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交流要多深入,才算关系好?

小说书库 2018-12-05 17:32:36


  “你们是谁?放我出去!”


  她明明就在街道上派发传单,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里呢?


  打量着四周围,晨星只觉得心中的害怕更盛。


  角落里,清贵冷峻的男人似乎觉察到了动静,他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向晨星的身边。


  一道刺眼的灯光亮起,晨星不由抬手遮了遮眼睛,她看着眼前充满压迫感的男人,不由身子一僵,又感受到自己的下巴被他伸手托起,晨星更是用力别开脸去:“你到底是谁?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真是像”


  男人轻轻笑开:“还从来没人敢跟我这样说话。”


  “放开我!”晨星剧烈的挣扎着,却猛然撞入男人漆黑的眼眸里。


  他说:“嫁给我,我帮你爸还债。”


  “你有病吧?”她怪异的看着他,眼中布满了惊诧。


  男人却也不恼,从容的点燃了一支雪茄,轻轻的含在嘴里:“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他轻轻呼出一口烟,盯住她的脸,目光如炬,似乎在透过她看向别人,“你应该庆幸你长了这样一张脸。”


  晨星被烟喷了一脸,咳嗽了两声:“放开我!我还要去工作!”


  想到自己的继父欠了一大笔债,晨星心中就沉甸甸的压抑。


  “钱,我可以给你!”男人的耐心有限,站起来挥了挥手,立刻就有黑衣男子走过来把她抬了起来,“送回我的卧室。”


  “是!”


  “放开我!”晨星惊慌失措的说着。


  男人却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看着两侧抬着她的黑衣男人,晨星吓得小脸煞白却又闭紧了嘴巴不言不语。


  门被打开关上。


  晨星被扔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可依旧震得她脑子发蒙。


  还没缓过来,一具温暖和沉重的男性身体就覆在了她身上,微微暗哑的声音在她耳旁炸开:“怎么?第一次?”


  晨星本能的想要反抗,却被男人巨大的力道控制的动弹不得,一股绝望慢慢将她吞没:“求你,放了我……”


  压在她的男人看着她,却忽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贪婪的嗅着她发边的清香,痴醉的轻抚着她的脸,声音迷乱:“欣欣,你终于回来了”


  “你醒醒!看清楚!我不是什么欣欣!”


  男人好像清醒了一些,懊恼的皱了皱眉头:“乖一点,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毁了你。”


  他的声音带着恐吓,晨星浑身一震,咬了咬牙道:“只要我陪你一夜,你真的会帮我爸爸?”


  腿间一凉,是裙子已经被他掀开,男人重新陷入了迷乱的情欲中,带着诱哄,“对,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欣欣,只要你呆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嗯!”


  身下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晨星痛苦的闷哼出声,身上的男人却无心去顾及她的情绪,掐着她的腰猛烈的动作起来。


  “求你慢点”


  男人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让她深知渐渐迷乱,破碎的呻吟从口中逸出。


  “欣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清晨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射到床上的俩人。


  晨星幽幽转醒,视线在触及到身边的男人时,她身子不自觉的一僵。


  昨晚的一切都在脑海里走马观花似的快速划过,她敛下眼中的苦涩悄悄的掀开被子想要起床,可谁知脚刚触地就双膝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脸上布满了苦涩,晨星扶着旁边的床头柜慢慢起身,颤抖着双脚一步一步的挪动到了浴室内,却不知她身后的男人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睛。


  看着镜子内的自己身上布满了青紫的模样,她又低着头赶紧走进了淋浴底下冲洗着。


  晨星用力的擦拭着肌肤,仿佛就像是为了把那个男人在她身上遗留下来的痕迹给清洗干净似的。


  氤氲的浴气把晨星给熏的面若桃花,穿戴完整,她走出浴室却在看到南宫昊清醒的靠在床头,不知怎么的她心中多了几分慌乱。


  “过来。”南宫昊道。


  晨星站在一旁手足无措,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畏惧。


  “过来!”


  看着眼前的晨星一副原地不动害怕的模样,南宫昊眯了眯眼又重复了一遍。


  晨星闻言一颤,脚步却依旧停在原地:“我…我可以走了吗?”


