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诗星周刊》(2017-17 总第17期)‖【忽然之间】诗刊

忽然之间诗刊 2018-11-17 06:13:21



1.慢 火 车

文/白芷芳馨


很想乘上一辆携带云朵的小火车

乘上不急不缓的叮当之声

乘上一种摇晃和最深的安宁


很想用白色的灵魂触摸黑色的铁皮

像触摸春天和冬天

火车穿过油菜花地也穿过漫天飞雪

像一场爱穿向更深的一场


我们一生都在乘坐这样一列火车

与生命相爱并彼此消耗

从未脱出轨道

但也阅尽山岚 

鱼之恋鉴赏:

全诗灵动,场景清晰美好。在精神层面上干净,文字利落。尤其最后一段,寓理于人,值得思考。



2.白色的菊花像火在烧

 /雷宁

 

南山被飞鸟和落日,带去远方

那些菊花,越来越瘦

风催着窗前的满月,不忍离开

往事从字里行间,打马而过

一坛老酒里,浸泡着

几片陈年的,月光,盛开的白菊

昨夜下了一地的,大雪

白发的人,不肯向宿命低头

衣袖上的酒痕,还在反复纠结

宿醉中,那个忧伤的人是谁

种一颗豆子和种一株菊花

都是种下,一个干净的词语

案上的墨磨了又磨,书里的清风

吹了又吹,大笑而过还是长歌当哭

那些菊花,分明像火在烧


鱼之恋鉴赏:

一个不肯屈从命运的人跃然纸上!

火本应该是红色的,在这里却是白色,更加刺痛了神经。红色代表红色,白色代表无力,悲伤,这里除了给出反语,还给出很多隐晦的事。笑与哭有时都是一样的,一样痛苦却无悔的人生。燃烧吧,因为夜晚因为寒冷!燃烧吧,当菊花遇上冰雪!




3.听说你要去远方

文/李浅浅


听说你要去远方

画眉在梦里轻启忧伤

它用翅膀煽动夜色的蓝

我把这蓝光洒进大地的骨肉

把眼底的溪流洒进海浪的胸口

把金色的麦浪洒进晚霞的青衣


听说你要去远方

我把远方定位在

离心最近的地方


我让生灵和走兽做你的微风和细浪

让陌上花开亲吻远方的蒹葭苍苍

我用夏至未至的清凉做你的船票

用蝴蝶的翅膀做你的帆


听说你要去远方

我把珍藏了一夜的露珠

洒在你必经的路上

为远行的你

铺一路星光


鱼之恋鉴赏:

离别是恋人间常见又痛苦的事。本诗却把它写得浪漫多情,“我把它定位在离心最近的地方”。天涯咫尺,地理再远,有爱做线也暖。用一些形容词加深了爱恋的情意,使本诗颇为生动。




4.夜

文/刘跃兵


当飞鸟不再围绕着我

风吹开尘世的众生相

在恋情中间的灯盏。天飘过头顶

一棵孤单的树让自己活着

是不远不近


比如我再次触及星辰


我把当年,修剪成纷飘的落叶

相思都是俗物

撕心的形状


鱼之恋鉴赏:

这首《夜》用意象刻画出了相思的痛苦,“撕心的形状”。夜,可以是心境,可以是时间,可以是拷问,源于一念之间。人间之痛爱。



5.寅时梦境

 /叶虻


我的手指曾触摸到一小段迷雾

我发现和光彼此穿过的时候

它也有和我一样期待的眼神

如同射手箭袖中的暗器

冰一样的铁里  锋刃居然有桃花那样的贝齿


我喜欢语法间荒蛮和围栏共存

连同梦里一小段折断的路径

以及返还时物是人非的落寞

文字是水穷时的山势  尽头也是开始


是谁说过我们都是虚拟的路人

恍惚间的相认可否不问前世

海水锈蚀的那一刻  

谁还可以不在人间谢幕

我们存在  我们是寅时的梦境

凌乱却恍同人世


雨荷诗鉴:

诗歌是语言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寸土皆能言的寺中禅语。无论是现实中的羁绊,还是睡梦中恍惚的意境,都能在一首诗歌里显露出来。诗人叶虻的梦境更为奇特,我用手指触摸到一小段迷雾/我发现和光彼此穿过的时候/它也有和我一样期待的眼神/如同射手箭袖中的暗器/冰一样的铁里/锋刃居然有桃花那样的贝齿!

‌梦境里的相识无需问前世,即便问了又能怎样,一段路程本可以一直走下去,不料却被拦腰折断,回首时的物是人非让人感伤,失意和落寞在梦里纠结,是诗人无法走出的困惑与惆怅!

叶虻的诗歌在写作风格上,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细枝末节,总有神来之笔让人眼前一亮!




