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范琛:寻找情境的世界

画中国 2019-01-11 04:50:30

每年的春秋两季家住北京的画家范琛都会按时收拾好行囊出去写生他要去的地方是那片魂牵梦绕的黄土地陕北人的唢呐就像掠过梁峁的山风时而激越时而舒缓是这片土地宣泄大喜大悲最直截了当的方式


唢呐说实话比歌还感人因为它吹出那个情来了信天游和这个唢呐其实都是陕北人的一种很直接地表现情感的方式它很能说明当地人的那种状态它没有拐弯的。”




一首苍凉而忧伤的调子穿过逶迤起伏的高原穿过沟沟峁峁的黄土坡合着黄河水的呜咽传唱了百年正是寻着这古老曲调范琛一次次的踏上了这片黄土地一次次用心灵与自然对话


我觉得山川自然给人有两个方向一像纬度上的宽广帮你撑开它帮你开阔你的心灵世界打开你的纬度还有它带着你往深了走它让你更深刻。”


作为一位青年画家范琛与山水的情愫结缘于黄土地在他的眼里这块土地蕴涵着一种独有的自然与恢弘苍茫莫测中闪现出地老天荒的广袤与深远他用以虚映实的笔墨以心写意并借助色彩再造崇山深壑的诗境画卷

 

黄土地滋养了范琛他也把对这片土壤的情感融入于他的绘画。在他的作品中表达的是一种细腻的情感含蓄而温和他喜欢在土塬川岭中穿插切割无论是暖调还是冷调或者是纯水墨作品都力求把自然山水经营到他所塑造的意境之中


我认为画家尤其山水画家实际上是造境境界的境他的首要任务是造一个境这个境一定不是自然中能够得到的因为艺术追求应该是追求最完美的那个点那最完美的一定不是存在于现实里的是存在于精神世界里的那这个境是什么就是我的心灵家园我希望把我的心灵家园营造好拿出来跟大家共同分享你要觉得好你到我的这个小屋里坐一会吧,营造这么一个世界。


中国的山水画与西方的风景画不同不讲焦点透视而讲求笔墨创造的形神交融天我合一的意境如何将自然的山水精神与人的心境交融在一起呢这也正是范琛一直在寻找的笔墨语言

当时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文化最大的特征除了笔墨之外最大的特征是它对所有事物的一种关怀这个是它的一个本质特点它不是疏离的它不是隔绝的它不是很冷酷的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都不是它是用一种并不激烈的但是充满温情的一种关怀去亲近它这个在农民的生活里有在都市在园林里也有它不分这个人的阶层不分你处的位置它弥漫了整个中国文化的缝隙里每一个角落都有所以我觉得当时我只是从陕北的这个触点进入到这个关怀里了。”


每当范琛回到这块与我们民族有着同样肤色的黄土地寻觅着散落在这片土地上的灵性他都要停下脚步细细体味手不由地想触碰它或者干脆捧起一把闻一闻这地道的陕北黄土的味道

我们在生活里可以是一个唯物的但是只要回到自己画面回到自己艺术上一定是要唯心的我印象最深的有一次就是去贵州快到贵州的时候那个山川已经变了像就是喀斯特地貌似的就是一个个小山头然后火车就从这些小山头中间穿过这样的话就形成一个特别有趣的画面就每一个山头和山头之间一块小盆地田地远处是村庄一个小河蜿蜒出来然后再过去翻过这个山又是一个你看到的是一帧一帧一帧的画面但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的是一帧一帧的生活。”


就是这一帧一帧画面中跳闪出的一个镜头让范琛从对某个具体地貌的描绘追摹中跳脱出来开始思考山与人自然与生命的状态和关系


这个时候突然我看到了那个火车铁轨旁边有一块田地上一个农民扶着锄头伸着懒腰在那儿休息他在田地中间扶着锄头伸着懒腰看着我们田地这一头地上放着一个婴儿躺在一个小布包上手脚在那儿比划田地的这头是他父亲和先人的墓碑这一瞬间这巴掌大的这么一亩地就是他的一生起点中间段终点我一瞬间感受到他的这一生。我就觉得,自然其实是让你认识这个点。”


