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新婚夜投缳自尽没死成,没想到第二天娘家中成了一堆废墟,而这一切竟然是最信任的亲人暗中做下的好事.

小香家小说 2018-06-05 01:16:41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1.书名:下堂王妃

2.章节:319章完结

3.大小:1423KB

4.售价:4.99


 

正文

      

【文案】


她是相国红府中的嫡大小姐,没想到一纸赐婚,将她赐给了杀千刀的无耻王爷楚湘王。


新婚夜投缳自尽没死成,没想到第二天娘家中成了一堆废墟,而这一切竟然是最信任的亲人暗中做下的好事。


人被逼到了绝境,她发出最狠毒的誓言。


若有来世,她要亲手将把这贱男贱女统统虐个遍!


……


重生之后,她斗表妹,斗渣男,在府中活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男扮女装,经商从文,旗开得胜,不要太潇洒!


什么渣男千金为聘,爱得要死要活,滚粗!


据说储君看上我,素手一挥,不稀罕!


……


咦,哪来的小萌娃,为什么老是缠着她。


小团子包着她,甜甜叫了一声:“娘!——”


从此红灵犀的人生开始多姿多彩,五颜六色!


……



---------------------


  ☆、第一章 下堂王妃


  子时,楚湘王府。

  麒麟熏香炉升起袅袅白烟烘托了房内淫靡的气氛,张贴着喜字的婚床花纹繁琐,一袭一袭的流苏晃动着,透过红色的帐幔,可以看见两道交缠的人影。

  女人白皙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精瘦的腰腹,乌黑的秀发在丝缎上铺散开来,粗重的喘息与娇吟混合在一起。

  “王爷,今儿个是您的大婚之日,您不去王妃那里就寝么?”

  不满按住身下眉眼如丝的女人,男人嗤笑一声,“将门出身的粗鄙女子,本王看着就倒胃口!哪里会像你一样讨本王欢心。”

  两人缠绵缱绻之际,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有人慌慌张张地禀报。

  “王爷!不好啦!王妃上吊自尽了!”

  屋里男人鬓角尽被汗湿,俊美的面容泛白,慵懒掀开床幔,眼眸阴郁无比,“拉到乱坟岗埋了!勿扰了本王的雅兴!”

  说完,男人面无表情地合上床幔,再次将貌美的青楼名妓压在身下。

  ……

  王府西南角的偏房,残留着清冷的熏香,红烛燃到了尽头,床.上凤冠霞帔的女子脸色苍白如雪,脖子上仍留有上吊留下的血痕。

  上了年纪的老婆子趴在床边涕泗横流,“我命苦的小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

  这女子是相国府的庶出小姐,闺名灵犀,性子软弱,未出嫁之时在府中就不受重视。

  如今因先帝赐婚而嫁给这声名狼藉的好色王爷,却想不到大婚之日他竟将青楼女子带回府中,灵曦一时气急便做了傻事。

  “小姐,你好命苦啊!呜呜……”老婆子不停地摇晃着红灵犀的身子。

  “小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另外一边是赶来的陪嫁丫鬟,她也不断地摇晃着红灵犀的身子。

  “咳咳……”一声微弱的咳嗽声传来。

  丫鬟立刻停了哭声,眼睛瞪的滚圆:“嬷嬷,小姐还没死!小姐还没死!”

  “小姐,小姐……”那老婆子也听到这咳嗽声,眼中不由得一亮,闪过惊喜的光芒,口中不断的唤着。

  “唔……”只见红灵犀那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尔后缓缓地睁开眼睛,水蒙蒙的带着几分迷茫。红灵犀打量着这周围,瞧见丫鬟雨涟和从小带大自己的王嬷嬷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她,还没死么?

  “小姐,真的是太好了,你总算是醒了啊。”王嬷嬷声音有几分哽咽,赶忙叫着身旁的雨涟:“快去,给小姐倒杯热茶来。”

  “王嬷嬷,我……”红灵犀坐起身子来,感觉到脖子上一阵疼痛,不由得伸出芊芊玉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一道有些凹进去红痕,正是她想要离开这人世的证据。

  “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要不是雨涟及时发现的话,你就已经不在了呀。”王嬷嬷想起那一幕如今还心有余悸,雨涟也正好将茶水端来:“小姐,喝点茶水吧。”

  红灵犀摇了摇头,娇柔的脸上浮现痛苦。她哽咽:“又何必救我呢,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我又何必在苟活于人世?遭那份罪。”

  新婚夜,夫君不出现在洞房,反而叫了青楼艳姬来府中寻欢作乐。

  想她红灵犀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竟然比青楼女子还不如。要是传出去,那不但侮辱了她的名声,还侮辱了红家这百年的书本网!

  要知道她祖父红寒林可是官至相国,历经三朝元老,一生清廉。如今虽然前年告老还家后安详过世,可是她的红家可是在国中很有声望的官宦之家。

  自己父亲也十分勤恳,虽然没功名,可也是本分人……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命苦,因为指腹为婚不得不嫁给最风流的楚湘王!更没想到一嫁过来就受此羞辱!

  想着,红灵犀的眼中泪珠滚滚,不住抽咽。

  “小姐,你莫要太往心中去。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你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叫夫人知道了,那得多伤心呀。”王嬷嬷好声好气的劝道。

  一想起家中的娘亲,红灵犀的心底一片柔软,不禁泪湿了眼眶,这才微微的颔首。

  是啊,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满委屈,可是她不能让娘亲伤心……

  想着红灵犀眼中泛出坚强的神色,她握紧拳头,忍住了心中的悲愤:反正她与那王爷也没有半分情意,日后忍让着一些,也就只能如此了。

  空荡荡的屋子,窗外的月色皎皎,这烛台上的红烛明灭,那流了一桌子的烛泪就如她此刻的心,死灰俱灭。

  翌日,清晨。

  淅淅沥沥的外面落起了小雨,在这秋日,平添了几分冷意。

  红灵犀是被这稀稀落落的雨声给惊醒的,她坐起身来,自顾自的添了一件淡墨色的绣花外衣,走到那窗前。

  此刻还尚早,天依旧是有点阴沉沉的。

  秋日是要来了么?红灵犀伸手,那点点飘落的冷雨落在她的手上,带着一股沁入骨髓的寒意。

  “小姐,小姐——”

  突然门口传来了雨涟慌张的声音,下一秒,门就被重重的撞开。只见雨涟整个人就冲了进来,跌跌撞撞的样子。

  红灵犀勾唇露出一抹浅笑,很是柔善的说道:“瞧瞧你这毛毛躁躁的样子,是被火烧了眉毛么?”

