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只今西海年年月,犹为萧家照断肠.

唯美中国风 2018-02-13 05:51:17




《鹧鸪天·咏史》

【清】纳兰容若

马上吟成促渡江,分明间气属闺房。生憎久闭金铺暗,花冷回心玉一床。
添哽咽,足凄凉。谁教生得满身香。只今西海年年月,犹为萧家照断肠。


①间气:为无关紧要的事情而生的气,《春秋孔演图》谓:“正气为帝,闲气为臣。”闺房:妇女的梳妆室、卧室或私人起居室,此处代指萧观音。

②生憎:最恨、偏恨。金铺暗:萧观音作有十首《回心院词》,其一有“扫深殿,闲久铜铺暗”之句。金铺,门户之美称。

③回心:指回心院。唐宫院名,高宗王皇后及萧妃被囚之所,词牌名为辽萧后作。玉一床:比喻满床清冷的月色。玉,指月色。萧观音《回心院词·其七》有“笑妾新铺玉一床”句。

④“谁教”句:萧观音《回心院词·其九》:“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

⑤西海:本指传说中西方神海,此处指帝京中太液池。今北京之北海、中海、南海,元明时亦称太液池,因其在皇城之西,故又称西苑、西苑太液池、西海子。

⑥萧家:指萧观音家。


萧观音,史上著名的美艳多才的皇后。

 

一位玉般温润的公子,讽咏一位宛若姣花照水的传说中的皇后,不禁让人生出无尽的想象:他是要赞美她秋水盈盈的双瞳,还是要描绘她莹润蓬松的如云绿鬓?是要赞美她艳若三月桃花的脸颊,还是要描绘她婷婷袅袅的妖娆身姿?都不是。说起萧观音,他想到的是“马上吟成促渡江,分明间气属闺房”——我们忘记了,已悄然隐入历史烟尘的纳兰,是倜傥的词人,更是英武雄健的武者。他的祖先,海西女真的勇士们曾在辽远的北方大地上征战,铁马金戈,豪气干云。他自己是康熙帝“常佩刀”的侍从,“值上巡幸,时时在钩陈豹尾之间”。(严绳孙:《成容若遗集序》)所以,他能从一幕香艳悲剧的女主角身上嗅出“英雄气”。



辽代皇后多姓萧,且多有被黜者,其中辽懿德皇后萧观音,颖慧秀逸,才色绝伦,娇艳动人,她善诗词、书法、音律,弹得一手好琵琶,称为当时第一。曾作诗《伏虎林应制》,其句云:“威风万单压南邦,东云能翻鸭绿江。”讽谏皇帝之好猎。然而辽道宗正乐此不疲,根本听不进皇后的劝谏。帝后虽位在至尊,但其实只是皇帝的附属品,她们的命运大都操纵于皇帝之手,萧皇后也不例外,从此她便被道宗疏远,尝尽深宫孤寂。


萧观音作《回心院词》共十首,希望打动丈夫的心,重拾往日的欢乐。萧观音叫宫廷乐师赵惟一谱上音乐,以玉笛、琵琶演奏。萧观音与赵惟一丝竹相合,每每使听的人怦然心动,于是后宫盛传两人情投意合。


辽道宗长期打猎,当时的皇族耶律乙辛因为平乱有功渐渐大权独揽,野心日益增大,于是趁流言四起之时构陷萧皇后,暗中派人作《十香词》进献萧皇后,说是宋国皇后所作,萧皇后若能把它抄下来并为它谱曲,便可称为二绝,也好为后世留一段佳话。《十香词》遣词用语都十分暧昧,但这正合孤寂中萧皇后的心态,于是她便亲手用彩绢抄写一遍,此外,她还在末端又写了一首题为《怀古》的诗:“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


耶律乙辛以《十香词》为物证到辽道宗那里诋毁皇后,更就《怀古》诗进行曲解:“诗中‘宫中只数赵家妆’,‘惟有知情一片月”,正包含了‘赵惟一’三字,此正是皇后思念赵惟一的表现。”至此辽道宗大怒,认定萧观音与赵惟一私通,敕令萧观音自尽,赵惟一凌迟处死。


作为美人,萧观音的悲哀在于宝珠入匣,空有绝世容颜却得不到丈夫的爱恋;作为皇后,萧观音的不幸在于处昏君身侧,非但不能以谏明君,更连性命也不能保全。


词人之讽咏,多有感而发,感同身受。纳兰性德,权臣明珠的儿子,康熙帝的贴身近侍,二十二岁赐进士,授三等侍卫,其后累迁至一等侍卫。若不是英年早逝,前途不可估量。这样一位含着金汤匙出生、人生一帆风顺的俊秀人物,又能在萧观音身上找到何种共鸣呢?


