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诗词点评】大观诗社第二十五社

大观园 2019-09-14 16:47:55

大观诗社第二十五社

初冬

社主:水溶

前人诗词,写春、秋者偏多,写冬、夏者偏少。盖一则严寒酷热为人所不喜,二则伤春悲秋是文人通病。然四时之景既不同,揽物之情则各异。方过立冬,又值小雪,北有入户飞花,南有敲窗冷雨。一地清霜,满目寒草。风已萧萧,尚不凛冽;水仍脉脉,犹未封凝。本社以初冬为题,虽无新意,倒还应景。诗词均可,诗限五七律,限六鱼韵或二冬韵。词牌用《霜天晓角》,用词林正韵。

结社时间:2016年12月9日晚10点。

备注:诗词须紧扣“初冬”二字,当有别于深冬数九天气,有别于去年的“雪”“冷”二社意象。

点评人简介

文人,祖籍衡山,一介凡夫,好读书不求甚解,性嗜酒时能戒之。身负养猪之术,徒有画虎之才。信而好古,述而不作,学诗凡二十载未有所成,论平仄唯手熟尔。

总评


本社应社之作共二十三首,其中词六首,用二冬韵五律五首,用六鱼韵五律七首、七律五首。盖因今岁初冬天气颇佳,无论南北皆温热可观,故诸作品似春、似秋,甚至似夏。园主嘱余观而评之,因人分南北,事异而情不同,未免不能尽得社友诗中三昧,乃大胆妄言,姑且一笑。


夜半乱评诗,其味如斯。孤灯未灭是何时?欲长精神茶代酒,且作沉思。

不觉事犹痴,好梦迟迟。此中真意又谁知!品得窗边风渐紧,伴我心驰。

应社初冬之一用冬韵

文人

岁尽又寒冬,心头事几重。

雨住风常啸,云开雾正浓。

暖意杯中得,闲情槛外逢。

坐观萧瑟处,忽尔气填胸。

 

点评:信手之作,不予置评。


应社咏初冬以冬为韵

永隽

北风初凛冽,未可动苍松。

归雁帝都绝,寒鸦暮色浓。

云低天欲雪,歌罢气还冲。

何惧霜刀逼,解衣迎仲冬。


点评:诗有所寄,非关景也。然所寄之情由景而出,足可见下笔之所妙。

唯四联皆犯上尾,虽为小疵,以永隽老师之才力,亦可避之。

 

戏作赋初冬

三生石

长夏接长冬,闲愁剩几重?

竹窗青影瘦,菊圃洁心慵。

帘动知花落,航横待水溶。

添衣犹喷嚏,方觉晓寒浓。

 

点评:三生石老师又逞才子之气,虽为戏谑之作,巧嵌社中诸友名号,亦能应于题旨,合于题意。然三生石老师为社中执牛耳者,须多作引领提携,社中诸子皆期待之。


记初冬某日上班路

包僧之

夜尽霜难冻,肃衣振晓慵。

北风何迤逦,安步自从容。

呵气两三道,彩云千万重。

守愚偏适意,有日跃潜龙。

 

点评:冬日之守愚待有日潜龙而跃,亦有所寄托。唯前三联皆有不足,霜何以难冻?“晓慵”之词未免生硬,且与前句不搭,而北风迤逦之晨晓又何以见彩云千万?需将所观所思先厘清再下笔。


初冬

梅香如故

孤影对时钟,寒生百绪重。

林泉皆失碧,阡陌少余彤。

冷意因霜起,初冬与雪逢。

任其枯柳乱,心静自从容。


点评:颈联之韵有余味,结句之风自从容。取此二联。而首联之“百绪重”重复累赘,颔联之“少余彤”凑韵而作,需提炼改之。

应社咏初冬之二用初韵

文人

气象似当初,冬阳却不如。

逍遥长举酒,懒散怕翻书。

待雪寒风怯,添衣好梦除。

诗心倦犹在,陋室可安居。


点评:信手之作,不予置评。

 

初冬

三生石

霾销骋目初,负曝看盈虚。

银杏风庭灿,碧桐霜砌疏。

敞怀归暖室,落箸试寒蔬。

频嘱添新袄,南望念倚闾。

 