  她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心中还是难受,可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

  她昨晚想了一夜,虽然自己命苦,可是为了爱自己的爹和娘,为了可爱的弟弟,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这是她出嫁前答应爹娘的事。

  雨涟的表情见着仍旧带着笑意的红灵犀,却变得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说起了。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红灵犀看着她这表情有些奇怪,担心的问道。

  “哇呜——”雨涟听到红灵犀这一声关切,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直直的跪在地上,伤心的说道:“小姐,小姐……是府里,咱们府中出事了!”

  “怎么回事!”红灵犀也惊住了,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赶忙问道。

  “昨天夜半里,府中突然闯进了一伙贼人,放了一场大火,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烧没了。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全都被人给害死了,府中的所有金银财宝全都没了……”雨涟抽抽搭搭的回应着。


  ☆、第二章 一纸休书


  “什么!!”红灵犀的脚步一时间不稳,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其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她的手撑住那桌子,才勉强的站稳身子却是止不住的颤抖。

  全没了……

  她的父亲,她的娘亲,她才五岁的小弟弟……全都被杀死了?

  不!!

  不可能的!

  红灵犀摇着头,腿一软,就沿着桌子直直的坐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你别吓奴婢。”雨涟见自家小姐一声不吭的呆滞的样子,赶忙爬过去,关切的唤道。

  “不,不,这不可能是真的。”红灵犀突然恍惚笑了笑,口中说道:“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我们红家……红家以前可是相国府啊!怎么会有贼人敢去我们府上。这一切肯定是假的。”

  “小姐,奴婢一开始也不敢相信,可是……”

  “备马,我要回府去看看。”红灵犀忽然猛地站起身来。虽然她还浑身打着颤,脸色也白得吓人,但是此时她娇弱的身体像是有一根骨头硬邦邦撑着。

  “小姐……”雨涟看得都傻眼了。这是自己家温柔善良的小姐吗?

  ……

  相国府,曾经恢弘大气的府邸,如今却成了一片乌黑的焦炭废墟。

  断壁残垣,被这冷冷地雨给打湿,显得无声又寂寥。

  马车在废墟前停下,红灵犀跌跌撞撞的下车。当看到面前的一切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

  她在车上寻了那么多的借口,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会是真的。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就像是往心口猛的扎了一把匕首,留下个巨大的窟窿鲜血不断地滴落。

  老天爷,你待我红灵犀是如此狠毒,我不幸嫁给薄情郎,你还灭我相国府,夺我全家满门!!

  红灵犀跪在废墟之前,冷冷得雨飘落在她的身上。原本就瘦弱的身子哪里经得起这秋日冷雨的击打,薄薄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张,眼神却是绝望空洞的可怕。

  泪水和雨水交融在一起,她的心痛的无可言喻。

  没了!

  她的家!她的爹娘!

  身边像是有很多很多的声音,各种各样的,钻入耳中。

  “真是诡异啊,半夜好好地竟然发了大火了!把红家烧得一干二净!”

  “是啊!谁晓得怎么回事啊!”

  “这恶贼太可恨了!竟然连老相国府也敢动。”

  “来了!来了!”忽然有人叫道。

  红红灵犀茫然地循声望去,只看了一眼,她整个心都要裂开了!

  “爹——娘!——”她疯了似地扒开人群,扑向那两具烧焦的尸体。

  那两具尸体已经不成人形,但是她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她的爹娘!还有……

  她扑上去,泪疯了似地横流:“爹……娘……”

  两具尸体牢牢抱在一起,除了腰间被烧黑的玉佩外,根本辨认不出面容。

  “不会的……不会的!爹……娘……”红灵犀像是疯了一样,想要靠近却又不敢。

  四周的人都被她的样子吓坏了,纷纷退后。有的不忍心地别过脸去。

  “弟弟呢!……”她忽然醒悟过来:“弟弟呢!我的弟弟呢!”

  “弟弟……”围观的人面面相觑,像是要回答她似的,原本牢牢抱着的两具尸体中忽然“咔嚓”一声分开。

  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

  在两具尸体中间牢牢夹着一具早就气绝多时的男童。他的脸干干净净的,身上的衣衫虽然被火烧了,但是五官宛然,像是熟睡了似的。

  红灵犀怔怔看着:“弟弟……”

  “弟弟,你醒过来……姐姐在这里!”

  “弟弟……”她的泪拼命地流,不住地呼唤。似乎就这样,她就可以把她最可爱的弟弟唤醒。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终于不忍心:“小姐,你的弟弟……去了!”

  “去了?……”红灵犀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

  都走了。

  直到这个时候,她似乎才明白,都走了!红家几十口人命,都走了!

  “不——”她撕心裂肺地发出最后的哀嚎。

  整个人就如断了翅膀的鸟儿,重重的倒在了这片被大火肆虐过的废墟之上。

  “小姐,小姐——”身后是丫鬟和老婆子的唤声,赶忙上前将晕倒的红灵犀给带回了马车之中……

  ……

  雨,却依旧下个不停,落了一地的哀伤。

  王府,偏房之中,时不时传来一阵痛苦的咳嗽声。

  红灵犀小时候本就落过一次水,从此之后就一直是体弱多病的。如今被这冷风一吹,冷雨一淋,再加上心结难解,便更是郁结于心病的起不了身。

  她的面如死灰,躺在床.上,眼睛呆呆的盯着幔帐,如同失了魂般。

  屋子里面弥漫着一股子浓厚的药味,那兽形的香炉之中早就不点燃熏香了。

  “这王爷也真是狠心,都不来看上一眼的。小姐真的是命苦啊。”王嬷嬷心疼无比的说着,还压低了声音,怕被床.上的红灵犀听到,没的再触动心事。

  “小姐这眼见着一天比一天瘦了,真的是看着都难受。我听说王爷整日跟着那个青楼女子厮混在一起……”雨涟表情哀伤,两个眼睛红肿的跟桃子似的。

  “小姐,喝药了。”雨涟轻声说。

  红灵犀却没有半点反应,就如同没听见似的。

  正当雨涟无奈的时候,门却被猛的推开了。

  只见肥头大耳的管家正大摇大摆的走进来,闻到这屋子里面的味道时,很是嫌弃的挥了挥手,轻咳了两声。当目光落在床榻之上的红灵犀身上时,更是多了几分不屑的神情。

  管家走到红灵犀的面前,扬声道:“今日我来这里,是奉了王爷的命令,给王妃,哦不,是红灵犀小姐你送休书的。”说罢,从怀中拿出一封白色的信。

  休书?!

