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哪个男人或女人没有一段小破感情?

眼带桃花一点坏 2019-10-08 16:08:34



哪个男人或女人没有一段小破感情?

 




文 / 黑头发的娟子


最近我们中专学校的同学在撺掇同学聚会。沉寂了许久的邮箱开始热闹。

不时地会接到甲乙丙同学的照片。看女同学眉眼间的岁月流逝,看男同学的啤酒肚微凸,我马上平衡得不要不要的。

谢谢同学们哈。

时间和食物的能量真是巨大啊。

你们也老了我就开心,不,我就放心了。

今天下午又懒洋洋地打开邮箱,竟有D8的伊妹儿,怔了怔,小心打开,赫然就是他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他,笑得隐忍而从容,神色淡定。隐约可见他生活的滋润而惬意。青涩褪去,反添迷人气度。

我眯了眼睛再看,下面是一行小字:你还好吗?我微微惊悚。

日月交替的日子仿佛几年如一日。见到故人,才知时光飞逝如指间流沙,流逝不见踪影。

12年前我在哈尔滨读中专。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帮老师写完黑板报从教室走出来时,学校操场上已空无一人。

走到教学楼的拐角处两个猝然分开的身影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是同班的江涛和璐璐。

江涛甩了甩头,有一点窘,又马上满不在乎的样子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璐璐满脸羞红地伫在那儿,我满有意味地看着她。

班主任老太早已三令五申不许谈恋爱不许谈恋爱,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璐璐的眼睛里有难堪、有委屈,有焦灼,似乎还有点点泪光:喂,你不要告诉老师好不好?

我笑着再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璐璐是一只花蝴蝶,所到之处,风生水起。此后我常常坐在教室的后面看她和男生聊天。

她的样子,有少女的爱娇和妩媚。总是在笑,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所有的男孩在她的眼神里瘫软如泥。

只有江涛除外。

江涛这个在篮球场上奔跑着的英俊的男中锋,完全有魔力让璐璐只对他一个人着迷。

这家伙高高的个子,很酷的头型。喜欢以研究的目光凝视别人和放肆地笑。

他大笑的时候,有一种肆意的豪情,像迸碎了无数个音符,又忽而聚集,竟是瑰丽的交响乐。

这种清俊和超脱,对于十八九岁的女中专生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璐璐只有在和他说话时才会低垂着眼睑,露出小心翼翼的讨好的表情。

江涛明显在享受着这一份殊荣,却是一副酷酷地不为所动的样子,年轻的眸子跳跃着,不肯在璐璐的脸上过多停留。


转眼到了元旦联欢会,我跳了一支朝鲜族舞蹈。曲幕落下去,所有的人都呆呆看着我。

我绞着双手,执拗地站在台上不肯下去:我跳得不好吗?你们为什么不鼓掌?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江涛大喊:周杰,I LOVE YOU!掌声如潮,所有人都在拼命叫好。

我笑着鞠躬,侧面一束冰冷的目光如刀削斧砍,无需回头,我知道那是璐璐。

从此后两个人开始陌路。年轻的心是多么脆弱而骄傲。

懒得解释什么。


GROWTH

成长




不久学校开始开设语音课。我的座位是D7,邻居D8赫然便是江涛,真没想到。

他似乎也很意外,小心地和我打招呼:嗨。

每周两节的语音课,来不及等我做飞花艳想,早就不断地有他们班的女生来找我要求换座。

我通常微笑着耐心地听她们略显不好意思地、期期艾艾地说出她们的不合理要求,然后竭力显得非常推心置腹地问她们,为什么不让D8调到她的身边去?

然后像个小巫婆那样地笑。我讨厌假惺惺地助人为乐,何况还存了一点儿不太明了的酸气。

再然后,我就头也不回地,走掉。

D8同学是个开朗的家伙,有好几次上语音课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在侧面注视着我,像要搭讪的样子。

我便把目光冷漠地投向别处。我不准备给他这样的机会。

你不是很拽吗?我必须让你知道,并不是每个女生都紧张你。



HO

ME


璐璐开始想尽办法来报复我。包括往我的书桌上扔毛毛虫,把我的发夹扔到垃圾桶里。

最让我难堪的一次是在英语课上,老师问:胡刊肮色扑饶不了姆(谁能回答这个问题)?穿着黑皮夹克的璐璐在前面拼命举手,一条乌黑的大辫子在身后荡来荡去。

被老师叫起来后,她猝然之间猛一回头,用葱芯儿般的兰花指一指我:她! 老师她能回答这个问题。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年轻的老师被气得指袖而去。

我不动声色地抬眼向她看过去,她迎视着我的目光,轻抬下巴,一脸的挑衅…..

