萦其胸间,可知王宠一生颇以易姓为辱。 




王宠《致南村书》 25.7 x 34.0 cm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王宠兄弟成年后谒文徵明请字,踰年不得命,他们的老师沈明之乃文徵明之友,又从为之请,于是文氏乃即其名义训之,“字守曰履约,字宠曰履仁。”在文徵明与王宠早年的唱酬中,文徵明皆称其为“履仁”,如《同履仁濯足剑池》、《失解无聊用履仁韵写怀,兼简蔡九逵》、《病中辱履仁过访二首》、《题竹寄履仁二首》等,皆作于1516年以前。在文徵明此一时期的书画作品中,提及王宠亦称履仁,如1514年所作《石湖花游图卷》题识云:“履约风流文采,不减昔人,能与子重、履仁和而传之,亦足为湖山增气也。”
  王宠改字履吉的时间大约在1518年春,而作品中更换印章的时间大约在1519年冬。1516年秋,长洲博士郑鹏掌教武进,居于毗陵。在苏州期间,郑鹏与文徵明、王宠等人结下深厚友谊。1518年二月,文徵明、蔡羽、汤珍、王守、王宠等人后先前往常州,在郑鹏官廨相聚。归途在惠山试茶,文徵明绘《惠山茶会图》卷,蔡羽作序,卷后依次有文徵明、蔡羽、汤珍、王守、王宠诸人题诗。是卷乃赠郑鹏者,卷首有郑氏“惠山茶会”大字引首。卷后题诗中,蔡羽称王宠为“履吉”,但文徵明仍称“履仁”,王宠题诗所钤印章亦为“王履仁印”。可知此际王宠虽已改字,但尚未为友人所悉知,也未及更换印章。



草书五言律诗 纸本 纵144.4cm 横33.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本诗为《张十二子饶山亭诗二首》中的一首,取自《雅宜山人集》。 此轴书法与其醉后所书的《草书诗轴》不同,风格近于平铺直叙, 点画线条清新刚健,有追逐斧斫之痕迹。更接近蔡羽书法的婉转得势、 结字清劲、气骨爽健一类。

  释文: 
  野性山林僻,高人水竹居。焚香耽燕寝,卧病习玄虚。秀岭迎宾座,闲 花落道书。逍遥云物赏,人世上皇余。雅宜山人王宠书




  “王履仁印”在是年季冬十日王宠为顾屿所书《送孙太初卜隐苕溪等十首》中仍在使用。王宠的纪年作品中第一次出现“王履吉印”,为1519年十一月廿七日为顾屿所书《赠别家兄履约七首》。此后,“王履仁印”不再被使用。日本桥本末吉藏文徵明《停云馆言别图》轴,作于嘉靖辛卯(1531)五月十日,而于题诗之中仍称王宠为“履仁”,显然是一件伪作。[x]而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文徵明《惠山茶会图》,王宠题诗用“王履吉印”,正可判定此题诗为伪作。





王宠《草书七律诗》轴 纸本 行草 141.8×28.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山田荦确苦多沙,学种东陵五色瓜。激涧即看穿石竹,插篱偏自爱藤花。囊中未得飡霞法,溪上时留泛海槎。长日辍耕无一事,只须牛角挂南华。

  署款:“王宠”。钤“王履吉印”白文印、“韡韡斋”朱文印。 
  本幅为王宠自书七言律诗《横山下种瓜作》一首。用笔疏宕遒健,锋藏书劲,拙中寓巧,得王献之质朴率真之趣。







王宠书法的特点

探究王宠书法的“疏淡”,实来自于其独特的人生际遇、品行修养和审美追求。   
    王宠自正德庚午(1510)至嘉靖辛卯(1531),凡八次应试,均未中。在王宠周边不达的友人中,有的选择了放浪形骸,如祝允明、唐寅与陈淳;有的选择了忍耐,如汤珍;有的选择了隐居,如陆治。王宠选择了隐居,潜心诗书,逍遥林下,二十年读书石湖之上,讲业楞伽山中。正如其《行书札》中云:“家中虽贫落,越溪风景日增日胜,望之如图画,独此一事慰怀耳。”(上海博物馆藏《王宠行书札》)书为心声,自然地,王宠的这种“不激不厉”的心境折射到了在他的笔下——疏淡空灵而又逸笔草草。这种讲究技巧而又自然流露的书法功力与萧散洒脱的雅玩心态,正是他科考屡次应试不第,进而沉湎于书画、寄情于山水的结果。 