  “休书?!”王嬷嬷和雨涟都惊呼出声,雨涟手中的药也直直的打翻,落在地上。

  “怎么可能,这一定是搞错了吧。”王嬷嬷赔着笑脸,低声下气的说:“管家大人,我家王妃没有犯七出之条,王爷怎么会好端端的休掉我家小姐呢。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吧。”


  ☆、第三章 忍辱(1)


  “哼,你们自己看吧。”说着,将那信封丢给了雨涟。

  床.上的红灵犀也坐起身来,接过那封信,缓缓的打开。

  当扫过那么简短的几行字之后,红灵犀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手抖动着,那轻薄的宣纸飘飘落落的跌在了地上……

  真的是休书……

  就是因为她病重……

  真的是太可笑了。她笑着笑着,呼吸急促起来,突然胸口一阵甜腥味道,喉头一甜,噗的吐出一口黑血来。

  将一旁的王嬷嬷和雨涟都吓得惊慌失措。

  “灵犀姑娘,王爷说了,念在你府上全家灭门的份上,他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过绝情。日后你就在将军府中做事,好歹也有一口饭吃。至于,这院子,你也是不能住了。快快起身,随着我去后院。”管家很是冷淡,眉间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你这人怎么这样,没看到我家小姐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么?”雨涟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红着眼睛瞪着管家。

  “哼,这我可不管,我只知道这是王爷的命令。”管家从鼻孔冷笑一声,狠狠地啐了雨涟一口。

  “你——”雨涟刚要反嘴,却听到红灵犀咬牙说道:“雨涟,不要说了。收拾东西,扶我起来,咱们走吧。”

  “可是,小姐……”雨涟急的眼泪都在打转转,却见小姐依旧是隐忍的模样,也只好咽下了这口气。

  “还是红灵犀姑娘识大体么。”管家见红灵犀如此顺从的样子,不由得得意的扬起了下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破败不堪的院子,不知是王府后院那座荒废的院子,杂草丛生,满布尘埃,连窗户都是摇摇欲坠,上面的油纸更是残破不堪。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就连王府最低贱的粗使婆子的住处都比这强上好几等。

  红灵犀惨白着一张脸依靠在雨涟身上,神情呆滞,没有半分波动,好似好久预料到了一般。

  这就是她的良人,她指腹为婚的相公。大婚当晚不惜用青楼妓.女侮羞辱她,而今她父母惨死,家破人亡,他就这般急不可耐的给了休书,把她赶到王府这般不堪的院子。

  奴才!想她堂堂相府千金,竟成了任人打骂、随意发卖的奴才。

  王爷,好狠……

  红灵犀圆润的指甲深深掐入手心,泪水在眼中打转却固执的不肯掉落。

  一旁的雨涟瞪着眼睛,红着脸,正想与管家争辩,却被王嬷嬷拉住,只见王嬷嬷走到管家身前,递给管家一张银票,说道:“管家,你看我家小姐如今身体不适,这屋子……”

  管家瞄了一眼银票上的数额,笑得牙不见眼,果然这红府的小姐是个有钱的。

  “这可是王爷体恤红灵犀姑娘身体不便,特意吩咐安排的独院,可不能辜负了王爷的一番好意,只是以红灵犀姑娘如今的身体……也不知道下午能不能做工。”管家收了钱财却未松口,拿眼盯着红灵犀看。

  雨涟忍不住了,骂道:“你们王府欺人太甚,我家小姐千金之躯怎么能住这样的地方!”

  管家嗤笑,“红灵犀姑娘,王爷可是念在你如今全府灭门的份上才没有赶你们走,至于那高高在上的位置,还是不要妄想的好。”

  “你……”雨涟被红灵犀拉住,双眼狠狠的瞪着管家,恨不得刮下他一层皮。

  “管家,小孩子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王嬷嬷作揖道歉,又塞了一张银票给管家,“管家,你看这屋里如今也没个什么器具,王爷既然愿意留下小姐,你看能不能添些东西?”

  “东西?倒也不是不可以,怎么说你们曾经也是红府的人,只是……”管家看了眼王嬷嬷,王嬷嬷会意再次递上上一张银票,“东西都是府里下人用的,小姐这千金之躯恐怕会嫌弃吧。”

  “怎么嫌弃呢,我这还得谢谢管家的好心好意。”王嬷嬷连忙赔笑。

  管家见差不多了,跟身边的小厮交代两声离去。

  “嬷嬷……”雨涟红了眼眶,“这种地方怎么能让小姐住,王府……”

  “够了。”王嬷嬷呵斥,看着红灵犀正色道:“小姐,如今形势比人强,只能委屈小姐了。”

  红灵犀摇摇头,紧咬着唇,一行清泪低落,她懂,奉子成婚的她现在恐怕成了王爷眼中钉肉中刺,没有了红府的依仗她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弱女子。

  “嬷嬷,爹爹娘亲……”

  王嬷嬷掰开红灵犀紧握的手,心疼看着她手心里渗血的指印,“小姐,皇上不会看着不管,会捉拿到凶手的,小姐要保重自己。”

  “嬷嬷,我懂。”红灵犀点点头,如今红府只剩她一人,她就是为了爹爹和娘亲以及她那还未成人的弟弟,她会好好活着,她答应过爹娘的。

  房子虽然破烂,但经王嬷嬷和雨涟打扫收拾,又添置了管家送来的东西,倒也能住人。红灵犀躺在床.上,半旧的被子上散发着霉味令她反胃。

  “嬷嬷,这……”雨涟咬着唇,她自然明白小姐如今的处境,只是小姐从小被老爷夫人捧在手心,如今竟然落到这个地步。

  “好了,小姐如今身体不适,不许惹小姐伤心。”王嬷嬷瞪着雨涟,这丫头是个好的,就是性子更小姐一般软弱,遇事就哭,若是在红府倒也没什么,如今这境况……哎,天意弄人。

  “哐当”一声巨响,从院子里传来,王嬷嬷和雨涟立刻抓住身旁的东西,对视一眼。

  “小姐,你在屋里躺着。”嬷嬷手里抓着一个铜盆,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几个穿着王府服饰的家丁正围着一个妖娆的女人站着,那女人身材玲珑有致,一身衣服暴露,十分艳俗,一看就不是好人家的女人。