6.风知道

 /王正平


携着蝴蝶飞远

一枚句号,在云中时隐时现

没来得及挥手

短暂的神话故事已悄然终结


公园里的长椅

仔仔细细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只为莫名等待

千里之外,是不是飘飘白雪


风,掀动微澜

掀动长路漫漫中漂泊的心弦

落叶浮在水中

能不能带走苦苦缠绕的思念


和你相隔于天涯

日落黄昏的窗前,我默默凝望

风知道云也知道

茫茫人海却是我猜不透的谜面


雨荷诗鉴:

这是一篇饱含深情的诗歌,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难以诉说的愁绪。一份美好的情愫被轻易带走,无法保留,像一只靓丽的蝴蝶越飞越远,消失在转瞬之间,心中的失落不言而喻。

当情感的闸门一旦敞开,无外乎两种结局,永远亦或失去。一枚句号在云中若隐若现,诗人敏感的神经已经洞悉到了,遥遥无期的等待是一种徒劳,也是一种无奈,他却依然那样执着,把心中千丝万缕的爱恋寄托于清风,白云。他明明知道,自己内心的煎熬无人能懂,远隔天涯海角,没有谁可以代为传递。

一首诗的妙处在于它的严谨,不落俗套,作者能够用朴素的语言描绘出心中的情感,也是一篇很不错的佳作!




7.多年以后

文/宋珈


即便忘记,也要轻点

双足已踏出高山流水

也不要

无视瑟瑟琴声


人间的宿命

说得清楚的太少

悄无声息的活着

就像你曾经悄无声息的来


带着柔软


雨荷诗鉴:

诗歌是超越想象力的一种语言艺术,它源于一种心灵的共鸣和灵魂的释放。整首诗没有用华丽的语句来进行铺垫,却写得恰到好处。好像每一句话都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她说:即便忘记/也要轻点。冥冥中,她依然留恋着一份情感,双足已踏出高山流水/也不要无视瑟瑟琴音。面对着一个人漫长的孤旅,从前的弦音萦绕怎能轻易忘记。生活中,有一些事情我们无法解释清楚,它们有时像被层层雾霾遮挡,看不到阳光,有时如锦上添花,馨香四溢。宋珈的诗歌,忧伤中带着些许欣慰,期待中又带着无尽的伤感!让我们无法走出她温柔的困惑!


8. 山 丘

 文/葑凌渡


在都兰

云走了   黄土形成一座座金子的山丘

天空幽蓝   深邃

像西部的血液   阳光平铺于尘世

相遇你我。一座座山丘

长满梦里的麦子

如走失了的故乡   温暖他乡


江湖到此  高原从海西迷失

在山丘之巅见到一枚天空之羽,万里的疲惫卸下

那是行僧脚下的一双破履


阿莲鉴赏:

一枚目光,投射西部的戈壁高原!

云走了,雨滴不见,黄色的土地,画出颗颗黄金的堆积!

阳光的炽热,烤炙山丘,只能在梦里看见故乡的麦子,渴望的雨滴快些打醒他乡的黄土高原!

抬眸,一枚天空之羽,卸下疲惫的等待!

诗人的《山丘》借堆积的黄土山丘,抒发胸中的积郁,渴望一场甘霖降世!



9.对待你,我太认真

  文/何氏弦歌


对待你,我太认真

你追着风儿跑

也只是挥了挥手中的纱巾

土里深深地埋着,树的根

标语不是出自你的本意

为别人呐喊

却让敏感的眼睛

拭不完泪痕

冻在纸笺的热情

一样寒气逼人

看谁会一脚踩下刹车

结束这害人的缘分

也许人在已抽身

多情总叫无情恨

快乐被薄雾笼罩

暖阳避开冬日的清晨


阿莲鉴赏:

爱情的诗作,所见甚多,或阳春白雪,你情我侬,或相见恨晚,埋天怨地!

此诗是一段自诉,直抒胸臆,无隐喻深种,是场心里独白,隐隐揪心!

诗人掏出曾经紧握的情,与读者慢书,也许是爱玩的天性,或是有她因,总之,追着风儿跑,逐着他山的月亮,殊不知此举,却疼了放筝的手,任你翔,却又想拽着线,高远是意境,是纵容,可若断了线,缘尽线留,还有何比这更痛彻心扉的?

诗人的白描,描出自己的泪,爱之深痛之切,爱你就请放放逐山的梦,将心交于彼此的手,暖暖抱住,快乐与多情共济!

读着心灵独白,与诗人共鸣!



10.父亲的秋天

  /雨荷


摞起的稻垛高一寸,秋就深了一尺 

父亲的腰也弯的更低 

一地的稻捆 

多像他的小儿女,伫立在风中

最后被他一个不落的,背回家门

  

十几岁时,父亲的垛叉能挑起天空

稻捆小鸟似得,轻而易举 

飞进他已丈量好的峰峦上 

生活的密码,被一双满是老茧的手 

一一破译

  

他的秋天可以无限延长,直到冰雪覆盖 

脱谷机的轰鸣,湮没夜色 

父亲陈年的胃疾与寒冷搅和在一起

一粒粒稻谷,喊出疼痛


记忆中,那块土地已荒芜多年 

一丛丛直立的芦苇

多像父亲的手臂,把天空又一次擎起


阿莲鉴赏:

往往一个熟悉深谙的场景,是切入诗主题的最好钥匙!

