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重生之凤后》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重生之凤后最新章节目录

唯美爱情经典 2018-06-29 09:02:32



   第1章 灼灼芳华   

人人都说桃花十里灼灼其华,可这浣虚山没有十里桃花灼灼只有遍地的曼珠沙华。

那鲜血一般的颜色向来是月七夕最为讨厌的颜色,可她就是在这血红一般的浣虚山里生活了将近十年,尽管这十年发生了很多,但她依旧最爱这个唯一能让她有归属感的地方。

在月七夕的记忆中,义父月情最爱那妖艳如血的曼珠沙华,他一身雪白在这彼岸花海中发呆,美不胜收。

义父很早就撇下红莲教独自居住在这片花海中,自从樊婆婆离世以后,卓爷爷便来了这浣虚山住进了樊婆婆的小居里,樊婆婆生前负责照顾义父,她的小居同义父的都在彼岸花海,义父眼睛看不见,卓爷爷便接下了樊婆婆的活,一心一意的照顾起义父来。

如今义父与卓爷爷在这彼岸花海偶尔喝喝茶下下棋倒是好不自在。

从前,月七夕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是义父,后来是那个人。

月七夕偶尔也会来这片彼岸花海,也会同他们两人喝上一壶黄泉酒,黄泉酒是用曼珠沙华酿的,世间仅有这浣虚山有,酒香悠扬醉人,酒味醇厚甘甜,再配上曼珠沙华独有的药性,每每在醉酒之时,总能梦见那记忆力最深最痛的回忆,最爱的人。

浣虚山以外的人,无不想以千万两黄金换上一壶。

月七夕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发梢处被一条红色锦缎缠绕,一双淡漠放空一切的眸子钳在一张绝美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她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一身红裙好似燃烧的红莲,赤着双脚在红莲宫里散漫的闲逛着。

这些年来,她越发的散漫了,红莲宫的大部分人都被她遣散出去历练了,江湖上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还是要她们自己去体会才好。这整个大红的红莲宫,也仅有寥寥数人,自她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二十年了,如今他已经二十有三。

走到一处草地上,那草地上放着一把古琴,看着那把古琴,月七夕心念一动,便兴致勃勃的走上前去,不知为何,她突然有想要弹奏一曲的念头。信手拔弹,从容典雅,一声声清新的音符从指尖泻出,凉凉的,穿越时空,凄凉婉转的情感不自觉地随筝音露出。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雅不逝。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琴音婉转,歌声空灵,在这一片小小的天地中,独自悠扬着。

“吼......”一声虎啸打乱了月七夕的弹奏,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虎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凑到月七夕的身边蹭了蹭,那摸样甚是可怜。月七夕爱怜的揉着阿白的头,笑道:“阿白,怎么啦?”

“呜呜......”阿白边蹭着月七夕,嘴里还呜咽着。

就在这时,一条一人粗的黑色的蟒蛇从刚刚阿白来的方向爬了过来,那巨蟒的头上隐隐的凸起了两块,像是长了两个犄角一般,看这情形,月七夕会心一笑,对着那大黑蟒笑道:“阿九,你又欺负阿白!”

浣虚山与筠连山脉为同一脉,这条烛九阴居然从筠连山脉游荡到了浣虚山之后就不走了,红莲宫的人都拿这条大蟒没有办法,直到月七夕回来才发现这条搅得浣虚山人心惶惶的的黑蟒就是当年的那条烛九阴,月七夕养了小白落落这两只白虎,也不差烛九阴这一条了。

小白如今已经是四只小白虎的父亲了,还总是被阿九追得满山跑,让月七夕头疼不已。

想着小白曾经的顽皮摸样,月七夕不禁痴痴地笑了,阿九和小白看着不知为何突然笑起来的,皆歪着头看着月七夕也不明白个所以然。想着想着,月七夕就靠着阿白甜甜的睡了过去。

就在月七夕睡着的时候,一位穿着红裙的侍女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见月七夕正睡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否要喊醒她,正当她要迈这一步想要喊醒她的时候,阿九突然睁开眼就,朝着它大吼。

“嘶......嘶......”

那侍女没有办法,只得站立于一旁,等着月七夕醒来。

日落西山,月出东方。天空繁星点点,让这个寂静的夜色显得异常的生动。星河在这片漆黑的夜幕上熠熠生辉,这片美丽的星空是月七夕在现代从来没有见过的。

月七夕一睁开眼就是这么美的夜色,抻了个懒腰,将脸埋在阿白的肚皮上蹭了蹭,刚一起身便看见守在一旁的女婢。

“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自教主睡下便一直在此。”

“怎么不喊醒我?”

女婢在此,自然是有事,只是月七夕不懂,为何她不喊醒自己。月七夕在红莲宫从来没有那些其他其他一教之主的的架子,一般在自己小憩的时候,如果有事她们都会直接喊醒自己的。

那女婢心有余悸的看了烛九阴一眼,没有说话。尽管烛九阴在这红莲宫里没有伤过一人,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游逛,还成天以逗弄阿白为乐,但蛇终究是蛇,这些个小姑娘见到这么粗的蟒蛇终归是害怕的。

月七夕看着女婢的样子,就知道是阿九吓唬她不让她喊自己起来,拍了拍烛九阴的头,对着那女婢说道:“什么事?”

“教主,殷公子在宫门外求见”。

“殷希?”

“是的”。

月七夕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心脏开始无规律的悸动。就这样赤着脚,朝着红莲宫宫外跑去。

硕大的红莲宫三个字在这满眼红色的宫殿之上,殷希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不曾有那么多的负担。两个人两小无猜。

他在这里已经站了小半天了,他深知那人定是恨自己入骨了,可通传的女婢没有回来,他心里还是想要抱有一丝丝的幻想,幻想那人还是爱自己的,还是愿意见自己的。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