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听说桃花开了,可是我没时间去看

宛沙阁 2018-10-10 12:41:18

以我现在的凌乱程度,完全可以原地爆炸。


从过完年,没有一天是消停的,工作一团乱麻,怎么理都不顺,生活难得清静,但总有各种意外的事发生。

 

前些天,十多年前的同学打来电话,一口气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我甚感欣慰,打电话的声音能让一栋楼听得清清楚楚。末了,他问我借钱,我婉拒说没钱,电话这头传来他冰冷并带有讥笑的声音:“但是你没结婚、没对象啊,又没买车,怎么会没钱。”我去,顿时气得我挂了电话,顺带拉黑。

 

再前些天,房子要装天然气,结果被安装师傅连带着地板、橱柜一起钻破,再一打听,整个小区被钻破的远不止我这一家,看着安装师傅在一旁憨憨地着急,我原本忿忿的心,转眼间比一团棉花还柔软。

 

还是前些天,朋友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当时我手头的工作还挺多,但我还是请好了假,结果在约定前两个小时,朋友打来电话,说:原定相亲时间取消,她要去上班了。

我问:我在哪上班?

朋友说:好像是在广州,杭州?不清楚,就是今天下午的火车,马上要走。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忙,我就回去工作吧。回来连夜加班,结果被一个小疏忽差点给酿成大错。

 

再说工作吧,毫不夸张地说,今年手头的工作,是我自参加工作以来,最多、最烦、最乱,也最难干的,不知道怎么了,乱乱的工作还特别容易出错,尤其尽犯那些感觉脸红的低级错误。

其实认真梳理一下,似乎工作不是特别杂,好像也不是特别乱,但总是静不下心来,再怎么提醒自己,注意力也集中不了。连带着睡眠也差得离谱,连续一个月深睡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看着朋友圈里的叶儿是那样青,花儿那样美,树儿是那样密,风儿是那样凉,似乎大家都很知足,但我却什么都感受不到。

是的,不管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还是马蹄奋前、春风得意,似乎都与我无关,我只能听着电脑风扇和呜呜声,触摸着冰冷的键盘,敲下一行行并无价值的话。

这段时间心很乱,我不知道是怎么了。

 

突然想起林语堂的《记春园琐事》,里面有一个词儿叫“春疟”,大概意思是“春天的流行病”,具体表现形式如该文中所说:


但是我是在讲"春疟"。年青的厨夫,所来有点不耐烦,小菜越来越坏了,吃过饭,杯盘都交给周妈去洗,他便可早早悄悄的外出了。更奇的是,有一天,阿经忽然也来告半天假。这倒出我意外。阿经向来不告假的。我曾许他,每月告假休息一天,但是他未告过假。但是这一天,他说"乡下有人来,须去商量要事"。我知道他也染上"春疟"了。我说:"你去吧!但不要去和同乡商量什么要事。还是到大世界或新世界去走一遭,或立在黄浦滩上看看河水吧。"我露齿而笑,阿经心里也许明白我明白他的意思。

 

好奇地问问别人,好像他们都没有这样,那看来我也不一定是得“春疟”了。

那是什么,难道是星相学里面的“水逆”吗,顺手一查,似乎“水逆”跟我的星座也没什么关系。再翻翻老皇历,查查流年什么的,也丝毫不相干。

 

算了,不理它了,由它去罢,不然呢。

眼前除了低头做事,再也没什么与我紧要相关的。虽然这样的春天,也没什么好留恋和喜欢的。


只是可惜了那一树桃花看不到了。


去年小园里的桃花




这是我的底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