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上下求索,九死不悔——梁振华解读《思美人》五年磨一剑(第1154期)

编剧帮 2018-11-07 14:45:15

 点击↑蓝字即可订阅

 文 | 小辣椒  小木匠

最近热播的《思美人》,无论从题材、故事,还是主创、内容,都引发了公众热切关注,成为五月最热门的电视剧之一。众所周知,做历史题材是有难度的,但这不代表历史人物不能做创新解读。屈原成名早,关于他的青春年少,可以呈现出与教科书中不一样的面貌。无疑,《思美人》一反常态,做了一部青春偶像化的历史剧,全景式地还原伟大诗人的一生。


该剧总制片人、总编剧梁振华,从《神犬小七》到《思美人》,创作上发生了哪些变化?作为一名资深编剧,缘何走上制片人之路?创作是不完美的艺术,此番操盘《思美人》又有哪些缺憾与不足?带着这些问题,编剧帮独家专访了梁振华。     


 总制片人、总编剧梁振华


《思美人》有三解:美人美君美政


关于“屈原”的影视化,早前有1975年的香港电影《屈原》以及1999年的电视剧《屈原》等。近20年来,在大银幕与小屏幕上却从未有过一部全方位展现屈原的作品,屈原在影视史上的缺席是致使梁振华拍《思美人》的重要动因。

 

其次便是屈原对于湖南人乃至所有国人的感召之情,他说:“湖湘文化的源头可以追述到楚国、屈原,我作为湖南人,对于屈子文化中经世致用的精神和唯美浪漫的诗性充满向往与敬仰。”

 

此外,作为北师大中文系的教授、硕士生导师,梁振华从1995年至今一直在大学里从事中文的教育和研究,对于《楚辞》怀有异样的憧憬。“屈原是一位伟大的改革家与爱国者,文学对于他的人生和事业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他是如何将诗与政完美结合在一起的?”这些问题一直是他学术研究的兴趣所在,也敦促着他去完成一部向屈原致敬的《思美人》。

 

豆瓣上有网友建议将《思美人》改名为《屈原秘史》或者《屈原传奇》。为此,梁振华就剧名做了解读:“首先,《思美人》是屈原《九章》里的一首诗。屈原文中有个词叫“姱节”,我觉得美人的第一层含义便是有姱节的人;第二层含义指美君(美好的君王);第三层便是《离骚》里反复说的美政——美好的政治理想。

 

其次,《思美人》三个字非常精妙地表现了屈原一生的忧愁、无奈与哀思。梁振华说,“美人在天边,美人不在怀,美人像山鬼一样可望而不可得,屈原必定是抑郁的,这是一种缱绻、辗转、无奈的情感。”


 

“螃蟹”不易吃,创作困难重重


屈原作为全国观众耳熟能详的人物,而且还是一个文人,可发挥的情节并不多。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梁振华在全景式展现屈原一生的创作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困难与挑战?

 

主要的问题是如何给屈原定位和定性。梁振华说:“提到屈原,很多人脑海中便会浮现一个老气横秋的长者形象。”如此教科书般的刻板印象也是源自上个世纪以来,文艺作品中塑造的经典的悲愤诗人形象。在梁振华看来,延续传统定位写老年屈原是远远不够的。他说,“我想写屈原的一生。”《思美人》的定位也就明确了。

 

但是,屈原少年、青年、中年、晚年的形象是有差别的,这中间又该如何转换?这就涉及到定性问题。梁振华说:“《思美人》中从青春屈原到经典屈原的变化,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楚国的国势在变,战国晚期的天下大势在变,屈原的人格、思想、性情也在变。

 

目前来看,观众对于该剧青年屈原的塑造上存在争议。甚至有人将第一集中屈原与莫愁女的梦中相见的画面,与急支糖浆广告混为一谈。事实上,梁振华高度还原了屈原笔下的莫愁女,古往今来的文人雅士对山鬼的二次创作都是基于屈原的楚辞“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第一集中山鬼带着草环、乘着赤豹,这并非虚构,我们是怀揣敬畏之心在创作。”梁振华解释道。

 


此外,梁振华针对部分观众质疑“屈原怼他爸、怼王、怼结亲的女子、怼诗友、怼敌人”的问题做了解答,“有人说我们这样塑造屈原是丑化他,其实不然,屈原本身就有‘举世皆浊唯我独清,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自信。他坚持自己的理想,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梁振华如是说。

 

