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独家 《江湖自有桃花开》连载二

花火 2018-12-16 07:59:52

(3)

其实宋晨子所不知道的是,她和她自认为不认识的季南叶之间,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和摩擦。甚至,当宋晨子站在季南叶面前的时候,便在沉默了三秒钟之后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一声。

没错,就算他化成灰,她也忘不了。

这个传说中金融系的系草、C大的校草,就是那个拿着她的手机在男厕所晃荡的猥琐小偷。他来做什么?是准备把她杀了,然后毁尸灭迹吗?

……想想就有点惊悚。

宋晨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就在她决意跑上楼之前,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并用满眼真诚的目光望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情。宋晨子觉得,这绝对是对将死之人的惋惜。

苍天,她还要去虐杀姬王爷,她还不能死……

“同学,你有时间吗?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清楚。”

宋晨子转过头:“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吗?那个……同学,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我……我要睡了。”

“就耽误你两分钟。”

“不不不,明天说……”

在宋晨子还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之前,她就已经被人强行从女生宿舍楼下拉到了外面。正在楼上看热闹的陈好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给每个楼层的宿舍都宣传了一下。于是大家一致表示,宋晨子的动作可真是快啊,不动声色就搞定了校草。

事实上,宋晨子欲哭无泪,此时她已然成了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而季南叶那张帅气无比却又令人不寒而栗的脸就这样在她的面前晃荡。她的确不知道偷她手机的人是校草,她更没有料到,校草会回来寻仇……

“我想说的很简单。我没有偷你的手机,那天你在网吧把手机落在了柜台上,我刚想拿给你,你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后来你的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我给你的手机充好电,可是你的手机上了锁,我解不开,只好随时带在身上等你打电话过来。”

宋晨子在一头雾水中听出了几个关键点:第一,他不是小偷;第二,他不是来杀人灭口的;第三,他是个好人。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错了……她居然把好心捡到她的手机还想办法给她送手机的人当成小偷,还顺带问候了他一遍,天知道对校草这样做可是会遭天谴的……

宋晨子点点头道:“帅哥,你还有事吗?”没事她就走了……要知道,一想到那天在Old Green她给他的问候,宋晨子就冷汗直流,真是……太丢人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很忙的。”说话再次不经大脑,话音刚落宋晨子就反应过来,她这话说的,好像有点令人不爽呀……

于是帅哥在听到这话之后也怒了。这算是什么态度?他好心好意为了不被她误会,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她的名字和宿舍号,得到的居然是这样让人火大的回答,他季南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做了好事,人格还被践踏到这种地步,真是够屈辱的!

“我是来向你解释误会的,我想你应该为当初误解我向我道歉。”他皮笑肉不笑地道。

他还想让她道歉?她承认,当初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就把他误认为是小偷是她的不对,可是谁叫他把她的手机带在身上的?明明是自己干了那么多让人误解的事情,凭什么还要求她对他的善举感激涕零的?

哇靠,这个世界真是什么人都有!

“我求你来跟我解释了吗?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你这女人讲不讲理,我来跟你解释,误会解除,你难道不应该为了当初愚蠢的行为向我道歉?”

“既然你觉得我的行为很愚蠢,那么你也别期待我给你一个愚蠢的道歉。”说罢,宋晨子愤愤地扭头转身,气势汹汹地走了。

她最近一定是和命运女神犯冲了,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而这一切霉运的来源都是那个该死的网吧,还有那个该死的拿了她的手机的混蛋季南叶。

 

尽管宋晨子对自己和季南叶之间的恩怨情仇闭口不提,可几乎所有的女生都把那晚季南叶公然来到女生宿舍找宋晨子的事当作一段佳话,两人之间也算是正式闹出了绯闻。

陈好美每天都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打听她和季南叶之间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每每此时,宋晨子便会甩过去一个白眼:“我和他,爱情故事?呵呵呵——没给我一个机会甩他几耳刮子还真是上天不公平。”

然而陈好美自动把这句话视为“打是亲骂是爱”的体现。

事实上,那天之后宋晨子和季南叶就没有再见过面。金融学院距离传媒学院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平日里两个系部很少会有联欢活动,所以此后宋晨子和季南叶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而宋晨子最近也无暇顾及有关她和季南叶之间的种种传闻,因为她把重心完全放在了《相忘江湖OL》上。在初级区摸爬滚打了几天,宋晨子的小号终于有资格进入大神菜鸟集聚的自由区。来到自由区的第一天,宋晨子就碰上了好事。

