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品读红楼梦——薛小妹怀古诗之新解

潍坊市委办书香机关号 2019-01-15 17:11:14

        《红楼梦》中,薛宝琴这个人物,出现的比较迟,一直到第四十九回才出场,她一出场,惊艳群芳,美的令人窒息。薛小妹进大观园后,给大观园增添了无限美景,芦雪亭争联即景诗是薛宝琴唯一显示诗才的场合。但是,第五十一回中,薛小妹新编的十首怀古诗,到底想吐露什么样的心声?


        对怀古诗历来有不少人研究,众多红学家作了猜测。有人认为薛小妹这十首怀古诗与红楼梦判词与曲一样,是预言没有写完的红楼梦的重要内容。


         不少网友却对此不以为然,主要批驳的论据就是,红楼梦里公认的一些诗谶(如宝钗的更香谜等)跟人物命运的对应是非常明晰的,对比之下怀古诗显得八竿子打不着。


        双方争论都有道理,本人也粗读了几遍《红楼梦》,正所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此也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可供读者茶余饭后闲谈一笑之用。


        第一,曹雪芹写《红楼梦》,无半处闲笔,无一句多话,连丫鬟们吵架拌嘴都有伏笔照应,洋洋洒洒半回章目的十首怀古诗必然不会只是为了显示薛小妹诗才这么简单,也就是说十首《怀古诗》必是是谶语无疑。

        

        第二,《红楼梦》目前得到大家公认的,属于曹雪芹作品的只有前80回,后28回无考,所以有些诗看上去的确属于“十三不靠”,跟谁都不沾边。


        第三,《怀古诗》明确是诗迷“诗虽粗鄙,却怀往事,又暗隐俗物十件”,目前,这十件俗物大家尚且众说纷纭,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所以诗背后的人和事,就更难以捉摸了。


且容细细品来:


赤壁怀古

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

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


        这首诗借古战场赤壁抒发了一种怀古伤今的情绪。从来的“怀古”,都是“伤今”,怀古的情绪是由伤今引出来的。从这首诗渲染的悲凉气氛看,很可能是隐示贾家这个不可一世的封建世家,由于“自杀自灭”导致大厦倾颓,家散人亡,留下一片茫茫白地的惨景。


交趾怀古

    铜铸金镛振纪纲,声传海外播戎羌。

    马援自是功劳大,铁笛无烦说子房。


        这首诗“颂扬”了东汉时平定交趾被封为伏波将军的马援,渲染了他名传遐迩的武功。这同贾家先人出兵立功,皇帝封他们为“宁国公”、“荣国公”,成为金陵四大家族之首,很相类。这首谜语诗的谜底,有人猜是“喇叭”,那么这首诗是不是借“交趾怀古”来隐喻贾家的发迹史呢?  


钟山怀古

    名利何曾伴汝身,无端被诏出凡尘。

    牵连大抵难休绝,莫怨他人嘲笑频。


        薛宝琴这首怀古诗又是借《北山移文》的内容进一步发挥,嘲笑那些装腔作势,自命清高,其实是热衷名利的人。谜底貌似是猴子,映射书中的貌似是宝钗,也可能是妙玉。


淮阴怀古

    壮士须防恶犬欺,三齐位定盖棺时。

    寄言世俗休轻鄙,一饭之恩死也知。


        这首诗就韩信一生几个最有特点的事件——不耻胯下之辱、寄食漂母、当上叱咤风云的齐王、最后被砍头,对他作了咏叹。这似乎是提示读者:贾家从发迹到鼎盛直到衰亡,也同韩信的经历有某些类似之处。韩信受过漂母一饭之恩,后来作了报答;刘姥姥也受过贾府救济之恩,后来贾家还要受刘姥姥之恩(如救巧儿出火坑)。在炎凉世态中,这种知恩报恩的感情是可贵的,作者在这里寄托着感慨。


  广陵怀古

    蝉噪雅栖转眼过,隋堤风景近如何?

      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得纷纷口舌多。


        这首诗吟咏的是南北大运河两岸的隋堤。“蝉噪鸦栖转眼过”,似喻荣府的繁华生活同样转眼即将成为过去。“只因占得风流号”,荣府也以富贵风流闻名,当其败落时,也将“惹得纷纷口舌多”,成为人们议论不休的话题。

   

桃叶渡怀古

    衰草闲花映浅池,桃枝桃叶总分离。

    六朝梁栋多如许,小照空悬壁上题。


        这首诗吟咏了王献之与爱妾桃叶在桃叶渡分手的往事,表达了一种惆怅、哀怨的情绪。这同荣府后来败落时种种生离死别的情景有共通之处。


  青冢怀古

    黑水茫茫咽不流,冰弦拨尽曲中愁。

    汉家制度诚堪叹,樗栎应惭万古羞。


        这首诗以“青冢”为题,吟咏了昭君不得已到荒凉的塞外与匈奴单于和亲的悲怨,责骂了不能保护昭君的汉元帝。与之相对应,大观园群芳的悲剧命运,是由贾府的男人们的腐败导致的,应由他们负责。说的既然是“和亲”,以前八十回论,只有探春能相近吧?


马嵬怀古

    寂寞脂痕渍汗光,温柔一旦付东洋。

    只因遗得风流迹,此日衣衾尚有香。


        这首诗以杨贵妃死于马嵬坡的故事为内容,作了暗含讥刺的咏叹。似乎是影射了宁荣二府中种种淫滥的生活,如秦可卿与贾珍的乱伦关系。

    

蒲东寺怀古

    小红骨贱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

    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


        严格说,这一首不能叫“怀古”诗,因为《西厢记》的人物连同普救寺之类全是虚构的,于史无考。既然提到了“小红”本诗最有可能就是说的小红,前两句在书中犹有说处,后两句却不知又有何指?


  梅花观怀古

    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

    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


        杜丽娘与柳梦梅死生不渝的爱情,同林黛玉与贾宝玉缠绵不尽的爱情很相像。不过前者得谐美满姻缘,后者终成“虚化”,以夭亡和出家了事。薛宝琴进贾府前,已经许了梅家,梅边柳边一句似乎在暗指她的命运,可惜后28回无考,我们终究只能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