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讲好山东故事”民间故事丨三仙山上福寿泉

海岱文化 2018-12-05 17:29:20

“讲好山东故事”征稿要求请看:

大赛丨“讲好山东故事”征文大赛,你怎能缺席?


据附近村里的老人们讲,很久以前,这山上是没有桃树的,可有一年春天忽然满山红霞,成了一座桃花山。

//

三仙山上福寿泉

民间故事

作者/ 顾梅



在邹东山区美丽的田黄镇有座三仙山,原本当地人称之为大山、二山、三山,就像农村人称呼自己家比肩而长的三个孩子一样,不讲究,可透着只对家里人的亲切。当然也有读书人称之为笔架山——谁让三个山头牵着手,和搁置毛笔的笔架一模一样呢!寒来暑往,一年又一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座山又悄悄地改了名字:三仙山。原由呢?传说与福禄寿三仙有关。


据附近村里的老人们讲,很久以前,这山上是没有桃树的,可有一年春天忽然满山红霞,成了一座桃花山。桃树结得桃子又大又红,一咬一口蜜水,更为神奇的是,有些头疼脑热身上不舒服的,一个桃下肚症状全消,堪比灵丹妙药。可惜这些仙桃只长了一茬,第二年及以后采摘的虽然口感很好,可没有了治病效果,让十里八乡来求的人们很是失望。


“那是福禄寿三仙路过时,寿星随手扔下的几个桃核啊,本来就可遇不可求。做人不要贪心,能得仙人庇佑,已是我们的福份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儒者话如当头棒喝,让人们从不断滋长的欲望中清醒过来:怎么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外物之上?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该怎么劳作还得怎么劳作,该如何奋斗的还得如何奋斗。如此,人生才能无愧呀!为了纪念,更是为了时时提醒,这山就慢慢被大家称为了三仙山。



唐朝玄宗年间,三仙山下的枣园村有一个叫王三郎的小伙子,因父亲早逝,他在精心侍奉母亲生活之余,还勤奋习文练武,平时又谦恭守礼乐于助人,认识他的人没有不说好的。不过因为家境贫寒,一直到二十岁还没娶上媳妇。


这一天王三郎又到三仙山上采药打柴,走到半山腰处,猛然发现一位老翁昏倒在树下,他急忙跑过去,一边扶起老翁,一边解下随身水囊喂老翁喝水,并给他吃下一颗清热解毒的药丸。


老翁悠悠醒来后连声道谢,说自己是到杨家峪村走亲戚的,没想到天热中暑,晕倒在此处,如果没有王三郎及时救助,能否保住一命都不好说。救命之恩无以报答,家中小女倒还聪惠美丽,希望能够嫁给他为妻。


王三郎听罢连连摆手,只说举手之劳而已,无足挂齿,希望老翁不要再提此事。


老翁捻着雪白的胡须微微一笑问:“你可否娶妻?”


“不曾。”王三郎答。


“你可有心上人?”老翁又问。


“不曾。”王三郎又答。


“那你可孝顺?”老翁忽然转了话题。


“只是尽心尽力吧。”王三郎坦然而言。


“你可知你母亲心愿?”老翁脸色一正,话语间有些咄咄逼人。


“这……”王三郎想起母亲笑容里的淡淡忧愁,想起母亲夜半时的长吁短叹,想起母亲请求大娘大婶为自己做媒的小心翼翼……他迟疑着,慢慢低下头。


“你是个好小伙子,我是看中你的为人才如此直白,不过我也不会强人所难,毕竟我的女儿也是个好姑娘。”老翁的话音刚落,王三郎猛地抬起头,“我家清贫,是否会委屈您女儿?还请您斟酌一下。”


“哈哈。我的女儿不怕受委屈、也不会受委屈的。”老翁大笑着,让他三天后到此处迎娶新娘,随后化作一阵清风而去。


王三郎目瞪口呆,以为自己作了场梦,踩云一样下了山,向母亲禀报了此事。他母亲忧虑万分,想可能是山中精怪缠上了自己儿子,“要不请大师或道长们前来相助?”


“不可,母亲。我观那老翁眼神澈,气质不凡,即使是精怪,也定是良善;再说,人家是为报恩,我们怎能祸害?”母子商量许久也没能最终定下来。



三天很快过去了,王三郎天不亮就起了床,打扫院落担水劈柴,最后在门上贴上了大红喜字。他决定了,男子汉大丈夫,自己既然允诺就得遵守,不管对方是谁,这是其一;其二是母亲确实年迈,如果对方真是一位孝顺贤惠的好姑娘,能照顾母亲让她颐养天年,才是自己最大的孝啊!