庆祝游戏三周年的开启宝箱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每个新来自由区的玩家都可以进行一次免费抽奖,可以任意选择一个超过100级的玩家为师,对方在不能拒绝的前提下必须带新玩家做三个月的师徒任务,之后可以继续维持或是终止师徒关系。

但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找到好师父,必须先经过考核。考核的内容很简单,系统随机将新玩家和任意一位100级以上的玩家进行配对,一起在无忧谷里找到考核所需的物品,如果新玩家能先于对方找到,那就算考核成功,可以随意挑选师父。

宋晨子倒了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等待系统的随机分配。刚才抽了个不错的原料,刷了个不错的装备,宋晨子乐不可支。

啪的一声,宋晨子在目瞪口呆中将咖啡弄洒了一桌,滚烫的咖啡泼在身上,疼得她嗷嗷直叫,手背迅速红肿了一大块。宋晨子欲哭无泪,因为她着实被眼前的系统消息吓到了。

您已成功与【花开正燃】配对。

花开正燃?他回来了?

宋晨子赶忙点出队伍对话窗口。

【鄙视盗号狗】:花开正燃?

【花开正燃】:嗯,你认识我?

【鄙视盗号狗】:嗯嗯,久仰大名,当初的全服NO.3啊!

【花开正燃】: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玩这游戏了。

的确,花开正燃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无奈宋晨子和他的联系仅限于游戏,因此这一段时间两人算是彻底断了联系,更何况现在她的账号也被盗了,本以为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和他再有联系,没想到前几天会接到他的电话,更没有想到,今天的随机分组居然会碰上他。

缘分这东西……真是说不清啊。

画面上,白衣翩翩的贵公子正站在无忧谷的正中央,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旁边穿着金色铠甲的玩家显然是为了炫耀刚才抽奖的狗屎运,专挑人多的地方晃悠。由于无忧谷是非安全地带,时不时会冲出来一些大怪小怪,要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直接一命呜呼了。

【花开正燃】:你去找吧,我就不去了。

【鄙视盗号狗】:哎?怎么了大神?

【花开正燃】:我挂个机,有点事。

【鄙视盗号狗】:好的大神,那我去啦!

没有了竞争力也就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几分钟的工夫,宋晨子就完成了任务。可是距离任务规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宋晨子只好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手机,忽的屏幕一闪,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电显示,宋晨子就按下了接听按键。

“喂,宋晨子吗?我是花开正燃。”

“啊……花开?”

“今晚我们见个面吧,在老绿。”老绿是Old Green的简称,只有C大的人才知道,花开正燃怎么会知道?难道……他是C大的人?宋晨子愣住了,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

见宋晨子不回话,对方又开口道:“就是C大的Old Green,今晚七点半,我在那儿等你。”

七点半?现在……现在六点多了!

宋晨子手忙脚乱地准备提交任务关电脑,这才发现她的角色身边站着一个人,穿着白色的衣裳,随风飘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人的头上顶着三个字——姬王爷。

没错,冤家路窄,就是姬王爷!

哇靠,真是哪里都有这混蛋的身影。那发着金光的字体恨不得闪瞎了宋晨子的眼,距离七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还有时间。

宋晨子决定先礼后兵:

【鄙视盗号狗】:哎哟喂,这不是姬王爷嘛!

【鄙视盗号狗】:真是久仰姬王爷大名许久啊!

晨子又发了几句,无奈对方就立在原地,笑而不语。哇靠,全服第一的优越感又来了吗?又可以对别人视若无睹了?晨子直接给他来了一刀,见画面上的姬王爷没有半点反应,血条倒是下去了一丢丢。

大神挂机了!真是老天有眼,让你平时嚣张,现在落在她手上了吧?!宋晨子仰天长笑三十秒,打开背包发现里面还有三个弑杀符咒。

很好,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挂机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把你刷下三十级。

宋晨子右击弑杀符咒,把鼠标移动到姬王爷的人物上,但她还没来得及点鼠标,姬王爷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直接上前给她来了一个反击,宋晨子的血条直接噌噌下了一大半。接下来,姬王爷完美地向宋晨子展示了什么叫全服第一,直接用物理输出把宋晨子送回了复活区。

哇靠!这都可以!!!

望着黑灰的屏幕,宋晨子怒了,她刚做好的任务啊……就这么活生生地没了啊!

宋晨子正欲哭无泪的时候,屏幕上跳出来系统消息:

【姬王爷】接受了您的好友请求。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一号大神姬王爷居然接受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过去的好友请求?