  王嬷嬷面色沉了下来,“你们是什么人?这里王爷给我家小姐暂住之地,请你们速速离去。”

  “哟!这小姐谱摆得挺大的嘛!”女人扭腰摆臀的走了出来,引得后面的家丁纷纷咽了一口口水。

  “王爷可说了,是看着你们可怜才收留你们的,都到现在了还装出一副千金小姐的样子,可笑不可笑。”


  ☆、第四章 忍 辱(2)


  “你……”王嬷嬷浑身颤抖,这女子所言虽是事实,只是没想到王爷竟这般不顾颜面,把事情随口告诉一个青楼女子。

  “你什么你!现在把你家小姐叫出来,我倒要看看红家小姐是如何国色天香竟能和王爷拜堂成亲,虽然洞房花烛夜王爷在我那。”女人吃吃地笑了,那声音跟那钩子一样引得家丁心神一荡。

  王嬷嬷气得没法,她家小姐是清清白白的姑娘,怎能让这样不三不四的下.贱胚子玷污。

  她还未说话,门后的雨涟冲了出来,指着女子的鼻子骂道:“滚,你这倚栏卖笑的下。贱女人,我家小姐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

  那女子面色一僵,王嬷嬷更是心里打鼓,如今王爷是根本不愿意理睬小姐,这勾栏来的女子虽下贱,但她是王爷的心头爱,雨涟这般只怕是会给小姐带来麻烦。

  女子拍拍手,对着身后的家丁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人家小姐不愿出来吗!还不赶快进去把小姐‘请’出来。”

  雨涟已明白自己做错的事情,退到门前企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虎视眈眈的家丁。王嬷嬷也快步走到门前,说道:“这位姑娘,我家小姐如今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客,你改日再来。”

  “不方便见客!”女人放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掩嘴直笑,过了好一会才止住笑意,“你家小姐还算是小姐吗?别给脸不要脸,我想现在好说,可是看在你家小姐死了全家的份上。”

  “你……”雨涟愤然。

  “这位姑娘是想要见我。”红灵犀早在雨涟出来后就从床.上起身,她脸色苍白,明眸幽冷,见这女子说的这般不客气也明白今天不能善了。她惨笑,没想到她红灵犀也沦落到被一个卖笑女子随意面见的地步。

  那女子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红灵犀,嘲笑道:“我原本还以为红家大小姐是什么国色天香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既然姑娘已经见到我,可还有其他事情?”红灵犀面色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的惊涛骇浪。

  这勾栏女子到这里来闹,那人怎会不清楚,他定要这般作践与她吗?不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那人怎如此心狠,若这般不甘不愿,当初为何还要娶她?

  那女子心中愤恨,她就是见不得这些小姐一副清高的表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却还不知道摇尾乞怜,看着真让她不舒服。

  “王爷府里可不留闲人。”那女子挥挥手,院子外的丫鬟立刻把两个包裹丢在红灵犀身前的地上。

  “这是这两日我和王爷的换洗衣物,你也知道我日日陪伴着王爷,有时候难免情不自禁……换洗衣服自然也就多了……”那女子好不得意,笑得花枝招展。

  红灵犀只觉喉咙一甜,铁锈的味道在口中弥漫。

  “姑娘,我家小姐身体不好,恐怕会洗坏了衣物,还是让我这个老婆子来吧。”王嬷嬷蹲下身伸手想拿过地上的包裹,却被家丁手中的棍子挡住。

  “姑娘,这……”王嬷嬷望着青楼女子,眼神中有着一丝惊恐,这是要逼她家小姐。

  “红灵犀,这衣服只得你洗,若你不洗……”女子眼神毫不掩饰的阴冷,“恐怕就得滚出王府了!”

  红灵犀惨笑,果然来者不善。她推开雨涟,蹲下身伸手准备拿过地上的包裹,刚触碰到手却被一只红艳艳的绣花鞋踩住。

  “小姐!”

  “小姐!”

  王嬷嬷和雨涟被家丁强行拉到了一旁,只得眼睁睁看着青楼女子踩着红灵犀的手,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哟!看我没注意,疼了吧。”说着那脚更是使劲一踩。

  红灵犀咬着唇,一声不吭,专心的疼痛让她几欲昏厥过去,可她不能哭。

  “啧啧,瞧着梨花带雨的模样,王爷要是看着了不知道该有多心疼呢!”女子用手挑起红灵犀的下巴,反手一扇。

  “一会我会让人来收衣物,你们看着,前王妃可得一件一件仔细洗,见不着王爷好歹洗洗王爷的衣服聊以宽慰,不是?”女子收回脚,轻蔑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红灵犀,留下两个人看守,走了。

  “小姐,你怎么这么命苦呀!”王嬷嬷离开了家丁的束缚,立刻跑到红灵犀身边,手扶着红灵犀红肿的脸颊。

  “扶我起来吧。”红灵犀垂下眼眸,双只纤细的手死死地抓住包着衣服的锦布。

  衣服……她竟然沦落到要给青楼女子洗衣服,爹爹娘亲在天之灵恐怕正在怪罪于她丢了红家的脸面。

  “小姐,让老奴来洗……”嬷嬷哽咽。

  “不用了,我若不洗,雨涟恐怕……嬷嬷,我身边只有你们两个了。”红灵犀咬牙,硬生生咽下口中的鲜血,她不能再失去她们,她要好好活着,她还要找出杀害她家人的凶手。

  夜半,皎洁的月儿已经升上半空中,残破的小院里只听的“哒哒哒”的敲击声。井边,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吃力地拎着手中的木棍敲击着手中的衣服。

  “差不多了。”水井旁边的王府丫鬟看了看时间,丢下手中的瓜子,站起身拍拍身上残留的瓜子壳,“行了,现在可以把衣服清了,动作快点,我还得给清荷姑娘回话。”

  清荷,那个青楼女子的名字。清雅如荷,多好的名字,却是那样一个心肠歹毒之人。

  红灵犀放下手中的木棍,站起身走到井的另一边,摇着木轮打水,冲洗木盆中的衣物。这已经是她洗的第四盆衣物了,除了一盆是王爷的衣物,其他全都是那个青楼女子与其他丫鬟的衣物。

  红灵犀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的手已经裂开了不知道多少道口子,王嬷嬷和雨涟被她们指呼到其他地方去了,也不知道都去干了些什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不是红莲姐姐吗?不在爷跟前伺候怎么到这来了?”守住在井边的丫鬟见打着灯笼的人一愣,眼神在红灵犀身上一扫,笑嘻嘻向来人问道。


