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我是作家丨沧海一鹤

桃花渡 2018-10-16 03:35:05

沧海一鹤简介

沧海一鹤,本名许玉军。祖籍安徽霍邱,现定居合肥。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大别山诗歌学会会员、现代诗歌协会理事、花凉亭博刊副主编、《中国先锋文艺》博刊执行主编、《中华文学》桃花渡编委兼副主编。作品散见于《诗友》《诗中国》《左诗苑》《南方诗刊》《大别山诗刊》《中华文学》《寿州诗刊》《中国先锋文艺》《美诗风云》《当代新星诗人通览》《中国第四代诗人诗选》《中国作家世纪论坛获奖作家文库》等多家刊物及选本。曾荣获《中华文学》2015年年度诗人。


一个人的江湖(组诗)

文丨沧海一鹤

一个人的江湖

独自行走在浮躁的尘世

我是一瞥失孤的鸿影

命中的沼泽与绝壁

注定是我 逃脱不了的劫数

这潦倒的身世孤鸿一样 
落魄成一个人的江湖 

 

不再为前程忧

不再为穷途愁

可以小隐于野

足不出户 六根清净

读圣贤书 阅天下事

弹六弦琴 吟无韵诗

 

可以不问世事 不惹尘埃

蜗居茅庐 与娇妻缠绵

青灯之下 陪犬子耕读

可以守在父母堂前

端茶送饭恪尽孝道

可以置两亩薄田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或围炉煮茶 或邀朋对弈

或悠然南山 或采菊东篱

或渔歌泛舟 或月下横笛 

虽孤独 却不孤单

虽孤傲 却不孤僻

俯仰 有天籁清音

把盏 有月色助兴

看破世事 露秉性

穷尽繁华 语不惊


灵魂的独舞

这种时刻 我忌讳与你谈及青春
忌讳谈及那些空洞的幻想
我只想谈及美

谈及裸露在岁月封面的沧桑

我生命的葱绿被剥夺的疼痛
痉挛在你的明眸里再三慎独
我裸露的骨感越来越通灵
一种不忍触碰的妩媚
玲珑了灵魂的美质

无论你在不在场
我总是孤独于掌声熄灭的寂寞
你看破的红尘被荡尽了风情
那些惊魂未定的时刻
我一次次地挺了过来

唯独没有谢幕的精彩
是我定格在你眸中
一袭灵魂的独舞
一种惊心动魄的悬念
突围命运的栅栏
搁在千钧一发的险境
让你至今还在叫绝!


高出世俗的尘埃

站在笃定的巅峰仰望

任由翱翔的心态

高过山川林莽

高过日月星辰

高过袅袅梵音

在洗礼的圣境

扬起我的经幡

攀升我的辽阔

用一生的极致

质押我灼热的信仰

按耐不住的脉动

洞穿岁月坚壁

让精神的光芒

高出世俗的尘埃

我一次次被命运

抛进最低谷

又逼到惊险处 

在两极决绝之间

炙烤我的生死绝恋 

我生命的图景

颤若裂帛壮若悬瀑

拼命抗争宿命的克星

秉性和丽质被光阴劫持

你聆听的音色凄绝成大美

解惑我的沧桑 

对峙我的孤独 

慰藉我的柔软


一张白纸的愤怒

无法想象你的一念之差

一个毫不在乎的动作 

一个简单的手势就把我的尊严

从一本洁白的稿纸上 

无 辜 地 撕 去

然后 狠狠地揉皱我 

把我揉成疼痛的一团

然后 随手丢进垃圾

扭曲成一种痉挛的窘态!

 

我拼命地挣扎 

想回到我的从前 

可我意外地发现

那么多狰狞的面孔

都在对我嘲笑 

他们根本不了解 

我罹难的真相 

我的人格受到了伤害 

在无人问津的一隅 

我的良知在哭泣!

  

你看 我的正面和反面 

都被你写满了劣迹 

可那不是我的过错

你总是把心中的怨毒

一次次地涂在我的脸上 

以此发泄你的私愤 

你从不在乎我的感受 

就像你不在乎别人一样!

  

而我却把你的内心 

看得比什么都真实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行我素为所欲为

只要能达到目的

就像此刻 我只能是你囊中 

无法逃脱的什物

 

你总是让那些违心的想法 

以及阴暗的企图 

一次次地爬满我的身心

蹂躏我的尊严

然后 把我当作永远没有过期的支票

抵押在你的借据里 痛苦地挣扎!

