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国诗点将录——木石轩主人

國詩 2018-11-07 15:21:45

木石軒主人,本名江振洋,1986年3月15日生,江蘇如東人氏,銘社社員、北社社員,現就職於江蘇可一集團。學五載,廢五載,得了忘了;詩十篇,詞十篇,真耶幻耶?

詩十篇

前塵好去莫回頭,燕子樓空水自流。
眞个人間無歲月,看花又是一身愁。

半室書塵半室詩,不題公義不題私。
偶然吟得清空句,便是人生得意時。

夢後樓臺含遠翠,石頭城裏雨聲催。
乍飛嬌燕餘靑影,漫理疏桐呼綠杯。
聞道西風凋寶樹,已凉秋氣逐人來。

三月忽春暮,寒溫復幾經。
市偏思往燕,草盛破流螢。
漫讀即拋筆,耽吟近食腥。
久居無所有,多病並多齡。

北望煙波裏,君寒我亦窮。
新桃春社近,舊約鼎山空。
問況知情味,裁詩遺玉櫳。
可憐雙燕子,來去踐東風。

十載南冠一轉輪,美人如玉負青春
自因微雨妨征棹,況屬多愁誤採蒓。
無限清思憐柳絮,有時薄酒遣魚鱗。
小樓久未談書味,讀得玲瓏意更真。

大風聲勢浩漫漫,鼓點銅琶助壯彈。
步出公司疑浪涌,車行市道覺衣寒。
白沙積聚旋拋散,黃葉紛飛忽作團。
一片雲遮時朗照,满城人馬走如丸。

四載幡然塊壘澆,行行泛梗仰江潮。
楚雲高望山容渺,風露愁聽夜雨寥。
翰墨疏沉何可語,萱堂苦病未堪調。
文章束後侵塵久,誰遣冰心到紫霄。

一十一年前,吾生俱少年。譬如二月柳,長汲水涓涓。又若三春卉,離離時滿田。學詩多役志,交語每思贤。從會二三載,自將一百篇。五人同結義,七歲各分遷。不奉天池使,常稱陸地仙。電通皆乃爾,思及若雲煙。團扇歌懷戚,洞簫情可憐。憶年輸一夢,抱病訴幺弦。人世勸長健,加餐及足眠。

