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主公有令:医妃乖一点 桃夭记 桃花面笑春风 王爷,请自重(桃夭儿 姬十三)【1113】

阅来阅爱资源 2018-09-13 15:26:32


277章2.88


内容简介:    


前世为名妓,今生为名士!

魏晋,这是群雄争霸的时代,也是美人枯骨的时代。

桃夭儿:主公,我会预言!

姬十三:赏!

桃夭儿:主公,我会论辩!

姬十三:赏!

桃夭儿:主公,我会易容!

姬十三:……罚。

桃夭儿:你、你要干什么?

姬十三:你换的每一张脸,我都想娶回家,我还以为自己是个朝三暮四的男人,你说该不该罚?


主角:桃夭儿 姬十三

====================


第1章 重生


    桃夭儿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里。


    摇摇晃晃的马车不算大,但是里面挤满了人,她睁着迷蒙的眼,向那一个个面黄肌瘦但是五官还不错的小女孩看去。


    “这是……”她喃喃道,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时,身边一个女孩子见桃夭儿懵住的表情,眼里嫉恨一闪而过,她屈起胳膊肘,狠狠地捅了桃夭儿一下。


    “啊……”桃夭儿痛得呜咽出声,她猛地朝那个女孩看去,定定地盯着她。


    那女孩眼神警惕又不善地看着桃夭儿,见桃夭儿只是盯着,没开口,过了十几秒就不在意地和另一个女孩说话了。


    桃夭儿扫视马车,这才发现,好几个女孩子都悄悄用打量的目光看她,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不喜。


    桃夭儿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头疼起来,她伸出手想揉揉额头,但是下一秒,她的眼神凝住了——


    这不是她的手!


    她的手是葱白的、纤细的,近看像玉石一样,能看到青色的血管,以前那些客人总爱牵起她的手,在上面留下恶心的口水。


    但是现在,这双手却又瘦又小,干巴巴地瘦成柴火样了。


    这不是她二十岁名动天下的样子……倒像是她十岁时受尽磋磨的手……


    想到什么,桃夭儿一把拉过刚才“动手”的小女孩,向她的眼睛看去!


    那女孩叫徐豆,刚还在和好朋友说桃夭儿的坏话呢,下一秒就被她拉过去了,她惊吓地一动不动,任由桃夭儿打量。


    桃夭儿从徐豆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她回到自己十岁的时候了!


    看着看着,桃夭儿忽悲忽喜,泪水沁了出来。


    徐豆反应过来,她猛地推开桃夭儿,大骂:“滚!贱人!”


    桃夭儿猝不及防,“咚”地一声撞在马车上,她看了脸色尤其不好的徐豆,没说什么。


    她想起来了,这是她被嫂嫂卖走的那天,她回来了!


    回到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起点!


    她怔怔地看了全车瘦不拉几的女孩们,眼里一丝同情闪过,那时候她们也是这样,嫉妒自己长得模样好,生怕自己抢了她们的“贵人”,但是她们不知道,人牙子和她们说的地方,不是达官贵族的后院,而是——妓院!


    可是到了地方,再想走已经迟了,那是一个进得去出不来的地方……


    但是她记得,中途有一次机会是可以离开车队的!


    想到这里,桃夭儿低下头,老老实实地不再把自己的脸露出来,刺激全车的萝卜头了。


    萝卜头们挤成一团,却不约而同的给桃夭儿身边空出一圈的位置,没人要去和她说话,本来大家长得都差不多,穷人家嘛,没几个不是干瘪青黄的脸色,偏偏她就不一样,长得和狐狸精似的,肯定会被“贵人”先挑走!


    桃夭儿一直低着头,车厢里紧张的气氛渐渐散去。


    ……


    马车不急不缓地前行,傍晚,在一个驿站里停下来了。


    桃夭儿睁开眼,里面一片清明,平静地近乎凌厉。


    机会来了!


第2章 十年后的霸主


    马车行驶到驿站,一个大汉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一张黝黑的脸看了进来。


    “出来!”大汉的眼神凶恶,看着她们就像是看着一群下蛋的母鸡。


    可不是么……这年头小孩的命比草还贱,可是长得好看的小孩就不一定了。沉默地跟在队伍里,桃夭儿垂下眼,讽刺一笑。


    桃夭儿和其他女孩一起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女孩们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都很兴奋。


    “这么大的房子,我以后要天天住!”一个女孩兴奋地说。


    “什么出息!以后我们就是要当人上人的,锦衣玉食、绫罗绸缎,要什么没有!”徐豆嗤笑一声,她比屋子里其他小孩要大一点,也知道男女那些事儿,自然对“大房子”不屑一顾。


    “真的?你给我们说说吧……”没见过世面的女孩们顿时围着徐豆叽叽喳喳起来。


    桃夭儿瞥了一眼徐豆,轻轻摇了头,但她不会说什么。上辈子她和徐豆一起进了妓院,她因为貌美,被春风阁的阁主点名成为清倌,不必卖身接客。


    但是徐豆就没那么好运了,去春风阁调教了一个月,就被阁主拍卖了初yè,被一个屠户“开苞”了。她好心提醒徐豆早日从良,她却以为自己是炫耀,于是在她的酒里下春药,差点让乞丐占了便宜。


    桃夭儿凝神坐在角落里,对其他女孩子不善的眼神视而不见。她静静等待着大汉喊她们出来,待会才是重头戏。


    ——一盏茶后——


    “砰!”门突然被推开,房间里的女孩子吓了一跳,集体失声。


    大汉皱眉,凶狠的眼神在房间里扫视一圈,“都出来!”