我开始拿着磁带到语音课堂上听。我通常是拿两盘磁带,听一本儿,另外的一本儿就放在微机桌的里侧老师看不到的地方。

有一天我听谭咏麟的水中花,如醉如痴的。

发现有人碰了碰我的胳膊,是D8。“能把那本儿让我听听吗?”他说,甚至还有一点儿腼腆。

嘁,装什么好孩子。想拒绝,又觉得麻烦。于是面无表情把磁带递给他。


男生就是傻,还很笨。后来老师开始组织讨论时我们都悄悄地不再听歌儿了。可D8还在听,并且挺大声。

想碰碰他的胳膊提醒他,可觉得那样就不够矜持,倒像是稀罕和他说话似的,便坐着没动。

结果终于被老师发现了,批评了他,没收了磁带。

我冷漠地看着这一切,除了一点幸灾乐祸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下课他搔着头发冲我嘿嘿地笑,我对他翻了翻白眼儿,心的话,你还有脸笑。

忽然他对我说,我会赔你的。我撇了撇嘴,想说算了,可话到嘴边却成了“我要你赔十本儿!”

然后收拾课本,离去。



很快我就将这事儿忘了。下了晚自习后,我躺在床上看小说儿。

忽然同寝的人叫我,说楼下有人喊我呢。

跑到阳台上一看,是D8。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看着寝室人似笑非笑的目光,我才感觉到自己有点儿生气。

披衣下楼,走到楼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他正笑着看着我,不知是喊累了还是跑急了,似乎有点儿汗涔涔的。

他整个面庞在月光下看起来是那么生动,眼睛真亮,像星星。眸子深沉,却又不玄虚,竟是温暖。

那一刻我忽然有点儿犹豫,我为什么要跑下来呢,这家伙是疯了吗?我一定要配合他这种神经兮兮的举动吗?

可是,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可以感觉到楼上各个窗口那些因为有点儿故事可看而兴奋起来的眼睛。

他的手里拿着的是磁带。我这才有点儿知道他来干什么了。

他举起那些磁带:“嘿,赔给你的,十本儿,我保证,都是你爱听的。”

我接过磁带,想说声谢谢,可这时我却听到了楼上那些臭男生在吹口哨,还在起哄。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真可恶!我挺直了脊背,脸上恢复了我惯有的冷漠。

“你有病吗?”我冲口而出,“谁让你这么做的?谁要你的破磁带?我就要我的那一本儿!”

我气急败坏地把磁带塞到他手里,转身跑回去。在转身的那一刻我听到了有几本磁带掉到地上的声音。

在寂寞的夜里,那样的声音似乎传得格外远。



我主动找到璐璐:语音课我们窜座儿吧。

她不屑地看着我:好啊。不过,她开始一点一点恶狠狠地看着我,你没有权力那样对江涛!她不耐烦地把那本磁带塞在我手里:拿去吧你的破玩意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至于费那么大劲儿从老师那儿弄回来吗,你根本不配!

我转身就走,我怕眼泪掉下来。

回来后我把那磁带悄悄放到一边儿,再也没有去听过它。

江涛依旧活跃地篮球场上,我小心翼翼地不去和他的目光接触。

仅有的一次在走廊上狭路相逢,走过去,再回头,恰好他亦回头悄悄看我。

迎视。略微吃惊。定格。

两个人又匆忙掉头。

不久就在校园里碰到D8和璐璐出双入对,我总是低了头,勿勿而过。

他们……真的很配。



在毕业前的学校的最后一期校园期刊上,发现了D8的一篇作品。好象题目叫青春无悔什么的吧。

他在文章的最后一段写道:我们似乎已经走过了青春的朦胧,所有的生动将会在未来的日子里被尘封。可是我永远不会忘记……

永远不会忘记在那样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和我们寝室的老七在同寝人的一片哄声中赤膊摔交,终于我赢了,于是我可以在语音课上和那个总是一身紫色的一脸冷漠的女孩子周杰坐邻座了;

永远不会忘记我在语音课上故意大声听歌儿被老师抓个现形儿,以为那样的插曲会是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始……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默然的疼痛。

不久我们毕业了。我走的时候来送行的人很多。

江涛握着我的手半天,说了一句珍重。我想和他说句对不起,却终于什么也没说。

火车缓缓启动的时候,我看见他温暖的笑容。

上次同学聚会见到D8和璐璐,璐璐几乎胖得认不出,过来和我拥抱。

我和D8很自然地握手寒暄,眉目间流淌出心照不宣和冰释前嫌的安然,不动声色。

只是一段青涩的岁月而已。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而已。试问哪个男人或女人没有这样的故事?

所谓缘分,是不需要太过奢华的布景的,生死相托是缘,萍水相逢是缘,相忘于江湖又何尝不是?

一段段的路,一个个的人,拼凑出记忆的底片。翻开来,像是一个清浅的梦。


 

“眼带桃花一点坏”又名黑头发的娟子,一东北傻娘们儿,有点好看的三无人员:无职业,无文凭,无所谓。由于皮肤太白所以喜欢自黑,媒体专栏、各中文论坛与贴吧写手。拥有三三两两粉丝。

-END-


——是一种鼓励,分享是一种支持——

编辑  |  月如钩

图片  |  网络


 

眼带桃花一点坏

微信号:chedan197312

2B中年欢乐多!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