江生七月別南京,一路長車入鄉程。鄉程千里並萬里,心情與之同縱橫。浮思少年村中事,汽笛嗚嗚夢未成。出站略看掘港鎮,鎮中新貌使人驚。高樓已從無處起,人物嘈雜喜氣盈。轉乘公交二路車,車頭直向北村行。車上有人話鄉音,鄉音鄉事仔細聽。過卻一百三十店,下車羊腸生倒荆。羊腸小路不盈尺,漸見農人事農耕。農人猶識江生面,隔田停鍬問姓名。祖母倚門時張望,捉裙褰衣走相迎。急牽行李卸背包,絮絮叨叨無完聲。北屋木櫥取米食,土竈火星猶未熄。將來放諸飯桌上,煮熟還經幾回炙。兩尾魚並一碗肉,魚肉平常喫不得。我向桌前加餐飯,祖母竈邊説且泣。當時遠親新殞身,家中同去弔亡魂。親戚有人在外蒙,相邀祖父與渡津。打工強似種田翁,一日三十是工薪。祖父欲同親戚去,家中相勸卻回瞋。洋口海港正開發,充田減産日含辛。鄰組人家新發迹,將田送與我家耘。十日翻得地皮肥,祖父離家贈他人。他人不謝荷鋤苦,坐享還笑祖父村。而今離家且半載,電話止得三回聞。天寒地凍何所似,但見二毛雪紛紛。邊境蘇聯操兵日,槍炮聲夾鳥獸音。搬磚運瓦皆無力,每至夜深暗沉吟。萬幸領導多照顧,傳達室裏為守門。家中聽此聲音噎,清淚偷拭夜復晨。但願長得身安健,不須勞累更辛勤。大兒工作且三年,手足勤快有人緣。人事部門晉科長,辦公未敢半日閒。保險公司意難猜,如今工資不如先。公司路遠租房住,租房喫穿總費錢。可奈用度如流水,日積月累如細泉。經理曾為牽紅綫,二年談得好姻緣。顧家女兒有姿色,顧家老人漸為難。可憐錢財斂不成,被我誤他七百天。七百天裏長吁嘆,大兒展轉母不安。大兒母親都無計,十宵八九不成眠。豈肯從今碌碌過,夜半自學靑燈邊。不得餘暇掃灰塵,不飢不飽作三餐。亦自南通學習回,回來諸事一如前。母親在家最操持,海濱工廠做零時。撿罷紫菜洗文蛤,日班夜班不言辭。一天伏地胸腹悶,歸家説與祖母知。還悔錯過幾班次,數日咨嗟復噓唏。更因家事被人輕,任嚼閒話獨自悲。屋前屋後有良田,祖母家中豈能支?碎步田間細細鋤,每至農忙母請歸。小忙猶可拼全力,大忙全力不可為。可憐家中雙弱女,相顧凄惶倚仗誰?前回村中收毛豆,三點四點起披衣。又有麥忙先後事,多方請得鄰人攜。請人相幫豈容易,要具酒水付財資。酒水財資不敢薄,須思明年此日時。復有急風兼急雨,衝去新施葉下肥。東鄰閃電擊檐角,場中天火來回啄。南鄰少年學木工,為怕辛苦不勞作。西鄰老嫗串門去,路滑撲地死於陌。北鄰父母同赶海,赶海身死天公惡。心中無限傷心事,高哭低咽悲如此。拭罷雙淚淚還流,衣襟簌簌不勝愁。愁極殷勤復叮囑,在校無須思禾黍。正須勤學趁年華,本職功課不可差。桌前聽此正襟坐,前塵有失更有過。自幼偏愛讀文章,兼讀時文與宋唐。閭裏文章稱妙筆,後來沉迷廢學堂。更添閒愁還折柳,相思新店女兒妝。相思不能相惜取,鎮日無心佯其狂。旣感今人輕棄我,全向古人訴凄凉。吟罷詩風學塗畫,一身漸入此門行。二載韶華不知歲,倏出還沒是流光。須臾高考諸事畢,暗恨聲中立斜陽。同年眾子皆高就,忝附其末渡長江。等閒又是兩年過,愈迷詩書餘事忘。詩書浸淫但小成,老大今須謀稻粱。混形蘆蒿湖浪下,階前草色與天長。徘徊更是無好計,怕聽淚下説肝腸。君不見撲雲行雁來無信,送愁流水去不盡。又不聞愁懷一身天地窄,長烟四遠流星隕。又不知背江眉際生雲樹,走月車前渺霜鬢。一自深宵坐起時,從教燭燼堆一寸。

詞十篇

江南

江南道,曲曲接雲霄。一水前邊如是賦,萬花深處謝家橋。日落又聞簫。



江南春
雲出岫,草平莎。香分桃杏遠,波散柳條多。熏風吹得春光好,教我如何不想她。

浣溪沙
漫倚欄杆四靜時,自憐懷抱欲眠遲。一襟風露冷於兹。
天上雲如卿寂寞,雲邊月是我相思。看雲看月兩依依。

減字木蘭花
寒蛩韻切,屈指光陰餘燭屑。獨自凄凉,軒主風流屬舊狂。
故人安未?倚馬文章多不記。啊呃聲驚,仿佛前生不住聽。

蝶戀花
春信幾番風雨裏,纔遣輕晴,忽放輕寒恣。百五小庭身又寄,梅花落盡能相思。
料得冰城憐玉臂,減了香肌,添作傷心矣。說與宵深猶不寐,當時我亦將將醉。

虞美人
畱春不住何由得?減了花顔色。閑懷漸已轉星星,更著幾番風雨又清明
百年料合江南老,此外皆飄渺。斗居狼藉一詩囊,伴我低吟三萬六千場。

雙雙燕·蝴蝶
夢魂掙破,向花底叢間,並春繁祉。輕煙玉露,粉翅宿眠相對。應念雙雙到此,趁晴暖、偎紅倚翠。遊絲漸惹芳心,直恁桃殘梨萎。
無計。閑愁未已,奈九十光陰,綠樓深閉。西園尋訪,舊約水雲堪記。猶化精魂去矣,畫堂靜、冰蟾光碎。翻然一點靈飆,撲入小憐夢裏。