    “……”


    跟着众人一起到大厅,桃夭儿看到一个青年男子等在那里。


    她的眼神顿时亮了亮。


    “诺,都在这,你挑吧。”大汉双手叉腰,不耐烦地说。


    青年男子留着小胡子,穿着粗布衫,面色也有些憔悴,他看着态度不好的大汉,脸色黑了黑。


    “你们当中,有人识字吗?”青年开口,女孩们顿时抬起头来。


    说也奇怪,明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仆从,说话也没有用力,但是他的声音就是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边。


    大汉叉着的手立刻放下了,这人,习武!


    “问你们呢!有没有人认字的?”大汉见半天没人吱声,大声吼道。


    ……“我、我识字。”半天的寂静之后,一个细细弱弱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谁啊?


    在女孩们吃惊嫉妒的眼神中,桃夭儿上前几步,怯怯走到青年男子面前。


    “读。”青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药方,递给桃夭儿。


    “是。”桃夭儿手抖啊抖的,小心翼翼接过。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中,清越的朗读声响起,“金银花九钱,竹叶一千八分,桑叶一钱二分……”


    “行,就你。”青年看了胆小的桃夭儿,龇牙一笑,从怀中掏出一片金叶子递给大汉。


    然后,把她领到了一个满是药味的房间。


    桃夭儿一抬眼,就看到一个贵气逼人、气度不凡的男子阖眼躺在床上。


    他披散着墨鸦的长发,穿着白色中衣,侧脸看去,皎皎如明月,高华如骄阳。


    男子听见开门声,慢慢睁开眼,盯住了桃夭儿。他的眼睛很深邃,但是周身气度却又干净磊落,一双眸子含笑时,萧萧清风,明爽俊朗;怒目时,又可凛凛寒松,高拔清俊。


    桃夭儿慌乱地低下头,不敢看眼前这个身份尊贵,俊朗英气的男人,这就是十年后晋国当之无愧的霸主——姬十三,姬瑜。


第3章 郎君好像中毒了


    想当年,她红极一时的时候,曾经在洛阳见过他一面。


    那时,姬十三已经成为姬氏一族的家主,在晋朝的权利角逐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六国当中,谁不知道他姬十三的实力最为雄厚,连晋国国君——晋惠公都要对他忌惮三分。


    但就是这么一个霸主,最后却娶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郎。据说那女郎十年前,在姬十三“生病”的时候,指出他不是生病,而是中毒,并拿出了解毒的配方,就此成为了姬家的坐上席,甚至荣登家主夫人的宝座。


    那天他穿着喜服,骑马在洛阳的大街上绕了一圈,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姬十三。


    ——


    现在,桃夭儿站在姬十三面前,她局促不安地站着,垂着头。


    “你叫什么名字?”俊朗的男子温和地问。


    “桃、桃夭儿。”桃夭儿紧张地揪着裙角。


    “家住何处?”他打量了一眼桃夭儿,挺周正的姑娘。


    “在,江城,我已经父母双亡了。”


    “江城……遭了大旱,难怪。”他了然。


    “……”


    “听说你识字?”


    “是、是的,我的父亲是药师。”


    “嗯。”


    桃夭儿不说话了,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姬十三的脸色,脸色苍白,耳垂发青,没错!


    他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好了,退——”姬十三随意地挥挥袖子,他这些日子精神不济,和一个小丫头说这么多话,已经让他的头隐隐发痛了。


    “郎君!”桃夭儿突然出声,打断了姬十三的话。


    姬大警惕地朝桃夭儿看去,手探向腰部,一把匕首霎时握在手里。


    姬十三也诧异地看着她。


    “我……我觉得郎君好像中毒了!”她咽了口口水,他能不能相信一个十岁的小孩呢?成败,在此一举!


