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花食记 | 榆钱儿诗话

花开的节气 2018-07-12 17:27:11


壬申春,余过良乡,见旅店题诗云:“满地榆钱莫疗贫,垂杨难系转蓬身。离怀未饮常如醉,客邸无花不算春。欲语性情思骨肉,偶谈山水悔风尘。谋生消尽轮蹄铁,输与成都卖卜人。”末亦无姓名,但书“篁村”二字。余和其诗,有“好叠花笺抄稿去,天涯沿路访斯人”之句。隔十三年,劳宗发观察来江南,云渠宰良乡时,见店壁有此二诗,为馆钦差故,主人将圬去;心甚爱之,抄诗请于制府方敏悫公。方亦欣赏,谕令勿圬。然彼此不知篁村何许人。

壬辰,在梁瑶峰方伯署中,晤篁村。方知姓陶,名元藻,会稽诸生也。以此语告陶。陶感三人之知己,而伤方、劳二公之已亡,重赋云:“匹马曾从燕、蓟趋,桥霜店月已模糊。人如旷世星难聚,诗有同声德未孤。自笑长吟忘岁月,翻劳相访遍江湖。秦淮河上敦檠会,应识今吾即故吾。”“三间老屋夕阳村,底事高轩过此门?飞盖翠摇新蘸墨,华镫红照旧题痕。不教画墁佣奴易,便胜纱笼佛殿尊。惆怅怜才青眼客,几番剪纸为招魂。”



清代大诗人兼诗论家袁枚著有影响很大的一部书《随园诗话》,书中记载了上面这样一段诗话。先是篁村同志在满地榆钱和垂杨依依的春日景象中题壁,后由袁枚同志唱和,十三年后又有劳宗发同志欣然抄录,有方同志欣赏和保护,到最后篁村同志与袁枚同志终得晤面、意气相投,真是一番诗话传奇、知己风流,“人如旷世星难聚,诗有同声德未孤”又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让人欣慰的事。


这是关于诗意相和的诗话,也是知音酬唱的佳话,更是纯真情义的佳话,我觉得这也是榆钱儿的诗话和佳话,这诗话由榆钱开篇由榆钱入境由榆钱即景生情,一脉相承的诗意心灵里影印着榆钱春天的善意烘托,一份惺惺相惜心心相印真情的绝响中和鸣着榆钱的丰美无辜。草木有情,入得了诗话,寓得了诗情,让人感慨,让人感动。



“满地榆钱莫疗贫,垂杨难系转蓬身。”这诗里话说的榆钱满地、垂杨可系,正是榆钱垂杨的典型物候特征,说明此时春天已深沉。榆钱儿正是春深时的自然风物,常被人误认为榆树的叶子或花儿,实际上榆钱只是指榆树的果实,因其圆满的形状类似古钱而被称为榆钱,又因其“余钱”的谐音而被国民赋予富裕的象征、吉祥的意味。


榆钱入诗,是从诗经开始的吗?“山有枢,隰有榆”,这里的枢和榆就是榆树,在山野里在诗经里茁壮生长。榆钱是榆的种子,那安然存有的当然也有榆钱,那国风民风的悠扬传颂当然也缺少不了榆钱的诗话。



北朝庾信诗曰:“桃花颜色好如马,榆荚新开巧似钱。”榆荚即榆钱,这桃花的清好与榆钱的新巧,都是春令美好。唐朝韩愈诗曰:“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这草树知春花乱开的热闹,榆钱是不上赶着的,它已修成正果,才思有无只是人之偏见,榆钱漫天的雪飞只为根植衍生。


宋朝柳永诗曰:“景阑昼永,渐入清和气序。榆钱飘满闲阶,莲叶嫩生翠沼。”这榆钱飘落、莲叶初翠、气序清和,自成隽永小诗,清丽可诵。司马光诗曰:“榆钱零乱柳花飞,枝上红英渐渐稀。莫厌衔杯不虚日,须知共方惜春晖。”这一番榆钱落、柳花飞、红英稀,都是足可珍重的春光春时,爱惜了就无虚度。



辛弃疾诗曰:“南园花树春光暖。红香径里榆钱满。”这花树春光暖、红香榆钱满,全是相和相悦的美意。吴潜诗曰:“衬步花茵,穿帘柳絮,堆地榆钱。乍暖仍寒,欲晴还雨,春事都圆。”无论寒暖,无论阴晴,总有无从辜负的生长,榆钱的春事,圆满就好。


我特喜欢白居易的《春风》:“春风先发苑中梅,樱杏桃梨次第开。荠花榆荚深村里,亦道春风为我来。”天无私载地无私藏,春风春天也是无私的普照,每一样花开都收到春风捎来的花信,每一种结果都得到春天的青睐,次第的花事都是春风的消息,这才是诗意人心清正之好。



古老的树种贯穿古今,诗文中的榆树榆钱固然是诗意,榆钱一岁一枯荣本身更是一首长情的好诗。在一个又一个春天书卷上,榆钱以开花结果以落地生根以生生不息,记载着自己的衷情,写作着自己的诗文,清扬着自己的诗话,人们所有关于榆钱的才思都由此生发,再好的诗情都是对榆钱的有限礼赞,那最最完美才情绝伦的、是榆钱和榆钱的春。


齐鲁大地,乡村家院多植榆树,当然也是源于榆钱寓意的吉祥传统,家有余钱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情志寄托,这份吉祥和寄托也正是一切诗话的内质意蕴。种植榆树也不止是立足榆钱的好意,还在于榆钱是药食同源的美味,草木与人,从来是情景交融、身心相生,烟火生活本就是诗话根基。这样一想,直觉得榆钱诗话内外尽是好意。



榆钱好吃是最根本的好意,榆钱的风光入诗话,榆钱的好吃当然也成诗话,吃货当然也有诗意懂诗话,但面对一树青青如碧的榆钱儿,最初的感觉总是个馋,首先直接想起的总是我打小爱吃的、家乡人春天爱做的榆钱儿窝头,写到这里忽然不想多说什么了,那么、许多话就暂且不表,先吃为敬吧——


榆钱洗净后无需刻意控水,加少许盐揉搓,老家人叫杀架,是为了让食材不那么乍势。


不必多余加水,加适量小麦面粉揉面,使榆钱与面粉充分融合,这样和面蒸出的窝头劲道不松散。


从大面团分取适量面块,团圆、陷窝、旋转成窝头,上锅蒸熟。


榆钱窝头,清香扑面,滑润软柔,清香满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