露華•橫豎都二社賦桐花
小香勝雪,到春華了了,流韻偏佳。晚晴百五,依依開遍瑤台。便可約成芳信,一首詩、一樹幽懷。中自有,葳蕤國色,玉質朱釵。
經年子規聲又,奈易得飄零,人各雲涯。等閒更是,幾番瘞粉吹階。集鳳縱銜新句,算也應、難到蓬萊。呼醉也,平添一夜紫苔。

戚氏
雨初收,寂寞時候上層樓。紫陌花零,金帷人瘦,古城幽。悠悠,憶攜遊,長眉試畫貼釵頭。黃柑熟後青韭,更賦寶樹看雲浮。皎潔紈素,合歡團扇,與卿約定盟鷗。過光陰九十,鵠舫千里,和水東流。
蘭牗,弄玉傷愁。塵馬不就,冷月掛簾鈎。秋風漸,怕將懷袖,棄擲都休。鎮凝眸。黛嶺路斷,碧梧色老,錦字難投。歲華暗換,八載分飛,誤盡玄羽紅榴。
莫起班妃怨,從分別後,苦恨淹留。劍氣江南逆旅,嘆書生智短稻粱謀。雪泥梗跡無憑,約期擱卻,空對華胥又。料鳳簪縈損生承受,依繡閣、喁望歸舟。玉臂寒、蟲語啾啾。悵何處執手匹琴儔。勸千杯酒,閑吟漫與,挑菜南陬。

鶯啼序
霜天幾番凍雪,入苔深廡曲。繡簾掩、西子傾城,斂黛心事潛卜。十三載、流雲去月,將軍墓老華胥促。漏聲消、蟾影嬋娟,傍卿孤獨。
兩地天涯,蜜約未試,念琴書答續。最堪惜、紅葉情深,隔屛詞句重讀。嘆羈畱、閑懷未遣,意難會、夭顔長浴。卻教人、身世如萍,路途如局。
佳期仿佛,五月天光,霎時扇底宿。漫指點、北城風物,古道喁語,驛館傾杯,晏然忘俗。江風浩蕩,長堤輕暖,新占聲律夸清麗,憶攜遊、顧盼盈盈目。歡娛苦短,匆匆柳滿章臺,背人各惹愁哭。
回文密織,卻染鮫綃,盼鳳簫聲速。但看取、明年春色,明媚還人,二水分藍,萬峰爭綠。嬌塵霧散,香車簾動,梁禽來踐桃花諾,把紅繩、繫在纖纖足。何當挑燭西窗,一曲求凰,濁醪半熟?

曲十篇

【中呂·醉高歌】相思
一杯酒柔腸閒坐堪嗟,一方硯錦字沈吟未寫,一扇窗十年离恨三更月,一聲嘆夜永除非睡也。

【雙調·水仙子】曲版作業白戰體題春景禁春花鶯燕
一個被雨絲風片約出來,一個從古陌荒阡次第開,一個藏枝頭葉底聲歡快,一個把雲天仔細裁。他四個湊一堆、便是詩材。寒將盡,人欲偕,莫惜青鞋。

【雙調·鴻門凱歌】早發金陵
春風原上草,春水征人棹。金陵何路遙,公子堪年少。
漫漫漲春潮,去去過春郊。一別經年罷,鄉書幾度捎?昨宵,酒淺銀釭照。今朝,雲薄白日高。

【仙呂宮·醉扶歸】桃花
劉郎栽下的風流夢,黛玉收在了葬花冢。一年年墨客騷人惜玉容,算不了詩稿千斤重。被那個笑呵呵橫棹行舟的醉翁,迷瞪瞪撞入桃源洞。

【黃鐘宮·醉花陰】祝賀北京散曲研究會成立
誰把神州一羅網,嘯聚英雄草莽。帝裏賦流觴,豪氣迴腸,祝語頻頻講。正是好時光,一派祥和天氣朗。
【出隊子】北音南相,從來曲未央。令辭套本細端詳,唱念賓科供品賞,數板拍節繞畫梁。
【麼篇】百家爭渡梨園壯,春來新試響。聲情吟嘆定宮商,鑼鼓威儀著羽裳,座上滔滔真倜儻。
【神仗兒煞】春風一餉,圓通夢想。師擘當行,傳播四廣。吁嗟少壯,大開門牆。史公書罷入山藏,曲苑社成憑眾享。

