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燕园歌哭:青春与天才的灵光一现丨11首感人的诗与1首绝望的歌

初岸文学 2018-02-13 05:00:26

点击蓝字,欢迎关注“初岸文学 |  第38期

五月的燕园

树木葱茏    鲜花盛开

一代代的青春从这里走过

一代又一代诗人与歌者

从这里四散离开


黄金的80年代    这个园子里

诞生了多少诗人    无以计数

留下了多少青春的咏唱

至今    仍在一些人心里回响 


值此北大119周年校庆之际

初岸文学精选一组

当年传诵一时的燕园诗歌(好诗太多,难选!

11首+1首

不乏天才的灵光一现

未免青涩与年少意气

以致意80年代的青青校园

致意所有人    稍纵即逝的青春



▎特别推送


本期特邀北大84级中文系校友翁彤、86级法律系校友贺芳、84级法律系校友韩宇朗读80年代北大诗歌的3首代表之作,分别是:骆一禾《美丽》 、沈群《》、戈麦《没有人看见草生长》。欢迎点击欣赏聆听!





特别故事

远行刚刚归来的翁彤本欲推辞这次的读诗邀约,但是小编发给他这首《美丽》之后,他立即回信说可以读!


原来,这首诗的作者骆一禾是跟他同住一栋楼的发小,是比他高四五级的中文系师兄。翁彤动情地回忆起:他最后一次见到骆一禾,是轮到骆一禾来收水电费。他久慕师兄之名,主动搭讪:师兄,我是你的中文系师弟。骆一禾回答:“哦,是吗?“——就说了这么三个字,他在生人面前就是这样羞涩而矜持的。之后不到半年,他就去世了……


生命有时,流光无情,而记忆深情,青春的诗歌永不散场。




1


美    丽

骆一禾


又闻雨声

那水里的浪花盛开

你那葱青的小屋顶依旧


阳光晒暖后背

飘着春雪

一种早早的感觉

使我期待你

你是才惠的青草

初通人性


1984.9 

小编注:骆一禾,生于1961年,中文系七九级学生。毕业后在《十月》杂志社工作。1989年5月31日去世。《骆一禾诗全编》已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2




歌:阳光打在地上

海  子


阳光打在地上

并不见得

我的胸口在疼

疼又怎样

阳光打在地上


这地上

有人埋过羊骨

有人运过箱子、陶瓶和宝石

有人见过牧猪人。那是长久的漂流之后

阳光打在地上。阳光依然打在地上


这地上

少女们多得好像

我真有这么多女儿

真的生下过这么多女儿

真的曾经这样幸福

用一根水勺子

用小豆、菠菜、油菜

把它们养大

阳光打在地上


小编注:海子,本名查海生,法律系七九级学生。1983年毕业后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海子诗全编》已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3



沈  群



我知道,你爱船

你喜欢静静地坐在礁石上

抱着双膝

看那一叶轻舟飘向天边

 

我相信,我会成为船的

——踏着细浪走进你的双眼

 

啊,假如我真是条小船

你不会是那沉重的锚吧

 

你真爱这飘忽的生命

就做一片洁白的帆吧

让蓝蓝的风

化成船的动力

向红气球一样升起的太阳

遥遥召唤

 

相信我俩不会分离

永远

因为

船的力量在于帆

帆的生命在于船

 

就那样相依着

一起向前

漂过大海

再飘上蓝天

 

我知道   你爱船

……


小编注:沈群,中文系七九级学生。


4

起   风

西  川


起风以前树林一片寂静

起风以前阳光和云影

容易被忽略仿佛它们没有

存在的必要

起风以前穿过树林的人

是没有记忆的人

一个遁世者

起风以前说不准

是冬天的风刮得更凶

还是夏天的风刮得更凶

 

我有三年未到过那片树林

我走到那里在起风以后


小编注:西川,本名刘军,英语系八一级学生。出版有诗集、随笔集多种。



5


房屋与梅树

臧  棣


毕竟存在过那样的时刻

房间里的女人还很年轻

她站立不动在四月的窗前

瘦削的双肩栖落两只白鸽

 

