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不看这些画,根本无法想象《诗经》有多美!

水煮历史 2018-09-13 17:12:51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这些我们很熟悉的诗句,全都来自《诗经》。


《诗经》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一共305篇。

司马迁曾说:“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意思就是说孔子不仅听了现场演唱,还把走调了的歌曲都校正了一遍。

可惜的是,孔子离我们的时代太久远了,到今天只剩下歌词。

诗经里描绘的那些美景,到底都什么样?

几个月前,一条联合文汇出版社发起众筹,重印再版日本学者细井徇编纂的画册《诗经名物图》,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这套画册,对《诗经》这部中国最早的文学作品有更加直观的了解。


不到1天,15万标的就完成,6天内,1000套宣纸印刷、手工装订的《诗经名物图》就被抢购一空!

鉴于大家对这套书的喜爱,我们又紧急联系出版社预定了一批。

《诗经》里的诗句,有很多都是借物抒情,这也是中国传统诗歌常用的艺术手法。

诗人看到了某个景色,会把它写下来作为诗的开头,既可以引起下文,又起到了象征的作用。比如: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树长得嫩夭夭,红红的花儿开放了。好姑娘嫁到婆家去,家庭和睦又美好。)


又或者: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芦花一片白茫茫,清晨露水变成霜。心上人他在哪里,他啊正在水那方。)



因此,《诗经》不仅描写了美好的感情,还记录了几百种植物和动物。

只是两千多年前,古人笔下的那些荇菜、桃花、蒹葭、雎鸠……都是什么样的?我们大多只能靠想象。


一百多年前,日本有位学者,名叫细井徇。

因为喜欢《诗经》,想要了解《诗经》里讲到的名物,所以他编纂了《诗经名物图解》这部画册。

他将《诗经》里提到的动物和植物分成草、木、鸟、兽、虫、鱼六个部分,组织京都的画工,认认真真画上相对应的图片,然后亲自审定形状、颜色,于日本弘化四年(1847)出版,一共10册,共200多幅图。


上文展示的美图,全都来自《诗经名物图解》。以往只能靠想象的诗经美景,从此都可在眼前活灵活现。

此次复刻《诗经名物图》,选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藏的版本为底本。


在细井徇的《诗经名物图》原书里,每一幅图除了植物或动物的中文汉字,还会写有日文片假名或者注释,现在统一去掉,只保留中文名,或印章。


因为年代久远,原画册的画面中间都有明显折痕污损,有些画更是漫漶虫蛀,色调不均,出版社对每一幅图都进行了细修调色,尽力还原呈现原图质朴天然的韵味。



采用传统中式“经折装”的形式,宣纸印刷,手工装订,既可以一页页翻看,也可以拉开看长卷。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还增加了一册《释读》。

原书中,每幅图上会有《诗经》中出现相关名物的名字,并附上描述该植物或动物形态特征的解说,以及诗篇的出处。

但是有些名称可能会让今天的读者不解,比如“椅”,指的是山桐;“鱼”,指水獭或者海獭。《释读》对这些名词都做了说明。



《释读》采用线装,按照每种植物和动物在画册中出现的先后次序,选录了《诗经》里的相关诗句,既解释名物,也对诗文做简单的赏析。


书名题签印在洒金宣纸上,古朴典雅。


外用精致蓝布盒套封装,韵味十足。


每套《诗经名物图》,都含藏书票1套,共6张。

6张藏书票均为动物图,分别是:仓庚、雎鸠(jū  jiū)、燕、鸡、猱(náo)、鹥(yī)

特别说明,所有图片展示均为样品,实物将更加精美。点这里,买《诗经名物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