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瑶瑶的书柜《图说老济宁》——邂逅老济宁

我们都爱书啡语 2018-08-09 14:38:30

原创


推荐书籍:《图说老济宁》



济宁州,太白楼,

城里城外买卖稠,

一天门,南门口,

吃喝穿戴样样有。

老运河,长又长,

抓中药,广育堂。

安阜桥,草桥口,

想吸水烟李三九。

大闸口,卖瓷器,

小闸口,卖鲤鱼,

一溜坝口籴粮食……

——

济宁地名民间歌谣



|济宁·京杭运河老段——玉带桥|

             

故乡是用来怀念的,

故乡是用来美化的,

故乡是用来失望的。


盯着电脑半个多小时,这篇荐书的开头还没写出一个字。上面那一句话是去年读蒋方舟的《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时看到的,如果没记错,原话应该是写《百年孤独》的马尔克斯所说。其实谁说的有什么重要呢,对于当时在外一边学得昏天黑地,一边玩得不亦乐乎的我来说,故乡,本身就是一个无法逃脱的如同温柔陷阱一般的话题。



 |济宁·铁塔寺/声远楼|


济宁,生于斯,长于斯,可我觉得我并不怎么喜欢这座城市。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描述这种感觉,我不喜欢别人说济宁不好,但我自己也说不清济宁有什么特别的好。每次跑到外地和当地人介绍自己家乡的时候,就发觉自己的语言特别匮乏:济宁你知道吗?就是山东西南部的一个小城市,我们有孔子、孟子、还有大运河,我们还有煤、煎饼、大蒜、鸭蛋还有酱菜。也没什么特别的。


 |济宁·太白楼|

 

我不知道我的那些外地朋友,是怎么把孔子、孟子和煎饼、煤炭组合在一起想象济宁的,就像我不知道,除了我能想到的孔子、孟子、煎饼、煤炭之外,济宁到底之前是个什么样子。小时候听姥姥说,她家之前在运河边开客栈,运河里每天真的有各种南来北往的船,带来天南海北的人。运粮的、运煤的、做生意的,穷的、富的、无家可归的,各地方言叽里呱啦交织在一起,别提多热闹了。她甚至还一厢情愿特别笃定地告诉我,乔羽那首妇孺皆知的“一条大河破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就是想着济宁的运河才写出来的,要知道当年济宁靠着运河,可是全山东最有钱最让人羡慕的地方,什么济南青岛的,压根儿看不上!



|济宁·京杭运河新段——梁济运河|

 

记忆里跟我讲老济宁的那个老太太好像总是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她坐在自己家几十年的小宅院里,在大槐树浓密的树荫下,在满院子月季花盛开的香气里,絮絮叨叨、竭尽全力地跟自己还不满十岁的小孙女描述。可我真的想象不出,我困惑了十几年,城内的运河那么窄真的会有船吗?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到?济宁之前真的比济南和青岛还繁华吗?怎么后来为什么就没落了?据说乾隆下江南几乎每次都来济宁,来这座小城做什么呢?是吃煎饼还是吃鸭蛋呢?我家住的枣店阁,既没有枣也没有阁啊,还有什么大闸口小闸口中心闸,那些闸到底在哪儿呀?


|济宁·太白湖(北湖)|

 

几乎没人回答我的问题。这座城市里的那些地名、那些建筑、那些故事,好像亘古不变,生来就是如此。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一遍一遍,一年一年地复述着,却又从来都没有讲清楚过。而现在,姥姥不在了,陪伴我长大的小院、槐树、月季花随着拆迁也都只能在记忆里再见。在一直生活的这里,去追寻什么,或者去回溯什么,真的是越来越难了。


|济宁·东大寺(清真寺)|


还好有文字、有照片,有人把过往写成了书。虽然纸质差了点,虽然照片都是黑白的,虽然讲述的文笔对于向往外面世界的年轻人有点过于规矩和那么一点点老气,但在所有眷恋这座城市的人心里,那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关于这座小城的传说、典故和故事,足以让人原谅所有的不完美。


 

多希望还可以有那么一个小院子,有那么一株大槐树,有满院月季花鲜艳的香气。然后我手里捧着一本书,心里想着一个老太太,邂逅一座叫【济宁】的城。


(编后话:瑶瑶的书柜推荐书目均来自于书啡语自有图书,《图说老济宁》编号I34,欢迎到店阅览。^_^)


书啡语·《图说老济宁》


友情链接