【雙調·新水令】庭母訓兒
半天光彩落煙霞,早行來、自家門下。我趕緊的喚孩兒,作應答。暗裡吁嗟,心底確實怕。
【喬牌兒】世情差可若,人語定無假。好教我一頭恰似兩頭大。戰兢兢密嗑牙。
【雁兒落】家窮神鬼嗟,志短親朋罵。長年不往來,累月無冬夏。
【得勝令】他每是一夥碗中沙,幾個虎頭牙。只做輕人態,羞為仗義俠。憐咱,嘴上應承下;厭咱,過門不奉茶。
【甜水令】孩兒也,你便要赤緊讀書,勤忠學藝,塌實立業,努力做人家。我每見你偏好詩詞,猶衷曲賦,頗迷書畫,這其間、沒個豪傑。
【青哥兒】你可知春華春華無價,莫要待到頭到頭驚詫。人常道文字清貧呼作邪。生生記者,避人閒話。精力多宜謁蜂衙。功名行裏稱王霸。
【折桂令】一不做經商小販生涯。不學他開店屯鈔,不學他賣布發家。也不學種樹栽瓜,也不學高臺賣鴨,深院插花。二不做莽漢街頭御馬,閒人巷尾分茶。省得你幫襯蓮娃,喚友呼朋,地角天涯。
【水仙子】你便要學成手藝性偏佳,攀到侯王勢更誇,提攜個豎子登高廈。二三年博賞罰。不輸他、經理些些。到那時談婚嫁,抱俊娃,恰似個白璧無瑕。
【餘音】我則待吐氣揚眉始歡悅,對東風、玉枕高牙。近鄰遠親都羨咱。

【南呂·一枝花】唐解元醉寫落花詩
哎呀也!天然處士居,水上桃花塢。引來清溪三徑足,種下桃樹幾千株。任我乘除。建成了堂陋題學圃,亭深夢墨書。自如今、閒寫丹青,管將來、頻賒稻黍?
【梁州】再不做、功名夢想,再不理、天子傳呼。虛名何必高千戶。你看我幼誇神俊,少動姑蘇,應天中榜,帝京何如?恨奸人、會試相污,歎酸生、遭遇難舒。只落得功名場、去姓除名,歸家裡、妻離家散,向教坊、一飲千斛。醉否?記乎?淒涼苦恨唐伯虎。詩畫縱無數,盡得他人笑裏讀,漏永孤獨。
【隔尾】東風三月忽將去,春意九十終作無。樹樹飛花落花塢。歎夫,歎夫,潑墨還隨落紅舞。
【牧羊關】想當時明媚輕施粉,風流淡掃朱。把青春、開做畫圖。富貴園林,花枝亂簇。深愛他清香生樹杪,國色滿庭除。招惹些鶯燕喁喁語,波紋細細梳。
【賀新郎】卻恰似文君素手勸當壚,司馬才高,求凰堪賦。又恰似玉環出浴華清露,李翰林、詩情縱篤,制新詞、難寫肌膚。紅裙天上客,綠綺世間姝。爛開深放邀人住,劉郎歸去後,花色不如初。
【隔尾】遊絲漸亂春百五,萍轉蓬飛意興疏。春去人間去何速。恍惚,恍惚,衰颯桃花更無主。
【哭皇天】我亦貧無物,憐卿酒一壺。鬢華強作笑,命淺不關書。唯沈病、都來肺腑,作弄得身漸哀頽差仿佛。醉時悲切,醒時更苦。
【烏夜啼】桃花易畫難題句,眼睜睜、刹那荒蕪,做成了窮儒借酒澆愁處。醉便糊塗,醒也糊塗。高雲朝臥暮雲浮,落花題罷銅花蹙。懶交遊,文章束。花蹊殘照,幾番睡熟。
【黃鐘尾】桃花收在桃花塢,風雨相侵風雨盧。琴尾枯,劍氣伏。翻酒污,長笑撫。新詩題上落花圖,從來落花都作了土。