其实很可能并没有白鸽

而是她那花枝般的姿态

让我们感到露水滋润的安宁

血液凝结就像暗红的辣肠

 

那些梅花繁星般饱满

把春天最初的盛开移近她的面庞

甚至通过她鲜明的凝神注目

构成那房间里最深湛的秘密


1984

小编注:臧棣,1964年出生于北京。中文系八三级学生。文学博士,著有诗集《燕园纪事》。


6


徐  永


向你致敬,天空中

最勇敢的游击队长

 

变换的阴影,遨游苍穹的黑帆

狂风中更具有狂风的形象

 

当你俯冲,像天外投来的陨石

足以给沉睡的大地带来一个奇迹

 

当你垂落,宽阔的疲惫

像乌云压断老树的脊梁

 

有时,我在山巅守望,你拍打的翅膀

是夕阳西下时最后的光芒

 

让我看见:岁月的金色的重量

多么灿烂地浓缩在你的身上

1987

小编注:徐永,本名徐永恒,1965年10月生于四川万源,中文系八三级学生。


7


火   貂

杜  拉


    R在我手里犹如一只红色的火貂

又像一只帆船。

从水上回来。运了一舱的火貂。

 

在那些有禁区的夜里

              我急急忙忙地走过旧事

把R放养在浓密的丁香花荫下

或者幽静的古水池边。

R像一只旧船上的火貂。

 

        并且,那时我们沉默着来来去去

途中遇上很多的商船

走我们这 条水路。

               我抬头像一片帆落下

               惊起火红色的旧事

               使它们四处逃散。


1987.5.11

小编注:杜拉,本名洛兵,俄语系八四级学生。


8


走西口

——献给四月的一个星期六

西  塞


我不是为了你才走的

西口外那么荒凉

你唱一支陇味儿的情歌吧

让口外开满你的名字

 

西北的姑娘

即使成为母亲

也是爱花的

你姓马

母亲便称你马兰

 

我噙着泪水

走过风声满潮的西口

从此,梦中会是安稳的

我坐在一块冰冷的石上

张望放羊的孩子

太阳血

洗红高原上行走的父亲

 

我走过西口

口外开满你的名字

小编注:西塞,本名李晓彤,中文系八五级学生。



9



当风起时

西  渡


                           当风起时

我看见许多正在消失的景物

我内心的深痛无法解释

友人的身影在风中越走越远

灯火熄灭的街头(就像吹灭的灯盏)

我独自把背叛了我的爱人怀念

 

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怀念

这孤独说穿许多人生的秘密

有许多人用他们的一生默默体认孤独

对自己以往的经历,有许多人

讳莫如深

 

而我在大地上四处流浪,期望

        和另一个人相遇

但幸福显得多么遥远

阳光需要走多久

马匹需要走多久

 

还有人在风中制造房屋

把自己砌进更深的孤独

没有人应邀进入我的内心

和一个人擦肩而过时

突然的一道阳光会停留多久

 

                          当风起时

许多人想起一生的憾事

许多人吹灭蜡烛

怀念把他们引入阴暗的梦乡

                           当风起时

许多人一直把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


1988.10.13

小编注:西渡,本名陈国平,中文系八五级学生。著有诗集《雪景中的柏拉图》。



10



钟声之外

白  鸟


钟声响起的时候我平静地

歇息在一块大石上,岩石像钟

我默默聆听,我是在聆听

这并不流行却很恬然的

从远古传来的声音,植物悄悄生长的

声音,阳光嗡嗡作响

以及其他形式的声音

羚羊穿越沙漠风掠过原野

 

钟声响起的时候我简单得没有

影子,你却来到

我的面前诉说作为一颗树的

悲哀,树叶金属般光泽

阳光铺天盖地

 

