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梅兰竹菊 花中四君子

收藏马未都 2018-11-07 14:14:40


花中四君子
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雅士都在用不同的形式、执著的笔墨赞美着“梅、兰、竹、菊”这四位谦谦君子。千年不息的中国文人把它们比喻成坦荡荡的君子,足见其内涵的风骨与外表的气质是何等的高贵。
梅兰竹菊
梅兰
竹菊


综观历史,细细品味四君子相异的个性,会觉得它们应该也是中国文人墨客的缩影。中国的文人们总在“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困境中挣扎;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徘徊中进退。总想把国家和百姓装入自己的胸怀中,所以他们才显得矫矫不群,或者说是形只单影——不肯同流合污的倔强性格和脆弱敏感的神经注定了他们与“四君子”有相同的风骨。


剪雪裁冰,一身傲骨

《梅花》
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梅花

梅,百花独先,千古风流。铮铮铁骨浓缩世事沧桑,疏影横斜斗霜雪,凌寒独放。不与凡卉为伍,不与山花争春。高标孤诣,幽香袭人,蓬勃灿烂。集刚劲、坚贞、俏丽、希望于一身。更具高寒超逸之韵致,清雅绰约之风姿。



空谷幽香,孤芳自赏

《幽兰》
陈毅
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
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


兰,从深山幽谷中飘然而至,摇曳春风,多么的自由、浪漫、惬意啊!淡淡娇姿,如美人婀娜灵秀,凤眼顾盼生情,临窗诵词品赋。如君子孤高雅洁超脱,远离尘世的喧嚣浮躁,在寂寞清贫中实现高尚的完美。



筛风弄月,潇洒一生

《题新竹》
杜牧
数茎幽玉色,晚夕翠烟分。
声破寒窗梦,根穿绿藓纹。
渐笼当槛日,欲得八帘云。
不是山阴客,何人爱此君。


竹,杆如椽之笔,在天地间,以生命和青春书写着正直和虚心;叶似宋词中的翠鸟,尖尖的啄,衔着永恒的春天;笋做着云的梦,从山涧杂石乱草中探出头,小小的,却也要亲吻璀璨的阳光。就是那些仁人志士,丹青俊杰,以此为寄托,或吟或唱。曲曲玉笛洞箫,诉说着人间激越和苍凉。



凌霜自行,不趋炎势

《菊花》
李商隐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
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菊,群芳中的隐者,在万花即将枯萎的时候,悄然于田野村舍、木栅竹篱、数影墙旁。孤傲冷峻的高士,凛冽的秋风中,品读着恬淡脱俗。宜肥宜瘦,宜蕾宜放;可眩黄郁金,可皑皑白雪,可水墨滴翠,可万紫千红;皆是一派自然潇洒的气度。


梅兰竹菊

此为四君子[梅兰竹菊],他们有着共同的风流傲骨,或圣洁脱俗,或悠然不群,观复博物馆粉彩梅兰竹菊套装将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傲、幽、坚、淡品质寓于此杯中,如同人们心中的世外桃圆、香格里拉,未曾到达,心驰神往。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进入观复猫屋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