王宠《草书五言诗》轴 纸本,79cm×36cm 安徽省博物馆藏

释文:帝里红樱院,翩翩舞辔来。江山窥隐见,云物指昭回。石竹开棋局,天花送酒杯。秋光满吴楚,万里一登台。王宠。 
钤: “王宠之印”白文方印、“雅宜山人”红文方印。

 



    同时,王宠高洁的品行陶铸了其书法疏淡的品格。王世贞在为王宠写的《像赞》中称其“善为雅言,不及猥鄙”,“且不以所学尚人,故人乐亲附之”。王宠逝后,顾璘在怀念这位故友时说:“清夷廉旷,与物无竞,人拟之黄叔度。尊官宿儒忘年友善,罔不乐其温醇。”(顾璘《太学生王宠》)。文徵明与王宠虽为师生关系,且长王宠25岁,但文氏正是看重了王宠高洁的品行,折辈与交,成为频繁郊游、诗文酬唱的挚友。文徵明在为王宠撰写的《墓志》中称颂他“君高朗明洁,砥节而履方,一切时世声利之事,有所不屑。其志之所存,必有出于言语文字之上者。”真可谓知言。  
    王宠的生存环境和品行修养,合力促成了其审美心理与书法旨趣的养成。明代朱曰藩曾说:“雅宜书蕴藉秀媚,大概类其为人。”(《跋顾孝正所藏雅宜诗卷》),指出了其人品与书品的关系。王宠高蹈出尘的心态养就了他疏淡秀雅的艺术审美心理,正如他的诗歌,随处可见的是对隐逸的企愿和对富贵生活的不屑——他以层台缓步的用笔传达给我们宁静、优雅、孤高以及与俗世的距离感。  





王宠《草书五言诗》轴 纸本,79cm×36cm 安徽省博物馆藏

释文:帝里红樱院,翩翩舞辔来。江山窥隐见,云物指昭回。石竹开棋局,天花送酒杯。秋光满吴楚,万里一登台。王宠。 
钤: “王宠之印”白文方印、“雅宜山人”红文方印。




    而王宠书法的“流宕”,明显是受了当时时代书风特别是祝允明的影响。王宠与祝允明性情相投,交情深厚,虽然艺术主张不尽相同,但互相借鉴在所难免。祝允明在行草书上充分释放个性,用笔和结构大开大合,充分展示了他潇洒、奔放、热烈的个性,一派流宕浩然之气。与祝允明一样,王宠在书法上有着自树立的精神,虽然他有临摹祝书的经历,但并非亦步亦趋,而是著意于个人面目的锻造。在他去世之前,还常常以指画肚,因为“祝京兆(允明)许我书狎主齐盟,即死,何以见此老地下”。(王世贞《跋王雅宜书杂咏卷》)  
    王宠行草之所以与祝允明比较接近,是因为他不仅临摹祝允明,而且与祝氏一样,也取法李怀琳。王世懋曾洞察李怀琳与祝、王二人书法之关系:“吴人绝重李怀琳书,希哲(祝允明)书十九首古诗及王履吉(宠)晚年草法,皆从此出。祝书尤得其丰神;王草‘欲’字、‘强’字、‘ 穷’字等规仿,不易一笔,他古帖所无也。世人不睹怀琳书,安知二先生书法之自哉?文氏《停云馆帖》虽刻此书,而笔意失真,后得此册,真宋搨本之精者,二先生心印始见矣。(王世懋《题李怀琳书嵇叔夜绝交书》)  



王宠《致石壁尊兄书札》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违久驰慕。耿耿。承使者触雨存问。且拜,腆贶病中饮德屡矣。雅爱何可当之。草草奉复。不尽。宠顿首。石壁尊兄先生执事。劳使乙钱五分。