    “嗯?为什么?”姬十三强打起精神,嘴角勾起莫测的笑意,但是笑不及眼底。


    “我在父亲的书上,曾经看到一种毒,和、和郎君您的脸色很像!”桃夭儿闭上眼,低着头大声说着,仿佛这样能给她勇气。


    “胡说什么!”姬大的眼神已经由和善变得杀气腾腾,他上前两步,就要把桃夭儿拉出去。


    “慢着——!”姬十三沉声阻止。


    “你说我中毒,有何凭证?”他神色不变,但是眼睛半眯,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冷了下来。


    “郎君你的脸色发白,耳垂也已经发青了,难道不是中了牵丝毒吗?”桃夭儿在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中,抖了抖,但她勉强把话说完。


    听着桃夭儿近乎天真的话,姬大狠狠皱眉,他刚要怒斥,姬十三就冷冷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把姬大看得僵住了。


    “那给你个机会,把牵丝毒的解药配出来,好不好?”姬十三盯着桃夭儿,语气很温和,但是他的眼神深处凝聚了杀意。


    那杀意不是针对桃夭儿,但是桃夭儿仍然敏感地缩了下身子。


    姬十三察觉到了,他对桃夭儿露出一个不带笑意的微笑。如果桃夭儿此时真的是一个十岁的小丫头,肯定会被他混过去,但是她不是,不仅如此,她还要装傻。


    “好呀好呀!父亲教过我配解药呢!”桃夭儿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姬大,陪她去配药。”


    “是!”


    ……空无一人的房间,姬十三绷紧身子,突然,他抽出床头的长剑,用力劈向茶盏。


    破空之声划过,还差一毫就要劈到桌面,但是他的剑精准地停在桌子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兹叮!”茶盏变成碎片。姬十三缓缓收回剑,眼神一片晦涩。


第4章 对不起他上一世的妻子


    出了驿站的门,桃夭儿提着的心放下一半,吹着风,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姬十三,果然可怕!


    桃夭儿的脸上还带着天真的表情,但是她的眼神已经变得成熟,眼神流转间,从容睿智的光彩在她眼里一闪而过。


    一路上,姬大的唇紧抿,他不时盯着桃夭儿,后悔不已。他以为自己带回来的是一个乖巧的丫鬟,但是就是这个乖巧的丫鬟,却花言巧语骗主公是中毒!


    “到了。”姬大皱着眉,领着桃夭儿进门。


    药房里的掌柜一见姬大,恭敬地行了礼,“姬大护卫。”


    姬大点点头,一把将又瘦又矮的桃夭儿拎到掌柜面前。


    “配药。”他冷声说。


    “?”掌柜楞了一下,然后对桃夭儿露出客套的笑容。


    “唔……三钱东乌,五分毛絮,八钱……”桃夭儿有条不紊地报上药名。


    掌柜在纸上记着,不明白这个药方是治什么的。姬大看着掌柜不明觉厉的表情,眉头皱得更狠了。


    ……“好了,女郎你收着。”掌柜笑呵呵地把药包递给桃夭儿。


    姬大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又闭嘴了。


    两人一路无话。


    桃夭儿走在街上,路人没关注她,偶然一两个扫到她脸的,倒是又给了几个眼神。桃夭儿把头埋得更低了,现在自己才十岁,还没长开。


    等到了三四年后,她的脸模子长开,那才叫惊为天人,自己一定要遮好脸,不被人当成货物转手卖来卖去!


    桃夭儿镇定思索着,姬大看了她好几眼,刚才不是胆大么,怎么现在又是一副乖巧的样子了,他又是一阵气闷。


    姬十三在房间。


    他本打算好好休息,但是想到那个可能性,就怎么也没有睡觉的欲望了。他脸色冷凝,面无表情的脸让进来收拾茶盏的奴仆心惊胆战。


    没有让他等多久,姬大带着桃夭儿回来了。


    “郎君,我已经配好药了,还有药方在这里。”桃夭儿献宝似的,把药包和药方放在桌子上。


    她一直低着头,于是姬十三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他走到桃夭儿面前,本想赞许地拍拍她的肩膀,但是看到她扎得整齐的丸子头,顺手摸在了她的头顶上。


    饶是桃夭儿装幼稚,此刻也险些绷不住了,她轻轻颤抖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似乎只是太激动了。


    “主公……”姬大提醒着。


    姬十三低头,温和地对桃夭儿说,“如果真的查出来我是中毒,那你可就是我姬瑜的恩人了啊!”


    桃夭儿愣愣地抬头,顺口说:“那、那我就可以有钱了是吗?”


    姬大瞪了桃夭儿一眼,姬十三却莞尔一笑。


    “好!如果你立了这一功,我就赏你很多金子。”


    “真的吗?”桃夭儿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嗯。”


    得到了许诺的桃夭儿很开心,她“蹬蹬蹬”跟着姬大到了另一个房间,脚步轻快,心也轻松。


    今天,对她而言惊心动魄,但她的药方肯定能救姬十三,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个他上一世的妻子,但是为了活命,她桃夭儿只能日后补偿了!