  ☆、第五章 惊魂夜


  红莲扬了扬下巴,不削地看了眼正在冲洗衣物的红灵犀,比了比手中餐盒,高声说道:“清荷姑娘体恤红灵犀姑娘,特意让我拿了碗燕窝过来赐给她。”

  “清荷姑娘真真是好啊!”丫鬟拍着马屁,一双眼睛滴溜溜在餐盒上转。

  红莲不动声色地横了丫鬟一眼,丫鬟会意,立刻把红灵犀叫了过来,“红灵犀姑娘,你看清荷姑娘多好的心,还不赶快来谢过清荷姑娘的赏赐。”

  赏赐?红灵犀麻木的心再一次被狠狠的刺痛,她堂堂红府千金竟然要一个勾栏妓.女赏赐燕窝,王爷这般作践与她是为了什么。

  “怎么了?”丫鬟看着僵硬着不动的红灵犀皱眉,“你可得想想你那个嬷嬷和丫鬟。”

  红灵犀木然伸出手接过餐盒,一声不吭。

  红莲嘴唇一扯,身边的丫鬟立刻呵斥道:“哑巴了,不知道说话了……”

  “谢谢……清荷姑娘。”红灵犀双唇颤抖,手紧紧抓着餐盒,鲜血在她手心润湿。

  红莲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打开餐盒,把燕窝端出,“清荷姑娘说了,这燕窝金贵,可不能浪费了,赶快喝了吧。”

  红灵犀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红莲手中的碗,凄惨的一笑,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接过,仰头一口咽进喉咙里,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侧脸上,那个眼角的泪珠如同流星划过苍白的脸颊。

  红莲心中一顿,闪过不忍,一个好好的娇贵小姐沦落的如此地步,摇了摇头,罢了,今晚过了就过去了。

  红灵犀喝完燕窝,红莲就吩咐着那个丫鬟抱起衣服跟她一同回去,一时间残破的小院子里就只剩下红灵犀一人。

  她的后背挺得直直的,如同被.操控的木偶,一步一步走进房间里。

  她不能生病,她不能出事,她是红府唯一的希望,她要好好的,她要查清楚杀害红府人,她不能死。

  不知过了多久,红灵犀躺在床.上恍惚看见一个人影,她唤道:“嬷嬷?雨涟?”

  那人没有回答反而朝她走了过来。随着他的走进,红灵犀整个人一震,这哪里是嬷嬷雨涟,分明是一个穿着王爷府服饰的陌生外男。

  “你是谁?是谁让你来的?”红灵犀厉声尖叫,猛地从床.上坐起,一手拉着被子遮挡身体,一手在枕头底下摸索金钗。

  “小娘子,莫急,一会你就知道我是谁了。”男子猥琐的一笑,两只眼睛在红灵犀身上打转,恨不得立马朝红灵犀扑过去。

  红灵犀若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那就是傻子,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想要逃开却发现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要挣扎,小娘子,没用的,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都没有人来的,今天让爷好好伺候你,等你尝到滋味,会来求爷的。”

  男子一边脱衣服,一边眼中都是猥琐地看着红灵犀。这可是真正的名门贵女,没想到他这辈子还有机会尝到,真是不枉此生。

  红灵犀不敢乱动,掩藏在被子底下的手用金钗狠狠地扎在她的身上,总算恢复了一丝力气。

  “是清荷吗?”红灵犀双眼赤红的看着男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她今天就只吃过清荷给她的燕窝,当时还以为是清荷侮辱她的手段,没想到原来包藏祸心,她像娘说的那样,她总是把人小看了。

  男子也不惊讶,爬上床,长着一口黄牙说道:“你也别怪清荷小姐,你看你这身贵女气派,就是我看了就狠不得狠狠蹂躏一番,来,爷现在就好好疼你。”

  男子心急,一时不察被红灵犀踹到床底,脸上一道深深的血痕疼得他抱脸打滚,吼道:“啊,你这个贱人!”

  红灵犀得手后,抓过一旁放着的衣服,鞋子都顾不得穿上,慌张地跑出了房间,身后传出那男子的怒吼声令她恐惧,她拿着金钗往身上又一扎。

  她要跑,赶快跑,她不能被人污了清白,她不能让红府蒙羞!

  可她要去哪里,那男子是王府的下人,这件事情王爷知不知道呢?

  为什么老天爷要如此薄待于她?她红灵犀自问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为何老天爷要如此对他?

  她心心念念的夫君为何要待她如此?红府为何会被贼人灭门?她为何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为什么?为什么?

  红灵犀手里的金钗不知道挥动了多少次才让自己不至于因为药效而昏迷过去。整个裙摆都染成了红色,她不停地,不停地跑,最终在一处悬崖边上停住脚步。她转过身手里紧紧握着带血的金钗,惶恐不安的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就在她体力渐渐衰退之时,一个宛如黄莺鸟叫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让她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来人不是别人,真是逼着红灵犀洗衣的清荷,只见她穿着红色绣牡丹的长裙,像是黑夜里出现的一只邪恶的女鬼。

  “你……”红灵犀咬着唇,眸中喷出怒火,问道:“为什么?我红红灵犀到底何处得罪你,让你如此憎恨于我?要如此陷害于我?”

  “啧啧。”清荷的目光在红灵犀染红的衣衫上划过,眼里露出狠毒,“真是烈性子,官家小姐和我这卖笑女子就是不一样,要是我早就与人共赴云雨了,那里如你这般苦了自己,你看着小脚都破了,也不知日后还能不能走了。”

  红灵犀面色一僵,清荷的言语令她恐惧,若她刚刚错了一步,她就会……红灵犀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离悬崖边不过半步。

  “他……知道吗?”红灵犀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他?”清荷眉毛一挑,看笑话般的看着自欺欺人的红灵犀,指了指她身边带刀的侍卫,“你以为我一个小小的卖笑女子能有这般能耐吗?这可都是你夫君……不,是前夫君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红灵犀身体踉跄一晃,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她的夫君竟然让人侮辱她,她是他的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先皇御赐的良缘。为什么?

  就算不喜她,他也已经休了她,她不过占座院子求一时的生存,他为什么要这般对他?