摞起的稻垛,高高的闯入父亲的秋天,贯穿诗的始未,看似冷硬的稻谷,沉甸的是小儿女们,压弯了父亲的腰,即便如此,父亲也不落一个,精心背回家!

记忆深处,稻子是父亲的陪伴,也在秋的原野,忙碌父亲的背影,即使冬的凛冽,也有父亲的疼痛,与稻谷同感同碌!

没有豪言,父亲将爱揉进秋天,给儿女一个充实的未来!

父爱如天如地,怎不让诗人泼墨尽歌?



11.  踏莎行·秋意浓

        文/书童俊卿


秋意犹浓,枫红尚浅。

杏黄余翠山林晚。

露凝霜草水亭边,

菊妍点点依稀见。


落絮无踪,蒹葭盈岸。

又闻阵阵鸿声唤。

桂枝着意暗香融,

落花之处聆箫管。

  2017.11.15


书心剑气评

这首"踏莎行·秋意浓",词的开端以秋色展开炫丽画面,枫红热烈,菊黄明亮,落絮飘渺凌波,桂枝暗香浮动。秋鴻有信,更引“落花之处聆箫管”之句,令人遐想不断!词美境悠,画面完整,可谓有篇有句。另注:此词本是步古韵之作,而原作下片有韵脚为"",颇有些伤感颓废之意,而本词作者,着意描写了秋之美境,一派自然风光,落花之处,尚有怜花之人在聆听秋韵,故而词作者改了韵脚,依韵而成此词。




12.冰川

文/惠子


他们离赤道很远

并非在一条轨道上

一个在北极,一个在南极

同一个纬度

相距甚远

看不见太平洋和百幕大

仍在一个地球上

但不是离得远就远

也并非离得近就近

如果冰山熔化

所有的距离都将荡平


雨荷诗鉴:

人和人之间,从亲密无间到相互疏远,中间应该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发生。虽然有时站在同一个纬度上,不一样的思想和不能调和的矛盾,让这个过程像一座冰川无法融化。

他们离赤道很远/并非在一条轨道上/一个在北极/一个在南极

/同一个纬度/相距甚远。诗人用了,赤道,南北极,纬度,地球,这些超大的手法描述了俩个人之间的距离。冰川无非是一种暗喻,可以看出情感已经凉到冰点,却仍然存在着,这是一种侥幸,所以说情感是一种无形的东西,说远就远,咫尺天涯,说近就近,天涯咫尺!当误会消除了,一切的矛盾都会荡然无存!




13.蝉

/山重小住

 

我路过的这个傍晚

雨还是没来。它们都穿着隐身衣

从一颗树到另一颗树

声音忽高忽低,像手指

从一个琴键滑向另一个琴键

 

我追逐着那些起伏的声音

进入更深的夜

从一棵棵树到一片树林

它们准备好了,集体向我喊出

向群山喊出

向路过的夜色喊出,夏天是它们的

 

我的出现,是不恰当的休止符

可它们已竭尽全力


阿莲鉴赏:

作为北方人,对蝉的认知始源于书本的知识,今夏去了山东,惊诧蝉的高鸣!

这首诗,在冬天阅读,又可回味蝉的歌吟!

首先第一段,诗人写蝉的状态,运动的节奏,声音忽高忽低。无雨的傍晚,穿上隐形衣,跳跃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诗人用比喻,如手指从一个琴键滑向另一个琴键,自如随意,可见蝉的活泼好动,轻巧娴熟。

接着第二段,好奇心驱使,诗人追逐,不见其身只闻其声,从一棵棵树至一片树林,匆忙的打扰,总能惊起群情的激愤,夏天是他们的,不容偷窥!

所以,诗人自省是不恰当的休止符,打扰了蝉的清净与随性,给自然事物以自由,顺应自然的规律!

总之,诗人采用白描手法,交待蝉的生活习性,自然引出诗的题眼!



诗刊 团队

诗 刊 顾问: 欲        凝 

                 刘  丽  莹

总          编: 风  之  子  

主          编: 鱼  之  恋

                   秦        风

执 行 主 编:晓梅莹雪

副   主    编:阿        莲   

                 书童俊卿

                  雨        荷

诗鉴赏:阿莲、鱼之恋、雨荷

词鉴赏:书童俊卿

收    稿:晓梅莹雪

编    制:秦风 

诵    读:徐秀丽、白芷芳馨、云婷

         雨荷、简单快乐

编    委:        

阿莲、蝶恋花、风之子、刘丽莹

秦风、紫霞、云婷、晓梅莹雪

雨荷、书童俊卿、鱼之恋

(按名字的首字母音序排列)

【忽然之间】诗刊工作室 

内容 :现代诗、诗词、散文诗、诵读、微小说、诗评、古韵

投稿须知:凡来稿文责自负,附六十字之内简历与照片1-2张。

投稿邮箱:关注【忽然之间】公众号加执行主编微信或投主编邮箱:pan.shan1972@163.com

本刊所用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引用而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与本刊无关。

长按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