    因为王宠学习祝允明的书法,且二人皆学李怀琳,因此,王宠早期书风与祝允明作品风格最为接近。顾复在评价王宠晚年行草《白雀寺诗》时说:“如怀素,颖圆锋正。开卷时以其为枝山卷,末款识则雅宜也。得享长年,岂让枝山独擅名当世哉!”尽管后来王宠随着书法审美趣味的变化,追求疏淡秀雅的书风,并想极力摆脱祝允明、李怀琳的影响,但一直到后期,其书法的“流宕”之气亦未能尽除。试将其《七绝二首》和祝允明的书法做一比较即可发现,该作用笔大幅度提按,字间牵丝引带、体势变化多端,隐约保留有祝氏书法“流宕”的典型特征。  



王宠《玄墓之行帖》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向者玄墓之行。知臧判官至。不曾来相期。山水佳胜处。每恨吾弟不同游也。尊事竞何如。承远惠多品。甚荷。多谢。令祖隐君山中风景殊佳。几时能至耶。悬企悬企。宠顿首。




    王世贞称赞王宠晚年书法“虽结体小疏而天骨烂然,姿态横出,有威风千仞之势”。(《弇州山人稿》)可谓推崇有加。而王宠晚年书法作为流宕与疏淡的矛盾统一体,又何尝不是其愤激与冲淡这一矛盾心境的外化呢?——现实人生与人格理想的分离与矛盾,使其内心虽有愤激,但又高蹈出尘,但在病痛和失败的挫折下,他慢慢变得冲淡,成为一个温和如玉、不激不厉的君子。然而,王宠内心的矛盾和痛苦和他怀才不遇所流露出来的感慨与无奈,最终还是掩映在他矜持的文字中。他在《山中答汤子重书》中写到:“山林之好,倍於侪辈,徜徉湖上,而忘返……颇耽文辞,登临稍倦,则左图右书,与古人晤语,纵不能解,片言会心,莞然独笑,饥而食,饱而嬉,人生适意耳。须富贵何时,诚日夕私贺,恐后之不如今也,尚安望哉!”   在愤激与冲淡中,王宠寄情山水,含醺赋诗,静心作字,度过了他平淡而短暂的一生……



《呈蔡羽文徵明楷书四首》(局部),嘉靖癸未(1523)二月十四日,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生活于弘治至嘉靖年间,这时正是吴门地区书法创作鼎盛时期,他虽是祝允明、文徵明的后辈,却与他们并称为吴中三家。精小楷,尤善行草。其书法初摹虞世南、王献之,后稍出己意,行书和草书一反明代放浪不羁的风格,运笔速度较慢,比较注意点画得失,以沉着的笔触从容书写,形成一种古拙典雅的风格,巧中寓拙,婉绰而疏逸。别具一种沉静的风神,在明代别树一帜。小楷受锺繇、王献之等人的影响,用笔圆转、淳厚,结构上竭力避免笔画的交叠,在古朴中见空灵。他的楷书初学虞世南、智永,行书师法王献之,到了晚年形成了自己风格,以拙取巧,婉丽遒逸,疏秀有致。王宠追求的是一种疏宕雅拙的韵味,以韵写拙,而又“拙中见秀”、“拙中见雅”。王宠博学多才,工篆刻,善山水,他的诗文在当时声誉很高,其中尤以书法最为知著,他诸体皆能,以小楷、行、草最为擅长,取法魏晋,浸淫于钟、王,道正功深,书风趋于端庄古雅,在吴门诸子中,他的书法之趣味尤高,这原因就是他心不降唐宋以下,手熟于法度之内,他的笔下无狂怪之病,点画、结体皆有来处,心境旷达而使字势开阔正大,无琐小习气。他的小楷取法钟繇,冲和于二王而于古雅中见清淡;草、行法《十七帖》、《圣教序》等而形神兼备。在书法史上学王右军杰出者米芾、赵孟頫之外就数他和王铎,而且各有所长;米得王之迅疾,赵得王之端正,王铎得王之雄厚,王宠得王之萧散。就气韵言,王宠为上,惜乎其早逝,未能含和圆融,更进一步。



