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千古风流唐伯虎,嬉笑怒骂皆成诗

历史震惊你 2019-01-05 20:32:33


点题目下方历史震惊你关注中国顶尖文化平台 【来源:古典书城 ID:gudianshucheng 】

唐寅唐伯虎,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才子之一。他玩世不恭而又才华横溢,诗文擅名,画名更著,却因政治斗争殃及池鱼,一生不得仕进。但或许也因为官场失意,中华大地才会少了一个平庸官僚,多了一个千古才子,宋有柳永,明有唐寅。古典君为您挑出他的八首作品,配上他的八幅画,让我们一起走近风流倜傥的唐伯虎:




《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

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

我学李白对明月,白与明月安能知!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

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

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


古典君:诗仙李白,天下敬仰,尤其官场失意,落拓江湖的唐伯虎,更是推崇诗仙的潇洒不羁。于是他在诗中歌咏李白并引以自况,强调自己视功名如粪土而以诗酒自娱,不拘礼法的豪迈情怀。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


雨打梨花深闭门,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

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

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晓看天色暮看云,

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古典君:唐寅擅画仕女,也能用诗词赞美描述。这首词清圆流转,在自然明畅的吟哦中所表现了空间阻隔中痴恋女子的幽婉心态。上下片交叉互补、回环往复,将一个泪痕难拭的痴心女形象灵动地显现于笔端。





《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

不为商贾不耕田。

闲来写就青山卖,

不使人间造孽钱!


古典君:落拓不羁唐伯虎,靠卖字鬻画维持生计,虽然清苦,却也清高。诗中别具一格,洒脱自然的情趣,淡泊名利、专事自由读书卖画生涯之志。正是唐寅内心的真实写照。





诗赠宁王


信口吟成四韵诗,自家计较说和谁?

白头也好簪花朵,明月难将照酒厄。

得一日闲无量福,作千年调笑人痴。

是非满日纷纷事,问我如何总不知?


古典君:正德年间,明宗室宁王以重金征聘唐伯虎到南昌。唐伯虎发现宁王有意谋逆,遂佯装疯癫,脱身回归故里,幸而逃脱了杀身之祸,但也引起不少麻烦。他应该会庆幸自己抽身及时,所以才会在日后转而修佛,寻求内心安宁吧。





《百忍歌

百忍歌,百忍歌,人生不忍将奈何?

我今与汝歌百忍,汝当拍手笑呵呵!

朝也忍,暮也忍;耻也忍,辱也忍;

苦也忍,痛也忍;饥也忍,寒也忍;

欺也忍,怒也忍;是也忍,非也忍;

方寸之间当自省;

道人何处未归来,痴云隔断须弥顶。

脚尖踢出一字关,万里西风吹月影;

天风冷冷山月白,分明照破无为镜。

心花散,性地稳,得到此时梦初醒。

君不见如来割身痛也忍,孔子绝粮饥也忍;

韩信跨下辱也忍,闵子单衣寒也忍;

师德唾面羞也忍,刘宽污衣怒也忍;

不疑诬金欺也忍,张公九世百般忍;

好也忍,歹也忍,都向心头自思忖。

囫囵吞却栗棘蓬,恁时方识真根本?


古典君:宁王之乱后,唐伯虎思想渐趋消沉,难觅当年的狂放磊落,转而追求内心的安定,于是自号六如居士,并在日后书成这首《百忍歌》。诗中满是佛家隐忍的思想,但他自己究竟能做到多少恐怕还是个未知数。





《叹世》


坐对黄花举一觞,醒时还忆醉时狂。

丹砂岂是千年药,白日难消两鬓霜。

身后碑铭徒自好,眼前傀儡任他忙。

追思浮生真成梦,到底终须有散场。


古典君:唐伯虎一生清贫,诗酒自娱,纵然有着放荡江湖的豪气,但酒醉之余,也有难掩的凄凉哀伤,所以他的诗也有哀叹之作。但他高明在哀而不伤,就算是感叹之作,也能从中见到他率真自我、不为俗念所羁的性格,因此形成了这篇才情自然的上乘之作。





《绝命诗》


身在阳间有散场,

死归地府又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

只当飘流在异乡。


古典君:唐伯虎一生生活困顿,54岁即病逝。他临终时写的绝笔诗就表露了他刻骨铭心的留恋人间而又愤恨厌世的复杂心情。孤单漂泊的人生终将落幕,但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一切都将消散无迹,六如居士就算再不甘,也只能强作释然了吧。





《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古典君:提到唐伯虎,必须得提这首诗。唐寅一生酷爱桃花,别墅取名“桃花庵”,自号“桃花庵主”,并作《桃花庵歌》。这是他自况、自谴兼以警世之作。此时唐寅过得清闲而超脱,虽然诗中满眼都是花、桃、酒、醉等香艳字眼,却毫无低俗之气,反而笔力直透纸背,让人猛然一醒。唐寅诗画得力处正在于此,这首诗也正是唐寅的代表作。

编辑整理|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