史书载,纳兰性德甚得康熙帝赏爱,“及官侍从……无事则平旦而入,日晡未退,以为常”。但是,他并未因此骄傲自得,“日观其意,惴惴有临履之忧”、“无几微毫发过”。(严绳孙:《成容若遗集序》)纳兰的性格中,有着极为敏感而矜持的成分,他处处小心,步步谨慎。他出身官宦世家,见多了朝廷倾轧、君臣故事,深知伴君如伴虎,一个不小心,一个不周全,就是踏上不归路,损毁自身,更会牵累全家。


但是,他的天性中又有那么多善的成分。他非常关心治乱民情、百姓疾苦,“而不敢易言之”。面对操纵一个泱泱大国命运的皇帝,他有满腹话语。这些话,说,会威胁到他的身家性命;不说,对不住受苦的天下苍生。他那颗诗人的敏感心灵所受到的压抑与煎熬可想而知。


也因而,他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在皇帝的视线之外让自己纯良的善与正义感萌发。


纳兰性德是王孙贵胄里的异类。他细腻谦和,却又饱含豪气。他不屑与趋炎附势之显贵结交,偏爱高洁之士,朱彝尊、姜宸英、顾贞观、严绳孙与之结交时皆是一介布衣。而当时的社会环境,满洲贵族是不屑与汉人结交的,更何况是些坎坷失意之士。


纳兰性德营救吴兆骞,至今传为佳话。吴兆骞,字汉槎,吴江人,江南才子,被称为“江左三凤”之一。他是顾贞观好友,为人恃才傲物,落拓不羁。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年),“科场案”大兴,吴兆骞含冤下狱。两年后,充军至宁古塔。吴兆骞的好友顾贞观激愤非常,作《金缕曲》两首。纳兰性德读后深深为之感动,认为西汉苏武和李陵的赠答诗、西晋向秀的《思旧赋》和顾贞观这两首以书信形式填的词,堪称文坛三件极品,并决心营救。


纳兰性德与朋友们筹集了一笔巨款,又用免除自己少府佐将的职务作为代价,赎免了吴兆骞的罪责,使吴得以在有生之年从边塞生还江南故里。为一个陌生人付出如此之多,需要何等的义气,何等的勇气!


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了纳兰性德的营救行动中的一个小插曲。他求他的父亲、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帮忙。吴兆骞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至少在康熙的宠臣明珠面前,还算不得什么大事。明珠看到自己这个个性的儿子会为不相干的人向自己求情,禁不住想戏弄一下他,说:“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帮你救吴兆骞。”——好大的一杯酒!纳兰平时任人怎样劝说,也是滴酒不沾的。此刻,他二话不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样的纳兰,已经不仅仅是良善,更多的还有天真。良善的人存活于污浊世间已属不易,一个天真的人在这样的人世活着,会给自己增添更多的苦痛与折磨。


宝剑不能斩杀敌寇只能悬于贵胄的腰间,良驹不能驰骋千里沃野只能行走于豪贵门前。他是温柔多情的诗人,更是豪气冲天的少年,渴望着“会挽雕弓如满月”、“初随骠骑战渔阳”。然而,他不能选择,也没得选择。他身后矗立的,是父亲明珠一手维持的庞大家族。


有说法认为,纳兰去世时,三藩已平,海内生平,明珠与索额图为首的党争也达到了顶峰。纳兰作为康熙帝的近侍,明晰地看到了这场争斗的前景。而此时的明珠不听纳兰的劝告——他也确实是无法抽身。纳兰清楚地知晓,繁华背后的转弯,等待着他和他的家族的是怎样悲凉的终点。


古人爱以美人喻英雄。美丽,是美女的财富;才干,是英雄的财富。多少英雄美人,任天赐的珍宝腐化成灰,泪满衣襟,郁郁终了。他纳兰性德,与那美貌多才却凄苦的萧观音一样,有才不得以鸣,有志不得以酬——纵然“生得满身香”,其结局也不过是“添哽咽,足凄凉”。


世人多以为纳兰是多情人,三十一岁壮年为情消殒。怎不思量,纳兰马上英雄,抑郁而亡?
















商业合作

合作联系: 18605956421
客服QQ: 112691817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