  

就像这一次 你居然那么轻率

那么无视我的存在

被你蹂躏的一瞬间 

就把我丢在别人的错觉里 

这已经成为一种事实 

而你 居然无动于衷!


一棵树的心事

我不是你向往的参天大树
深谙此生成不了栋梁之才
甚至 我的气质打造不出

你心仪的月牙船
不能任由你畅想长河落日的浪漫

命理的缺失泯灭了内心的惊涛骇浪

我只能用一种不能言说的方式

表达我的赤诚彰显我的根性

用不变的感恩恪守一方净土

用流岚和清露洗涤心的尘埃

用阳光和月色扮靓卑微的身世

 

我知趣地交出了自己的一生
让心态低过十月的丛林
无论是山川 河流 村庄或城堡
都能捕捉到我生命的格调
弹拨律动的天籁活色生香
脉脉纹理润泽灵魂的色质
成为你灵山秀水的意向叠加

这样的因果轮回 
这样的莺飞草长 
再空灵的文字
也挡不住你穿越的眼神
再完美的意境
也表达不了一棵树的坚守
缘于你的博大与包容
放下秋天的心事如此安静!


被汉字喂养的民族

在文明的青史里

你以象形的姿态孕育美丽

生就一副多愁善感的秉性

骨骼美感体魄健朗个性鲜明

在自为世界里塑形立神铸魂

不仅仅与我的喜怒哀乐一起亢奋

更懂得与我的恩爱情仇山高水长

一起漂泊一起浪漫一起纵情放歌

 

从甲骨文的荒山野岭

到金篆隶楷草行宋的漫漫征程

穿过历史的烟雨沧桑

风尘仆仆磕磕碰碰荡气回肠

见证了大起大落的人文变迁

丈量了从野蛮到文明的落差

阅尽了朝代更迭的金戈铁马

讴歌了真善美鞭挞了假恶丑

洗礼了红尘纷扰打破了世事不平

 

面对顽疾望闻问切治病救人对症下药

半部《论语》治天下志士仁人谋稻粮

在扭曲的事实和哭泣的真理面前

任何丑行都躲不过你正义的法眼

任何悖逆都敌不过你的铁证如山

该出手时就出手该冷峻时且静观

一笔一画都抒写得从容不迫

一字一句都拿捏得含蓄有度

 

在亦歌亦舞亦庄亦谐的生存状态里

我触摸到一个被大美汉字喂养的民族

背靠这片耕耘了五千年的厚土

根深蒂固生生不息相濡以沫

一种不可颠覆的根性

唯美着我的家国忠魂!

读《灵魂的独舞》

文丨山野浪人

“这种时刻,我忌讳与你谈及青春,忌讳谈及那些空洞的幻想,我只想谈及美谈及裸露在岁月封面的沧桑”,青春是靓的,幻想是美的,可这些都不是作者喜欢涉猎的话题,他对“裸露在岁月封面的沧桑”更感兴趣,为何?推荐此文,是我想知道他所说的沧桑里到底有些什么故事情节,有些什么人生感悟。


而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他生命中的疼痛和明眸里的痉挛。我不否认裸露的骨感会在风中变得清晰,可碰触的并非全是妩媚,美质的灵魂也未必会在风中玲珑,因为掌中孤独的灯火终将在寂寞里熄灭,唯一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领略了红尘那些风情以后能一次次从惊魂未定中挺过来。读到此,我已无需再去探究作者的故事,繁杂中取一粟,能聆听灵魂在独舞中的吟诵已然快哉。作者的这种艺术构思还是很有匠心独运之处的,看似简单的意象陈铺,却把一个独创的高度升华了。