【姬王爷】:看你的操作不像是四十级的新手。

嚣张!居然这么嚣张!加了好友之后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说这么嚣张的话,明显就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鄙视盗号狗】:都四十级了怎么会是新手呢?

【姬王爷】:大号叫什么?

【鄙视盗号狗】:没有大号,这就是大号。

【姬王爷】:如果号被盗了,我可以帮你找回来。

什么?那个姬王爷会这么好心?什么意思?于是宋晨子陷入了纠结的深渊。虽然说大神开出的条件很诱人,她的确很想找回原来的号,但是,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她可不想欠这个狗屁姬王爷一大堆人情。

【鄙视盗号狗】:谢大神,不用了。

【姬王爷】:大神之间还用得着客气吗?

霎时间,宋晨子突然有种错觉,那就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被对方看穿了。而后宋晨子又安慰自己,一定是巧合啊,网络游戏而已,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呢?

【鄙视盗号狗】:大神客气了。

待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已经七点二十八了,宋晨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说好要和花开正燃在老绿见面的,居然玩着玩着就忘记时间了。宋晨子冲进浴室抹了把脸就狂奔而出。

不过如果宋晨子知道她和花开正燃的见面会是这么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她一定会索性玩游戏玩到放他鸽子。当然,这是后话。

 


(4)

事实上,在踏进老绿之前,宋晨子就闻到了强烈的帅哥气味,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帅哥气味的来源。

当宋晨子顶着鸡窝头踏进老绿的时候,咖啡厅里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按照电话里描述的外貌特征,宋晨子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穿着浅咖色外套的花开正燃。

上帝作证,很难想象宋晨子和花开正燃的第一次见面,一个顶着鸡窝头、刘海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女人拿着手机呆呆地望着坐在靠窗位置玩着笔记本电脑的男人。

细细地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一股旖旎的帅哥味,没错,那是来自花开正燃的。

其实宋晨子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花开正燃是长得这么英俊潇洒的帅小伙,她从没有见过他的照片,本以为玩游戏的男人十个里面九个是猥琐男,还有一个是书呆子,着实没有想到花开正燃是那第十一个。

好吧,她承认,她暂时被花开正燃给迷惑了。

而那个穿着浅咖色外套的男人则微笑着站起身冲她挥了挥手:“你好,我是花开正燃。”

现场的声音更好听……尤其是用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这么文艺的名字,宋晨子瞬间觉得当初起网名的时候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用这种庸俗不堪的名词:“你……你好,我是送橙子……”

花开正燃一笑,赶忙做了个手势邀请她坐下来,还不忘用温暖的大掌轻柔地握了握她的手。

“真巧,你也在C大。”花开正燃给她点了一杯咖啡,又点了几个甜点,笑道,“对了,我叫许正然。”许正然……花开正燃……难怪起了这名字。

“那个,我叫宋晨子……”

“嗯,我知道。”许正然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和煦得像春风,宋晨子忽地感觉心口跳动得有些厉害,以至于心不在焉的她直接忽视了许正然接下来说的话,断断续续只听到一句,“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豪爽的女孩子,没想到见面才发现你和我心中想的不太一样。”

“不太一样?”宋晨子一愣,这下好了,没有达到人家心中的完美形象,宋晨子欲哭无泪,“是怎么不太一样……是长残了呢还是声音粗犷了呢?”

许正然被她这反应逗乐了,噗地笑出声来:“没有呢。只是没有想到,你比想象中要可爱得多。”什么?这是在夸她?那早就被室友践踏得无处可寻的自信心不知何时重新回到身体里,宋晨子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被男生这么直白地夸奖,而且还是帅哥。

体内的雌性激素开始分泌,宋晨子唰地站起身, 憋了许久,随后十分严肃地说道:“我……我去拿点纸巾来。”话音刚落,宋晨子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只是想感谢一下对方的赞美之情,顺带解释一下今天的鸡窝头完全是意外,她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

说话不过脑子,丢死人了!算了,还是先去拿纸巾吧……

宋晨子三两步快走到纸巾前,心不在焉地伸出手,却忽地触碰到一个温暖的物体,准确来说,那是一只手。于是宋晨子顺着手的方向往上看,在看清楚对方之后猛地瞪大了眼睛。俗话说,冤家路窄,此话不假。

在身高上被秒杀的宋晨子决意在眼神上扳回一局,电光火石之间,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季南叶乱了方寸,倒是换来了一句冷冰冰的唾弃:“你要摸我的手多久?”