点评:前人多北望中原,石头老师南望故地,倚闾之望,儿女不可不念之,因“频嘱添新袄”,思亲之情更能感人肺腑。不过在霾销之日得负曝看盈虚之闲,冬日亦可安度,应浮一大白。


应社初冬

晓寒

天高犹日暖,缓步入吾庐。

阶下黄花折,墙边翠叶疏。

风旋忧稼穑,才浅愧寒樗。

安养田园处,雕梁尽不如。


点评:年纪轻轻,何得安养田园之意?若颔联差强人意,后二联则如脱缰之马,纵而不收。 


应社初冬

木青青

不觉又冬初,天青草木舒。

风黄银杏叶,水静菊花鱼。

喜辨曾经友,同尝应季蔬。

佳时难久驻,赏景莫踌躇。


点评:四平八稳,未有出奇之句,也未有出彩之意。


初冬

剽悍古战士

万里渐萧瑟,孤寒除岁余。

霜苍天地老,岭瘦竹林虚。

墨滞难为画,人稀少起居。

妖风邀鬼月,偷觑圣贤书。


点评:尾联画风一转,妖风鬼月,偷觑圣贤书,这是如何思得!然前三联之“竹林虚”“少起居”则凑韵。

 

初冬  

笙歌拂衣

黄菊满山居,水清正可渔。

瓤凉闲剥桔,风劲乱翻书。

夜冷生寒露,天晴褪旧裾。

岭南冬日好,十月馈新蔬。


点评:岭南冬日好,好在有果蔬之乐,好在无风雪之寒,“瓤凉闲剥桔”未免生硬。

 

应社初冬,得鱼韵

一湄

碧水初凝日,寒风入旧庐。

芦花堆雪密,木叶怯霜疏。

暝雀惊乌焰,栖鸦逐望舒。

四时轮又至,精进莫踌躇。


点评:乌焰之对望舒,意工字不工,且乌为鸦,出句亦有鸦,亦诗中所忌。尾句欲拔起,然则前无可承之事,故虽曰精进,令人惑之。

题初冬闲居

包僧之

天光看黯又冬初,瓦上残灰早弃如。

久闭蓬窗迎短日,扫清庭院慕茅庐。

非如雅士谈迂阔,自许闲云任卷舒。

鸿雁关山方过尽,也应还顾羡斯居。

 

点评:有所思,然则未能表达。或因自解其诗中意,而他人未察之。如“瓦上残灰”“弃如”之词未明所指,久闭蓬窗何以迎短日?扫清庭院何故慕茅庐?盖胸中有事,纸上难言,或言之不达。建议多读前人佳作,融会贯通,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方可从容提笔、恣意挥洒。


初冬

顾以诺

几度狂风木已疏,但描竹影入窗虚。

频怜漠漠叶谁扫,每笑慵慵发懒梳。

雪霁多情吟旧句,霜晴有味试新蔬。

香寒篆冷灰心字,长夜无聊好读书。


点评:园主之句已得其味,有闲适之气,尤喜尾联。然尾联之“灰心字”易生歧义,可再琢磨。

 

初冬

水溶

残叶随风落更疏,庭阶近日晓霜初。

云端有雁犹闻唳,江面无冰尚可渔。

寒浅只须温薄酒,夜长应计买新书。

慵慵一梦罗衾暖,万事算来尽不如。


点评:王爷之作,大爱颔联,如香菱所言: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颈联亦佳,由景生情,唯出句可商榷之:夜长无计买新书?夜长应计读新书?尾句孤平微瑕。

 

初冬书怀

水阁云窗

木叶萧萧雁影疏,渐寒云物寂冬居。

曲栏何处问梅讯,暖茗一杯添室隅。

羞见诗囊少珠玉,肯将心径失耕锄。

夜长不寐思前事,秉烛无妨扑蠹鱼。


点评: 冬夜秉烛扑蠹鱼,亦见其趣。中二联出句皆佳,对句为对而对,意思虽到字面却拙了,可炼之。另,隅为七虞韵。

 

