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论丁芒》连载(80):周恒旗《采撷丁芒之梦》(原创)——诗词之声《大家》栏目特别推送

诗词之声 2018-10-17 15:18:58


温馨提示:

香港诗词论坛http://www.hkscxh.com/经过一段时间修整现已重新开放,欢迎广大诗友前往论坛发帖交流。


采撷丁芒之梦


周恒旗

 

丁芒是我的老师,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从他的作品里看到的梦,是一组烁灼精气神的梦,这些梦在欢乐中陶醉,也在血泪中煎熬,更在今日与明日的隔日之旅中倔傲前行。很多施暴者在知识与感情领域里很绝望,并在绝望中让心冷酷、腐烂,并使毒素让世界颤栗,而丁老的梦燃起的色彩却使他们绝望、颤栗,而使这个疲惫的世界得到些藉慰。让我们大家来品嚼丁老的梦色:


河山之色在《水乡三月》:“连阳光也镀上了水,像银箔一般闪亮,山也洗得干干净净,躺在湖里,云是它的遐想。”


光明之色在《从烈火中飞出》:“死于冰霜,不如死于火,躯体还能添人间一片光明!”


期盼之色在《寒村》:“村妇用木桶碰破一池冰肤,提一桶浓浓的水,去烧一锅稀薄的玉米粥。”


壮观之色在《秋阳》:“区区几茎白发岂能栓得住/平原走马似的一颗壮心!/胸中丘壑权当作水库,/十年的热泪已波涛万顷。/这秋阳就是你的心在倾注,/向大地奔泻着熟透的爱情,/经历了苦难,爱情浓得发苦,/溅起的尘沫是生命的火星!”


超越升华之色在《雨花台凝想》:“生命可以用子弹切断,/精神却不能用弹道丈量。/生命之光可以用子弹击灭,/精神之光正是用子弹点燃。/枪杀正义的刑场,是精神升华的殿堂,/历史上最美的感情就是在这里发光!”


心有奇峰之色在《鞭下吟十二首》中:“此头今向国门悬。/自古诗人无好死,/不备棺材怎写诗。/一朝怒剑当头落,充耳犹听切齿声。/人心有悟真知己,/公理自存道不孤。”


魂国之色在《风雨中游汩罗屈子祠》:“雨江悲唱万年歌,今日投诗叩汩罗。唤醒国殇魂一缕,沛然助我洗山河。”


故乡之色在《端阳节咏南通二首》:“枇杷五月熟南通,归去江船掠浪风。梦里诗花三万朵,飞飞都作早霞红。/杏叶青深藏夏雨,榴花红减是端阳。江城彩笔三千色,好染新诗百万行。”浪漫之色在《晨赴南坪》:“左挟群山右带江,风生两胁赴高冈。涛声一路铺诗韵,句到南坪已有香。”伤忧之色在《鲁迅》:“生死何曾一展眉,忧民血泪字千堆。哀思莫道投枪尽,入耳惊弦仍是雷。”


雄壮之色在《咏长城》:“群山锁起供磨刀,砺我中华剑气豪。枕畔千年风雨夜,城头十万马萧萧。”


轻清之色在《赠一退休干部》:“告别官场得自由,清风满袖度金秋。一生未做亏心事,夜夜欢歌梦里浮。”


操守之色在《酬太原史文山先生》:“伐木丁丁痛有声,老来苦苦忆惊魂。斋中不梦庄周蝶,泼墨唯书一个人。”


星没云晦之色在《悼张文廉》:“春红犹见过桥西,韵透乡情独一枝,但责苍天何冷酷,诗坛才俊总遭欺。”


血雨腥风里的兴奋之色在《淮海战役回顾》中:“雪压中原古战场,蒋家残局近黄昏。援军覆没双堆集,右臂摧丧大碾庄。蔽野饿尸填瘠壤,满沟污血结浓霜,包围圈里残存者,喜见红旗泪万行。”


血雨腥风中的瑰丽之色在《十人桥》中:“云飞陇海起狂飙,“桂系”王牌气已凋。断渡惊焚群鼠胆,凌河怒立十人桥。酸风射眼无回顾,恶浪摧身不动摇。万马千军肩上过,碾庄遥望火如潮。”


斑烂之色在《游九曲溪》中:“三十六峰争泼绿,溶成九曲碧琉璃。”


豁达之色在《释人生》中:“……跳出利名无敌手,避开牙眼不为输。高风在抱临天下,那管加减与乘除。”


悲壮之色在《纪念抗日战争》:“……百万英躯填破国,枪挑落日马头悬。”


血气之色在《七十自寿歌》中:“……三遭浩劫气未凋, 等闲消受腹背刀。 未屈男儿金膝盖,……滔滔汩汩向笔锋。血写真言酒写诗……。”


骨气之色在《气节颂》中:“……最是舍身宁取义,崩天裂石见巍峨。……呼吸千年涵气节,经营当世养精忠。”


柔情之色在《蝶恋花·倩儿新婚》中:“……老柳犹吹三月絮,痴痴还向梦中去。”


春秋之色在《一剪梅·六十自遣》中:“……还将老骨去肥田,播个秋天,长个春天。”


洒脱之色在《虞美人·苦丁斋自咏四阙》之四中:“风流千载收方寸,海宇凭驰骋。时空相击响如雷,催我挥毫落笔作云飞。”


关切之色在《踏莎行·送陈靖同志重走长征路》中:“情满关山,心忧草木,……”


风流之色在《高阳台·秦淮行》中:“……桨声灯影无觅处,空留下梦里山河。……欣逢得意回天手,竟索还风月,重整规模。……问诗人,当此缠绵,雅兴如何?”