  弱弱的声音被南宫昊听在耳朵里说不出来的烦躁,视线却又在瞥见她那张熟悉的脸上布满了害怕,南宫昊神情一晃,罢了


  掀开被子,南宫昊赤裸的样子被晨星看在了眼中,他精瘦的胸膛上没有一丝赘肉,腹部更是明晃晃的八块腹肌昭显着男人的好身材。


  他就不能穿件衣服?!


  脸色绯红,晨星心中暗自腹诽。


  听着男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晨星心跳的也越发的快了起来,整个人都紧张的不行。


  站定在女人的面前,南宫昊冷冷一笑:“你,不认识我?”


  他盯着晨星,眉目间多了几分的自负。


  南宫昊是谁?s市顶层呼风唤雨,光是打个喷嚏整个市场都要抖三抖的男人!更不要说他强大的出身背景了。


  整个s市,怎么可能有不认识他南宫昊的人?不说别的,光光是每日的财经报道上都布满了他的照片跟报道


  晨星闻声快速的看了一眼南宫昊却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


  细小的声音响起,南宫昊看着晨星眉头越发的紧了起来。


  她一脸坦然的模样的确不像说谎,可想到他在s市的盛名,南宫昊一笑又是伸手抬起了晨星的下巴:“女人,记住,我叫南宫昊!”


  他语音刚落门就被敲响,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男人的声音:“总裁,八点整有个会议需要您的主持。”


  南宫昊闻言弯腰也不知道在晨星耳朵边说了些什么,随之又快步走向门口,晨星却猛地转身瞪大眼睛看着他的背影,神情满是惧意。


  什么叫他跟她还会见面?


  想要开口质问,视线却在看到南宫昊离开了房间,晨星闭紧嘴巴想要开口的话也不自觉的咽了下去。


  整个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晨星失魂落魄的想要开门离开却又停住了脚步看着来人


  “小姐,这是我家总裁让我交给你的。”


  手中被塞进了一张支票,晨星眼中划过苦涩却又听到来人说着:“我家总裁说了这是昨晚答应过您的报酬。”


  男人说完话转身离开,晨星却因为昨晚,报酬那几个字而羞的脸色通红。


  看着手中的支票数额,想到男人答应救她父亲的话,她苦涩一笑拖着疲惫的身子转身离开了这间卧室。

  “该死的东西!一整晚都去哪了?”


  晨星刚一踏进屋内就听到继父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她敛下眸中的苦涩低头快步走进屋内,在看到眼前的男人后,她张口喊了一声:“爸。”


  李伟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继女不由冷哼一声:“去哪儿了?”


  他贪婪的目光在晨星的身上上下打量着,眼神中满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目光。


  晨星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敛下眼中的厌恶开口道:“爸,妈妈跟弟弟呢?”


  她柔柔的嗓音响起,李伟却突然的掀翻了桌子。


  “碰”的一声,本就脆弱的折叠桌子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晨星缩了缩脖子眼神里布满了诧异跟惊慌,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李伟一把拉扯住了头发:“该死的东西!我问你昨晚去哪儿了!你倒好反问起我来了?”?


  他喘着粗气拉扯着晨星的头发,眼神里却布满了情欲。


  看着因为拉扯间她微微露出的肩膀,李伟眼中的淫光更盛。


  他早就想要尝尝她的味道了,要不是因为地方小人多而使得他施展不开手段,他早就把她给做了!


  不过


  李伟奸邪的笑笑,今天倒是个不错的日子,老婆儿子都不在家!


  看着晨星白皙圆润的肩膀,李伟只觉得某处痛的不行,他抓着晨星更是快步走向房间里。


  “碰”的一声,他把晨星整个人都扔进了床上。


  晨星被摔得晕晕乎乎的,等反应过来李伟也已经握住了她的两只手。


  她眼中布满了诧异跟慌乱,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晨星只觉得胃部都隐隐作呕。


  “放开我!”她激烈的挣扎着。


  李伟看着却嘿嘿一笑:“放开你?做梦!”


  他可是想了她不知道多久,怎么可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晨星此刻却面如死灰,她不是不知道这个继父对她的想法,而是她实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的胆大包天!


