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一位武警上校献给父亲的歌

中国武警网 2018-08-09 15:58:21


本期监制:刘彦军


康树峰
陕西镇巴人,武警上校警官。全国青联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书法作品30余次参加全国性展览,出版诗集《感性阳光》《圣地阳光》《无限阳光》,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7次

无限阳光

—— 献给父亲的歌

我喜爱那日光

那天空

那绿色的大地

  ——[印度]泰戈尔



一个冬日的清晨
阳光铺满了办公室
秦巴雾毫散发的清香
从透明的水杯里徐徐升腾
与阳光透视着重重叠叠
从衣襟前绽放的花朵
向我的思维边缘开放
我耕耘在洁白的纸间
那一片纯粹的思想
像窗前花枝上的绿叶
向着我热爱的土地飘摇
向着我青春的方向招展
向着山塬上一簇青翠的
高高昂首的松柏辉煌歌唱
我的心以及手指上
连绵跳动着簇拥的诗情
以记忆的形式抽出最原始的
带着泥土芳香的新芽
在温暖的阳光里发出
清脆响亮的号子般的歌声
在故乡的山塬回荡
我听到了——
父亲在喧响的声音里
吟诵一抹曙色霞光
将我的激情点燃


此时——

我遥远而清醒的记忆
像室内弥漫的淡淡幽香
击荡着我目光前沿
那些涌动的色彩
反刍着关于父亲和我
在一个春天的清晨
温暖而坚实的一句对白
——使命重于泰山
已经很多日子了
一双孤独的目光向南方张望
随着冬季的北风呼啸
漫天云霞  漫天雪雨
向着我的心倾情飘洒
我只有在一块旧衣服的补丁的
针缝间寻找你的体温
只有在泛黄的信笺上
感受你的绵绵慈爱
只有在儿子的鼾声里
倾听着父亲当年
站在山梁上躁动的呼唤
我借着今夜明亮的月光
想象我的童年
虽然一只春燕的影子
从深深的梦境中掠过
我依然听到了
划过夜空的低鸣


那一年花开的日子

一瓣瓣粉红色的桃花
在百年老屋门前
开放得荡气回肠
艳丽地缀饰着我的前额
一串串诗一样高贵的情感
在晶莹的晨露上闪烁
阳光烂漫地爬满睫毛
我的心瞬间从花蕊上飞跃
翻越故乡的崇山峻岭
从风的间隙里
我遥望着湛蓝的海洋
浪花在意识的夹缝间澎湃
我聆听着父亲
关于少年的故事青春的爱情
关于对祖国的深深爱恋
关于我道路中的雨露阳光
如今很多夜晚
我掩饰不住自己的感情
在妻子轻柔的鼾声里
我流着泪思念你的音容
借着窗前一缕月光
我仿佛望见了你坟茔上
那迎风飘摇的棵棵青绿
在我不眠的情境里泛开
伴着禾苗拔节的声响
永远绽放在月光深处
永远掩映在悠远的梦中
永远像故乡的那棵柏树
翠绿着一道道
曾经放牧过牛群的山梁

是的 今晨
我饮着父亲曾经耕耘的
那片土地上生长的新茶
让一行行浓郁的诗行
粘贴我的心上吧
让从新鲜的土壤里
抽出无垠的绿洲吧
让我踩着青春的旋律
在父亲希望的田野上
播撒盈满阳光的欢笑
以正步的方式向前迈进
而我依稀地看见父亲
站在丰满着野草的田埂上
吸着旱烟  炊烟一样
飘向天空的串串烟缕
与东方的朝阳挽起
一片一片绿油油的稻苗
望着我远去的身影
却永远定格在父亲
等待秋天收获的目光里
每当月亮初升的时刻
我的心像一只回归的候鸟
对着连绵的燕山山脉
对着广阔的京城大厦
对着茫茫绚丽的灯光
把幸福与希望畅想
把感恩与怀念追随
父亲是我人生中
太阳照耀的蜿蜒的山梁
是我静夜里守卫安详的
一轮满满的月亮