  ☆、第六章 灭门真相


  清荷朝前走了两步,笑盈盈的说道:“想不明白吗?求求我,说不定我就告诉你了。”

  红灵犀惨笑着摇头,殷红的血由她嘴角缓缓流出,看了看身后深不见底的悬崖,她如今是走投无路了。

  清荷冷哼一声,“你不想报仇吗?红家灭门你以为真的那么简单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红灵犀抬起头,震惊地看着清荷,她的身体不由得颤抖,难道是有人谋害的红府,是谁?

  “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诉你!”清荷娉娉婷婷地又上前走了两步,得意地看着红灵犀。

  红灵犀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金钗,那是一只凤凰,这世间最骄傲的神鸟。她凄惨的一笑,金钗刺进掌心,鲜红的血液渗透了金钗的纹路,覆盖了原有的金色,一只血凤凰诞生了。

  红灵犀轻轻抚着金钗上的凤凰,咬着牙把它丢进身后的悬崖,脸色灰白地抬起头,说道:“求你告诉我。”

  “哈哈哈!”清荷得意的大笑,“官家小姐求我这个低贱的女子,我怎么能不说呢?你家有王爷要的东西,而你知道是谁告诉王爷的吗?你想不到吧!就是你那亲亲热热的姑妈和表姐!”

  红灵犀整个人如九雷轰顶,苍白的唇瓣几开几合,却连一个完整的字都吐露不出来。

  她托付终身的夫君,她视为另一个母亲的姑妈,她引为知己的表姐,竟然是害死红府的凶手,这怎么可能!让她该如何去相信这一切。

  “怎么?不相信!真是可怜!”清荷终于走到了红灵犀身前,她用手轻挑着红灵犀的下巴,看着红灵犀那张泪流满面,满是绝望的脸蛋,她笑了,红唇轻启:“想不想见见王爷,亲自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至少做个明白鬼。”

  红灵犀如死水的眼睛里蹦出神彩,生生让那张狼狈不堪的脸变得光彩夺目,让人移不开心神。她要去问个清楚,问个明白,或许一切只是清荷故意胡说的,是的,一定是这样。

  “你要我做什么?”红灵犀急切地问道。

  清荷退后一步,眼中带着嘲弄的笑:“跪下求我。”

  “跪下?求你?”红灵犀面如死灰,用刚被金钗刺破的手掌心撑着地,仿佛要把她撕裂的疼痛提醒着她。

  就算没有了骄傲,就算成了地上的泥,她还有活着的意义,她要知道真相,她要去亲口问问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求你,让我见王爷。”红灵犀跪下,额头触地,一滴血泪滴落渗入土地里悄然消失,留下一朵红色的小花。

  “哈哈哈哈!”清荷放恣得意的笑声和她那身艳红的衣衫在风中飘荡,与它一同飘散的还有红灵犀的骄傲与生命。

  ……

  “红灵犀,到了。”清荷用脚踹着被侍卫押着,几近陷入昏迷的红灵犀。

  红灵犀虚弱地睁开眼,黑暗中她看不清前方,只能模糊的看到房屋上翘的飞檐和周围交织的树影。

  “退下。”清荷挥挥手,侍卫在清荷的吩咐下松开手,红灵犀整个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闷哼一声。

  清荷拔下头上的簪子丢到红灵犀身前,指着后方墙上的一个门说道:“王爷就在里面,就看你能不能进去了,这支簪子本就是你的,我还你。”

  红灵犀怔怔地看着地上的白玉雕花簪子,这是她及笄之日绾发所用,乃是爹爹寻遍国内找来能工巧匠雕制而成。

  红灵犀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簪子,她还记的当日爹爹、娘亲、弟弟音容,用力抓紧簪子,不过片刻,那朵莹白的牡丹花变成了红色。红灵犀举起簪子,狠狠地扎进自己的身体里。

  疼痛让她混沌的头脑清醒,身体也有了力气,红灵犀用裂开无数口子的手撑着地上踉跄地站起,一步两步,她喘着粗气,细听之下仍能停下细细的呻吟。

  终于挪到了门前,她已没有了半分力气,整个身体都依靠在灰白的墙壁上,她伸手轻轻一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迎面扑来,令她扶着墙壁呕吐。

  屋内只点着一盏烛火,放着一个烧炭的火盆,中央挂着两个血淋淋的血人,染血的刑具随意丢弃在旁边,其中一个血人动了动,似乎看见了红灵犀,吸气唤道:“小姐,快走……”

  红灵犀整个人一震,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个血人,手中的簪子深深陷入手心,颤抖地开口道:“雨涟……”

  “小姐……王爷不是人……快走……”

  这个血人正是之前在院子里被唤走的雨涟,她身边挂着的另一个血人就是王嬷嬷,只是王嬷嬷年纪大了,没能扛过来,已是没有半点气息。

  红灵犀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两行血泪划过脸颊,没想到竟真的是这样,她刚成亲的夫君竟然灭了红家满门。

  “疯婆子。”

  一声冷冷的声音打断了红灵犀的笑声。红灵犀转过头,才发现屋内另一边的还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她的夫君,不,曾经的夫君。

  他穿着银色绣暗纹的长袍,不染半点尘埃,黑色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用墨玉簪子挽着,俊美无双的脸上透着不耐烦。

  他,是她的曾经的夫君,慕容御。

  “为什么?”红灵犀直愣愣的盯着他,嘶哑的问道。

  慕容御眉头皱起,看着衣衫凌乱、淤泥满身的红灵犀露出厌恶,直接对身旁的侍卫吩咐:“处理掉。”

  “王爷,不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能让我红灵犀做个明白鬼吗?”红灵犀定定的望着眼前的人,从被清荷抓住那一刻她就没想过活着,如今她不过是想要个明白。

  侍卫越来越近,红灵犀知道自己再不做为就没有了机会,她握着手中染血的白玉簪子尖声叫道:“王爷,东西你真的找到了吗?”

  “停下。”王爷果然叫停侍卫,眯着眼道:“你知道东西在哪里?”

  “怎么姑妈没有告诉你吗?”红灵犀哈哈一笑,冷冷反问。眼睛死死地盯着慕容御不放,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要弄清楚她们有没有背叛红家。


  ☆、第七章 浴火重生


  “贱人!”红灵犀的神情没有瞒过慕容御,他看着门外吩咐道:“去把清荷关起来,胆子越来越大了。”

  “哈哈哈……”红灵犀癫狂大笑,原来真的与姑妈有关,她之前还不信,原来真的是姑妈勾结王爷害了她家满门。

  为什么?

