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微故事丨仙妖纠葛的千年缘“上仙,请自重!”① 文/木清心

紫微青春馆 2018-02-13 04:54:11

上仙,请自重!
文/白离川


文章简介

仙妖纠葛千年缘:天上没有你,成仙有什么好?

她接近他,百般对他好,任他欺负任他无赖,口口声声说着要全力帮助他成仙。他什么都知道,其实,她才是满口谎言的妖,为的是要拿他的仙骨去救别人。只是,她的名字刻在他的心底,生生世世无法磨灭,他甘愿付出一切,只为赖着她养他一辈子。



苏青吟还是想不通,眼前这个衣冠不整,风骚无比的男人怎么会是天界长篱上仙的转世?

他一身艳俗的大红长衫,撑着一把过分花哨的油纸伞,慵慵懒懒地从青楼里走出来……一张脸长得简直比女人还妖媚!

苏青吟快速挡在他面前:“上仙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男子很惊讶:“我认识姑娘吗?”

“上仙不要装糊涂了。”苏青吟直接了当,“昨晚故意把我引到澡堂,害我把十几个男人看光了的人不就是上仙你吗?”

“错!”男子纠正她,“昨天把你引到澡堂的确实是我,但我姓楚名临兮,不是什么上仙。”

“可你的前世明明就是长篱上仙!”

楚临兮挑眉,指了指不远处:“医馆在那边,姑娘赶紧过去吧,兴许你还有得救。”

居然说她有病?苏青吟忍住脾气:“我是南海观音座下弟子,特地来助上仙早日回归天界,上仙为什么不信我?”

楚临兮长叹:“原来你已经疯得这般厉害了。”

苏青吟忍无可忍,咬牙:“你到底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楚临兮正想回答,却有一个娇娇柔柔的声音传来:“请问……这位公子,是楚临兮公子吗?”

一回头,只看见挽着双髻,穿着藕色长裙的女子站在他们身后,温婉地笑着,一双水样的眸子闪着灵动的光辉……

楚临兮狭长的桃花眼一眨,笑眯眯地对女子说:“我就是,不知道这位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被瞬间忽视在一旁的苏青吟黑了脸。这男人……是差别对待吗?

却见藕色长裙的女子温和回答:“是我家小姐想请公子到我们风府一见。”

“风府?”楚临兮立刻两眼放光:“难道你家小姐是洛阳第一美人风细细?”

女子点头:“我家小姐的确是风细细,不知道楚公子……”

“我有时间。”楚临兮说着就往风府走。

被始终无视的苏青吟终于愤怒了,她朝姓楚的某人大吼:“站住!”

楚临兮和那个女子齐齐愣住。

“这位姑娘是……”藕色长裙的女子看向楚临兮,疑惑。

“唉……”楚临兮面色伤感,“是个得了不治之症的路人,怪可怜的!我们还是快去风府吧,不要让风细细小姐久等了。”

说完撑着他花哨的油纸伞便翩然离开。

这男人又撇下她走了!苏青吟在原地恼怒。犹豫一瞬,她还是抬手,碧色的光华似水落下,她的身影瞬间消散……


洛阳第一美人的确名不虚传。

风细细一袭纱衣坐在那里,就像雪地里的一抹银纱月光,人一眼看过去,魂都要勾走了。

楚临兮那厮的一双骚包眼就死死地瞅着风细细,那赤裸裸的眼神深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哼。”苏青吟趴在屋顶,不屑地哼了一声。这男人自从见了她就对她避之不及,一旦见到别的女人,却笑容满面,果然是庸俗至极!

大厅里,风细细和楚临兮还在谈笑风生。不知道风细细说了什么,楚临兮笑得一双桃花眼都弯了起来,举着白玉酒杯一连喝了好几杯酒。

色鬼!苏青吟暗骂。心里已经完全把天界的长篱上仙和这男人区分开来。

趴在房顶看了半天戏,苏青吟实在觉得很乏味,正打算走……

下面猛地传来一阵闷响。

一低头,只看见楚临兮醉倒在地上。而他身边的风细细正邪魅地勾唇。

苏青吟不禁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仔细看风细细一眼,猛然瞪大眼……

下面这个女人,竟然是只妖。



苏青吟趁着夜色,快速翻过绿瓦红墙,悄悄溜进风细细的房间,惊喜地看到楚临兮完好无损地坐在床上。

“快跟我走!”苏青吟拉住他的手就跑。

可是楚临兮动也不动。

“你在干嘛!再不走那妖精就要回来了!”苏青吟回头瞪他。

却看见楚临兮一脸痴迷,一副春心萌动的放荡样:“风……风小姐……好美……”

这种时候他还在想女人!