中国古代有一怪医名叫薛雪(字生白,号一瓢,又号槐云道人、磨剑道人、牧牛老朽),此人虽从医,然诗文俱佳,又工书画,且善拳技,薛雪曾在《一瓢诗话》中说过:“若蹈前人意,虽字句稍异,仍是前人之作;嚼饭喂人,有何趣味?”作者沧海此诗多少已打破某些陋习,也应了刘熙载在《艺概》中的一句话:“诗要避俗,更要避熟。剥去数层方下笔,庶不堕‘熟’字界里”。作者在没有陈述故事的具体情节时就要让自己的诗歌精彩地谢幕了,他把无语的悬念定格在命运的栅栏里,纵然还在独舞的灵魂已陷入一种险境,依然挡不住那声拍案叫绝!我在想,这是不是一种力量?是不是一种召唤?此刻,作者的灵魂早已融进天空和大地,眸中的色调想必也早已五彩斑斓。回头再细品,全诗有声似无声,在一个“独”字的打量里我试图去破解他的某种沉默。其实我们大家都一样,无需您表白的时候您一定要学会保持沉默。许多时候,沉默是大汗淋漓的暑天里枝繁叶茂覆盖下的一片绿荫,是人们心田上悄无声息涓涓流淌的小溪。成功后的沉默是一种思索。是站在山巅极目高峰时的打量;失败后的沉默是一种回顾,是跌倒时舔着伤口回过头来的凝眸。沉默亦是潜流的涌动、无声的奋起、喷发的孕育、无形的抗争。懂得沉默,便深悟了一个“韧”字。既如此,我们又何必去惊扰作者让自己的灵魂继续独舞下去?景有大小,情有久暂,但对作者这篇诗歌的审美情感却丝毫未觉孤独,足矣!


山野浪人,大别山诗刊常务副总编,作品发表多家纸媒和网刊,现为多家诗歌协会会员。)

读《被汉字喂养的民族》

文丨子麦

初读沧海一鹤的《被汉字喂养的民族》,给我的感觉是开阔大气、哲理纷呈,以情论理,犹如画中取水、风中慢舞轻飞。整首诗没有华丽的辞藻却蕴含历史与哲思。中华民族博大精深,汉字的文明是中华文明最深远又最核心的一部分。类似这样的题目,没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和对诗歌的理解是很难驾驭的。“在文明的青史里/你以象形的姿态孕育美丽”。诗句一开始从甲骨文着笔入情入理,接下来把甲骨文的美描画得淋漓尽致:“骨骼美感体魄健朗个性鲜明”,然后顺其自然地把对甲骨文的爱与自己的经历揉和一起:“不仅仅与我的喜怒哀乐一起亢奋/更懂得与我的恩爱情仇山高水长”。


该繁则繁,该简则简,正如齐白石画虾,不一定什么都画,只画气韵流动,画神态自如。上一节着重写了甲骨文,第二节金篆隶楷草行宋却一笔带过,用几行诗就把中国文字的精气神刻画得栩栩如生,令人为之叹服。


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开山鼻祖,也是全世界公认的古典文学形象大使和思想家,教育家。“半部《论语》治天下志士仁人谋稻粮”,济世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为历代人民所爱戴与崇拜。诗作者以沉重的笔墨面对现实,又以静观其变的姿态,“在扭曲的事实和哭泣的真理面前”,“该出手时就出手该冷峻时且静观/一笔一画都抒写得从容不迫/一字一句都拿捏得含蓄有度”。


诗的结尾把“我”融入到对民族的爱对“五千年的厚土”的滋润,从而把整首诗推向了高潮。“在亦歌亦舞亦庄亦谐的生存状态里/我触摸到一个被大美汉字喂养的民族”。诗人用高度概括的语言点亮全诗,让人对汉字的美更加憧憬,也对中华民族的宽容大度心生敬畏!


一首好诗没有绝对标准,但一首好诗至少能给读者带来愉悦、反思和精神慰藉。我耐心品读这首诗的目的:一是激励和鞭策自己;二是希望更多的写作者舍弃虚荣与投机,真正沉下心来写自己内心深处的文字。其实,我写诗也很早,一路风雨走来,到现在才懂得什么叫“诗味”。


读风如读秋,一片枫叶知根知底;读诗如读人,不见其面,但悟其心。


子麦,本名徐峰,中国现代诗人协会会员、《现代诗美学》签约诗人。)

我是作家


每期推荐一位优秀作家,尊重大家,尊重新人,我们深信有许多的优秀作家怀揣着优秀作品隐藏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欢迎自荐或推荐人选投稿至本栏目编委邮箱。来稿请附上作品、作品评论、个人简介以及高清照片。


栏目主持:

沧海一鹤   1481691439@qq.com


栏目编委:

周建国   826518094@qq.com

沧海一鹤   1481691439@qq.com



主编:胭脂小马

执行主编:蒋茜

副主编:沧海一鹤  不做梁祝


可一键关注
长按二维码
囊括大块
香象渡河
中华文学
桃花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