第5章 她说的是真的


    姬大端着药进来。


    他伸出手,训练有素地从手里拿出一根银针,放进碗里,接着又抓着一只喜鹊,用勺子盛了些药灌进鸟嘴里。


    姬十三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眼神忽明忽暗,神情莫测。


    “主公,您就听信那个黄毛丫头的话了?”在等待试毒的时间,姬大不放心地问道。


    “不是我听信她的话,是我的病确实来得蹊跷。还记得半月前在宫宴上,晋惠公非要我饮的酒吗?”他声音平缓,却森然暗藏杀机。


    “怎么会!”姬大失声,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神色淡淡的姬十三。


    “怎么不会,世家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大了,而我又是世家子弟中最出色的一个,他不对付我,对付谁呢?”


    “主公——晋惠公好歹是您的姐夫,怎么会不顾及姬后和您的关系呢!”姬大还是难以接受。


    “呵,你以为我姐姐在宫里过的日子,很好吗?”姬十三反问,语气讽刺。


    “这……”姬大说不出话了。


    的确,晋惠公近些年纳了几十个妃嫔,皇子皇女越生越多,已经三年没在姬后那里留宿了,姬后在后宫的处境堪忧……


    姬十三不再多言,他等了一会,见银针没有发黑,鸟也好好地活着,顿时拿起碗,一饮而尽。


    “主公!”


    那药的药性很霸道,喝下去不过一炷香,姬十三身体就有反应了。


    好像就是一瞬间,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煞白,胃里有什么东西翻滚着,饶是他耐力过人,此时也痛得咬紧牙,手攥紧。


    “主公!你没事吧?”姬大立即过来,把姬十三扶着躺到床上。


    姬十三没说话,实际上他也说不出来,痛!恶心!这两种感觉纠缠在一起,他的头突然剧烈痛起来。


    “主公,你等着,属下去找那丫头算账!”姬大见此情景,以为真是桃夭儿在搞鬼,身后长剑出鞘,他就要出门捉了桃夭儿。


    “——回来!”忍住剧痛和恶心,姬十三暴喝!


    下一秒,他从喉咙里喷出一口黑血。


    “主公!”姬大把剑放下,紧张地看着姬十三。


    黑血出喉,姬十三顿时感到轻松,他的目光扫向地上的那滩血,来不及喘口气,瞳孔猛地收缩。


    “怎么了?”姬大顺着姬十三的目光看过去,脸色大变,立刻把他护在身后。


    地上的一滩黑血里,赫然爬着几只细长的虫子,正在张牙舞爪地在血泊里挣扎。


    姬大喃喃自语:“那黄毛丫头说的,竟然是真的……”


    姬十三没说话,但是他的脸色极其难看。


    任谁看到从自己嘴里喷出来几条虫子,心理上都不会好受。而且,姬十三眯起眼,刚才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头皮上钻过,然后穿进喉咙……


    想到这里,姬十三有了再去吐一吐的冲动,他看着地上的那团脏东西,强忍着恶心,暴怒道:“烧了它们!”


    ——


    桃夭儿不知道另一个房间里的兵荒马乱,她闭着眼睛,细细回忆前世所有的大事小事。在这个乱世,自己一个没钱没势的女孩子,还越长越美,第一步要做的就是依附豪门世家。


    光凭一次救命之恩是不行的,这样她只能成为姬十三后院的女人之一,那种生活她上一世已经过够了。如今她要的,是成为一个能依靠自己的存在。


    那么,怎样才能让他对她重视起来,但是又不会放入后院呢?


第6章 小贱人


    第二天一早,姬大就通知桃夭儿回府。


    桃夭儿和姬大坐在驿站的客厅里吃饭,互相干瞪眼。至于姬十三,贵人是不会与平民奴仆一起吃饭的。


    在姬大犹如见鬼的眼神里,桃夭儿吃得味如嚼蜡。


    “吃饭了!”一阵喧闹声由远及近,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桃夭儿一愣神,转头就看见大汉驱着一群女孩过来。


    徐豆也看见桃夭儿了,她冷哼一声,又看了眼穿着朴素的姬大,眼神不屑。


    桃夭儿垂眼,避开旁桌女孩们嘲弄的视线。


    “……运气真不好,竟然贱卖成奴仆!”


    “……管她呢……自甘堕落,去一个穷人家过活……”


    “……活该,少一个对手……没威胁……”


    女孩们自以为声音小,可是不论是桃夭儿还是姬大都听得清清楚楚,桃夭儿偷瞥姬大的脸色,黑如碳底。


    穷?


    他们姬家,在晋国是数一数二的世家好吗?因为主公生病,所以才低调出行!


