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山浪往事 | 大名鼎鼎的碧螺春茶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吴中东山 2019-01-15 14:53:10


苏州的名茶除了白云茶、天池茶为历代所记载外,清以来却是碧螺春闻名天下,其出世就和龙井相伯仲。 




碧螺春的形成时间,大约是在清中期,成书于1712年的《林屋民风》“土产”条中只提到东山片茶,而《随见录》载:“洞庭山有茶,微似岕而细,味甚甘香,俗呼为‘吓煞人’,产碧螺峰者尤佳,名碧螺春。”《随见录》原书散失,史料引自清陆廷灿《续茶经》。

 

清乾隆六十年(1795)李振青《集异新抄》记载:“包山寺(原吴县今吴中区境内)有白茶树,花叶皆白,烹注瓯中,色同于泉,其香味类虎丘。一寺止一株,不知种自何来,植数十年矣。”

 

章乃炜、王霭人编《清宫述闻》初续合编本“弘义阁等处·茶库”条记载:“乾隆时,各省例进方物,茶叶一类,两江总督进碧螺春茶一百瓶,银针茶、梅片茶各十瓶,珠兰茶九桶……

 

河东河道总督进碧螺春茶一百瓶,江苏巡抚进阳羡芽茶、碧螺春茶各一百瓶……(《内务府奏销档》)可见到乾隆时候,碧螺春早已经成为了贡茶。





1949年以后,苏州茶叶种植变化较多,据《苏州农业志》记载:上世纪60年代前,吴县茶种主要用本地洞庭东、西山群体种,俗称“柳叶条”、“酱板头”、“柴茶”等。60、70年代,开始引进安徽祁门的槠叶种、福建的“福鼎”种和浙江的“鸠坑种”等外地品种,多种在国有虞山林场、光福茶场、狮子山茶场及乡村茶场如西山堂里、涵村、天王坞,东山杨湾、东山镇,越溪张桥林场等处。

 


碧螺春名称由来,最流行的说法是圣祖仁皇帝康熙赐名。据王应奎《柳南续笔》卷二记载,康熙三十八年(1699)春,圣祖玄烨南巡到太湖,巡抚宋荦将“吓煞人香”茶献上,圣祖品尝后十分欣赏,问它的名字,答以“吓煞人香”,圣祖认为不雅,以其茶色碧绿,卷曲似螺,又出洞庭碧螺峰等,赐名“碧螺春”。清顾禄《清嘉录》、清陈康祺《郎潜纪闻》、清袁学澜《吴郡岁华纪丽》等均有类似的记载。



清乾隆《太湖备考》卷十六亦记云:“东山碧螺峰石壁产野茶数株,山人朱元正采制,其香异常,名'吓煞人香’。宋商邱抚吴始进上,题曰'碧螺春’。自是督抚提镇岁来采办,售者往往以赝乱真。元正殁,制法不传,即真碧螺春亦不及曩时矣。”这是流传最广、比较一致公认的一种传说。历代咏此诗词也不少,如清陈康祺《咏碧螺春》诗咏道:“从来隽物有嘉名,物以名传愈见珍。梅盛每称香雪海,茶尖争说碧螺春。已知焙制传三地,喜得揄扬到上京。吓煞人香原夸语,还须早摘趁春分。”

 


当地民间传说,碧螺春原是野茶树,有一年因为上山采摘,茶叶丰收,竹筐装不下,就顺势揣在怀中,没想到茶叶受热放出茶香,互相惊呼曰:吓煞人香,“吓煞人”是吴语,意思是吓人一跳,于此碧螺春先有了一个非常乡土的名字,后来又经过圣祖康熙的钦点改名,一时间揄扬到上京,一举成名天下知。



相传民国年间,当碧螺春最佳采摘时节,某些上海富豪绅以重金招当地清纯少女,上山采茶,采得嫩芽后,即用纸包放入怀中,无焦卷之患,以此制得绝妙茶品。又据新编《东山镇志》记载,东西两山的民间茶俗十分独特,如种茶时,将茶籽分塘播种后,要用小石块封盖,因为传说茶姑娘长得妩媚动人,山神老怪常在暗夜里前往调戏,故需用石块挡邪。清·朱文藻《采茶歌》云:“采春荼,冒春雨,戴笠持筐走山女。采茶忙,焙茶忙,山泉到处声淙淙。新茶供客客满堂,有余时与家人尝。君不见,东村蚕娘勤采桑,丝成不得为衣裳。”

 


据说东山“碧螺峰”三字系王鏊所书。据清乾隆《吴县志》记载,“碧螺峰”原为王鏊题写,因年久字迹模糊,民国十九年李根源在旁题写了“碧螺春晓”四个大字。王鏊是唐伯虎的老师,死后葬于灵源寺旁,唐伯虎还为王鏊墓前的碑坊书有“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的对联。 


 

文章修改自《吓煞人香:碧螺春的前世今生》一文

作者:沈建东

原载于2016年5月15日姑苏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