钟声响起的时候

肯定有人回忆有人哭泣全因时间

肯定有人毫不在意,肯定

有人走向太阳,像回巢的鸟群

只有我一个人坐着聆听

钟声只是一种形式

却使我们看到各种声音的颜色和形状

火焰翻动上万条舌头

那口钟浮着宛如一条木船

钟声之外

黄昏灿烂夺目我单纯得像个

孩子

 

钟声里我们完成相爱和钟声一起死去

却发现自己本身就是一口钟


小编注:白鸟,本名熊大勇,另有笔名马嘉、熊原,中文系八五级学生。


11


肖像十四行

恒   平


我的躯体,这副锈迹斑斑的皮囊啊

要到几时才能让我熟视无睹

彻底放弃对自身的眷顾和留恋

像出家的佛陀,如羽毛漂浮空中

 

心像身躯一样污浊、孱弱,波澜四起

倘若不是有死亡远远地耐心等待

我不知该怎么面对纷至沓来的虚假的声音

让头颅安置在清澈的井底

 

蔡恒平,神明说:不要轻举,妄动

伸手反摸自己冰凉的胸口

双手能抓住的东西才是事物的本质

 

神明啊!我是个愚鲁的人、不堪救药

和我的同类格格不入。请怜悯我

接纳这颗孤单失群、显得可笑的灵魂


1989 秋

小编注:恒平,本名蔡恒平,1966年生于福建,1983年考入北大中文系,后休学一年,转入八四级,1991年获文学硕士。



12



没有人看见草生长

戈    麦


没有人看见草生长

草生长的时候,我在林中沉睡

我最后梦见的是秤盘上的一根针

突然竖起,撑起一颗巨大的星球


我感到草在我心中生长

是在我看到一幅六世纪的作品的时候

一个男人旗杆一样的椎骨

狠狠地扎在一棵无比尖利的针上


可是没有人看见草生长,这就和

没有人站在草坪的塔影里观察一小队蚂蚁

它们从一根稗草的旁边经过时

草尖要高出蚂蚁微微隆起的背部多少,一样


但草不是在我心中生长

像几世不见的恐慌,它长过了我心灵的高度

总有一天,当我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

我已经永远生活在一根巨草的心脏


1990.4.29

小编注:戈麦,本名褚福军,生于1967年。中文系八五级学生。毕业后在中国文学出版社工作。1991年去世。遗作《彗星——戈麦诗集》由漓江出版社出版。


图片来自北大官微


▎校庆福利

动动手指,欢迎评选你心中最喜爱的北大诗歌吧!分享至朋友圈,发送截图给后台(进入微信公众号,如给好友发送图片一样操作),将有机会获赠初岸文学「纯美阅读」名著系列最新图书《巴黎圣母院》,一共12个名额!(为了庆祝北大119年华诞,小编四舍五入,随意定了个数字就是12咯。)


▎荐读 北大诗歌精彩回顾


为美而想|骆一禾

我的琴声呜咽|海子的诗与歌

钟鸣大野,海子之后另一位以命写诗的杰出诗人|献给黄昏的星

令人震惊的爱的表达!或许是中国最牛的情诗|七日书

把四十年的历史慢慢熬成一首诗|西渡:一个钟表匠人的记忆

聆听,一曲东方的歌谣|橡子:白鹇

西川:在哈尔盖仰望星空

你在的那个地方,依然有光|冷霜:重读曼德尔施塔姆

致诗酒岁月|恒平:内心生活

以梦为马!海子最美的10首诗|海子纪念特辑



读诗嘉宾

北京大学中文系暨心理学系84级校友翁彤

北京大学法律系84级校友韩宇

北京大学法律系86级校友贺芳



封面、首图摄影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李淑静



编辑|小文


青春永不散场


初岸文学,与美同栖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本平台使用文字、图片及音乐等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部分作品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相关权利人与我们联系,以协商授权事宜。转载请后台留言,或与小文联系:微信号wenvia。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