  她对她们不够好吗?她娘亲、爹爹对她们不够好吗?

  自从姑妈她们一家子住进红府,哪样她有的她们没有;她们喜欢的,只要说一声她那一次不是眼巴巴的送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对红家,这样对她?

  红灵犀笑得咳血,溅在地上如同黑暗中绽放的梅花。她眼角的泪水大颗大颗地低落在地上,控诉着上苍的不公。

  “还不动手!”慕容御一声冷哼。

  红灵犀握紧手中的簪子,在任何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冲到了雨涟身边,她扒开雨涟黏在脸上的头发,凄惨对她说道:“雨涟,是我对不起你,来生再聚。”

  说完,红灵犀竟举起簪子扎进了雨涟的咽喉。

  “小姐……雨涟……来生再伺候你……”雨涟嘴角一弯,双眼永久的闭上了。

  “哈哈哈,上苍不公!善良何用!慕容御,若有来生我红红灵犀做鬼的不会放过你。”红灵犀丢开玉簪,一头撞到了墙上。

  “砰”的一声,血溅如花,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王爷,让人不寒而栗。

  “小姐,小姐!”嬷嬷凄厉的声音传得很远……

  ……

  红灵犀头疼欲裂,爹爹、娘、幼弟惨死,王嬷嬷、雨涟血肉模糊的样子、王爷的狞笑……尖叫一声,直直地从床.上坐起。

  “小姐,你终于醒了!”王嬷嬷喜极而泣,忙招呼外面丫鬟喊道:“看去禀告夫人,小姐醒了!”

  “嬷嬷!”红灵犀双眼瞪大,嬷嬷不是已经遭了毒手,她也撞墙而亡了吗?难道这是地府?

  “我的小姐,你这是怎么了?”王嬷嬷被红灵犀这呆傻的模样吓了一跳,双手摇着红灵犀的肩膀。

  “嬷嬷,这是哪?”红灵犀声音嘶哑的问道,这房中摆放的事物怎么看起来和她出嫁前的闺房一模一样。

  “小姐,这是府里呀,你跟八小姐和表小姐出去不小心掉入了荷花池里,你生病了,你还记得吗?”

  掉入荷花池?八小姐?表小姐?

  红灵犀脑子里一片迷糊,那不是她十三岁那年的事情吗?

  “小姐,你可别吓嬷嬷呀!”王嬷嬷战战兢兢,对屋外唤道:“雨涟,让翠竹去把大夫找来,你进来照顾小姐。”

  雨涟?红灵犀猛地抬起头,目光直直地望着湘竹帘,不一会,一个穿着蓝色衣衫,绾着双平髻,圆脸大眼的小丫鬟走了进来。

  “雨涟!”红灵犀惊叫,雨涟怎么这般年幼的模样。

  “小姐,可是雨涟有何不妥,老奴这就赶她走。”王嬷嬷作势要赶走雨涟,雨涟双手揪着手帕一脸委屈地看着红灵犀。

  “等等!嬷嬷……我只是见到雨涟太高兴了。”红灵犀忙解释,她现在心里一片混乱,某个荒渺猜想在她脑海里成型。

  是了,王嬷嬷看起来也比之前年轻了不少。

  “那就还让雨涟跟在身边伺候。”王嬷嬷疑惑,雨涟原是小姐房中的二等丫鬟,因小时出过痘,这才被调到房中伺候贴身小姐。

  ”小姐,嬷嬷扶你躺下休息吗?这会才刚醒,多躺会精神。”王嬷嬷提议。

  红灵犀点点头,任由着王嬷嬷扶着躺在休息,她闭上眼,手悄悄的在被子底下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

  真疼!红灵犀吸了一口气,犹豫着睁开眼,她还在,不是梦。

  红灵犀喜极而泣,上苍怜惜她,竟让她回到了十三岁,回到了爹爹娘亲的身边!

  她还没有嫁人,红家也没有灭门,一切还来得及,那些人……红灵犀的身体发颤,她紧咬着唇,不让自己的恨意咆哮,她不会再让那些发生,那些人她亲手把他们送进地狱。

  没过一会,帘子再次被打开,一位穿着素色淡雅衣衫的妇人走了进来,她看着已然清醒过来的红灵犀神情一喜,快步上前在床头坐下,拉着红灵犀的手问道:“红灵犀,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红灵犀摇摇头,望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妇人,眼底的青痕与那目光中深含着的关切,这正是她的母亲云氏,是活生生的人,不再是那烧成黑炭一般冷冰冰的尸体,红灵犀不禁红了眼眶。

  “灵犀,不哭,娘陪着你。”云氏想要搂过红灵犀,却又唯恐碰到了红灵犀伤处,只得把手轻拂着红灵犀的头发。

  “娘亲,女儿无事,有嬷嬷和丫鬟在,娘亲应该好好休息,保重身体。”红灵犀泪眼朦胧。

  她记得,当日也是这般,娘亲心疼自己,见自己醒过来更是衣不解带的照顾,也因此忽略的爹爹,使得爹爹被一卖笑女子使了手段勾引,最后还带回了家中成了四姨娘。

  “红灵犀,为娘无碍,只要我的灵犀健健康康,娘就是折寿十年也甘愿。”

  “娘亲……”红灵犀哽咽,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活一世,她定不再软弱善良任人宰割,她要守护娘亲、爹爹、弟弟和红家,还有那人……她死前发过誓,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红灵犀……你这是……”云氏推开红灵犀,细细打量,她刚才没有看错吧?她竟然在这个自小善良、性软的女儿脸上看到一丝戾气。

  “娘亲,怎么了?”红灵犀抬起头,甜甜地问道。

  娘亲,这一世女儿一定守护好你,绝不会让任何人杀害红家,她不会再善良了,她要让那些包藏祸心的人自食恶果,她要看着她们下地狱。

  “无事。”云氏只当是自己刚刚眼花了,又说道:“日后可不能再贪玩去荷花池,知道了吗?”