旖旎之色在《西江月·题虾图祝<诗刊>创刊五十周年》中:“……画出晴波绿藻,象征人寿年丰。


淡定从容大度之色在《梁州序·徐州东南狙击战》:“一个是瓮中冒火,一个是墙下生烟,区区十里难相见。机枪扫地,火炮冲天,小兵浴血,司令挥鞭。黑压压一望无边,闹哄哄满耳喧阗。又谁知坦克碰头,偏不料枪炮傻眼,更难堪弹雨淋肩。哦呀,老天!撬开钢盖摔榴弹,解放军浑身胆。要跳这铜墙实在难,鳖老弟,你只好玩儿完。”


缠绵之色在《驻马听·春山行》中:“……春来后,藤萝常络朦胧月。”


狂飙之色在《耍孩儿·夜行军》:“马蹄儿裹布软绵绵,左臂上白带儿缠。茫茫夜海大行军,影绰绰一溜烟。恰似轻风掠过了草尖,碰落个露珠儿也听见。只小鬼机灵,拉住了马尾,挨上个梦边。”


郁爱之色在:《卖花声·本意》:“细听音带桃花粉,新剥玉葱水生生,一泓清澈绕诗魂。杜鹃声切,黄莺声嫩,向家家填满了春。”


郁恨之色在《宠狗风》中:“八千万人未脱贫,华夏一片犬吠声。捞钱的嗅觉比狗还灵。……一哄而起,百业俱兴。……狗是沙发的靠垫、帽上的花翎,能标榜高贵美,能显示博爱心,妙用数不清。这就是俺的精神文明!这一声声饱嗝,果然唱成雷霆,轰轰隆隆震天下,使多山的祖国,越显得不平。”


飘逸之色在《除夕小景》中:“……倒不如学那张旭,脖子一挺,头发根根竖。把旧年顶破,把新岁喊苏。纵白发三千丈,也蘸着稠墨,把乾坤浓浓地涂!”


在丁老的梦色中沉浸陶醉许久后,至今依然很激动,我感叹丰采之梦,更嗟叹其梦的丰美。我坚信真理的力量是道、是智慧之树结出闪光的超越的硕果,它的光辉是对贪婪及一切罪恶的限制和消噬。它神圣的价值即是引导并展示正义、善良、欢乐和美。丁老是梦者,说梦者、造梦者,是承载者,是坚持者,追求者、塑造者、实践者、体验者、感受者、化梦者,更是驭梦者。我庆幸和慰藉的是我亦在梦中,更大喜自己有梦。梦中一位高僧对我开示,佛说四大皆空,本意是世界不仅博大而且光明永在。采撷丁老之梦,自此我梦光明。


辛卯初夏于幽壑庐




周恒旗简介


周恒旗

周恒旗,江苏省诗词协会会员,江南诗词学会会员,金陵诗社理事,钟山诗社理事,南京诗词协会会员。丁芒诗艺沙龙办副主任,南京栖霞寺禅宗书画院研究员,少林第三十四代弟子、法名延恒。



丁芒简介


丁芒

一九二五年九月生于江苏南通。当代著名老诗人、作家、文艺评论家、散文家、书法家。中共党员。现居住于江苏南京。

一九四六年参加新四军,肄业于华中建设大学。历任独立十旅、三十五旅、华野十二纵队及解放军第三十军政治部前线记者、编辑;海军政治部《人民海军报》、《海军战士》编辑组长,总政治部《解放军战士》编辑,

一九五五年担任革命回忆录巨著《星火燎原》编辑,曾为罗荣桓、刘伯承等将帅元勋撰写革命回忆录四十余万字。“文革”后转入交通部澄西船厂任宣传科长,后调入江苏人民出版社工作,

一九八七年离休。

自一九四二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从事文学创作七十年。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2012年5月被推举为中华诗学研究会名誉会长。

著有新诗集《欢乐的阳光》、《寒村》、《怀念》、《枫露抄》、《我是一片绿叶》、《丁芒新诗选》;诗词集《苦丁斋诗词》、《苦丁斋散曲》、《军中吟草》、《丁芒诗词曲选》、《丁芒诗词曲精选》、《丁芒诗词曲新集》、及合集《天风集》、《东西南北集》;散文集《酿熟了的怀念》、《丁芒散文选》;散文诗集《扫云集》、《情人谷》、《依然戈壁》;诗论集《当代诗词学》、《诗的追求》、《丁芒诗论》(1、2集)、《丁芒诗论新集》;小说集《蓝色的征途》、《高加索的烽火》、《开在枪口的鲜花》,及书法集等计四十部,二零零二年出版了六百万字的《丁芒文集》。

进入髦龄后仍从事诗歌、文艺理论及书法的创作。

作品获奖多次,如《苦丁斋笔记》系列获1990年金陵文学奖。《当代诗词学》获2000年首届龙文化金奖。 1999年国际华文诗书学会美学评委会授予“二十世纪国际桂冠诗人”荣誉称号。

 

珍贵的历史资料(刘伯承元帅给丁芒先生的亲笔书信)

这里是《中华诗人》诗词之声,是《中华诗人》纸刊的重要采稿基地(由于纸刊版面有限但作品繁多,同等条件下人气高的作品优先录用),感谢您阅读、点赞和转发。

欢迎您赐稿,请发代表作10首,简介一份,高清照片二三(其中至少有一张不能戴墨镜)至amy-lhx@163.com,请注明“诗词之声投稿”字样。感谢您支持。

编辑规范:

左对齐,宋体四号字。

律诗标题请删去“七律”、“七绝”、“五律”、“五绝”等字样。

词注明词牌,曲注明曲牌,古风注明“五古”“七古”。

七律排四行,七绝排两行,词曲片与片之间间隔3个字接排。

符合编辑规范者优先发稿,敬请周知。

快到碗里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