每天清晨鞭子清亮地响起

老黄牛反刍的声音
唤醒了沉睡的村庄
所有的门都打开了
迎着山边火红的太阳
向故乡倾泻无尽的诗情
父亲紧紧地握住缰绳
吆喝声如童年的歌谣
洒满乡路洒满田野
洒满我三十多年的记忆
裸露的双足随着光亮的铧犁
耕耘出最原始的图腾
此时只有借助文字上的枝节
咀嚼着那满是醇香的种子
希望在心灵之巅开出花朵
我多想再一次握住铧犁
以及残存的腥腥乡土
感受父亲每一个日子
用双脚丈量土地的长度
我多想让诗歌的嗅觉
换回少年脚丫间纯粹的幸福
让我火焰一样的理想
朝着莽莽山塬蔓延
用父亲头上无垠的蔚蓝
装饰着一个又一个
我生活的城市的春天

傍晚 父亲牵着老黄牛
踏着流淌成山歌一样的小路
把一轮圆圆的红太阳
带进了家门
我看见他眼角上飞溅的
一粒幽黄的泥浆
像一只即将起舞的蝴蝶
翩跹了母亲一脸的芬芳
我轻曳地捏住温暖
连同记忆里的那盏油灯
照亮了一个而立之年
油灯下母亲缝制补丁的同时
用山里最乡土的方法
缝补着父亲的脚掌上
因寒冷冻裂的道道伤口
鲜红的血沿着暗淡的灯光
向着黎明的方向攀缘
爱情的光芒穿透寒夜
在铺满庄稼的田野纵横
我偎依在你的身边
聆听针尖穿过皮肤的心跳
以及你们均匀的呼吸
安详地如一曲苏格兰童谣
将我恬淡的笑容瞬间滑落
我眼眶里溢满泪水
洋溢了整整一个冬天
在我初恋的时候
当爱人撩起新的衣襟
仿佛一枚饱满的麦穗
在我的眼前跳动


老式的土房子宁静地
安详地迎接朝阳送走夕晖
日子随着门前的桂花树
花开花落
父亲在老屋里弥漫的沉默
像你亲手酿制的苞谷酒
醇香飘满了山野
醉落了挂在树梢的果实
摇落了一地的金黄
一天 我把最繁盛的稻穗编织
戴在你高昂的头上
把一朵最艳丽的牡丹花
挂在你宽阔的胸前
让笑容在温暖的阳光里
无限生机 蓬勃闪烁
我顺着一片光芒寻找
父亲粗糙的双手
在我皮肤上滑行的感动
每晚从夜的底部获取
父亲的至爱 朴素和善良
从你动听的故事里
我仿佛成了骑马的王子
驰骋疆场的少年英雄
从你悠扬的朗诵声中
幻想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感知着“人之初性本善”
“少年强则国强”的天籁之音
从你陈香的墨迹里
一段文字圣洁般的温情
占据了我的全部青春
于是我写下了第一首情诗
从你所有的血液里
奔流着关于精神与意志的营养
从此我把日子叠成纸船
扬起思想与道德的风帆
向着岁月的河流远行


我渴望一场大雨
让父亲好好安睡一个下午
任意大雨怎样瓢泼群山
任意洪水怎样泛滥河流
父亲依然紧紧地拽住
家的每一片瓦砾
紧紧顶住家的一片蓝天
那一年天气异常寒冷
空气中飘满了灰色的尘粒
你成了“右派”
你带着妻儿带着满腔的信念
蹒跚地从城市回到了乡村
用握过钢笔的双手
在凹凸的土地上书写忠诚
用铁镐掀开屈辱与自尊
用黑夜里的呻吟耕耘爱情
曾经多少个夜晚无法入眠
曾经远大的理想被放逐山野
你依然坚定地握住尊严
让村东头那口老水井平静地
照耀着你乌黑的头发
让母亲明净的目光
抚慰你心灵上的次次伤痛
让你的爱情对着窗棂
用睫毛抚摩月光
而我只有用诗歌的语言
播洒出你阳光般的欢乐
请求缤纷的花朵向岁月昭示
你的心灵永远明媚如初