【大石調·青杏子】孟夫子掛帆下揚州
哎呀也!三月下維揚,望長江、江水蒼蒼。老夫扶醉輕舟上。收拾悵惘,分開細浪,別了李郎。
【望江南】佳山水,是我快活鄉。踏遍煙花三萬里,吟來風月一千筐。詩酒傲侯王。
【憨郭郎】上堂逐利忙,煙霞最由繮。宦意拋,交遊久,笑黃粱。
【還京樂】遠對雲山觀賞,近臨汀渚徜徉。只為幽人樂此,怪他短楫催航。好呀憨貨,瞧瞧你、這模樣。且待先生細講,東漢龐公,彭澤元亮。我亦鹿門棲隱手植桑,寂寥唯愛青松徑,顧影成雙。辭親舊、追遊畫舫,謁公卿、才高志壯,動詩名、四海端詳。如何便如何便,一無所成出洛陽。詩妨明主,主棄襄陽。
【淨瓶兒】我自生疏放,了斷青雲想。白頭稱行者,綠水做書房,徜徉。最舒暢,做了個行腳的幽人頻去往。山河相,幾人能夠解微茫?
【好觀音】更有知交堪尋訪,李青蓮、劍膽詩腸,江夏拍肩做一場。祖席長,黃鶴樓中望。
【尾】聞道揚州多堪仰,春三月、杏花溪漲。我且先行碧波上,愛煞風清氣朗。唱道江水盈盈,鶴來鷗去水生香。舟子你行船再莫忙,一枕濤聲到仙閬。

【越調·鬥鵪鶉】康對山新刊中山狼
哎呀也!着甚干忙!這廂昧爽,那壁鋪張。這廂悵惘,那壁明堂,教人恁想?脫官袍,歸林莽,一卷皇書,奈咱老康?
【紫花兒】你孤另另天牢待死,驚惶惶片紙求生,慘剝剝兩鬢添霜。你豈不知我生平最煩閹黨,我可曾稍遲疑做樣彷徨?匆忙,去到那公公偽帝行。他邀聲望,我做商量,你免身亡。
【小紅桃】你青雲直上傍吾皇,恩義都淪喪。惡虎淩遲算前賬,中山狼,何慳半句撥雲障。好教我殿前進士,翰林書匠,轉眼放回鄉。
【天淨沙】也不必上書叩乞昭彰,也不必流連垂冀黃粱,無非是新黨輪更舊黨。武臣文相,亂哄哄鬧一場。
【調笑令】還鄉,莫縈腸。正好偷閒譜樂章,強如早晚防讒謗。柳七白衣卿相,對山怎能輸柳郎,收拾曲譜詩囊。
【尾】新刊一本由人唱,做個前車鑒賞。塵囂不相關,青春只忽餉。

【仙呂·點絳脣】柳三變奉旨製新詞
哎呀也!幾度驂騑,一心求仕,生花筆。應道丹墀,問策從容對。
【麼】無奈春闈,去名除字,輕相棄。此恨誰知?卻道成吾美。
【混江龍】我生在朝官家世,我自小家嚴教授報神畿。我敢誇經綸腹裏,我何憚明主驅馳。我無非束髪遊學喬作曲,我無非煙花博賞巧吟詩。我這其間何來罪?我怎禁受得文書天判:且去填詞!
【穿窗月】不是我恣狂遊、寡德無知,不是我放形骸、遠會稽。也是我繁辭縟句失臣禮,也是我貪工尺,好新奇。莫怪我詞人習性生如此。
【寄生草】臣遵旨,下翠微。羈行飽覽魚龍隊,宿眠長臥笙簫地,去來閑寫心扉事。佳人一唱滿庭芳,南冠幾下傷心淚。
【元和令】歸思何日已,芳年不堪繫。詞章換取手中杯,一杯杯醉矣。醒來忽憶少年時,志當青岱可,人如碧玉宜。
【上馬嬌煞】帝鄉不可期,無語也作癡。柳七郎奉旨製新詞,教坊爭唱聲名貴。算不負吾皇萬歲,何時天使召人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