    姬大看了一眼女孩们,眼神不善,杀意渐渐凝聚。


    桃夭儿默默加快了进食的速度,然后趁着姬大忍不住爆发之前,拉着他走了。


    ……


    几炷香后,几辆刻着姬家族徽的马车,缓缓驶出驿站。


    姬十三突发“急病”,桃夭儿需要贴身伺候,所以她和姬十三同乘一辆马车。


    马车晃晃悠悠,桃夭儿偷偷打量姬十三的脸色,毒应该解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的脸色却隐隐铁青,她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药方。


    “怎么了?”姬十三突然出声,他温和地看着眼前的小豆丁。


    “没、没什么,郎君你好些了吗?”桃夭儿吓一跳。


    “好多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姬十三想到那些虫子,脸色一瞬间僵硬。


    “是,郎君。”桃夭儿傻乎乎地点头。


    “还喊什么郎君?应该喊主公了。”姬十三看着这个丫头,不甚在意地打趣。


    “是!主公!”桃夭儿用力点头,一脸郑重。


    “呵。”看着桃夭儿小小年纪,却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姬十三心上的阴霾隐隐散了些。


    姬大在给主公赶车,他听着车厢里桃夭儿正式荣升为姬十三的贴身侍女,脸皮抽了抽。


    那黄毛丫头没到发育的年纪,没胸没屁股,竟然能当主公的贴身侍女,主公真是不解风情!


    桃夭儿只顾着高兴了,她没想到当贵人的贴身侍女,到底意味着什么,此时她沉浸在获得靠山的喜悦中,浑然不知将会遭遇多大的尴尬。


    一行人在傍晚前赶到了姬府。


    门仆早就翘首以待,见到姬家的马车,立刻高兴地打开门,迎姬十三进门。


    桃夭儿下了车,睁着大大的眼睛看这闻名的建康世家,雕梁画栋,一片豪庭气派。


    不愧是底蕴深厚的晋国豪门!


    桃夭儿心里赞叹着,在众人眼里夸张地表现出土包子的表情。


    姬十三走在前面,一个紫色纱裙的女郎迎面而来。


    “十三郎!你回来啦?”紫衣女郎激动欣喜地奔过来,扯着姬十三的袖子。


    “嗯。”姬十三淡淡回应。


    桃夭儿走在姬十三的后面,紫衣女郎一眼就看到她,她的眉顿时挑了起来。


    “她是谁?”紫衣女郎指着桃夭儿,一脸不悦。


    “我的侍女。”


    “什么?你怎么可以带回来一个小贱人!”


    桃夭儿顿觉不妙。


第7章 当他的侍妾


    桃夭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姬十三的脸色。


    他沉默着,但是紫衣女郎一接触到他的眼神,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十三郎……”她嗫嚅着,终于意识到姬十三不是她的囊中之物。


    气氛紧绷。


    良久,姬十三一字一顿,“姬姝,慎言。”


    在姬姝突然僵住时,姬十三挥袖,大步向前走去。


    桃夭儿低着头,匆忙对姬姝行了一个礼,紧跟着姬十三进门了。


    身后,姬姝煞白了脸,拳头攥紧,她看着姬十三和桃夭儿的背影,突然转身,一巴掌扇向身后的侍女。


    “看什么看!十三郎只是心情不好!”


    说完,她看也不看无辜受罚的侍女,羞恼地走了。


    ……桃夭儿跟着姬十三来到书房。


    “给,这是给你的赏金。”姬十三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怒色了,他让姬大递给桃夭儿一个盒子。


    桃夭儿恭敬地接过,眼里都要发光了。


    姬大看着桃夭儿抚摸着那个盒子,眼里流露出财迷的痴迷,抽抽嘴角。


    姬十三也饶有兴趣地看桃夭儿的表情。


    桃夭儿浑然不知自己成了观赏物,她激动地打开盒子,有钱,能干很多事情!


    她可以去买个庄子,种几亩田,过舒心闲适的日子。她也不想嫁人了,这辈子,她要活得清清白白……


    盒子打开,桃夭儿的表情霎时间定格——


    玉簪子和金手镯?


    怎么会!


    她唰得抬头,疑问的眼神看向姬十三。


    姬十三表情不变,他淡淡地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让你做仆从太委屈你了,等你成年,你就当我的侍妾吧,这是你的定礼。”


    桃夭儿脸色一下子白了,她瘦瘦小小的身子摇晃下,难以置信地问:“侍妾?”


    “嗯。”姬十三看着桃夭儿遭受打击的样子,皱起眉。


    姬大背着剑,没好气地说警告:“喂!桃夭儿,主公愿意纳了你,是你天大的福分,你别不识相啊!”


    “不愿意?”姬十三抿了一口茶,眼垂下。


    桃夭儿立刻回神,她挤出一个笑,“我愿意!只是听到可以嫁给主公,一时间很惊喜!”


    说完,她忍住内心憋屈的卧槽,欢喜地对姬十三傻笑。


    姬十三没多想,只当桃夭儿是被惊喜一时间吓傻了。


    也是,谁能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会有这么好的演技呢?


    姬大在一旁挤眉弄眼,好笑地看着桃夭儿,“确实应该惊喜,晋国上下的女郎们,都想嫁给主公呢,你没胸没屁股,还要等到成年才能行房事,主公待你真好!”