也有网友诟病剧中服饰“太艳俗”,“那个时代的染色技术达不到这样花花绿绿的效果”……有人认为该剧服饰设计违背历史,缺乏认真态度。一时间,围绕古装剧服饰是否尊重历史、贴合史实的争议再次引起舆论关注。梁振华说:“刘玉堂老师在《就历史细节和楚文化十问思美人》一文中专门谈到了楚国重红、秦国尚黑。我们主创团队有意识地在追求楚国缤纷绚烂的色彩搭配。现在网友争议最大的是楚国的王宫的颜色以及人物的服饰过于华美。我做了反省,成片在美学把控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梁振华诚恳地谈了观众对于该剧不足之处的争议,并表示会在接下来的作品中不断改进。

 

虽有争议,但该剧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小屈原”的人设可谓锦上添花,梁振华举了个例子:“屈原投江前,小屈原问他,‘你想清楚了吗?’屈原说想清楚了。小屈原说:‘你变了,你又回来了。’”每当屈原迷茫时,小屈原都会出现,告诉他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小屈原是屈原灵魂与精神的点睛之笔——与灵魂的对话是思美人别出心裁的创新之笔,这与当前快餐式的观剧体验完全不同,需要观众沉下心来去进入角色,思考角色。


 

这也与今年火爆的文化类节目遥相呼应,《见字如面》《朗读者》成为综艺里的一股清流。印证了当下观众对于文化类剧目的需求依旧有广阔的空间。而《思美人》根植于中华传统文化这片沃土,用创新的形式搭载优质的内容,尤其值得肯定。

 

前朝之争与后宫之斗相辅相成


《思美人》讲述了屈原传奇跌宕的人生。剧中,马可饰演的屈原与乔振宇饰演的楚怀王胸怀熊槐,既是君臣也是知音,他们的一生,充满传奇和悲凉色彩。梁振华是如何把握他们二人相知相惜相杀的关系的呢?

 

梁振华说,“野史上传屈原与楚怀王龙阳之好,闻一多说屈原是个文学弄臣,但这都是猜测。在我看来,他们是知音,也是君臣,还是兄弟。”

 

那么,在面对观众质疑马可走错片场,《花千骨》杀阡陌气息太浓时,梁振华说,“我马可是非常合适的演屈原的。他本身自带仙气,往人群中一站,自身高冷、飘逸的气质相当突出。”屈原给人的印象是高瘦、清绝之人。“他无论做人还是做事,都是特立独行,这与杀阡陌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随着剧情深入,马可对经典屈原形象的诠释是非常到位的。”


 

《思美人》以楚国为视角,最大程度的呈现了战国时期的楚国兴衰。作为古装历史戏,“宫斗”也是吃瓜群众们最为热衷的戏份,梁振华说:“这部剧的宫斗不是为了争宠,背后还藏着政治阴谋。”虽然《思美人》的宫斗戏成分不足三成,但作为前朝戏的辅佐,它对于剧情发展具有很强的推动作用。

 

古装题材亦能关照现实


细数近些年的古装剧,大多源自IP改编,融入传奇、玄幻、仙侠等元素,涌现了一批脍炙人口的佳作的同时也频出雷剧。《思美人》虽然是一部穿着“古装外衣”的电视剧,但却有一颗“关照现实”的心,具体表现在:

    

首先是居安思危,梁振华说:“楚国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在六七十年间灰飞烟灭。屈原和楚怀王用自己的肉身见证了灭亡的过程,这是历史的必然性造成的,也有个人性格的原因,值得今人反思。”

 

其次是关于民生:反腐。前有《人民的名义》轰轰烈烈地反腐,紧跟其后的《思美人》也不甘示弱。他说,“屈原不止是依靠清官反腐,而是从根本上‘将权力关在笼子里’。他试图用制度的方式解决问题。具体表现在修改宪令,捍卫民生。”

 

最后是探讨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去捍卫自己人格的操守,怎样去承担国家赋予他的使命。他说,“屈原这一生把爱情、亲情全部放弃,去追求国家大业。他不光写诗,更试图把诗变成现实。他为什么成为千古知识分子典范?因为,知其不可为而为。当然,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永恒的悲剧,发人深省。”


 

IP虽火,原创可期


这几年,IP甚嚣尘上,几乎呈现燎原之势,主流制作公司依旧在IP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头部内容在IP阵营中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另一方面,以《思美人》为代表的原创作品是作为2015年优秀电视剧剧本扶持引导项目27项中的一项,而且这27项之中除了《白鹿原》,其它皆为原创剧本。在IP发展势头依旧强势的现状下,原创剧本在未来的影视市场发展前景如何?