苏青吟嘴角抽动:“她再美也是只妖精。再说,脱了那层人皮,她指不定多丑!”

“丑?”楚临兮一阵迷茫,疑惑地看着苏青吟,唔了一声,“你真的好丑!”

苏青吟顿时像遭了五雷轰顶,恨得牙痒痒的:“你再不走就等着被你的风小姐吃吧!”

“被吃?”楚临兮的神色迷醉,“被风小姐吃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妙你个头!”苏青吟大吼一句。一气之下把他甩在一边,自己愤愤转身,跳出了窗外。

在苏青吟的身影消失了以后,一个白色的倩影款款出现。

风细细坐在楚临兮身旁,缓缓摩挲着他的脸,媚眼如丝地问他:“我真的这样美吗?”

楚临兮像是入了魔障一般点头:“美。”

风细细满意地勾唇。

“那你是不是愿意把你的仙骨给我?”她的一张脸妖异且魅惑,徐徐引诱他,“早就听说长篱上仙的转世在凡间已经轮回了九生九世,这一世仙骨已成,就要羽化成仙。你愿意给我你的仙骨吗?”

楚临兮面色疑惑,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风细细浅笑,缓缓将脸凑过去,眼看两人的唇就要接触……

楚临兮忽然睁大双眼,脸上的迷恋消失无踪。他一手掐住风细细的脖子,笑得灿烂:“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修长的手一抬,并指成剑,慵懒中透着一分凌厉,闪电般点住她的眉心。

风细细竟然没有一丝惊慌,冲他娇柔地勾唇。

楚临兮变了脸色,猛一用力,手上的风细细就化成一阵烟尘。

而房间的另一端,又出现一个雪白的影子——风细细。原来刚才他手上的不过是一个替身。

风细细笑着看他:“长篱上仙道行果然很高,细细就不碍上仙的眼了。”

说完白影一闪,就跳出窗外。

但风细细刚飞出来,一张泛着青光的大网就把她整个罩住。

苏青吟从黑暗里走出来,盯着风细细扭曲的脸笑得十分开心:“等你等了这么久,终于把你逮到了。”

“喂……”她冲慢悠悠出来的楚临兮喊,“怎么处置这只蛇妖?”

其实之前在房内她就看出来了,楚临兮根本就没有被迷惑。他虽然神色痴迷,但是说话吐字清晰,眼眸也一片清明。她正疑惑他为什么不肯走,忽然感应到一股妖气。原来风细细就在门外偷看他!所以她立刻顺水推舟,埋伏在外面……

楚临兮没有看她,随意道:“随便你。”

和这男人说话第一次得到了正常的答复,苏青吟反而觉得不对劲。她奇怪地看向楚临兮,发现他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苏青吟走过去,也蹲下来,问:“你蹲在这里干嘛?”

楚临兮抬头,眼泛精光,笑容满面:“这里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

“不同寻常?”苏青吟皱眉。难道……

“没错。这里有一层封印,封印下面不知道是什么。”楚临兮笑得让她有些毛骨悚然,“所以,我觉得还是由你先来看一看吧!”

苏青吟:“……”

这男人,是想让她身先士卒吗?

无比怨念地,她指尖泛起一抹青色的灵光,把封印一点点破开。

“不要……”没想到风细细居然痛苦地叫起来,“求你们不要碰……”

苏青吟没管她,一举把封印破开。

封印里的是一个无比俊朗的少年,一个已经死去了的少年。他在无数牡丹花的簇拥下,像在静静沉睡,圣洁异常……

但没有了封印的庇佑,只一瞬间,少年的身体碎裂成一片灰烬。

“啊……”风细细惨叫一声。

苏青吟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不明白怎么回事。

“得道之人的仙骨可以起死回生。原来,你引我到这里,夺我的仙骨,是为了救他?”楚临兮看着风细细感叹,“没想到你还是个多情的妖。”

风细细没有说什么,忽然闷哼一声,整个身体陡然化成无数碎片,消散……

苏青吟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呆呆地问:“她,死了?”

“妖虽然残忍,但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却也会生死相随。”楚临兮脸上难得地没有了戏谑,沉默一瞬,忽然问她:“她是不是很傻?”

苏青吟摇头:“如果我是她,大概也会这样做吧!”

楚临兮变了脸色,眼里有黯然一闪而过。

苏青吟刚觉得惊奇,就看见楚临兮恢复了以往轻佻的样子,啧啧出声:“真看不出你是这样的人啊!”

苏青吟脸立刻黑了:“喂喂,我怎么不是这样的人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购买最新或者以往的杂志哟~

>如果亲们喜欢,请点屏幕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查看更多历史信息,请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平台“ziweiqc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