“管她是妖怪神仙呢,只要心地善良,我就会好好待她,为她遮风挡雨。”王三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良久,才看到母亲微微点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位母亲不想自己的孩子成家立业,夫妻和美?


王三郎怀着忐忑与期待的心情上了山。等他来到救老翁的地方时,发现此处突然多了一眼山泉,泉水汩汩而出,似乎还带着一股清香。山泉边立着一位身着红嫁衣、身材娇好、蒙着红盖头的姑娘。王三郎站在姑娘跟前,心怦怦急跳,努力了几次才开口:“我是王三郎,我来接你回家。”


“回家”二字甫一出口,王三郎自己都感到了一股幸福味道。


“郎君,吾名锦瑟,您可称我为锦儿。”一道柔脆的嗓音在王三郎耳边响起,如潺潺流水注入王三郎心田,“我们本是桃花仙,在山中修炼近千年。我和你是上天注定的情缘,请你大可放心,不会伤害到你和母亲。”锦瑟还说,山泉是家里给的嫁妆,此泉水常喝能洗髓伐骨益寿延年,再辅之以功法,可让人步入仙途。



王三郎牵着锦瑟的手慢慢下了山,在家中拜了天地、母亲,又夫妻对拜后,走进了简陋只有一张木床的洞房。王三郎用秤杆轻轻挑起红盖头,顿时,一张美得无法形容的面孔呈现在他的面前,让他恍然失神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这不足以形容锦瑟的美;“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这亦不足以形容锦瑟的美!是了!锦瑟是女仙呢!人间的美女怎能相比!


王三郎一颗心一会儿攀上山巅,一会儿又跌落谷底,他到底何德何能,能得锦瑟这样美好女子的眷顾呢?他不禁有些自卑了。但让这样牵着自己魂魄的女子离开,只这么一想,他的心就痛了起来。“我,我会对你好的。”王三郎用灼热的目光盯着锦瑟,暗暗用一生承诺。


王三郎娶了锦瑟后,他觉得自己就生活在桃花源中。他的房前屋后院落中萌出很多桃树,春花秋果,满院皆香。锦瑟会用桃花做膳食,不仅好吃营养还高。锦瑟和母亲相处很好,给母亲梳头洗衣洗脚,说话时笑容满面,温柔地让他嫉妒。他听从锦瑟的嘱咐,每天到三仙山取山泉水全家饮用,不仅母亲面色越来越红润,皱纹一点点减少,他自己更是上山下山越发身轻如燕,四十多年过去,还是一青春俊男,和他的两个儿子如同兄弟一样。


村民们对他家很是敬畏,皆不敢再以常人眼光看待——你想想,当你垂垂老矣时人家却青春常驻怎能是常人?当有色迷心窍的宵小之徒前去挑衅却被扔在山上三天三夜时你怎能下畏惧?当冬天百花凋零而他家却桃花香气袭人是怎能不让人左猜右想?反常即为妖。惹不起还能躲不起?遂对他们一家敬而远之,倒也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了。


这一天晚上,忽然有缭绕音乐将村人从梦中唤醒,并且浓郁桃花香如厚厚的云笼于村庄上空,直至天亮方消。“王三郎家又出什么夭蛾子啦?”有心怀嫉恨的村人暗自嘀咕。一位村民路过王三郎家时,发现大门开敞,所有桃树皆不见了,院内却杳无人迹。他大胆凑近一看,看到门上写着这么几行字:三仙山上有三仙,三仙走后仙桃现。桃仙报恩入世来,带得山上福寿泉。泉水增福又添寿,有缘之人可成仙。


村民结合三仙山的由来,再想想王三郎一家的变化,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王三郎一家原来因常喝山泉水,都成仙去了。这几句话大约是念在同村同根份上,有意点化村里人的吧。一传十十传百,村民们纷纷到山上取泉水饮用。可奇怪的是,虽然很多人都延长了寿命,却再没有人能飞升成仙了,看来,福报和机缘也甚为重要啊。


文章作者


顾梅

山东省邹城市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大学时期开始发表作品。现工作于《新邹城》副刊部,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邹城市政协常委,邹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2008年初出版个人散文集《暗香》,2009年出版个人散文集《流水》,2015年出版散文集《邹鲁走笔》。曾获第十七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编辑铜奖。 



编辑:猪心

设计:海岱文化

图片来自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山东海岱传统文化研究发展中心出品


主办:山东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山东海岱传统文化研究发展中心

活动总策划:于凤贵 刘德龙

策划:王建华 衣向东 赵桂琴


敬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征文大赛专属网页

“讲好山东故事”征文大赛投稿邮箱:sdhdctwh@sina.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