 

梁振华说,“原创作品给原创者提供了很大的创作空间,可以更加游刃有余地进行创作。《思美人》如果先有小说,我写的时候一定会被小说束缚。”在梁振华看来,“随着观众素质的提高,他们的文化分辨能力也越来越高,原创作品从历史当中挖掘题材,我相信会得到包括年轻人在内的观众的认同。”所以,扎根传统文化是未来原创剧本的重要方向。

 

那么,原创剧本又该如何“问道”于传统文化呢?梁振华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如果一定要讲IP这个词语,其实中国历史有很多的人物和历史事件就是最大的IP。屈原是中国知名度极高的历史人物,如何将历史与当代的审美趣味相结合,如何将其余戏剧思维相对接,这是最大的难题。”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等作品,本身就是一个叙事作品,再创作时只需要把它改编成符合电视表现形态的叙述作品。而《思美人》是把历史人物变成一个叙事作品,“屈原他没有叙事性,他只是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些事情,你要把它变成一个叙事作品,就得用戏剧思维、历史思维去创作,需要将历史、现实贯穿其间。”梁振华说。


 

在梁振华看来,原创作品在创作上有优有劣:“它的劣就在于创作难度很大,需要付出很多时间、考证无数史料。就拿《思美人》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屈原。你怎么把你所说的这个定位要符合那个历史的情境。IP剧就不太一样,它完成了一个故事讲述,你在故事讲述的基础上再进行修整和加工就行。”这也是IP改编作品与原创剧本的重要不同,但不管怎么说,从《思美人》的创作可以看出,向历史寻找题材,会是未来原创剧本的可开发的巨大宝库。

 

对话梁振华

不想当制片人的编剧不是好教授

 

编剧帮:纵观你之前的电视剧作品皆是以战争、都市为主,此次是你第一次接触古装历史题材,有哪些特殊的感受、经验和大家分享?

 

梁振华:确实有一些经验和心得。作为一个制作人,从服饰、场景到历史氛围的营造,方方面面都要准备得更加充分和翔实。《思美人》所涉及到的,不光是一个纯粹的古装言情剧。这里面有很多战争场面、改革场面、朝廷论争场面,我们还复原了需要4G特效才能还原的梦境,包括宣传尺度上的把握上面都是需要亲力亲为的,各部分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编剧帮:作为一位资深的编剧,你对今天的青年编剧有哪些好的建议?


梁振华:我觉得还是行动起来,到实践当中去发掘自己的才华,在行动中去找到自己可完善的空间。然后把好作品变成自己的素养,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创作的经验。一直写,只有写才能够找到一个编剧真正的生存空间。

 

编剧帮:你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每年皆有影视作品输出,可谓是站在了学校和社会接轨的端口,那么你觉得如何让学校教育更好的和当下影视行业需要的人才相结合? 

 

梁振华:我觉得创意类的写作还是尽早让学生投入到具体的创作中。因为从创作原理到创作实践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个编剧如果不从事编剧实务,完全是编剧理论,你很可能在面对实践的时候,理论就变得无从下手。因为原理只是讲既定的发生过的事情,但创作其实就是在破除规则。我觉得高校里面的这种创意写作的教学模式应该进一步地把理论跟实践相结合,应该更多地把这些作者跟丰富的业界和创作实践结合在一起。现在从网剧到电视剧,其实创作空间很大,大家自己去拍视频,自己自媒体上面发布什么东西。其实都是可以锻炼自己的写作技巧的。

 

编剧帮:你作为这部剧本作为总编剧,另外有三个编剧,你们在工作上是如何分工的?

 

梁振华:我和我的主力搭档编剧从头到尾把这个本子磨了三年多,包括所有的修改和台词全部都是我们一场一场、一句话一句话把它弄出来的,修改的版本应该到了十多稿,而且有好几次是颠覆性的调整。因为这么一个大体量的东西,它是需要集思广益的,而且又来自于史料,它需要有历史修养,也要有文学修养。我们的编剧之一张辉此前是新华社的政论记者,他是新华社瞭望周刊的政论的撰稿人。胡雅婷是北师大的文学方面的研究生。他们都是有政治、历史和文学素养的编剧,我们一起来回磨了无数次。


 

编剧帮:在创作的整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分歧?你是如何调解?


梁振华:我们没有什么分歧,因为这个东西,我作为总编剧,基本上主干情节都是我们在讨论过程当中达成了一致,然后再往前推进。真正的分歧是在于我们的创作过程当中,对屈原的认知之间的分歧,我们要弥合。作为创作团队,我们的这种方向,从头到尾要高度统一的。这个剧本也给无数人看过,无数人提过意见,他们的分歧怎么理解?怎么去寻找默契和契合点?主要是在这些方面。

 

编剧帮:你既是这部剧的总编剧,又是总制片人,从编剧到制片人这样一个转型,原因是什么?