初冬

解语花

日冷风寒雨渐疏,枝头鹊闹喜如初。

流光暗转难相负,藕败香消意未除。 

枯叶满园留客赏,寒梅欲雪敛眉舒。

无心独访人斜倚,俗事萦怀怎可书。


点评:日冷风寒,枝头鹊闹,似是春来,实则冬到。如此风光如此景,闲来俗事不须书,亦是浮生快事。

颔联对仗不工,颈联之“敛眉舒”无理。客赏枯叶亦是无趣,可从字面提升其意。另,藕败香消,而藕香之有无历来有所争议,建议避之。

霜天晓角·海上初冬

一湄

霜天海阔,石罅频堆雪。

渔罢棹歌清越,残阳小、浓云迭。

寒烟连古碣,一时鸥颉滑。

归处正涛声烈,白浪滚、归心热。

 

点评:海上初冬,却无想象中的冬景,只有一片海水,残阳小,浓云迭,所以引发“归心热”。

全篇景象太多,太多则乱,另,“归处正涛声烈”是一个六字句,此种断句的方式虽然前人亦有,然感觉不佳。


霜天晓角   初冬

(双调四十三字,三平韵)

梅香如故

冬也疏狂,老枝挂白霜。

风舞玉扇纷坠,季初冷,雪清扬。

惆怅,夜未央。拥衣填断肠。

惟有窗前月影,知妾意、伴彷徨!

 

点评:大雪纷飞,显然是北国之冬,一句“冬也疏狂”尽观之。可是,纵然惆怅,纵然断肠,又如何拥衣填断肠?显然无理。虽然无理,却也有味。

玉扇纷坠与雪清扬重复了;“知妾意”是可是对月而言?此身须嫁窗前月,惆怅望之更断肠。


霜天晓角  初冬

梅花落

冬风起速,寒月穿疏木。

夜夜霜前病酒,斜倚坐,看青竹。

杯覆,瑞脑续,遍把锦书读。

 又忆旧时相见,执子手,共剪烛。

 

点评:初冬之夜,寒月霜前,病酒独坐,自然思绪千,“遍把锦书读”可是读出了相思之意?于是结句升华,虽然淡而叙之,却也情怀满溢。

“杯覆,瑞脑续”句,似乎不通,杯覆后如何续以瑞脑呢?另,个人不建议诗词中用“瑞脑”之类的词。


霜天晓角·初冬 

 暜航

遥空雁绝,院宇蛩声歇。

犹恨玉尘沾袖,风来处,飞霜叶。

拥炉翻书箧,唤龙团慢啜。

安得早梅高插,对酌酒,寒香洌。

 

点评:有茶有酒,果然惬意!雁绝蛩声歇,风来飞霜叶,初冬之萧瑟似可见之。拥炉而暖,待梅酌酒,正是才子之事!

唯“玉尘”所指不明,“唤龙团慢啜”之一字领句式似与词谱相违,“拥炉翻书箧”句似以凑韵。


霜天晓角 初冬

洁心

寒风轻送,斜竹芦帘动。

庭闱海棠初绽,小春暖、何尝冻?

芭蕉仍郁蓊,青毡还旧梦。

欹枕卧听无寐,罗衾冷、谁人共?

 

点评:如果不是题目,谁会相信这是初冬?海棠初绽,芭蕉郁蓊,明明是夏秋之风光。盖中国之大,北国风寒雪冻,南疆仍是和暖宜人。如此气象,却生“罗衾冷、谁人共”之怨念,便觉心有戚戚焉。


霜天晓角 初冬

青影

枝残叶瘦。正冷清时候。

初雪半遮篱下,斜阳隐、寒风透。

把新茶煮就。取茶香细嗅。

明日别乡能忆,梦向北、逢冬又。


点评:上片写景下片抒情,是词的惯常作法。上片之初雪、斜阳、寒风,不但冷清,而且肃杀却,被下片之新茶煮就,如身置温暖之室,不管室外之凛冽,不亦快哉!

不过,到了初冬是不是还有新茶?另外,“逢冬又”这种句式放在句尾,似乎读起来不太畅快。


大观园

本社主旨:作为红迷的诗词创作交流平台,旨在以红楼辅仁,以诗会友,切磋砥砺,共同进步。为社员制造一个和谐热闹,活泼有趣的学诗练笔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