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惟有书时方低头 ——曾宓《丁丑册页》赏析

恒邦艺术中心 2018-08-26 09:47:43




曾宓,1933年生,福建福州人,別署“三石樓主”。 1957 年入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得益于潘天壽、 顧坤伯等名師親授。1962 年畢業于中國畫系山水科, 1984 年任浙江畫院專職畫師。曾任浙江省政協第五、六、七、八 屆委員。以富含文人意蕴,笔墨精浑的山水画创作, 成为当代国画界守望传统、开拓新境的前沿人物。現為浙江畫院藝委會委員,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文  /  王   源

恒邦艺术出品



中国人一般有两个生日,阴历和阳历,极个别洒脱者,如三石楼主曾宓先生,以及《人民的名义》里面的老干部陈岩石,还有老一辈大师齐白石先生,真如其名一般,从时间的岩层中挖掘出不少于两个出生年份,此中的内涵以后有暇再表,但不管如何,一个中国人不会有两个属相,曾宓先生属鸡,所以是1933年生人,比之前不少网站上使用的1935年要早两岁。


作于丁丑年(1997)的这本册页,八开,其中数页钤“曾宓六十以后作”朱文细长印,是一件显示了他在花甲岁后,画风由朴茂倾向温润,情思从孤高归于自适的小型精品集。


阿耶阿瑪雷姆之舞。丁丑元月三石楼主写。


打开这幅舞蹈图像的钥匙,是男子头上那顶颜色独特的帽子——绿色是哈萨克民族帽子独有尊色,哈萨克族所处的天山一带降雨量小,蒸发量大,绿色的水草在当地是财富的象征。在当地哈萨克族中只有年长者和尊贵的人才有资格戴绿帽子。


当然,按我在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的游历,当代哈萨克人不见得会像叶浅予笔下的印度舞女那般光脚跳舞,但中亚和南亚,有数百年的时间,处于包括莫卧儿在内的数代帝国的交叉控制之下,各民族文艺习惯互相融合也有可能。


上世纪90年代,浙江国画界重拾黄宾虹遗韵,深化宿墨实践,而曾宓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从《丁丑册页》的八幅作品中,也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对黄宾虹总结的五笔七墨观,堪称全情悟对,“浓、淡、破、泼、渍、焦、宿”的墨法与他浑辣机变的用笔相乘,既能险绝,复归平正。正是不囿于某种名称的语义所带来的局限,他才能把特定墨法演绎成鲜明的个人面目,又不流于顾盼习气而自雄的危险境地,习气与面目,往往高度重合却并非一回事情,如同那顶绿帽子,不分民族、身份和场合地顶在头上,招致的观感肯定是两样的。


诗无达诂,但凡潜心之作,言多而语失,乃置一喙可也。


故人好比林中叶,一阵秋风一阵稀。丁丑三石楼主。


美玉还旧主,宝剑归壮士。丁丑元月三石楼主写。


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三石楼主。


美人如鲜花,许嫁还独守。岂无青铜镜,终日自疑丑。曹邺诗。丁丑元月三石楼主写于武林笔耕墨耘台。


逸字是山林关目。 用于情趣,则清远多趣;用于事务,则散漫无功。《小窗幽记》。丁丑元春三石楼主写于浙江画院。又是春风送旧时。丁丑梅花开侯石鱼居士补空。


春之光。丁丑嘉月左海三石楼主写于浣沙河下之笔耕墨耘台。


同到白头。丁丑元月三石楼主写于武林。


是册读罢,觉另一有趣的地方:画中凡出现男子处,除读书写生二页低头外,其余均作举头看天状,视线与活物无交集,这种非注目凝视,而是冷眼瞥视的手段,客观上收到了画面各元素趋向独立的视知觉效果,但心理上,我还是陡然觉得,画中人的咽喉里,滚动着伏契尼那句遗言:“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曾宓先生是闽人,但与大多数老乡不同,他近些年很少喝福建的乌龙茶并岩茶,反而喜欢浙江的绿茶,好的绿茶,制作手法及程序,其实相对于半发酵或发酵型品种来说,有些简单甚至单薄,全靠是叶芽纯正,能一泡而鲜,但毕竟高温蒸炒,一力压榨,香头过后,气力全无;把这个道理放到画上,我以为用笔不过方能不失,构思有境才可有我,以斯言观是册,倒是更像一筒来自20年前的古树生普洱的做派,拣选、拼配有节,揉捻、生晒到位,至于气息和味觉的变化,全部交给时间、空气和他的守护者。


 丁酉端午前五日


释文整理:阿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