黄河在这里环绕黄土地在这里延伸缕缕炊烟飘出土窑洞的烟囱山梁上走出了羊群山角间走出头扎白羊肚子手巾的农民这就是李家山一个被黄河紧紧环抱的小山村却对画家们有着莫名的吸引力。而对于范琛来说,李家山的名字,还有另一层象征意义。

早上一上山,范琛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十年未见面的同学,而让范琛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附中时期的同学,恰巧也来李家山写生,接到电话,范琛赶紧上山去与同学见面。老同学见面勾起了他们的往事二十年弹指一挥而当年在李家山写生的趣事仿佛就像是昨天的故事

有一次我在陕北的一个山沟里画了一天画的最终也不是很满意很疲惫地开始在日落的时候往驻地走走着走着山上已经没有人了没有任何做劳作的人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一座座山丘一道道梁崎岖的山路塞外的风构成了苍凉的黄土高原。”

“在山梁上点缀着黑白相间的羊儿山梁背后飘来牧羊人酸酸的歌儿突然山沟底下悠悠扬扬得传来羊脖子上挂的小铃铛的声音接着就一曲信天游当时我听不懂他唱的内容因为陕北口音在我最初去的时候我理解不了但是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那种忽高忽低的那种美,不是你能在视觉形象上一下能够发现的。”

“我把包一扔就躺在黄土上听直到这个声音远去再也听不到了这时候太阳已经全落了我才起来这是我一天最大的收获后来我就突然想我要画这个具体形象记录下来这是画家要做的必须要做的但是做完这个就等于你做到全部了吗不是可能有一些东西就像那个曲子一样它是视觉上的无法把握但是恰恰是绘画上要营造的。”


黄土高原腹部沟壑纵横梁峁起伏的自然地貌十分入画1991年当时还是中央美术学院附属中学学生的范琛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古老而又深厚的黄土地探寻即将开始的艺术之路


第一次去陕北正好有人家里办喜事我们是想寻找画画的地方和形象然后走到他家院里了进门就可以吃为什么?家里今天大喜一听我们是北京的马上就让上桌因为这是对他家最大的荣誉来了最远的最尊贵的客人。”

那时19岁的范琛还是一个青涩的文艺青年在选择以油画和中国画表达情感的漩涡中纠结但当他带着画笔走进沟沟峁峁间的黄土人家走进这片神圣的黄土地他被这里的山川所震撼。“我是被它第一感受就是震撼了站到最高的这个山梁上你望出去看不到头像浪一样它真正彻彻底底把我降服我觉得画家选取一个好的艺术情感基地和一个好的山水能够吸引很多人去表现它前提一定是它的丰富陕北就具备这个黄土高原具备这个。”

 

1992年范琛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黄土地征服了范琛也改变了他的命运从那时开始他尝试着用笔墨与黄土对话用最朴素的色彩宣泄着对黄土地的情感


我担心就是把皴法去掉没有张力了没有冲击力了黑白对比减弱了这个薄是画家的大忌我突然明白了其实薄不在于你处理的层次在于你的入手的那种情感着眼点在你这个画拿笔的人的厚度你的情感厚度如果你情感是真的在感动别人之前在握笔之前就先感动自己了然后你用智慧去寻找了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一个恰当地表达再现的这个形式语言那这个东西不管你是一遍、还是一百遍都不会薄。”




范琛的绘画高远而雅静透露着一种温暖在他的绘画语言里除了有对生活关注还有艺术禅辩的思维也蕴藏着对自然与生命的思考


当我们刚去一个新鲜的地方我们是努力理解这个地方的景观理解这个地方人的生活状态理解他们对生命的体验但等我随着年龄增长走的多了像古人说的行万里路走来走去发现其实最终是我们理解别人的生命的时候是他们的生命帮助我们理解自己的生命当你对自己的生命体验理解到位了甚至是接近那个点了你的画面才会真正打开才会有自己的所得。”

岁月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手法在这块土地上不停地雕刻着这横断绵延又似乎分的很清的沟壑有人说像皱纹有人说像伤痕然而范琛在他的笔墨语言中吟诵出来的却是温暖。“我希望是一种温暖的呈现你在观察我的画面的时候能够感受温情你的温度不冷你能体验到我试图带你去寻找到一个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