  荷花池,红灵犀低垂着眼角,双手紧握,当日哪是她想去荷花池。

  是‘好心’的八妹妹和表姐窜到着她去,后来她被谁推了一把失足掉落荷花池,染上了风寒,最后出痘了。仔细想想当时身边也就只有她们两人,除了她们还会是谁呢?自己当初怎那般糊涂。


  ☆、第八章 计谋(1)


  “痊愈后你可得好好去给八丫头和你表姐表示谢意,你生病这几日她们可是日日担忧,天天为你抄写经书。”云氏嘱咐。

  “知道了,我一定会的。”红灵犀眼中闪过恨意,她一定会好好表示她的谢意,让她们铭记终生。

  不知为何,云氏从这话里听出了一股寒意,低头看了看一脸娇气的女儿,她微微皱眉,难道是这几日太操劳了?看样子她该听红灵犀的话好好休息。

  “爹爹呢?”红灵犀心中忐忑,但愿爹爹现在还没有遇到那个青楼女子,不知为何,红灵犀竟想起了清荷,那个对她充满憎恨,曾百般侮辱她的女子。

  “朝堂上有些事情,你爹爹近日忙进忙出的,一会得空了我让他来见你。”云氏神情坦荡,十分平静。

  红灵犀松了一口气,还来的及就好,“娘亲,爹爹整日这样忙,身体也会吃不消,娘亲要多多提醒爹爹。女儿已经没事了,娘亲去照顾爹爹吧。”

  “你这个促狭鬼!”云氏点了点红灵犀的鼻子,面带娇羞,被女儿这一打笑她才猛然发现,这几月她忧心女儿,的确忽略了丈夫。

  ……

  翌日,王嬷嬷刚替红灵犀擦完膏药,就听见帘子外传来丫鬟的通报:“八小姐、表小姐来了。”

  红灵犀眼中一沉:果然来了!

  帘子还没被丫鬟掀开,就听见一阵娇笑:“八妹妹,红灵犀妹妹可算是好了,我明日就陪娘亲去庙里还愿。”

  这话刚落,穿着浅紫色衣衫的女子率先走了进来,而她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浅黄色衣衫的女子。

  红灵犀衣袖里修长的指甲刺入掌心,她看着来人面上带笑。

  是了,当初她生病后,姑妈亲自去寺庙里为她祈福,甚至愿意为她折寿,这正是因为这事,娘亲才会在后来的相处中处处忍让姑妈和表姐,爹爹才会对姑妈做到事事顺应的地步。

  如今想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她们的计谋,从极力邀请她去荷花池到她失足掉落生病,恐怕连她出痘都是她们计算了的,她们谋算的是娘亲的信任和爹爹的心,或许这时她们就已经和楚湘王有了牵扯。

  “红灵犀妹妹,你可算是好了。”紫衣女子生得白,宛如白瓷,一双勾人的凤眼,一颦一笑间如桃花绽放,风情无限。

  这女人就是她的“好表姐”,她姑妈的女儿——陈瑶

  “瑶姐姐。”红灵犀低垂着眼眸,拼命压抑着自己眼中的恨意,转过头看着黄衣女子唤道:“八妹妹也来了,坐。”

  “大姐姐,是在怪罪与我吗?母亲不让我来见姐姐。”

  八小姐红珠玉,生得娇小玲珑,因养在生母二姨娘身边,说话时总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甜糯香软。此时突然压低了声线,又透着委屈,不知道还以为红灵犀怎么她了。

  红灵犀目光在红珠玉身上一凝,低头看着自己身上仅着的单衣,当初八妹妹也是这么一说,她听后立马走到珠玉跟前百般劝慰,不仅赔了不少的首饰,还让病情加重。

  果然,这府里只有她自己一个是傻的,善良果然是要不得的。

  “八妹妹,难道是你推我的?”红灵犀双眼瞪得大大的,故意佯装受惊的用手捂着嘴。

  红珠玉本就心中有鬼,此时乍一听见红灵犀这般问,一下子慌了神,摆着手,连话都说得结巴:“不……不……不是,不是我。”

  王嬷嬷不动声色的审视着红珠玉,她原本就是夫人的陪嫁丫鬟,后宅那些见不得人的阴私她一清二楚,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敢把主意打到小姐头上了,看来要提醒夫人了。

  “红灵犀妹妹,你这个玩笑把八妹妹吓到了。”陈瑶笑盈盈的把话岔开,问道:“红灵犀妹妹如今见我们都不亲热了,怪不得八妹妹会乱想。”

  这是指责不顾姐妹情谊、不尊长幼,见了姐姐也不下床行礼吗?

  这样的传言要是传出去,她日后别想见人了,果真她温柔大方的表姐。红灵犀的手悄悄撕拉锦被,她前世怎么就那般蠢笨,被人愚弄于手掌之间,活该有那般下场。可红家可没有分毫欠她们的。

  红灵犀敛下神情,假意咳嗽两声,“表姐,你看我如今的身体……别说是下床亲自去屋外迎接你们了,就是这般坐着都难受。娘亲体谅我,才不让你们前来探望,也担忧你们染上病。”

  陈瑶眼神一凝,她这是变聪明了,还是只是一时侥幸。抬眼细细打量着红灵犀,见她一脸稚气未消,双眼清澈,想来也是一时侥幸吧。

  “瞧红灵犀妹妹这张利嘴,都是姐姐的不是,我啊,这就带着八妹妹回去!”陈瑶提高了声调娇笑道。

  “好啊,表姐快走,你们俩打扮得如此漂亮我看了嫉妒,快走。”红灵犀故意板着小脸,似乎真的嫉妒一般。

  “我今天就还赖这不走了。”陈瑶故作娇蛮,手揽过红珠玉,嘟着嘴说道:“八妹妹,今天我们俩不走了,红灵犀妹妹刚可夸我们漂亮了,今天我们就晃晃她的眼。”

  红珠玉本来有些坐立不安,可见陈瑶这般也就放心了,甜甜的赞同道:“对,不走了,大姐姐,我今天可没戴漂亮首饰。”

  果然正题来了!

  红灵犀掩下眼中的嘲讽,这两人把她的善良当成理所当然,时不时跑到她这里来打秋风。

  凡是她这出彩的首饰,哪一个不是被她们这般哄骗走了。想想她出嫁时,嫁妆里的首饰全都是爹爹、娘亲临时在外匆忙采买的,哪里及得上她如今珠宝匣子里的这些。

  珠宝匣子?红灵犀心生一计,她们今日来是为了首饰,若是不得手她们怎会甘心离去,只是如今她可不会那边双手奉上了,想要那可要拿出本事来拿。

  “表姐,八妹妹,瞧瞧你们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专门来我这里要首饰的呢?”红灵犀打趣。

  陈瑶和红珠玉一滞,脸上一红。她们哪里料到她们的心思会被红灵犀这般明白地说出。


看全本联系微信(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喵~)

更多小说请关注公众号:xiaoxiangjiashuwu

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