    姬十三顿时呛住了,他看着嘴上没个把门的姬大,又看看脸红得一塌糊涂的桃夭儿,扶额。


    从书房里走出来,桃夭儿捧着盒子,后槽牙紧了紧。


    她不想嫁给他啊!


    虽然姬十三是晋国第一美男子,人品也高风亮节,但是……桃夭儿轻叹,她真的,没有爱人的能力了。


    上辈子,她最后被转手到一个匈奴的皇子手里,那个男人虽然粗鲁,但是却让她倾心相待,可惜最后……


    桃夭儿摇摇头,把上辈子的悲欢甩在脑后,离她成年还有几年时间,她再努力努力,一定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第8章 易容术


    晚上,桃夭儿住在姬府偏僻的角落,这是一个独门独院的小屋。


    她坐在塌上,看着今晚的饭菜。菜瓜,蕨菜,米饭,由于侍妾的身份比侍女高一点,所以她额外分了一碗肉汤。


    这年头,肉是很难吃得到的,就算是贵人,也不能顿顿吃肉,更别提她这个半个侍妾。所以能喝到肉汤,已经是难得的了。


    她拿起筷子,满足地吃起来,这是她最近吃得最好的一顿饭!


    正吃着,有人敲门,“出来!”


    桃夭儿吃得正香,突然的敲门声,让她一下子呛住了。


    “咳咳!”


    她迅速从地上抓了一把尘土拍在脸上,然后一边咳,一边打开了门。


    “你是主公新纳的侍妾?”几个穿红戴绿的女郎横在她面前,语气不善。


    “咳咳、咳咳!”桃夭儿想说话,但是咳嗽止不住。


    在找茬的女郎们眼里,桃夭儿一眼看上去又脏又丑,还是痨病鬼,她们顿时朝后退了退,生怕被传染上。


    桃夭儿见她们避让,眼神一转,咳嗽着说:“是咳咳,我对主公有救命之恩咳咳咳,所以咳咳,主公愿意给我一碗饭吃咳咳。”


    女郎们画着浓妆,对视一眼,她们是晋惠公送给姬十三的女人。但是姬十三不喜她们,以至于她们至今还没爬上他的床,今天突然听说姬十三纳了一个侍妾,她们这才来找麻烦。


    女郎们本想近看桃夭儿的长相,但是她咳嗽得实在太厉害了,女郎们只能站得远远地,嫌恶地看着她。


    为首的女郎在几步远的地方,挺起饱涨的xiong部,炫耀的在桃夭儿面前晃了晃,不屑地说,“我看也是,你长得这么丑,还是个痨病鬼,想来主公怎么也看不上你的!”


    桃夭儿露出难过失落的表情,她喏喏地应声,“是咳咳,主公不喜欢我,他只是可怜我而已咳咳咳。”


    “哼,自己知道就好!你给我们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们划花你的脸!”一个高颧骨的女郎放出狠话。


    “是咳咳,知道了。”桃夭儿捂住胸口,乖巧地点点头。


    “哼!”女郎们恶意地看着桃夭儿,一扭腰出了院门。


    桃夭儿的喉咙早就没事了,但她还是掐着嗓子咳着,直到确定女郎们都走了,才回到屋里。


    “哎……这日子怎么过哟……”她头抵着门,发出无奈的叹息。得亏她弄脏了脸,要是看到她的相貌,那些女郎不得要生吃了她!


    良久,她抬起头,有气无力地去打水洗脸。


    手摸上脸,一手的灰尘,她猛地怔住,脑海里闪过什么东西,尘土抹面……是最低级的易容术啊!


    易容术!


    她怎么没想到呢!


    桃夭儿心里一下子激动起来,知道她喜欢看书,前世有好些青年才俊、风流士子送了她珍贵书籍,其中旁门左道的书也有不少,她记得,有一本就叫《易容大典》。


    桃夭儿怔怔地站在原地,想到易容可以给她带来的便利,如同醍醐灌顶!


    她努力回忆那本书上的内容,以草木为本,胶泥为基,混之以白芍,茶汁……变其肤色,修其脸型,改其面骨,直至判若两人!


    桃夭儿的呼吸急促,瞳孔兴奋地收缩,她看着自己手上的尘土,突然发觉自己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


    什么劳什子的侍妾,她桃夭儿要当就当主母!


    “呸呸!”桃夭儿脑子拐了一个弯,然后她猛地把那个诡异的念头呸掉。


    说错了,她桃夭儿要过不受拘束的生活!


第9章 帮我脱衣服


    兴奋了一个晚上的桃夭儿,第二天不出意外地挂着两个熊猫眼。


    她走向姬十三的卧室,服侍他洗漱。


    姬大早就在门口守着了,他换了一身武士服,身后背着剑,和在驿站里寒酸的打扮不可同日而语。


    看到桃夭儿没睡好的脸,和飘忽的脚步,他嗤笑,“我说桃夭儿,不过是当个侍妾,你也太激动了吧,看来是真的喜欢主公啊!”