王宠《辛巳书事诗七首》,嘉靖甲申(1524)五月二十三日,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三吴楷法跋》称其正书:“始学虞世南、智永、行书法大令王献之,晚节稍出已意,以拙取巧,合而成雅。婉丽遒远,奕奕动人,为时所趣,几夺京兆(祝允明)价。”明代著名书论家王世贞他在《三吴楷法十册》跋中认为王宠所书的《琴操》:“兼正行体,意态古雅,风韵遒逸,所谓大巧若拙,书家之上乘也。”《四友离书论》:“衡山(文徵明)之后,书法当以王雅宜为第一,盖其书本于大令(王献之),兼之人品高旷,故神韵超逸,迥出诸人之上。”当时与祝允明、文徵明齐名。王宠的书法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字里行间透出的那份空灵、舒朗,这份美感源自恬淡自适的生活中所孕育出的高旷的人品,而绝非才力、技巧所能展现。王宠四十岁即离开人世,许多人为他的英年早逝感到惋惜,慨叹命运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创作更完善的书法。也许并不算是书史上的大名家,但他疏朗、洁净、无一丝尘俗之气的书法与清纯的心灵,也足以令人永远对他喜爱与怀念。

王宠《草书崔颢诗》轴 纸本 行草 82×28.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川上女,晚妆鲜。日落轻渚试轻檝,汀长花满正迎船,暮来浪起风转竿。自言此去横塘近,深江无伴夜独行,独行心绪愁无尽。丙戌九月廿三日与子龄、元宾燕坐书阁,弄笔书此,时从弘之饮归大醉,不计笔墨,殊愧潦草。王宠履吉甫。

  本幅钤“王履吉印”、“韡韡斋”印,引首钤“大雅堂”印。收藏印钤“清华阁印”、“贞朗”、“语石氏”。 
  《川上女》为唐代诗人崔颢所作(参见《全唐诗》卷一三〇)。“丙戌”年为明嘉靖五年(1526年),王宠时年33岁。题文中“子龄”即陈子龄,王宠门人。“元宾”即金用,字元宾,江苏彭城人,王宠门人。 
  《草书诗》书法奔放纵逸,酣畅飘忽,尤其“独行”二字,淋漓畅快,锋芒外露,自言:“饮归大醉,不计笔墨”,可见是酒后挥毫,更见自然率意。王宠的书法受王献之影响较深,此书仍不失献之意韵,萧散俊逸,笔墨内敛,筋骨内涵,遒劲疏爽,亦如明代邢侗在《来禽馆集》中所评:“履吉书原自献之出,疏拓秀媚,亭亭天拔。” 醉酣所作,别有一番逸趣。



王宠《行草扇面》册页 纸本 35×67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锦石疏花暑气清,翠岩丹壑夏云生。 
已添海燕梁间语,直看湖帆镜里行。 
四壁惊风弦索响,千林修竹簟纹明。 
令人却忆王车骑,更觉西山爽气横。 
——王宠书于沧浪精庐 
(此为王宠《七律·夏日草堂撤去窗户肆设簟几清风洞越藤竹交荫悠然有得作》)




王宠《小楷五言诗扇面》册页 纸本 35×67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送友生游茅山诗》册 纸本,草书。28.8×25.4厘米 

此册《送友生游茅山诗》草书。纸本,纵28.8厘米,横25.4厘米,凡30行,每行字数不一。其书飞动流转,气度不凡,行笔急速,字距疏密相同,通篇作品给人以拙而不滞、巧而不媚的感觉,疏朗萧散,俯仰多姿,饶有情趣,可谓是上乘之作。


王宠跋《管道升书卷》


王宠题《唐寅溪山渔隐图》(疑)嘉靖二年(癸未1523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王宠小楷黄庭经





        

 

王宠《草书西苑诗》卷。该卷《西苑诗》,取法献之、虞世南笔意,但善于掺拙,做到了巧而不媚,流畅而不浮滑;用笔清劲秀雅,温润含蓄,不激不厉,技巧动作的表达非常细腻、精巧,变化极其微妙;结体安排精巧流走,法度、情性俱在,有些地方还流露章草遗韵,更显高古蕴藉;整个气息落拓不羁、遒劲萧疏,在沉静、收敛之中反而更具一种内在的张力。诚如清黎惟敬所赞颂的那样:“晋人真迹,世所罕见。所传者,仿书耳。诸体混淆,若出一手,不辨其为谁也。近世吴人王履古氏独能追踪大令,萧散俊逸,复出流辈,虽不见晋人书,知其为绝艺也。”
































































































































王宠小楷《南华真经》 

作品拍卖加微信 shufayi01 为好友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拍卖店铺捡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