父亲啊
我知道——
在那个特殊的岁月
十九个春秋煎熬的日子
你多少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你多少次在母亲的额头
觅拾哽咽的理由
你多少次在我的亲昵声中
寻找生命的乐章
你多少次在女儿飘逸的长发里
绽放幸福的笑容
你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仿佛纯净的山泉
在故乡的山涧蜿蜒流淌
那一年秋天
我身着崭新的戎装回家
你赶着遥远的山路接我
双手抚摸着我的少尉警衔
一滴清泪湿透了我的前襟
我坚强的意志瞬间溃散
泪水像夏雨一样飘洒
我看见我的父亲
低凹的眼睛像牛蹄子踩的
一缕白发从额边坠落
宛如一片秋叶在空中飘舞
把我的心摇荡得老高老高
而你依然飞扬的目光
牢牢地把我拴住
我想用我的热恋点燃
被岁月皱褶的夜晚
可是泪水已潮湿了一个秋天
我开始担心你的身体
开始担心你会悄然离去
从此我唯一能做到的
每个星期一的深夜给你写信
用心在纸间与你聊天
让闪烁的星月寄予我的祝福
让季节风带去我的思念
让你在周日的晚上酣然入睡
让你在每个清晨喝一杯清茶
让你在晚饭后吸一支香烟
让你享受爱的无限阳光


我每天在文字的行距间

都能听到诗歌悠扬的声音
触摸到父亲一百三十封信中
每一个动情文字的律动
当诗的灵感爬满深夜
我手指间跳动着蓝色的火焰
任凭思念熊熊燃烧
我愿意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
把我儿子的琴声献给你
在苍茫的大地上响彻
就这样我听到了遥远的风声
你消瘦的身体像山塬上
一片孤独的白云
向我所在的北方飘来
你在秋雨绵绵的午后
靠在母亲的怀里安然入睡
当时我正在广袤的沙漠之洲
接受忠诚的熏陶
正在与敦煌飞天一起共舞
悠扬的琴声在耳畔戛然而止
我以匍匐的姿势向前赶路
当打开故乡的子夜之门
寂静将我的心灵抽打
父亲安详地睡在泥土里面
我静谧地站在泥土之上
遥远而亲近地触摸你的气息
我紧紧地捏住一撮新泥
仿佛捏住黎明前最后一颗星星
泪水任意向感情的堤坝泛滥
我终于找到了麦黄一样的语言
辉煌地赞美我的父亲
将我的诗镌刻在你的墓碑之上
让我的诗歌在故乡的山塬
在灿烂的阳光下生生不息


十一

每一天迎着和谐的季节风
聆听黄河长江奔腾呼啸
每一天迎着绚丽的朝阳
向祖国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高擎的意志之巅
飘扬着一面鲜红的旗帜
那是对爱的热烈诠释
当我胸前的奖章熠熠生辉
父亲爽朗的笑声划破晴空
将日夜培植的思想
种植在我的青春和年华
如今父亲已经离去很久
日子从记忆的底部泛潮
湿润了一个又一个感性的春天
我用了十五年时间为你写诗
写得艰难而且执著
每一个韵脚都缠绕着
关于父亲的希望和价值追求
关于我对爱的承诺
像秦巴山的大雨慷慨磅礴
敬爱的父亲啊
我站在遥远北方的大厦之上
在太阳初升的时刻
把积攒多年的感情全部释放
以这样的方式怀念你
以这样的方式——
让烂漫的花期成为我的道路
用阳光般的开放收揽着我
在充满温暖的幸福心灵里
在和谐浩荡的春风里
我和我的战友
歌唱祖国的宏大声音
那声音与阳光无限永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