    桃夭儿怕姬十三,但是她可不怕姬大,闻言,她瞪了一眼,“说什么呢!我只有十岁,还是个雏稚小儿呢!”


    姬大弯腰,狂笑:“哈哈哈,女郎十二岁就能思春啦,十五岁成亲生子的也不少啊,你虽然丑,但是等个几年就也能为主公暖床了。”说完,他看着桃夭儿干瘪的胸,和矮矮的个子,暗笑。


    桃夭儿咬咬牙,不会告诉他,自己几年后会出落成晋国第一美女,她狠狠瞪了一眼姬大,趁着姬大突然愣住时,穿进了房门。


    门口,姬大捂住自己砰砰的心跳,怪道:“那小妮子瞪我一眼,怎么眼角一瞥就突然那么勾人呢?”


    随即他摇摇头,不过是个十岁的丫头,还有黑眼圈,哪来的勾人,他看花眼了吧?


    姬十三在屋里,几个侍女在给他穿袍子。


    见到桃夭儿来了,侍女们脸色变了变,随即不着痕迹地把桃夭儿挤到边上去,不让她碰到主公。


    桃夭儿只能站在一边,完全插不上手。


    姬十三瞥了她一眼,状似安慰地说:“晚上你来服侍我洗澡。”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瞬。


    侍女们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们咽下不甘,伺候好姬十三后就走了出去。


    桃夭儿的表情也僵住了,她看着姬十三坦然自若的表情,似乎浑然不知自己在众人面前扔出了一个炸弹。


    夭寿哦!


    难道要她成为满府女郎的眼中钉肉中刺吗?


    她的脸扭曲一下。


    姬十三实际上是好意,他不介意给桃夭儿亲近他的机会,也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是。”


    桃夭儿不敢拒绝,咬着牙应了。


    今天的时间特别难捱,桃夭儿跟着姬十三,净干些端茶倒水的轻松活计,想来也是姬十三给她的特权。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桃夭儿捧着干净的衣袍,跟着姬十三进了洗浴堂。


    侍女们烧好了水,引进浴池里,整个房间一片烟雾缭绕,雾气蒸腾。


    在侍女们期待的眼神中,姬十三沉声,“出去。”


    一个侍女立刻从桃夭儿手上抢过衣服,用眼神催促她快滚。


    手上突然空了,桃夭儿眨眨眼睛。


    “我让你们走!”姬十三头也不回,训斥着侍女们。


    那个抢衣服的侍女浑身哆嗦了一下,立刻把衣服放回桃夭儿手上,和其他人灰溜溜走了。


    只留下桃夭儿一个人,不知所措地站着。


    “愣着干什么,帮我脱衣服。”赶走了不识相的侍女,姬十三心情略好地逗着小·桃夭儿·屁孩。这小孩挺乖,就是容易受欺负。


    容易受欺负的桃夭儿觉得现在欺负她的,不是别人,就是姬十三本人!


    她只有十岁啊!


第10章 推他下浴池


    桃夭儿踌躇着,一时间进退不得!


    姬十三微微侧头,疑问地看着她。


    “……来了。”桃夭儿闷声说。


    在姬十三闭上眼的时候,她快步走到他面前,踮起脚用力扯着他的领口,迅速地把他的外袍扒下来。


    接着她视死如归地掀了姬十三的中衣,把他身上剥得精光。


    最后,一把将姬十三推下浴池!


    “噗!”姬十三猝不及防,从领口被扯的时候,他就感到不妙,但是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桃夭儿一把推下了浴池!


    等姬十三下水,桃夭儿这才松口气,她抬起头,讨好地冲姬十三笑笑。


    姬十扑在池子里,他转头,错愕地看着她,“你!”


    “主公?是不是我伺候得不好啊?”桃夭儿仿佛也知道自己犯错了,她失落地垂下头。


    “……没事。”


    姬十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第一次洗澡洗得这么狼狈,但是对着一个小丫头,他说不出重话。


    然后,他竟提也未提擦澡的事儿,自己动手了。


    所以桃夭儿就杵在浴池旁边,无所事事地添水。


    白雾缭绕间,姬十三泡在浴池里,黑发披散,玉肌横陈。蒸汽化成水,从他的发梢滴落,喉结,胸膛,小腹,一路往下……


    桃夭儿看着看着,发现自己直直盯着姬十三水下若隐若现的部位,她尴尬地脸都红了。


    在春风楼的时候,她一直是一个清倌,靠着绝色倾城和才艺智绝而天下闻名,虽然在楼里也见过客人赤裸裸的丑态,但是,姬十三的身子,真的是她见过最完美的!


    肌肉精瘦,肤色白皙,俊逸的脸在白雾中模糊不清,桃夭儿看着看着,鼻头湿润了。


    她不由得嗅鼻,却发现液体流下……什么?


    桃夭儿抹了一把,惊恐地看着手上的红色。


    流流流鼻血了!


