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暮鼓 | 春路雨添花——秦观词解

何处钟声 2018-11-09 08:37:54

秦观(1049年—1100年9月17日),江苏高邮人(现高邮市三垛镇武宁秦家垛),字少游,字太虚,别号邗沟居士,学者称其淮海居士。苏轼曾戏呼其为“山抹微云君”。

北宋后期著名婉约派一代词宗,文字工巧精细,音律谐美,情韵兼胜。

主要作品

《鹊桥仙》《淮海集》《淮海居士长短句》



春路

雨添花






饼饼/何处钟声/选自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

飞云当面舞龙蛇,夭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

这阙词,牌名好事近,题名梦中作。是秦观贬监处州酒税时,在客舍梦中,写下的词。后来几许年,徽宗继位,发布赦令,贬谪之臣大多内迁。秦观也启程北返,元符三年八月,金秋盈然,秦观路过藤州,对好友吟诵着他的旧作,便是这首好事近。


春路,春雨,春花,春山,往返回环,悠荡相生,一同绘成了这杳然春色,春花一动,一片绚烂,托捧起耀眼的春光,千百黄鹂喧闹沸腾,好一派热烈的春意。此时的秦观,回忆起自己这凄凉坎坷的一生到如今总算有个奔头,便在这藤州光华亭把盏痛饮,放歌醉卧,唱得久了,忽然觉得口渴,就像家人讨一盂水。家人拿着水回来,少游望着水中倒映的自己的脸,含笑相迎,就此溘然长逝。那一梦,在漫天的飞花里,他醉卧古藤阴下,到此地,竟一语成谶……


秦少游年少有才名,一篇《黄楼赋》,引得苏轼都赞他有“屈,宋之才”。可他仕途坎坷,先是屡试不第,后又随师友一起,沉浮于贬谪路上。坎坷的身世,带给他更加敏锐的词心,这颗词心,让他在诗词中,得以尽情发挥自己的至性真情,与宋代许多词人不同,秦少游受苏轼和柳永词写真意的影响,又能在二人之上别开新意,不落窠臼。他的词心,在人间寂寞处,属意于那些精致清幽的自然景象,又用触处琳琅的婉丽字句,缀连成篇,那微云,斜阳,飞燕,寒鸦,绿杨,芳草,在他的笔下无不流动着凉月如水的秀美光华。而这种华丽,却不会像五代花间词人那样,以写女子闺中情致来抒情表物,以至于处处隔着一层。秦观在词中,寄慨身世之悲,抒写凄婉真情,萧瑟凄厉处,终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自成一脉,渲染出别是一家的“有我之境”。



少游一生颠沛流离,可贯穿他这一生的,唯有一个情字,这份情,伴随着他少年意气风发,中年辗转天涯,晚年老怀有慰。王士祯说:“风流不见秦淮海,寂寞人间五百年。”他的名作,几乎篇篇有寂寞人间,感慨身世之意,这种寄托,甚至体现在他的艳情词中。有一首《满庭芳》,抒写别情,婉转缠绵。少游驻立高楼,极目远眺,向着远天夕阳轻轻那么一捞,捞起的是满手的日光,光影里倒映的是 彼此情深双眼。于是他就着这夕阳景色,为离人歌了这么一首。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

 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消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少游着眼不俗,起拍就是一个山抹微云,一个抹字,用语出新,一朵微云,经此一点染,竟如同高人画中那一笔点睛,词中蕴画,画上生词,暮霭遮住群山,已铺垫出一片暮色苍茫之境,而后着墨言情,自此便无阻滞。而后谯门画角,离尊共饮,畅想旧事,而这一点回眸,却都留在这纷纷的烟霭之中,更直承山抹,前后相顾。少游这一笔,虚中写实,景里言情,无限别绪,都在此际,风流散尽去了,就在这种离愁之中,少游还是想起了他的身世之恨。“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天涯迟暮,寒禽归宿,可目之所及,只有潺湲细水,只有孤远芳村。故国难返,贬斥客乡,新仇旧恨,一时俱至。行吟至此,日头西沉,灯火万家,黄昏将逝,斯人已去,只有黄昏灯火,环抱高城。


此身魂梦杳杳,天地飘摇,人间万事,也只有“情”之一字,才能把少游这一缕孤魂,系在人间啊!于是他眼中的情,自然与旁人不同,轻灵柔婉,不事沉重,寄托的只有词中风月客的敏锐观感。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中国的诗词中,常有一种语法现象,学名叫做省略主语,在许多佳句中,主语并未体现,因此有了一言双解,乃至多解的层层回环之妙。少游此篇也是如此,于冷凄清晨登上小楼的,是少游自己呢,还是漠漠缱绻的轻寒呢? 而晓阴无赖,词人却无可奈何,春阴的早晨竟好似深秋一般冷寂,十分抑郁,百般无聊。抬眼只见,淡烟流水的画屏兀自烟波袅袅,画境迷蒙,恍若梦中景象,是真实还是幻灭?是我还是你?这些也许不太重要了,因为无论在哪里,闲愁永远销之不尽。