目光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瞥,发现自己的手果然还覆在他的手背上,于是宋晨子干咳两声:“我要拿纸巾。”

“真巧,我也要拿纸巾。”对方淡淡地回答道。

宋晨子的目光又往旁边一瞥,发现许正然正望着她,只好悻悻地收回手道:“你先拿。”

季南叶毫不客气地取了一叠纸巾,继而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跟男朋友吃饭?”

宋晨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啊,也对。”季南叶慵懒地转过身,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像你这样的女人,找个男朋友好像还是挺费劲的。”

“你……”这人说话要不要这么毒舌?!愤然地取了一叠纸巾,宋晨子盯着他的背影,在心中默然决定,下次要是再见到他,一定要撕烂他的嘴。她真不知道陈好美和任悠口中的“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这类形容季南叶的词究竟从何而来,让她说,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嘴巴又毒又辣的男人,食堂大叔年轻的时候都足足甩他几条街了。

等宋晨子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坐定,隔着两桌不时飞来几个不屑眼神的季南叶笑着抿了口咖啡,却被音箱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手一抖。啪的一声,咖啡杯掉在桌上翻了个身,褐色的液体顺着桌子边缘往下滴,同时打翻的还有宋晨子手中的杯子,然而两人还没有从巨大的变故中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推推搡搡地硬是挤上了小舞台。

宋晨子垂头木然地看了眼右下角标注着“521”字样的餐巾纸,连同季南叶手上那种标注着“520”字样的纸巾也确认了一遍,在充当临时主持人的咖啡店老板还没来得及问她名字的时候,宋晨子就顶着风骚无比的鸡窝头闪电一般地冲出了老绿。

很明显,立在原地的季南叶脸色极其难看,不仅仅是因为抽中和宋晨子一起参加情侣活动,更让他恼火的是,宋晨子那货居然跑得连人影都没有了。

主持人“拥抱一分钟可获得两款情侣手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黑着一张脸气势汹汹跑出去的季南叶撂在一边。

神经病的咖啡厅,神经病的活动!”一想到刚才一群人猥琐的眼神,宋晨子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会烂到和那种人一起被抽中,她满腔的怒火就如同野兽一般叫嚣个不停。

完全不想和那个人有一丁点的联系好吗!

可宋晨子还没来得及跑出几步,就被身后追上来的人抓住了手腕,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撞进季南叶的怀里。

季南叶显然没好脾气:“你跑什么?”

“腿长在我身上,你管我跑什么。”宋晨子赶忙推开他,势要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到最大。

“你就这么跑了,我怎么办?”

“你怎么办关我什么事?”宋晨子双眼瞪得巨大,“难不成抽中和你做那种脑残活动,我还得感谢命运的安排?”

季南叶瞬间青筋暴起:“难道不应该吗?”

“季先生。”完全不知道面前的男人究竟是在在意些什么,宋晨子板着一张脸,厉声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热衷于找我麻烦,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跟你扯上关系。谢谢你!”

事实上,在宋晨子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完全没有想到季南叶会因为她达到茶不思饭不想的程度。而且某人自己也没有想到,万众追捧的他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甩下一句“一点都不想跟你扯上关系”。

因为她这句话,季南叶的男性雄风明显受到挫折,这种挫折更是在好友陆子飞调侃的时候展现得淋漓尽致。看着季南叶闪烁其词的模样,陆子飞像是看笑话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跟上次那个丢手机的姑娘纠缠不清呢?依我看,你们挺有缘分的。”

季南叶朝他飞来一记白眼,但整个人明显坐不住了。

说到丢手机的姑娘,陆子飞板起脸道:“哎,你和手机妹之间的爱恨情仇,竟然阻挡了我的约会啊。”一想到上次和任悠的见面计划泡汤,陆子飞就想怒揍季南叶一顿。

然而另一边,任悠正忙着唤醒俨然一副没醒模样的宋晨子。

“晨子,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任悠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对方依旧没有反应,“宋晨子!能不能说句话?你别吓我!”

末了,在良久的一阵沉默中,意识到自己把许正然一个人丢在老绿的宋晨子触电般地从巨大的阴霾中逃脱,随后她狠狠地抓住了任悠的手。

“……任悠。”她咽了咽口水,脑海中翻滚着同许正然接触的每一个画面,爆发出一声惊天的吼叫,“我恋爱了!”

 


(未完待续……)


——————————————————————————


《花火》杂志试读本推荐

万千读者期待的爆笑甜蜜作品

花火工作室年度首推重点之作


定价:26.80元

4月爆笑上市!

复制下方链接用浏览器打开,独家签名版等着你!

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0.0.0.0.JFXG5h&id=52823107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