    是她最近上火吗!


    “桃夭儿,把那块皂角拿过来。”模糊中,姬十三的声音传来。


    “是!”桃夭儿赶紧擦掉血迹,颠颠地把东西递过去。


    ……在接下来的时间,桃夭儿再也不敢抬头看了,她规规矩矩地站在角落,没有试图“视jian”。


    那真是一段极其难熬的过程!


    好不容易出来了,桃夭儿擦着姬十三的头发,小声说:“主公,我、我想读书。”


    姬十三眉头挑了挑,大方地同意了,“好,以后你就去书库打扫,我身边就不用你服侍了。”说完,他自己也松了口气,洗个澡都洗成这样子,他还是不要指望她了。


    “谢谢主公!”桃夭儿顿时神采飞扬。


    ——


    第二天的早上,整个姬府都知道了姬十三带来的侍妾,竟然单独伺候他洗澡!


    幸好那个小丫头只有十岁,还不能行房,否则……


    姬府众多女郎捏紧了手帕,咬牙切齿。


    ——


    姬府,偏房内。


    “砰!咣当!”


    “滚!我要看看那个小贱人是怎么迷住十三郎的!”姬姝掀了桌子,她恶狠狠地诅咒着。


    “女郎!不可——啊!”试图劝阻她的侍女,被她毫不留情地抽了一鞭子。


    在侍女凄惨的痛呼声中,姬姝满意笑了笑,火速赶到桃夭儿的住处。


    “人呢?”她用力拍着门。


第11章 要钱!买药!


    人自然不在。


    桃夭儿去书库晃悠了一圈,就琢磨着易容术的事儿了。


    书库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两个护卫面无表情地守在门口,那两个护卫就像雕塑似的一动不动,见到桃夭儿进进出出,也是面无表情。


    桃夭儿满意极了。


    她现在在姬府的后门转悠,想出去配药。


    在后门徘徊到第三圈的时候,姬大推门进来了。


    她眼睛顿时亮了亮。


    “姬大,我能出去吗?”说着,桃夭儿指指后门,一脸期待。


    姬大看着她稚嫩的脸,坏笑着逗她,“你出去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啊,你算是主公的女人了,万一出去偷个汉子回来,看主公不把你赶出去!”


    “我、我没想偷……汉子,我就是想买胭脂和糕点。”听到姬大欠揍的话,桃夭儿手紧了紧,她忍住一拳揍上去的冲动,泪光闪闪地求着他。


    “额。”姬大俯视桃夭儿,看着她闪着泪光的眼睛,顿时手足无措。


    欺负小孩,似乎不太好,而且,万一被主公知道了……姬大一个激灵。


    下一秒,他讨好地看着桃夭儿,商量着说:“你别哭啊!这样吧,我和门仆打个招呼,以后你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呢,你也别把今天咱们的话告诉主公,怎么样?”


    桃夭儿被这意外之喜砸中,她强忍着笑意,用力点点头。


    姬大立刻朝门仆走去……走不动。


    他的下摆被桃夭儿揪住了。


    “?”他看着她。


    “我没钱。”桃夭儿还是委委屈屈的表情。


    姬大抽抽嘴角,掏出自己的钱袋子,桃夭儿不客气地掏出一大半。


    姬大看得心在滴血,但是他看着要哭不哭的桃夭儿,只能自认倒霉!


    就这样,桃夭儿口袋里塞着满满当当的钱币,志得意满地出了姬府的大门。


    ——直奔集市而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亭台楼阁比比皆是,沿街店铺人进人出。


    街上有穿着粗布麻衣的庶民,有仗剑而行的游侠,还有脚踩木屐、宽袍斜襟的风雅之士。


    毕竟是繁华的晋地,桃夭儿看着眼前的繁荣气象,一时间感慨无边。


    走到集市上,桃夭儿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在药材上。


    药房是绝对不能去的,要查她买了哪些药,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她选择找卖药材的散户。


    一路上挑挑拣拣,桃夭儿把钱花的差不多了,她摸摸装满药材的纸包,心里慢慢踏实下来。


    沿街走着,耳边各种声音传来。买卖小贩的叫卖吆喝声,马车行驶的车轱辘滚动声,青年子弟骑着骏马的哒哒马蹄声,以及不远处隐约传来的刀剑铿锵撞击声。


    刀剑!桃夭儿一惊,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众斗殴?


    她立刻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名穿着麻衣的壮硕大汉,与一名衣着破烂、还没有弱冠的少年在对决。


    令人发笑的是,双方的武器实在差别太大了:大汉手持长剑,少年握着短刀。


    双方刀剑交接,发出刺耳的锵锵声。那大汉随意地挥舞着长剑,便逼得少年处处避让,节节后退。少年似体力不支,汗一滴滴淌下。


    桃夭儿看着眼前以大欺小的一幕,反感地皱皱眉。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看全本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