愁是什么?愁在何处?清人有言:“美人冷向花枝笑,转眼花枝老。”又有“而今寂寞,淡烟疏雨,人在天边,正是熟梅天气,那堪重客江南”。古今的客愁人,所留心的意境,大抵相似。情感和景象,竟是如此贴合。而少游谓之:“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只此一联语,便胜却古今千百词家,平常词人都是把抽象的情感比成客观景物,力求比喻的精到贴切,生动形象。少游反用之,自在飘荡,无拘无束的飞花,如同我的惊梦,轻渺的飞扬;而那纤细无边的的雨丝,又像是我那无边无际的轻柔纤细的哀愁,是一种不可名状,无法言说的清愁。一阕小令,少寄托,无兴象,却能流传千古,靠的便是少游自身,那种细密敏锐的感受力,这种感受,推己及他,一阕千古。当少游自身的感受力,经过岁月无情的侵染之后,他对命运的声声诘问,更推动了词这种文学形式,向着唐诗所带来的宇宙意识,一步步靠近过去。



秦观和苏轼一样,新旧党争,使得他们宦海沉浮,漂泊终日。从处州,又到郴州,直至雷州,横州。历史伸出手来,把命运的种子埋下,等待开花结果的那天。而少游,却在这条贬谪路上,开出了无数清愁之花。除了开头提起的“春路雨添花”,在郴州,他更是写出了一篇,在我眼中最具义山象征之风的小词,就是这一首《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津渡和楼台,早在雾与月的掩映里迷途,少游的桃源之梦,早在这春寒孤馆,杜宇斜暮中,幻灭殆尽了。孤馆斜暮,此为实写,由此推之,月失三句,当为心中之感,象征之物。楼台和津渡,象征着高远的理想,豪隽的志气,未来的前途。可现在,那个喜读兵法,写下“匹马雄趋,方传呼而免胄;诸羌骇瞩,俄下拜以投兵”,的秦少游经过了这么多的挫折浮沉之后,雄心壮志早已在轻雾和冷月中,遮蔽殆尽了。此时身在郴州的少游,是否想起了不远处的武陵呢?桃源望断,终不可寻而得之,迷茫的前景思之无极,让人不寒而栗。他想折一枝梅花,寄一份尺素,给家人报个平安,道声思念,可每通一份信件,心中苦恨也就加重一层,一层一层,砌之无数。凄婉之词,至此一变凄厉,他对着门外流动的郴江,发出了一声泣血之问:“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苏轼是爱极了这篇的尾句,二人当真是灵犀互通。少游作此词三年之后,醉逝于藤州,及苏轼闻其死讯,长叹一语:“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并将这两句自书于扇面,以志不忘。这二句,至情之言,却发作无理之问,郴江既然从郴山发源,就应该一生绕郴山而行,又是为了谁,偏偏要流向潇湘去呢?这是无理之问,更不会有人给予合乎情理的解答,就像王勃当年客行他乡之时,也对着南归的大雁发出了同样一问:“人情已厌南中苦,鸿雁那从北地来?”这种问句深沉悲恨,唐人绝句擅从无情处生情,自王勃开始,而宋人的无情生情,少游之后,更有谁人?


“呜呼!官不登正字,年不登下寿,间关忧患,横得骂诟,窜身瘴海,卒仆荒陋!”张文潜字字泣血,痛彻心扉,少游一生坎坷,这一句早已道尽,没有后人再来发挥的余地了。但在结尾处,我想提两件少游的旧事。



 在贬谪处州路上时,他除了在梦中写了这篇《好事近》之外,还写下一篇《千秋岁》,内有一句“飞红万点愁如海。”奇才如山谷,见了少游此句,竟至不敢相和。可时任衡阳太守的孔毅甫在席间听了少游此句,送别少游之后,回来对亲近的人说:“秦少游气貌,人不类平时,殆不久于世矣。”丞相曾布读罢,也道:“秦七必不久于世矣,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


不久到了郴州,郴州名妓夏云儿,甚爱秦观之词,听得他被贬谪至此,欣喜若狂,向母亲禀告,愿以终身相许少游。少游闻知,悲喜交加,想不到自己半百之年,微官攫落之运,竟还有佳人愿以终身相托,然而自己身似浮萍,又怎么能连累她呢?年底,少游被贬横州,云儿口吟《踏莎行》为他送别,约好北归后来探访她。


云儿自别秦观,闭门谢客,一心只等少游归来。忽然一日觉得神思困顿,睡梦中见秦观走来,白衣飘渺,面容清减,口中只道感君多情,数日之后过郴州,望与其相见。言毕撒手而去,不顾云儿哭喊痛诉。醒来发现是南柯一梦,自忖与少游一别,未曾魂梦相见,这一梦,应非吉兆。后数日,少游死讯至,云儿抱定相随之志,辞别娘亲,等来扶灵柩的队伍。


那一日,夏云儿身着白衣,绕灵哭拜,又歌少游之词相送。


“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见来时路。”


“千里潇湘挪蓝浦,兰桡昔日曾经,月高风定露华清,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当然还有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声声滴血,闻之落泪,而后云儿抛三尺白绫,一缕香魂,随少游同去……



敖陶孙说:“秦少游如女郎步春,终伤婉弱。”可这华夏悠悠,兴亡千古,激烈家国,壮怀满腔的好男儿何其多,可那添花步春,情辞兼胜者,舍少游外,更有几人?


风流不见秦淮海,寂寞人间又一年!少游,愿君一生春路,有雨添花。





编辑: 左燏

文字:饼饼

图源:网络


> > 关注 何处钟声

           共享 人文盛宴 < <


支持我们的原创 | 演绎 | 理论


关注 | 转发 |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