  想到要是她的母亲跟弟弟回来看到这幅样子,那她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心中快速的想着对策,晨星更是挣扎着努力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时间。


  “行了行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吧!”李伟摁住晨星的手,脸上有些不耐烦。


  挣扎几下他还能当情趣呢,老是这么挣扎下去,他还要不要做了?


  李伟嘿嘿的笑了笑,一只手捆住晨星的手,另外一只手却要快速的去脱她的衣服


  “不要!”


  她说着脚上也没闲着,只听到李伟惨叫了一声滚下了床,双手捂着裤裆满脸的痛楚:“该死的东西!”


  他的命根子不会废了吧?下身火辣辣的痛,李伟此时恨不得宰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晨星冷笑一声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剪刀就对准了李伟:“滚开!”


  她眼神凶狠的模样被李伟看在眼里,仿佛是没有料到眼前这个柔弱的继女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李伟一时之间有些呆楞。


  就是这个时候!


  晨星拿着剪刀对准了李伟,快速的跑出了卧室。


  李伟反应过来随机紧追其后,看着晨星想要开门,他自得一笑:“别白费力气了,门的锁早就被我换了!”


  他说着就要上前去抓她,可晨星却没有这么容易让他得手,她眼中划过一抹凶狠,抓着手中的剪刀,晨星转身就往前刺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李伟不可置信的捂着腹部,看着晨星手中的剪刀,他更是恼怒。


  这个该死的东西居然敢伤他?


  这个想法一出来,李伟更是恼羞成怒的伸手就要去抓晨星。


  看着眼前的李伟恼怒的模样,晨星眼中划过一抹冷嘲又是扬了扬手上的剪刀,她颤抖着声音强装着镇定:“爸!你应该不会想要再来一次吧?!”


  她话一出口,李伟一怔堪堪止住了脚步,他的确并不想再来一次这样的痛楚,可要让他放过她,他却又不是那么的想,毕竟不是每次都能碰到没人在家的情景。


  李伟停在原地思考的样子被晨星看在眼中,她心中有了几分的思量,握着剪刀的手也是越发的用力:“你把钥匙交出来!”


  看着她背对着门手中又握着剪刀的模样,李伟心中冷哼了一声,捂着伤口的手上也沾满了更多的粘稠。


  伤口隐隐作痛,李伟眯了眯眼睛心中顿时有了个思量。


  他另一只手掏着口袋,眼神却盯着晨星:“钥匙给你可以,不过你得自己过来拿。”


  他掏出钥匙对着晨星晃了晃,眼神满是邪恶的打量。


  晨星警备的看了一眼李伟,又在看到他的伤口后,她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害怕,大步走向李伟。


  反正他还受着伤!


  白皙的手指刚碰到钥匙,李伟勾唇一笑趁着她疏忽大意快速的握住了她的手:“哼!这下你可算跑不掉了!”


  钥匙跟剪刀叮的一声掉在地上,晨星心中一突慌乱道:“放开!”


  她说着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看了一眼面对面的李伟,晨星眯了眯眼抬脚就踩在了李伟的脚上,看着他吃痛的放开了她,晨星随之又是狠狠的往他腹部一摁!


  瞬间血就涌了出来,看着李伟吃痛的惨白着脸,晨星快速的捡起钥匙打开了门就往外跌跌撞撞的跑去。


  她手上布满了李伟的血迹,路上的行人看着晨星这幅慌乱又怪异的模样纷纷都避了开来,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晨星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人的打量,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跑,跑的远远的。


  慌乱间,只听到马路边上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晨星此时却脚一软瘫坐在了人行道上,大口的喘着气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辆车,眼中布满了惊魂未定的后怕。


  “怎么回事?!”


  司机闻声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更是惶恐:“总裁,好像撞撞到人了。“


  南宫昊闻言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司机早就下车给他打开了车门。


  在看到马路上低垂着头的女人,南宫昊眼中划过了一抹厌烦:”你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话一出口,司机立马点头走向女人,却在看到那张脸后,司机明显的愣了愣:“陈小姐?”


  晨欣闻言颤抖着身子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眼中却布满了疑惑。


  而南宫昊在听到晨小姐三个字后更是快步走向了她,在看到眼前的女人一副落魄的样子,他又是皱了皱眉头却破天荒的弯下了腰把晨星一把给抱了起来。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com 搜索21361

更多后续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长按二维码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