梁振华:我在三年前就开始当制片人了,我的第一部制片人处女作是《冰与火的青春》。作为一个编剧,我为什么要当制片人?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面,主导话语权是一个作品,捍卫它的质地的就是一个作品的真正的品质取决于主导话语权。一个纯粹的编剧,当然也有很多非常幸运的编剧,在和非常投缘的合作方,在合作过程当中,当他的这种创作的能动性能够得到捍卫的时候,所以他会相对来说比较好地施展他的主张。如果你想在这个行业当中能够进一步地去主导一部作品的命运和它的品质的话,我觉得光把剧本写好是一个途径,但是还有一个途径,就是你得慢慢地向这个产业链的深处去掘进。这个时候只有你变成了这件产品的主导的创作者和生产者的时候,编剧的创作能动性才会被捍卫,这是我三年前确定的一个目标,也做了几部戏的制片人,这部戏是最大的。

 

编剧帮:你觉得在转型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呢?


梁振华:做任何事情都有困难,尤其是一个编剧转型成一个制片人,创作的素养只是当中的一方面,你还得做编剧的事,这是不能影响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就是跟市场对接。以及各方面的资源的调配和整合。当然还有你对剧组的管理模式的探索,也就是品质的监督机制。除此之外,你还得去融资,《思美人》在融资过程当中也是碰到无数的坎坷。

 


编剧帮:作为创作者来说,你对这部剧的商业性和艺术性是怎么把握的?两者怎么平衡?


梁振华:因为这部戏跟别的戏不太一样的是,它写的是诗人,他一定要具有诗性和艺术性。所以我在里面融入了许多《楚辞》元素。其次,我把《楚辞》的若干篇章用创新性的方式把它表达出来,比方说《山鬼》。屈原在某些特定的节点写的那些诗推动了剧情。这些诗意的元素的进入就是跟《楚辞》而来。还有一些元素,包括跟亡灵的对话、跟他的前半生的对话,而且这里面还会看到比较空灵的东西,他在山巅上面跟楚王的那些对话,跟楚王的那些对话,我希望每一个清晨,我能抚摸楚国的每一块土地,跟贩夫走卒打着招呼、唱着渔歌。像这些比较针对自己性情敞开的,比较诗意浪漫的片断。这些东西相对比较温和,如果要去注重诗情就不可能那么狗血,就不可能那么地极致和强烈,这是一个平衡,需要把握。所以你讲的商业性和艺术性的结合,也是我们在努力,包括这部戏当中也有浪漫桥段,也有感情,也有宫斗,这些都是佐料,但是佐料也是服从于主题的把握,希望在好看的基础上,再去追求艺术性和思想性。

 

编剧帮:你教学生教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编剧呢?最起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


梁振华:第一,要有抗击打能力,我在学校里教授当代文学,也教授创意写作。纯文艺写作的人是向自己的内心发言,他写完东西之后只要满足了我心性的表达,他不需要给别人看,他也不需要别人提意见,他就去期刊发文,这是我内心的表达。大家创意写作,包括影视写作这样的创意写作不一样。一个剧本出台要给多少人看?你的高参们、策划们、责编们、投资方们、导演们、所有的主创演员们,你如果经不起一轮一轮别人对你的打击折磨和有道理、没道理、有谱、没谱的意见。有很多人不可能干剧本,他受不了折磨,相对来说就很难入这个行。


第二,他能够把事变成戏,把我们的谈话变成戏,这是一件事怎么变成戏?怎么加悬念?加一些戏剧的钩子,这个是要有天赋的,也要有技巧。第三,得有耐力,你得坚持到你能证明自己的那一天,有无数的人没有坚持到证明自己的那一天就放弃了。


 

编剧帮:你刚才提到九千岁,你是如何看待今天年轻受众观剧的需求?这部剧又通过哪些元素来吸引他们?


梁振华:我觉得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他的观影趣味未必是统一的。我关注弹幕以及评论,有很多非常有历史修养的观众,对他们提出的意见我都表示感谢。还有一些热衷于讨论剧情,还有一些互联网趣味比较高的,他们热衷于你剧情发不发糖,苏不苏、虐不虐……不同的趣味的要求都是,不同年龄段都具备的。作为一部剧,我们很难做到在所有层面上迎合所有观众的趣味,我的故事摆在这儿,为什么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会喜欢这部剧?青年观众愿意去关注屈原的人格成长蜕变史的话,我并没有那么刻意地一定要迎合年轻观众,我相信不同年龄的观众在这部剧里都会有一些收获。

E / N / D

招聘

商务助理、编剧经纪人、法务专员、影视策划(项目评估)、产业记者(兼职)、文案策划 —— 2-3年影视行业相关工作经验,简历与作品投递至hr@bianjubang.com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

影视公司合作 ◇ zqy24680

编剧合作  ◇ dongmeijuan3274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百度百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